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15章 灵药供应有区别
    青龙镇和川蜀其它地方的天气类似,晴少雨多,刚晴两天,又开始下雨。李青云昨天晚上陪着家人、朋友喝了不少酒,清晨起来的时候,发现雨点落得“啪啪”响,本想到院中舒展身体打打拳,看到下大了,只好作罢。

    楚应台的功夫是以养生拳法为基础,辅以静坐入定修炼,才修炼到今天的境界。所以就算下雨天,他也想到外面练拳。李青云怕他淋病了,就说楼上有空房间,可以随意使用,不要到外面淋雨了。

    楚应台刚要说话,郑鑫炎就打着呵欠从旁边钻出来,帮着解释道:“李老弟,你不用管老楚,他这人看上去比较随和,其实讲究多着呢。说是非野外不修炼,在室内练拳憋得慌,还说同样练习一遍功夫,吸收到的灵气不如外面的十分之一。他这是心理疾病,得治。”

    “你这风水大师转行做医生了?要是练功的地方不讲究,要你这风水大师干什么?去去去,别耽误我练功,最近两天吃了不少灵药,精气神正旺,可不能浪费了药效。”楚应台说着,活动一下手脚,就走到院中,开始练习他的养生功。

    这时节的气温虽然回升,但雨点落在身上,仍然很凉。李青云看得直替他发冷,这老头性格也挺倔,认准的事情绝不打折扣。你老是灵修啊,身体和武修没法比,冻着了,照样会生病,灵气治疗也不是万能的。

    谷兆基倒是勤恳。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精神焕发,目光炯炯有神。应该是刚练完功,灵气外泄,产生的正常反应。

    郑鑫炎看到后,有些惭愧,比起这两位,自己实在太懒了。不过看到李青云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顿时疑惑起来。这位小爷整天也没见他练过功夫,实战起来。为什么恁厉害?

    郑鑫炎有心回卧室练功,却听厨房里传来炒菜声,客厅里的电视声音虽小,但对于他们这些灵修来说。也实在是太吵了。这种环境,不利于修炼呀。如果不是为了灵药,他觉得自己还是习惯一个人住,而且会在住宅周围设上聚集灵气的阵法,虽然聚集的灵气极少,但积少成多,聚沙成塔,终归能起些作用。

    “李老弟,老哥最近受到不少打击。再不练功,就被人远远的撇下了,前几天吃到的灵药。已经被我吸收完,你看今天能不能……?”郑鑫炎来这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灵药,其次才是避难。

    “哦,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应该有几株灵药可以采摘了。对了。今天中午我带老婆去县城医院做孕检,你跟着一起吧。把账转了,灵药不会少了你的。”李青云看着新闻,随口回了一句,根本没把灵药当一回事。小空间里,种满了药材,大多对修炼有很大益处,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这些药材不但会给他带来极大的财富,还能带来极多的武力助手。

    “哈哈,太好了,等到了银行,我也要办个最方便的转账业务,以后需要什么东西,就不用往银行跑了,直接用手机转账。”郑鑫炎听到灵药有望,顿时兴奋的大笑。

    笑的声音大了些,院子里正在练功的楚应台也听到了,这老头当即收了功,从雨里跑回来,嚷嚷道:“今天早晨不练了,雨太大,淋得气息都乱了。再说,要是趁这会功夫,我们把灵药的交易做完,把我漏下就不好了。李老弟呀,你的账号我知道,我这就给管家打电话,让他给你转几千万过来,我算是看出来了,灵药你不缺呀。”

    “也不多,不是关系特铁的人,我不会轻易出手。孙大旗算是我半个师傅,他就没从我这里得到过什么灵药,他为什么住在我爷爷家里不走,还不是感觉出我给爷爷送的蔬菜、茶叶、水果不一般,吃了一段时间,不但净化体质,隐隐还有想要突破的感觉。他不说,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吗?呵呵,他呀,也是个热心肠的人,就是嘴巴太臭了,几次想给他一点好处,却一见面,就被他奚落一顿,于是这个心思就淡了。听我爷爷说,以前孙大旗的功夫比爷爷还高一线呢,曾任特种部队总教官的职务。”李青云在撇清自己灵药充足的同时,还给摆出孙大旗的例子,说明灵药不是随便给的。

    三个灵修心中若有所悟,知道李青云在敲打他们,不管给多少钱,要是关系达不到,以后灵药是甭想了。

    当然了,这里面最高兴的莫过于郑鑫炎,本来他和李青云是敌对关系,还被李春秋李老爷子揍了一顿,当成俘虏捉了回来。哪曾想因祸得福,李青云愿意卖他灵药,为了这笔交易,李青云把伏地门的仇家也吓跑了。

    谷兆基听了半天,突然羞答答的插了一句:“其实我也有点小钱,能不能也卖我一些灵药?像昨天吃到的那块黄精,灵气极为充沛,似乎可以比我苦修四五个月得到的好处还多。”

    “哈哈,这个好说……嗯,那个老谷啊,等你把这次的灵茶生意做好之后,少不了你的灵药。”李青云对谷兆基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这货刚开始收茶时,存在故意压价行为,验证是灵茶之后,又存心欺骗,想以低价长期收购,有点奸商潜质,对他不太放心。

    “这个是应该的……应该的……我吃完早饭就走,已经联系好省城的一家合作伙伴,应该很快把这批灵茶卖出去,帝都和魔都那边也有合作伙伴,也是灵修,对灵茶需求量很大的。”谷兆基保证道。

    几人又聊了几句,就听陈秀芝在厨房里喊,让李青云收拾桌子,准备吃饭。杨玉奴听到婆婆的喊声,从房间里慢慢的走出来,今天打扮得美美的,懒洋洋的伸着胳膊,肚子还没有显,却总是故意挺着走路。

    当初确定怀孕时,就应该去医院检查,不过李老爷子用中医给她诊断的,说一切正常,胎儿生命力极强,根本不用去医院检查,别瞎折腾。不过杨玉奴整天看孕妇书籍,总觉得不去医院检查一下不放心,再加上婆婆支持,就决定去检查一下,到生之前,至少得照几个彩超吧?

    杨玉奴这个时候,在家里的位置是熊猫级别的,所有人都围着她转,而有求于李青云的几个朋友,更是顺着她的话,极尽吹捧,这把她养成一丝贵气,快成女王了。

    饭后,谷兆基最先离开,说要去省城谈一笔大生意。他有奔驰商务车,那两个生意伙伴一直在酒店里等他,听说他要离开,这才松一口气,没有停歇,直接开车离开青龙镇。

    而李青云开车,带着老婆,以及跟着去城里办转账业务的郑鑫炎。而他的车子刚驶出农场,一个普通游客模样的中年男子,就跟了过去,好像走得很慢,却能跟上汽车的速度,远远的吊在后面。

    “郑鑫炎这个胆小的龟孙子总算从农场出来了,这次一定要把他干掉!”这个中年男子给人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就专心跟着这辆皮卡,眼中带着一丝兴奋和残忍,身上的灵气不经意间散发出一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