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44章 赌石场内的分歧
    缅甸军人对他们的检查很粗暴,衣服差点撕坏,钱包和手机被搜到之后,由专人保管,进入森林之后,不给他们和外界联系的机会。◇↓

    由两名缅甸军人在前面带路,李青云、王等人走在中间,后面由两个军人托着枪,像看守犯人一样,严格看守他们。

    吴中兴拍掉脸上的一个旱蚂蟥,骂骂咧咧的说道:“司马老哥,你这么做有点不厚道吧?要是知道和缅甸军方做走私生意,我们就不淌这浑水。他们的信誉谁不知道,简直翻脸不认人,这边卖,那边打劫,能逃回一条命就不错了。”

    欧阳照没打算和他们经常合作,做完这笔买卖就各奔东西,所以也不怎么客气:“老吴,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后悔了?事前我只说走一个稳定赚钱的路线,你管我和谁交易?你要有这能耐,会求到我头上?军方怎么了,只要关系好,和他们做交易,赚得只会比别人多。”

    李青云扫了司马照一眼,这货居然说得理直气壮,这脸皮真特么的厚。王耷拉着脑袋,苦着脸,小声说道:“李老弟,我们这次估计要栽了……缅甸军方的信誉真不怎么样,特别是抓住我们的走私把柄之后,要杀要刮全凭他们的心情了。司马照这个老狗,来之前明明说和一个中间代理商做买卖,现在居然翻脸不承认。”

    “事已至此,走一步看一步吧。和军方做走私生意,虽然危险大了些,但司马照不会拿自己的钱开玩笑吧?”李青云安慰他几句,只是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狗屎!如果司马照和这个昆岗达成某种协议。他们黑吃黑,把我们的十一亿资金全黑掉,再给司马照提成分红,也不是不可能。”王瞅了后面的司马照一眼,脸上闪过愤怒和无奈。

    李青云弹开面前树枝上的一只色彩鲜艳的毛毛虫,脚下小路一转弯。眼前景物豁然开朗,居然出现一座小山,小路的尽头,有一个黝黑的山洞,虽然一左一右挂了两个电灯泡,依然显得阴气森森。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士兵让李青云一行人止步,他们先进入一会,出来的时候,他们收缴的手机钱包已经不见了。

    司马照似乎被这几个同伴骂怕了。生怕他们再有什么误会,就解释道:“收缴的东西押在入口登记处了,等我们选好翡翠原石,会有专人给我们送来,方便我们刷卡或者转账。放心吧,以前也是这么交易的,这处流程我熟悉。”

    缅甸军人并不阻止他们说话,目送他们进入山洞。这才列队返回树林边缘。

    这个山洞口不起眼,可是进入之后。居然别有洞天,简直就是一个军事基地。一名三十多岁的军官,板着脸走过来,公式化的喝道:“你们就是前来买石料的中国商人?我是索塔,吴昆冈长官命我接待你们。”

    缅甸人没有姓氏,男人名字前面加个“吴”字。表示一种尊称,为先生的意思,而女人名字前面加个“杜”字,为女士的意思。

    索塔的蹩脚英语听上去非常难受,凶巴巴的。感觉不好接触。司马照似乎听习惯了,忙过去殷勤的招呼,说以前都是由吴昆岗出面接待,没见过吴索塔长官,交易的时候,请多多照顾。

    握手的时候,司马照非常自然熟练的把两块金锭子送到了索塔的手上,总算让对方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

    “好说,我会尽力。吴昆岗长官正在接待重要客人,今天没空接待你们,现在由我直接带你们去石料场,选好之后,我会立即给你们安排装车。最近帕敢的局势不太稳,你们选货的度要快。”索塔说着,让关卡处的军人放行,带他们几人进入山洞深处。

    司马照似乎有些心里没底,紧跟在后,小声询问道:“来的时候,我明明和昆岗先生约定好了,我们是老交情了,这次的交易数额也非常巨大,不见到昆岗先生,我不放心呀。”

    “你的意思是说,你信不过我索塔?”索塔的脾气极为暴躁,刚才还露出一丝笑脸,现在居然拔枪,指着司马照的脑袋,吼道,“不信任我就立即滚蛋,我们的石料生意从来不缺合作者。”

    司马照被骂得像孙子一样,不停的道歉,又送了两根金条,这才让索塔平熄怒火。

    李青云算是看出来了,缅甸军方根本没把合作者当人,双方根本不平等,一方太强势,另一方跟待宰的羔羊没区别。怪不得吴中兴和王不想和缅甸军方做生意。

    又过了几道关卡,几人来到一个巨的铁门前,铁门处有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把守。索塔在铁门上刷了一张身份认证卡,又挥了指纹和密码,巨大的铁门这才缓缓开启。

    进入铁门,几人面前是一道三四米宽的走廊,能看到走廊尽头有一个巨大的空旷地带,那里摆满了翡翠原石,一排排,像接受检阅的士兵一样,随地摆放,一眼望不到边。

    “你们进去选吧,选好之后叫我。既然司机先生以前来过,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我就不重复了。”说过,索塔进入附近的一座暗堡似的休息台,台子上摆着一挺重机枪,两把狙击枪,有几名士兵时刻监视整个石料场的动静。

    类似的休息台或者碉堡总共有有八座,看来这里的主人,极为重视这里的安全防卫工作。

    “这里的翡翠原石总价值有可能上千亿啊,太富有了,不比这次的仰光公盘差。司马,我们该怎么挑选?”进入这里,吴中兴就算有天大的怨气,也只能先把翡翠原石选好,什么矛盾只有平安回到国内,才有机会清算。

    司马照解释道:“每块翡翠原石下面都有一个标签,贴有编号、重量、产地和价格,选中之后,就把标签撕下来,放到石料面前的地上,自有人过来用手推车,把翡翠原石送到空旷的地方,等结清账目之后,统一装车,送到顾客要求的地点。”

    李青云扫了一眼,现标签上有编号,翡翠原石上也用红笔写了一个编号,非常醒目,不至于搞错石料。用手触摸一下,让灵体进入翡翠原石,很快出来,再摸下一块原石……只是一块的功夫,就已经查了十块原石。

    在这十块当中,有三块能切出大量翡翠,有一块能切出少量翡翠,其余六块只是擦边有极薄的一点翡翠层,没有一点价值。

    这种出彩比例,还算正常,符合当前赌石市场的成功概率。看来,这里的好料子不少,值得大干一场。

    李青云摩拳擦掌,正要撕掉那三块能出大量翡翠的标签,却听司马照说道:“咱们四人总共出资十一亿,分成比例也已经分好了,我占三成,也就是说,我自己能选三点三亿的翡翠原石。说白了吧,我信不过你们的赌石水平,这两个年轻人我就不说,就连老吴你也不成,”

    吴中兴愤怒的说道:“咱们说的是事后赢利分成,没说从选石料时就分开。司马,做人不能太无耻。”

    王也和他彻底红了脸,怒道:“现在还没回国呢,司马师傅,你怎么好意思说这话?我虽然进入这行不久,但我外公一家子在香江珠宝行业还算有点影响力。司马师傅,别把事情做绝了,到时候会作到和气。”

    司马照破罐子破摔,反正已经把他们得罪惨了,什么也不在乎了:“哼,少给我说没用的,你们想要安全穿过这条走私路线,现在必须听我的。好啦,我先从a排选货,你们别在这里嚷嚷碍事,直接去h区以后的地方挑石头吧,省得咱们把挑出来的翡翠原石搞混了。”

    司马照不想浪费一丝的时间,才从门口的a排开始,让李青云一行人浪费时间,往里面走。

    王恨得咬牙切齿,被吴中兴拉走了,同时也把李青云拉走,他可不想在这里打架,要是惹怒了这里的军人,枪一走火就没命了。

    走到h排之后,吴中兴有些尴尬的说道:“既然司马照要分,那就随便他。这样吧,我们也不分,只是各选择一排或者几排,暗中比试一下,看谁选出的原石价值最高。我占一成五,应该可以选一点六五亿左右的翡翠原石,李青云也是这个数额,王可以选择四点四亿的数额。我这点钱,不够怎么挑的,就选h排吧。你们随意分配后面的排数编号。”

    李青云风淡云轻的微笑,随便他们怎么安排,自己也不惧怕。听吴中兴的意思,其实也有分标记的意思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王面色阴沉,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连吴中兴也不可信了,郁闷的说道:“我哪懂什么赌石,以前全是靠懵的,而且还带着专业的鉴定专家。这次我本以为和你们这些高手合作,可以省些心,没想到最后还得靠自己。”

    李青云拍拍他的肩膀,不让他再说下去,不然这趟走私生意真的做不下去了,不就是选翡翠原石嘛,太简单了,因为这里的石料太多,自己这点钱,根本不够选的,顺便帮帮朋友,也没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