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33章 终于来了
    赵德凯在飞机上的时候,没少偷听李青云说话,知道他是个农民,参加什么香江国际美食节,对付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什么手段,直接叫人打他一顿就行了。

    所以,李青云刚出来,就被赵德凯堵住。只是出乎赵德凯的意料,李青云这样的农民居然有人为他接机。

    接机又怎么着,说不定是美食节的主办方派来的工作人员,像李青云这样的农民,能有什么资格认识高端人士?不说别的,他连沈梦依这样的大明星都不认得,可见土到什么程度?

    “姓李的,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你砍死在机场?”赵德凯极为嚣张的威胁道。

    “不信。当今世上,能当面砍死我的人没几个。”李青云根本没把这号人放在眼里,说话的时候,就瞅了阿宽一眼。

    阿宽对其中一个保镖点点头,保镖似乎在口袋里按了一下什么东西,很快,十几名机场警察迅到达现场,领头的一个警官走到阿宽面前,恭敬的问道:“先生,请问生了什么事情?”

    “我和我的朋友受到威胁和骚扰,就是挡住我们去路的这些人。”阿宽很直接,对叫来的警察说明了情况。

    赵德凯一行人当时就傻眼了,不明白这些机场警察怎么来得这么快?又为什么询问李青云一行人,而不询问自己?似乎这些警察知道是谁报的警?

    正当他们现情况不对,想要开溜的时候,那名警官已经命警察包围了他们,先是对赵德凯进行常规检查,也就是查身份证。扫描号码,进行网络查证。看看有没有犯罪记录。

    这一查问题就多了,赵德凯有吸毒记录,打架斗殴记录,以及黑社会身份背景等。而他手下这群人,更有问题,甚至还有通缉在案的逃犯。

    李青云和阿宽一行人离开机场。而赵德凯这群人却倒了大霉,被机场警察带走了。

    在豪华房车上,阿宽心情不错,向李青云解释刚才的事情:“豪门世家,在香江有一些特权,每年花一笔钱,在警察总署登记备案,得到特殊的报警器,只要遇到麻烦或者危险。按一下按钮,最近的警察就会以最快的度,赶到现场,根据情况,为报警者解决麻烦。”

    李青云对这事表示理解,在大6也有类似的情况,普通人报警,警察半天不来。如果是特权阶层,一个电话。警察有可能在三五分钟之内到场,并态度极好的为报警者解决问题。

    李青云应了几声,并告诉阿宽,楚应台在李家寨生活得不错,生活条件上不错,爷爷奶奶吃什么。他就吃什么。而且功力修为也日渐深厚,由于对人大方,会处理人际关系,爷爷没少对他进行专门指点。

    身为专职管家,阿宽唯一的服务对象就是楚应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听到李青云的描述,阿宽非常欣慰,表示感谢之后,把李青云安排在靠近市中心的一栋别墅里,据说这里离香港国际美食节的举办地点非常近。

    晚餐后,管家阿宽告辞离开,李青云成为这栋别墅的临时主人。这里的几名女仆和保镖,成为他的临时手下,完全听从他的安排。

    李青云先是给老婆杨玉奴打电话,报声平安,聊了几句,让她安心养胎,自己刚到香江,一切正常,等美食节有了进展,再给她打电话。

    随后手机就充上电,把声音调到最大,放到床边的柜子上,随时等候蜜雪儿的电话。

    平躺在床上,按照悟道笔录里的方法,李青云让自己的身心平静下来,呼吸越来越缓慢,从最初的几秒一次呼吸,变成几十秒一次,甚至几分钟一次,这时候的他,有点种龟息秘法中的假死状态,呼吸越来越慢,甚至可以几十分钟不呼吸一次。

    李青云修炼的时间很短,无论是武功修炼,还是灵修修炼,总共不过几个月,所以哪一方面,他的层次都在初级。层次境界的低级和恐怖的战斗力不成正比,任谁忽视他的战斗力,都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二十三点五十分,床头柜上的手机突响了,李青云像僵尸一样,弹跳起而,抓起电话就接通了,焦急的问道:“喂,哪位?”

    “李青云,我是王啊,最近一段时间没和你联系,忙什么呢?”王身边有些噪杂,好像在ktv,有人唱歌,有人说笑。

    李青云有些失望,差点直接挂断,怕影响蜜雪儿打电话时自己接不到,不过他和王的关系不错,人家帮过自己不少忙,只好耐着性子回答道:“身为一个小农民,我能忙活什么,还不是在家种种菜,浇浇水,闲时溜狗打猎,忙时收菜种瓜,和你这个富二代没法比。”

    王大笑道:“哈哈,开什么玩笑,谁还能不知道你,你那农场蔬菜太畅销了,随便让人种种,你就等着收钱就行了,真正的土财主啊。对了,最近手里应该有不少闲钱吧,要不要再去缅甸赌一把?上次是非正式公盘,这次是官方举办的真正公盘,料子更多,场面更大,以你的眼力,想不财都难呀。”

    “嗯?上一年因为军阀混战,没有开办正式公盘,今年停战了?开正式公盘?”李青云心中一动,正为灵性材料犯愁呢,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精神一震,凭自己的特殊能力,绝对可以再捞回一些品质上等的翡翠原石。

    “绝对的正式公盘,而且提前了几个月,估计是军方政府缺钱了吧。目前已经向我们这些大客户出邀请函,十天后,在缅甸仰光举行,门槛很低,随便交点欧元保证金,就能参加。”王兴致勃勃的说道。

    “呵呵,好的,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参加。”李青云不想让电话处于通话状态,以最快的度结束通话,重新把手机放回床头柜。

    零点十五分,电话再次响起,李青云看都不看,就按了接通键。

    可惜。仍不是蜜雪儿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谢康焦急的说道:“李青云,我刚收到一个消息,觉得有必要告诉你,让你们早点做些准备。央视经济频道,不知受谁指使,居然要调查你的环保公司,说你们水草治污法的技术非常先进。有必须报道推广,让全国环保行业学习你们的先进技术。同时,农业科技频道,也会跟进报道,要做详细的技术推广工作,说白了,就是想要搞清楚你们水草治污的真正奥秘。”

    谢康的路子更野,他外公可是一方大佬。负责全国经济改革的副总理,他只要有心。得到这些消息,也不算离奇。

    李青云心中有些恼怒,前段时间就知道有人暗中对付自己,让自己进入了牢房,从那之后,虽然极力打探。最终也没找出幕后真凶。现在又有人跳出来,调查自己的环保公司,可能又是那个幕后黑手在操纵这一切。

    李青云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言不由衷的说道:“谢谢谢哥,我知道了。真有人想要水草治污的奥秘,给他们就是了。水草嘛,到处都有,只是我家培育出来的水草有些特殊,居然可以治理严重水源污染。如果有科学家培育出更强大的治污水草,全世界的人类都跟着受益,我也会很高兴。钱嘛,永远赚不完,能为社会做点贡献,又能上央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

    “还是李老弟豁达,只是恕我无能,一直没查到幕后推动这一切的黑手,要是真的查到了,我会和李老弟一起,去拜访这位大公无私的圣人。”谢康只是告诉李青云这个消息,不管结局如何,让李青云做个心理准备,同时也还他一个人情。

    这个消息挺重要的,只是李青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道声感谢之后,再次挂断电话。

    深夜两点四十分,手机再度响起,这次是个陌生号码,李青云看到号码,一下子就精神起来。

    这次的电话没有让他失望,一接通,就传出蜜雪儿的声音,只是有些慌乱的沉闷:“亲爱的,我遇到麻烦了,已经被敌人追踪到,至少有两名特异能力者混入我们这艘偷渡船,只是船底层太过拥挤和混乱,对方一直过不来。我们大概在凌晨四点左右到达香江尖沙咀2号码头,你能带人来接我们吗?”

    “蜜雪儿,你不要担心,我已经到达香江,现在立即就赶过去。安全第一,不要在乎什么太阳陨石,那破石头我这里多着呢,如果遇到危险,保命最为重要,明白吗?”李青云焦急的安慰着蜜雪儿,已经从床上跳起来,穿上鞋子,就冲出了别墅。

    只是刚冲出大门口,听到保镖以及守门的保安恭敬的招呼,问他有什么需求,李青云才反应过来,以更快的度退回别墅。

    “我需要一辆车,以最快的度到达尖沙咀2号码头,我有急事。”李青云站在别墅门口,大声喊道。

    几秒钟过后,一辆劳斯莱斯幻影,闪电一般停在李青云身旁,今天负责接机的那名举牌保镖,非常客气在车里驾驶位的喊道:“李先生,请上车,我送你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李青云几乎冲了进去,再次重复目标地址。司机对香江的事情非常熟悉,以极度开车的同时,顺口问道:“李先生,尖沙咀二号码头……似乎这段时间,是公认的偷渡客的天堂,您这时候去2号码头,怕是有些麻烦,要不要向宽叔汇报,他会找人帮你摆平任何麻烦。”

    李青云明白对方的意思,却摇头,坚定的说道:“这个麻烦,别人帮不了。你专心开车,到了地点,我会自己解决麻烦,不会把你们卷进去,更不会连累楚应台。”

    听李青云这么说,司机不再多言,都是明白人,而且他敢直接称呼楚应台的名字,可见背景极深,不是他这个小保镖能够理解的。

    香江的夜生活,非常丰富,已经是半夜三更,穿过繁华街道的时候。依然人流攒动。但到了尖沙咀2号码头,在惨白的节能灯下,只有像鬼影一样的码头保安的身影偶尔经过,修长的身影在灯光下变得扭曲可怖。

    李青云所坐的劳斯莱斯就停在2号码头的阴影处,离海岸只有几百米,这个距离对于李青云来说。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冲过去。

    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手机,离四点只差十几分钟了。李青云闭目,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情更加平静一些。只要见到蜜雪儿,不管敌人是谁,全部干掉,哪怕暴露自身的一些能力也无所谓。

    有几艘大型货轮靠岸,卸货机器忙碌起来。噪音和混乱的人影显得非常突兀,不但挡住了李青云的视线,还干扰到他的听觉。

    偷渡船谁也不知道长什么样,任何船都有可能藏着偷渡客,蜜雪儿没有向李青云描述所坐渡轮的外观和型号,他只能紧盯靠岸的任何一艘船。

    一艘破旧的小渡轮,悄无声息的停靠在那艘正在卸货的巨无霸旁边,不见有码头工人进入船舱。却见很多疲惫的工人推着货箱车,缓缓的从船里走出来。这些工人有老有小。表情不一,但都有些紧张,焦虑且好奇的偷偷打量码头四周的环境。

    “嗯?”李青云已经看出异常,这些莫名出现的工人,肯定是偷渡客,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蜜雪儿所乘坐的渡轮。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李青云瞬间按了接听键,却没有听到蜜雪儿的声音,里面只传来噪杂的惊呼声,以及愤怒的喝斥声。只是随着一声惨叫,所有的声音似乎都停滞,变得异常的安静。

    “谁再大吵大闹,这就是他的结果。我们不想惹事,我们只是想找一个人。抬起你们的头,拨开你们的头,让我看个仔细。蜜雪儿,我知道你躲在人群当中,如果你不想让无辜者替你受罪,你就出来吧。你放心,我们只要得到你偷走的东西,绝不会伤害你,毕竟你是我们实验室最重要的生命科学专家。”一个声音洪亮的男子,用流利的英文说道。

    此时,另一个沙哑的声音阴森的威胁道:“我数十个数,如果你再不站出来,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就算不杀你,也少不了受罪。哼哼,听说你现在怀了孩子,按照月分计算,也该快生了吧?到时候虽然不杀你,你的孩子却难逃一死。听话,乖乖的出来吧……十、九、八、七……三、二、一。哼哼,很好,既然你想遭罪,那别怪我们心狠手辣。所有人让开一条道,我要走到出口处,任何出去的人,必须接受我的检查。你一个孕妇,可以装扮成任何模样,但能把肚子变成平坦的吗?”

    听到这里,李青云再也坐不住,嗖的一声,冲出车厢,像一道旋风,呼啦一下子,就冲到了海边。给他开车的司机揉了揉眼睛,目瞪口呆,像见到鬼一样,差点尖叫出来。

    “不愧是老爷的朋友,这身修为,简直绝了。”这名司机兼保镖是楚家的核心雇员,知道楚应台是灵修,此时见到李青云这般身手,只有羡慕和赞叹,没有惧怕。

    李青云身影一晃,就跳到船上,负责外围秩序的蛇头用粤语喝斥着什么,几名身强力壮的男子,举着电棍,扑向李青云这个陌生的闯入者。

    李青云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放倒,最终揪住那个蛇头的脖子,问他偷渡者在哪里。这个黑瘦的蛇头居然很硬气,怎么问都不说,这时候已经有人从船底的仓库惊恐的钻出来,贪婪的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就匆忙的朝码头跑。

    李青云一巴掌抽晕这个蛇头,冲向舱底,不用问任何人,他已经感觉到蜜雪儿的气息,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因为她的肚子里有二人共同的孩子,那是血脉相连的感觉,绝对错不了。

    船舱底部,传来阵阵恶臭,夹杂着一丝血腥味,空气极度污浊,从舱门逃出去的偷渡客,头也不回的逃命,似乎那里有嗜血恶兽正要择人而吞。

    舱底的偷渡者,越来越少。蜜雪儿装扮成一个须银白的老头,有一个红红的糟鼻头,脸蛋胖乎乎的,泛着油光。相应的,身上也有很多肉,所以穿得极为宽松,肥肥胖胖的一个吊带裤,似乎还打着两个补丁。

    已经无法再退了,蜜雪儿看了一眼船舱里的人,自己前面只有四五个怀孕的妇人,而她这个白须子老头,已经引起敌人的注意力。她觉得没有办法了,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她的极致,至少接通的电话,一直没有挂断,而敌人也一直没有现。

    “亲爱的云,求你了,快点来吧,再不来,我和我们未出世的宝贝就要完蛋了。或许我早该冒险,让他们检查,不就是往肚子上按两下子吗,我这巧妙的化妆术,只要忍着痛,他们不一定能够检查出来……只是,我怕他们按坏了肚子里的宝宝。噢,该死的,比利那个混蛋过来了,我就知道,瞒不住了。”想到这里,蜜雪儿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一颗手雷,出现在她的手中,只要对方再靠近一些,她就拉开手雷,和对方同归于尽。

    “哈,蜜雪儿,你化妆的技术真好,我早该猜到是你了。”比利兴奋的双眼放光,盯着举动异常的白胡子老头,说道,“放下你手中的武器吧,在我面前,就算你有核武器,也没有机会激活。”

    蜜雪儿当然不会轻易认输,一咬牙,就把指头卡在拉扣上,只要往下微微一拉,这颗手雷就会爆炸。

    只是比利眼中闪过一丝自信的冷笑,整个舱底好像一冷,蜜雪儿手中的手雷诡异的出现一层洁白的冰霜,冻住拉环,也冻住了她的手指。

    蜜雪儿只觉得手臂一僵,极为寒冷,一瞬间就失去了控制力。她知道自己完蛋了,逃了这么久,马上就该生孩子了,却被洋葱头组织的人抓住,自己没有什么好结果,自己腹中的孩子可能更惨。

    几个未离开的偷渡者,趁着这时候,惊恐的逃离了,门口的检查者也把目光停留在蜜雪儿身上,没有再检查这几个孕妇。

    “我不想让你死,死神来了也不行。我不想让你活,上帝来了也不行。早些投降,说不定还有一丝活路。”比利兴奋的冲上前,就要亲手抓捕蜜雪儿。

    “是吗,上帝来了也不行吗?”一道愤怒的男人声音,突然从舱底出口处传来。

    比利愕然回头,现自己的同伴不知什么消失了,连个尸体都没留下,出口处站着一个强壮的东方青年。而蜜雪儿看到这道身影,瞬间什么恐惧都消失了,兴奋的尖叫一声:“亲爱的云,你终于来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