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17章 雨 中的对决
    郑鑫炎坐在皮卡车里,面容扭曲,头上汗珠子像黄豆一样,顺着面颊皱纹往下淌,左手紧握青铜镜,镜子里闪现几道诡异的曲线,从三个方位向他这个中心点交汇,对方强大的灵气压力,已经侵入他的经脉,正一点一点的朝他的心脏进攻,只要灵气逼进他的心脏,稍一引爆,就会突心脏病,连最顶尖的法医都没办法认定这是他杀。

    “这群该死的混蛋,怎么阴魂不散,他们怎么知道我今天外出?李老爷子那样的高手,都镇不住他们吗?”郑鑫炎内心不甘的狂吼一声,右手灵气涌出,点在侧前方的一道灵气上。

    滋的一声,灵气交汇处,雨点瞬间停顿,在半空中炸开,出诡异的波纹水浪。不过这里比较偏僻,并没人现雨点违反物理现象的逆流激散。

    在十几米外的墙角处,站着一个穿着雨衣的男子,闷哼一声,对郑鑫炎的突然反击表示意外,随后却是窃喜。因为他知道,只要郑鑫炎出针对性的反击,就是对方撑不住的时刻。

    果然,他坚持几秒钟之后,郑鑫炎的反击力度渐渐的弱下去。因为反击的时候,另外两道灵气攻击,瞬间增强,已经进入郑鑫炎的胸腔,只差一点,就能进入心脏。

    只是在这个时候,雨中传来闷雷般的脚步声,砰砰砰砰,踩着带水的水泥路,像羽箭一般,转瞬之间就从门诊楼跑到停车场。

    这人似乎没有隐藏的意思,就这么闯进他们的斗法场地,度快得不像正常人类,一扭身。从垃圾箱后面的角落里,拉出一个手里印诀的人,没有二话,在对方惊恐诧异的表情中,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直接放倒。

    在全力斗法的过程中,灵修比普通人还弱,几乎没有反抗能力。

    李青云冷笑一声,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把人往地上一扔,就冲向花坛后面的一个穿黑雨衣的中年男子。这是三人当中的高手。因为他身上出的灵气波动最强,刚才出手解决最弱的一个,就是让对方有所防备,放缓攻击,给郑鑫炎喘气的功夫。

    果然,中年男子见李青云一出现。就打倒自己的一个师弟,顿时心神大乱,本来已经侵入郑鑫炎心脏边缘的灵气,瞬间退回。

    他必须要防御突然出现的武修,不然就会像倒在泥水里像死狗一样的师弟,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动手之前。本以为能够迅解决郑鑫炎,没考虑到这个年轻男子的度和果决。

    心中想着,他的动作可没有停下。收回的指头,往地上一指,一道扭曲的灵气,顺着地表,袭向李青云。

    此时李青云离他只有六米左右,只要轻轻一跃,就能用拳头打爆对方的脑袋。当然,在医院里。处处都有监控,他不会当众杀人。

    不过,他能感觉到脚下灵气的恐怖,像蛇一样,没有一个准确的攻击点。但每一处都有可能是这道灵气的攻击点。所以,李青云只得停住脚步,全力对着向前两米处,轰出一拳。

    一道拳风,呼啸而出,像猛虎下山一样,打碎了面前的所有雨点。一瞬间,他面前形成一道拳头状的真空地带,拳头之下,无物可挡。

    可是中年灵修却是诡异一笑,嘴角带着一丝愤怒和残忍,并拢的双指突然散开,那一道灵气也像毒蛇一般,突然分散,变成数十道小灵气,每道灵气都裹住一些雨水,化成柳叶尖刀,射向李青云全身,把他笼罩在刀子之中。

    “躲开,不要硬接!”车子中的郑鑫炎,在和另一名伏地门灵修的拼杀中,也不忘提醒李青云一句,怕他没有经验而吃亏。

    这一分神不当紧,灵气控制稍稍失误,在经脉中阻挡的力量稍大一分,顿时闷哼一声,鼻孔溢出两道鲜血。

    可惜,郑鑫炎的声音未落,那几十把雨水组成的透明刀子,已经射到李青云身上。

    “哈!”李青云全身气血翻滚,修炼出的所有内力外放,形成一道恐怖的无形气浪,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使用小空间的力气,选择用武功直接硬拼。

    一把柳叶刀刺在无形的气浪上,节节粉碎,第二把第三把……就像冰刀子打在石头上一样,只能在护身气浪上留下一点痕迹,自身却是粉碎的下场。一些处在边缘的透明刀子,被无形的气流错开,射在李青云身后的垃圾筒上,那铁皮做的垃圾微,瞬间被两个刀子穿透,蕴含的灵气也耗费完能量,重新变成一滩水,落在垃圾筒里。

    那中年灵修面色一僵,没想到李青云年纪轻轻,武功居然如此了得,一时间又想起那位神秘老者在农场里的警告,顿时有了退让之意。不过几次出手未果,不给这人留下一点记忆,怕是江湖人会看轻了伏地门。

    于是在雨水化刀全部破碎的瞬间,中年灵修变幻手诀,两手虚报,嘴中念念有词,他身边的雨水化为一道旋风,越转越快,转眼之间,已经笼罩两三个平方的区域,一个一人多高的雨中旋风赫然成形,出现在李青云的面前。

    李青云此时的内力刚刚回收至丹田,正是力量回收的低谷,面前的灵修把握的时机非常巧妙,如果不用小空间的力量,根本抵抗不了越来越强的旋风。

    那旋风中的雨点,早已化为一片片刀子,像巨大的绞肉机,出恐怖的呼啸声,不给李青云思考的机会,已把他笼罩。

    李青云迅后撤,同时挥出两拳,呼呼,拳风所至,打出一道无雨的真空筒状区域。但是转瞬之间,旋风把空白的雨点刀子补全了,声势更大,以更快的度,冲到他面前。

    李青云常期服用空间灵泉精华。度和力量出奇的大,但是在术法的攻击下,度和力量似乎使不上劲,肉身的度再快,也快不过成形的术法。

    再一次后退的途中。李青云就被这片雨点刀子组成的旋风笼罩,全身气血外放,冲散最靠近一点灵气,同时内力也终于从丹田完成一个完整的收缩过程,再次外放,组成一道可怕的内力气浪。

    只是在气血和内力交替的过程中。李青云身上的衣服被雨点刀子旋风穿透几十处,衣服变得像筛子一样,破了几十个洞。但奇怪的是,他的身上却没有一点伤,雨点组成的刀子割在他的皮肤上,连一道白印子都没留下。

    “哈!”李青云再次低喝。震散面前的一片刀子状的雨点,脚下力,像愤怒的公牛一般,冲过刀子旋风,瞬间来到了中年灵修面前。

    “混蛋,居然把我的衣服打坏了,去死吧!”李青云怒喝一声。巨大的拳头像流星一般,落在中年灵修的鼻子上。

    处在全力施术攻击状态中的灵修,没有一点防御手段,呼的一声,他只的眼睛被拳头的阴影笼罩。拳头没到,鼻子就被暴躁的拳风震得流血,砰,眼前瞬间星星闪耀,鼻子里像灌了几斤辣椒水,又像倒了几瓶子陈年老醋。那种滋味,他一辈子也忘不掉。好像昏倒了,又好像很清醒,在这一瞬间,他真的好像昏倒。一点也不想尝受这样的痛苦。

    “想昏倒,没那么容易,把我的警告当耳旁风,不给你留点深刻教训,你怎么能够长记性?”李青云说着,又像小流氓一样,气恼的在他身上踢了几脚,骂道,“你是灵修,双手要用来结印掐咒的,我也给你留点活路,不过这腿嘛,就当是赔我这身衣服了。”

    说完,李青云似乎在他膝盖的关结处踢了一下子,那中年灵修惨嚎一声,这回彻底的昏厥了。只是在昏厥前的一瞬间,他才懊悔万分的想道,原来自己的一条腿只值对方的一套衣服,这年轻人居然不把伏地门当一回事,到底什么来路?

    郑鑫炎的功力也不弱,李青云帮他解决两个厉害的,剩下那个三十来岁的灵修,只是刚刚迈入第二境,比他弱一些。两人隔空对战,只是来回几招的功夫,那个穿黑色雨衣的年轻灵修就已经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不知伤到了哪里。

    “李老弟,快走,我好像……好像杀人了……就是手一抖,没控制住,在对方的心脏里面点破了一个口。这里的监控早被伏地门的人毁掉了,我们正常的离开,没人现的。”郑鑫炎似乎也杀人不多,感觉到可能会出人命,吓得一身肥肉直哆嗦。

    李青云转身瞅了昏迷的两个伏地门的灵修,犹豫一下,想着是不是把他们都收进小空间,毁尸灭迹。不过转念一想,纠纷归纠纷,仇怨归仇怨,对方还没到必死的程度,自己也不能随意杀人,这对修行不利。而且,在这个地方,大白天的,不能轻易动用小空间,能不杀人还是不杀了吧。

    思考之间,李青云已经上了车,动之后,缓缓离开停车场。由于雨很大,他们停车的地方又比较偏,这里并没有人经过。刚才的战斗说来话长,其实只不过用了一分多钟,三人倒地的位置,不是在垃圾筒后面,就是在花坛后面,以及墙角,一般的行人很难现他们。

    刚才李青云决定出手的时候,已经让老婆杨玉奴先离开医院,李青云把车开出医院,在门口把老婆接上车,顺着街道,缓缓的行驶,准备先找一个饭馆填饱肚子。

    不过开出一段路之后,李青云突然纳闷的问道:“咱们跑什么,那伏地门的人敢杀你,你怎么就不敢杀他们?好不容易你杀了一个,你应该兴奋才是呀?要不要我开车回去,你把剩下的两个也解决了?然后找特异管理处的人报备一下?”--13757o964787oo+4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