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22章 冤枉隔壁农场
    普通人吃李青云农场里的蔬菜,只是觉得好吃,而修炼者吃农场里的蔬菜,却能感觉到灵气的充盈。

    县委书记林伟国显然是第一次吃到李青云农场里的蔬菜,赞不绝口,很没风度的闷头大吃,极度美味,匆忙中,差点把舌头咬掉。

    开了一坛空间藏酒,在吴镇长和郑鑫炎的极力劝让下,林伟国喝得极为尽性,要不是答应了李青云,下午要帮他拔菠菜,说不定已经喝趴下了。

    不过空间藏酒含有一些灵气,普通人醉了,也能很快醒酒。但灵气肯定无法和灵药、灵茶相比,它突出的特点就是醇香味美,普通白酒和它差了几个档次。

    人嘛,在极度饥饿的时候,只要吃好喝好,心情就格外的愉快。这不,吴镇长只是给他介绍一下县里的情况,以及镇里的工作进展,他就表示了支持,说只要好好干,肯定会进步的,青龙镇的展潜力极为强大,未来不可限量,希望吴筱雨能够带领全镇人民,走向家致富的道路。

    这话里的意思,有提拔她执掌青龙镇,作镇委书记的意思。现任的镇委书记唐计划存在不少问题,年龄也快到限了,县里的举报信听说已经装满一麻袋。

    其实吴筱雨家里要是不出事,唐计划早就被她取代了,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家中为她铺设那么多隐线,还没有挥出来,就被人打散。都说她吴家是受到某位高层的牵连,但高层布局,所有的行动已经尘埃落地,说什么也晚了,想要继续在体制内混。就必须靠自己,或者等待吴家再度复兴。

    吴筱雨觉得自己等不及,所以想要往上,必须靠自己。从小就被长辈灌输官场教育,她的性格以及人生规划早就定型,想要改变。千难万难。

    在酒宴快结束的时候,吴镇长顺口说了一句,说镇副书记许正刚还是挺有能力的一个干部,对她的工作帮助挺大,主是家属不省心,镇里决定把许副书记的老婆免职。

    这是试探话,一是试探林书记的态度,二是试探李青云的底线。若是他们对这个处理方案没意思,就这么办了。要是有意见。可以及时改正。这两个人,吴镇长一个也不想得罪,要是他们有一个不想放过许正刚,再好的局面她也放弃,绝不强求。

    林书记暂时不想插手青龙镇的政务,而李青云把人家打了一顿,也不想把事情做绝,就默许了吴镇长的处置方案。不过幼儿园的事情不能妥协。孙丽必须撤职,连幼师也不能做了。

    幸好。这是镇办的公立幼儿园,一些事务由镇委镇政府说了算。如果是私立幼儿园,那就麻烦了,除非李青云投资办一家,和对方对着干,抢对方的生源。

    这一顿饭吃得皆大欢喜。解决了很多潜在问题。这不,饭后吴镇长主动提出帮忙,说好久没下过田地,今天就当是体验一下农村生活,也要帮着拔菠菜。

    李青荷把他们送到店外。天气倒也知趣,雾蒙蒙的,已经没有明显的雨点落下。毛毛和童童的伤心劲已经过去,听说可以去农场玩耍,兴奋的在人群中穿梭,打打闹闹,你追我赶,快活地不得了。

    他们也是人小鬼大,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就听说了,要把坏园长孙丽开除,不让她进幼儿园了。而打人的许小虎的母亲,也被政府免职了,听说很惨,不但丢了工作,还要来自己家里登门道歉呢,到时候一定往她身上泼点脏水,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既然事情大人都解决了,他们小孩子剩下的只有玩的事情了。

    垂钓中心的客人很多,河边的位置全满了,还有自带钓杆的客人,蹲在河边钓鱼。今天村委会找了十多个临时工收钱,仍然忙得不可开交。

    负责安全工作的蒋老头,极为负责,戴着红肩章,在河边走来走去,巡视着可能会生的危险。他见到李青云,离多远就笑着打招呼,这个工作他太喜欢了,不但清闲有人说话,工资还特别高,每个月还米油,甚至让李老爷子免费给他老婆看病。

    说员工福利,其实一打听就明白了,这是李青云对他的额外照顾。那些联防队员,听说也是李青云请的,但是那些年轻小子的工资也没有他高,更别提额外的福利了。

    当然,联防队员可以自由请假,农忙时,可以在家干活的事情,被他自动忽略了。

    李青云笑着回应,和老蒋聊了几句,才继续往前走。村里请来的临时工,也记李青云的好,毕竟他才是垂钓中心的大老板,村委会只占小头,一个个都向他问好。

    林伟国以为李青云极为霸道,在村里混得可能人缘不好,但没想到,走了这一段路,大闺女小媳妇老大爷小阿弟,都向他极为恭敬的问候,就算开起玩笑,也是极有讲究,不会像对其他村民那样,乱骂乱扯。

    李青云不可能自我吹嘘,不过吴镇长可不放过这个机会,就说李青云不但自己家致富,还不忘村里的群众,给一些困难户提供了很多工作机会。他的农场里请了二十多个工人,养猪场也请了二十多个工人,工资开的很高,比本县的平均工资高了一倍左右。

    村里的强壮劳力觉得外出打工,还没有在家挣的多,所以今年春节之后,外出打工的劳动力锐减,大部分都进了李青云的农场和养猪场。

    林伟国听了之后,先是赞扬李青云几句,然后话头一转,就问,既然农场这么赚钱,怎么不组织全村人都办农场,然后镇政府牵头帮助销售,这样岂不是一下子就帮全村人脱贫致富了吗?

    吴镇长苦笑一声,就解释道,由于蔬菜价格很不稳定,一些想跟风种植的农户,不是规模小,就是种植技术达不到,种出的蔬菜品相差,达不到菜商的要求,只能以极低的价格出售,最后一算,不但没赚到钱,反而赔进去不少种子化肥农药钱。

    此时,他们一行人已经走到农村门口,于是吴镇长就指着南边的一家守瑶农场,作为反面典型。

    “林书记你看前面这家农场,上一年才平整的土地,听说前期投入就有几十万,但什么都弄好了,连楼房都建好了,却因为不会管理,面临倒闭的境地。你看看他们那座小山,以前不管怎么说,都是绿油油的,现在你看看,居然被他们种得寸草不生,也不知道他们打了多少除草剂。真是胡闹,不但没给当地带来经济展,还严重毁坏了本地的环境,这样的投资者,我们镇政府坚决拒绝,宁可不要这点投资,也不能毁坏美丽的自然环境。”吴镇长临场挥的不错,义正言辞的批评守瑶农场的拥有者。

    不过她却是冤枉了许靖守,这个农场可不是打除草剂打的,而是风水灵修郑鑫炎的杰作。抽干了这座农场的灵气,反哺李青云的农场,两个农场放在一起对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县委书记林伟国赞扬道:“说得好!我们有些干部,就是不懂得保护环境,只会盲目的引来投资。这一点,你做得非常好。不过既然知道毁坏环境不对,你就应该尽快和这个村的村支书商量一下,把这家农场的投资者赶走。青龙镇是我们县难得的旅游重镇,一切资源还没开出来呢,绝不能毁坏。”

    他们这一唱一合,就决定了守瑶农场的命运。李青云在旁边听得直瞪眼,心想这些政客就是厉害,自己刚才只是帮了吴镇长一点忙,又卖她一点面子,她就投桃报李,帮自己整治许靖守。

    李青云心中暗叹一声,平时真是小瞧了这个老同学,人家玩手段可比自己强多了。以前她没帮自己整治许靖守,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也没帮她什么忙。关系呀,都是相互的。

    关鑫炎干咳几声,非常努力的憋笑,憋得很辛苦,差点憋出内伤。把隔壁农场搞得寸草不生,这是他在被逼迫的情况下,架设得最完美的一个阵法,把压箱底的法器都用上了。这两个当官的倒好,把责任归在农场主乱用除草剂上。

    进了李青云的农场,林伟国顿时眼前一亮,这里的绿色,似乎和外边不同。生出这样的想法时,他自己都好笑,明明都是绿色,都是树枝上出的嫩芽,怎么就不同呢?

    其实不光是他疑惑,连刚住进农场的那匹纯黑野马也很疑惑,同样的绿叶,同样的鲜草,外面的口感粗糙一般,农场的味道就极为鲜嫩可口。自从进入农场,它就再也不想出去,和白加黑整天厮混在一起。

    李青云给这匹纯黑野马起名叫黑豆,它是匹母马,这是它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如若不然,。也正因为是情期,它们很快就配成一对了,这几天形影不离,感情好得没话说。

    这不,它们正在别墅门口啃野花呢,看到李青云带客人回来,就兴奋的冲过来,像两道黑色的闪电,相隔几百米的距离,瞬间就冲到众人面前。它们记得很清楚,李青云手里有味道极好的水果,那是它们最喜欢的食物,没有之一,吃完之后,似乎有使不完的力量,它们喜欢这种感觉,只有做某种训练做得极好,才会得到的奖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