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19章 孩子打闹家长动手
    李青云的手机声音大,他姐说话的声音也大,所以旁边的人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县委书记林伟国眉头一皱,内心犹豫着该不该跟去,若是普通人,他是不会轻易介入的,不过李青云的身份他已经猜到了,独一无二的道奇公羊长角号,在青龙镇属于他的特有标志。

    司机急得满头汗,怎么‘弄’也解不开缆绳,看样子经验不足,把缆绳系成了死扣。李青云拿他没办法,觉得幼儿园离的也不远,就在斜对面的巷子里,不开车也一样。

    “老婆,‘毛’‘毛’在幼儿园和人打架了,咱姐打电话让我过去看看,你和郑大哥在车里吧,外面雨大,别淋感冒了。”李青云说着,就往马路对面跑,不想耽误时间。

    “车里有伞,我得过去看看,‘毛’‘毛’那孩子虽然顽皮,但也守规矩,可不能让人家给欺负了。”杨‘玉’奴说着,已经下车撑了伞,急匆匆的追赶李青云。

    郑鑫炎一看,自己也不能干坐着啊,拔掉车钥匙,锁了‘门’,也跟去了。县委书记林伟国瞪了司机一眼,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就生气,索‘性’跟去看看情况,不想在这里闹心。

    “看来县委办公室主任要尽早换掉啊,欺负我是外来人,给我分一个破车就算了,连司机都是新手。哼,上任几天了,连个秘书都没有合适的人选,这是铁了心给我下绊子啊。听说吴家有个‘女’儿在这里任镇长,必须和她沟通一下,若是能够接手吴家在这里幸存的人员,也能借此打开僵局。这个李青云也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听说黄市长和他关系匪浅……”

    林伟国边想边走,很快就跟进巷子,巷子口挂了一个牌子,写着“小太阳幼儿园”几个字,巷子两旁都是可爱的卡通壁画,抬头就能看到幼儿园的入口,那里有几车轿车停放着,走过去一看,居然还有一辆香槟‘色’的宝马x1,虽然只有三十万左右的价码,但在这个穷困的偏僻小镇,还是很惹眼的。

    幼儿园不大,站在大‘门’口,就能听到里面的吵骂声。

    李青云进去的时候,听到园长办公室有吵骂声,以及‘毛’‘毛’和童童的哭声,就直接推‘门’进去了。往里面一看,顿时火冒三丈,杀人的心都有了。

    童童跪在地上哭,‘毛’‘毛’护在她身前,脸上有两个明显的巴掌印子,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拉着一个穿戴洋气的小男孩,指着‘毛’‘毛’的鼻子骂,骂到不解恨的地方,又扬起巴掌,想要再给他一巴掌。

    园长孙丽坐在办公室后面,一脸冷漠,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不但不劝解打人的‘妇’‘女’,还故意扭着身子,不看办公桌前面的暴行。

    “住手!”李青云怒吼一声,一下子冲了过去,抓住了这个‘妇’‘女’的手,没让这巴掌落下去,“‘混’蛋,为什么打孩子?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下得去手,你爹娘死的早啊?”

    “你爹娘死的才早哩,你这大男人怎么说话呢,干嘛动手动脚的?你给我松手,再不松手我喊非礼了。噢,我知道了,你就是这个‘逼’孩子的家长吧?你是怎么教孩子的,你看看他把我儿子打的,头上一个大包?我打他怎么了,我还要连你一起打呢!”这中年‘妇’‘女’穿戴不错,一身名牌,说起话来,却像一个泼‘妇’,扬起另一只手,就往李青云脸上挠。

    杨‘玉’奴只比李青云慢一步,所以他推开‘门’的时候,屋里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看到乖巧的童童罚跪哭泣,‘毛’‘毛’脸上有两个巴掌印子,不知道挨了多少下子呢,再好的脾气也爆了。

    啪!啪!

    两声清脆的耳光在屋里响起,巨大的力量连李青云都没拉住,就见这个‘妇’‘女’扑通一声,摔到两米外园长办公桌底下,四脚朝天,惨嚎两声,嘴里吐出一颗大牙。

    “你一个大人,敢打我家孩子,今天我打不死你!起来,你有种和我打!起来呀!”杨‘玉’奴气坏了,挽着袖子,霸气外‘露’,当场就把屋里人全镇住了。

    李青云刚才想动手,但想到对方是一个‘女’人,就犹豫一下。哪曾想一向好脾气的杨‘玉’奴暴了,甩了对方两个耳光之后,还有继续打下去的冲动。

    那‘妇’‘女’手里拉着的男孩顿时吓哭了,园长室里顿时热闹了。

    “都住手!干什么呢,怎么在我的办公室打起来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园长?”园长孙丽终于看清生了什么事,电话没挂,就跳起来大喊大叫,指着杨‘玉’奴吼道,“你就是罗‘毛’‘毛’的家长?怪不得孩子整天打人,原来是跟你学的。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这是我们镇计生办的张主任,她老公是镇里的许副书记,你们等着进派出所吧。”

    吼完这句,她才一副心疼的模样,扭着屁股,把倒地桌子底下的张主任拉起来。

    “别拉我,我不起来,让他们把我打死算了!”张主任刚坐起来,不知想起了什么,又躺回地上打滚,“哎哟,我的脸呀,疼死我了,我的脑袋都懵了,肯定把我打成脑震‘荡’了。孙丽,你赶紧给我们家的老许打电话,让他赶紧叫派出所的人过来,就说我快被人家打死了!”

    “好好好,张主任你放心,我这就给许书记打电话。”孙丽说着,忙着从手机里找许正刚的号码。

    ‘毛’‘毛’这时候才缓口气,一下子抱住李青云的大‘腿’,委曲的大哭:“舅舅,这个‘女’人打我好几下子,嘴都打冒血了,孙园长还让童童罚跪,我不跪她们就打我骂我。呜呜,他们欺负人,我不想在这里上学了,我要回家,我想妈妈了。”

    杨‘玉’奴把童童从地上扶起来,看到她身上有几个泥脚印子,不知道被谁踢了几脚。

    “小婶,她们打我!”童童跪得‘腿’都麻了,一下子扑进杨‘玉’奴怀里,哇哇大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罗小虎欺负我,揪我的头,‘毛’‘毛’帮我,推了他一把,把他的脑袋撞‘门’上了,罗小虎就告诉老师,又告诉园长,还把他妈妈喊来了,一起打我们。呜哇……罗小虎的妈妈好厉害,说要打死我们,还要打死我爸妈……小婶,我害怕,我们不来上学了可好?”

    “她敢!”杨‘玉’奴听得鼻子酸,又气又怒,瞪着躺在地上撒泼的‘妇’‘女’说道,“今天小婶给你出气,先把她打个半死再说。大不了咱们不在这里上学了,我让你叔新办一家幼儿园,谁也不敢欺负你。”

    孙丽园长好像打通了电话,说了几句,就把电话‘交’给地上的‘妇’‘女’,那‘妇’‘女’一拿到电话,就拖着哭腔喊道:“老许,你快叫派出所的人过来,我快被人家打死了,咱们家小虎也被人打坏了,你再不来,就见不到我们娘俩啦!”

    杨‘玉’奴一不做二不休,冲上前一脚踢飞她手中的电话,骂道:“想死是吧,我成全你,你把我侄‘女’和外甥打成这样,谁来了也不成。别说你老公是镇委书记,就算是县委书记来了也不成!”

    县委书记林伟国站在‘门’口,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实在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幼儿园里居然生这么火爆的冲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么也想不到,本是最纯净的幼儿园,居然比外面的社会还复杂,园长偏向官员,官员以势压人,这个人也不是普通人,而是本镇的富,有钱而且任‘性’,据说背景关系极为了得。这不,这个‘女’人已经踢到铁板上,仍不知情。

    李青云抱着‘毛’‘毛’,忙拉住杨‘玉’奴,不让她再动手。不是怕打坏了地上的‘妇’‘女’,而是怕她太生气,动了胎气。

    郑鑫炎气呼呼的走过来,义愤填膺的说道:“李老弟,要不要我出手整治这撒泼的婆娘?用灵修的手段,警察来了也看不出来,说让她痛苦一辈子,绝对到她生命的最后一秒都不得解脱。”

    “普通纠纷,不要‘乱’来。”李青云给这事定了调子,不让灵修轻易‘插’手普通人之间的纠纷。

    郑鑫炎惋惜的叹了一口气,退到‘门’口,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顺手让给林伟国一根,说道:“怎么,你也跟来看热闹了?不吃饭啦?”

    林伟国接了烟,却夹在耳朵上,指了指幼儿园的牌子,示意这里不能‘抽’烟,说道:“我那笨司机还没解开缆绳,看着来气,不如跑过来瞧瞧,说不定能帮上一点忙。”

    郑鑫炎上下打量对方一眼,怪笑一声,说道:““哈,看你文质彬彬的,就算打架,你也不顶用。听你司机说,你是来考察投资项目的老板,不过照我看,你身上有股官气,应该是官员才对,而且职位不算低,不过最近官运偏移,新的官威还没养成,位置可能还不太稳。要是真想帮李老弟,等下这‘女’人的老公来了,要是对方让派出所的警察抓人,你就亮身份帮着说情,这是最好的报答。”

    林伟国心中一动,诧异的盯着郑鑫炎,不知是遇到了高人,还是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正要试探两句,就听幼儿园‘门’口传来急促的刹车声,副书记许正刚带着几名警察,大呼小叫的跑进来。

    “人呢?在哪里?是谁打我老婆,给我站出来!还反了不成,先抓到派出所里审一审!”许正刚两个眼睛上长满了疙瘩,气是脾气暴躁的时候,一听说老婆孩子被人打了,拉上几名警察就跑来了,连所长张宝亮也被他强行拉来。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