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八百六十章 我要娶你
    龙牧野看都没看的点了个头,“嗯。”

    龙若水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新闻一样,兴奋得不行,“哇,三叔居然有女朋友了!太可怕了!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g……我错了三叔,我错了。”

    龙若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道歉,毕竟她很害怕这个三叔的。

    “滚出去。”龙牧野赶人了,拿起手机查看了一下她拨过来的记录,眼底有些复杂。

    按照罗宾的汇报,她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家了,大概是没看到他,才会打电话来询问的吧。

    平时根本没人敢碰自己的手机,这一点许轻轻也是知道的。

    刚刚他故意让龙若水接,其实也是为了激起许轻轻的在意。

    他想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

    可他左等右等,这个电话就是不再响了,她就是不打过来。

    这可让龙牧野有点不好受了,正想着要找个什么借口给许轻轻打过去呢,他的另一只手机就响了!

    以前还没和她正式在一起的时候,龙牧野天天都盼着那个手机能响的。

    可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听见那个手机的声音,偏偏它就是响了。

    他忍着怒意打开了那个手机,看到上面的内容,顿时气炸了。

    许轻轻又一次约他了!!!!

    这女人!前脚刚挂断他的电话,后脚就约金主?

    他愤愤不平气炸了,直接回了一句,“没空。”

    他怕自己见了面会忍不住把这小女人给掐死!

    电话另一边,许轻轻看到那回复,气恼的提了一下沙发。

    这男人到底在玩什么?

    虽然那通电话是个女人接的,这点让许轻轻很不爽,但她从来就没怀疑过龙牧野对自己的那份心意和专情。

    以龙牧野的条件和魅力,需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如果他真有那个心思的话,身边早就妻妾成群了,何必费尽心思接近自己呢。

    一定是很认真的喜欢和在乎,才会做到这样。

    许轻轻冷静下来,也想明白这些事情,然后推测出了一个大致的结论。

    这男人处于叛逆期。

    大概是被自己这样虐出了条件反射了,才会有这样的剧情发生吧。

    当然,这个反应也在她的算计之内,所以许轻轻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收拾自己好好睡一觉,毕竟未来几天还有很多的工作等着她呢。

    因为玲珑赶着上映,后期制作非常效率,成片很快就出来了。

    蔡导看了之后非常之满意,还给许轻轻打了电话分享了一下。

    许轻轻自然也为蔡导高兴,上映的前一天有个很大的活动,是卫视现场直播的大型活动。

    作为该片主演,许轻轻自然得到场去宣传,其他主演和创作人员也到了。

    当然,范思颖不会来。

    与上一次采访不一样的是,这一次首映会,许轻轻已经是第一女主角,所以关于她的采访就多了很多。

    好在她都能应对自如,全程的表现也很亮眼。

    当晚,这一场首映结束后,许轻轻在微博的热搜就爆了。

    全都是在刷她的颜,几乎是男女老少通吃的颜啊。

    另外关于她所拍摄的珠宝广告也的照片也被网友们八了出来,那一组照片里,许轻轻就穿着西装,一身冷酷,于亮眼的珠宝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一时间,天仙攻这个称号,也被叫响了。

    更有一大批的网友找到了许轻轻的微博,纷纷在她第一条宣传玲珑的广告

    下面留言叫她老公。

    国民老公这个称号,也被叫响了。

    要知道,上一次有这个称号的人,还是龙夜爵呢。

    时隔多年,新任国民老公出现了,却是一个女的,这才是谁也没有料到的事情啊。

    许轻轻收获粉丝无数,甚至还多了一大批爱慕者。

    各式各样的表白也在微博称了一股风气,热度持续不减,给玲珑带来了更强有力的宣传。

    第一天票房就超过了制片方预期的五倍,这才是让众人始料未及的。

    蔡导是最高兴的那一个,不断的跟许轻轻分享好消息呢。

    关于许轻轻的事情,龙牧野全都了解,除了罗宾的详细汇报之外,他自己也很关注。

    毕竟这是她的第一步电影,他怎么可能不关注,还让风行会上下每个人都要去观看,然后写个观后感,写得好的有奖励等等。

    这可难为了一大群大老爷们了,他们抓耳挠腮苦思冥想着到底要写什么样的观后感才好。

    而他自己,在网上查看各类关于许轻轻的新闻。

    手机,平板,电脑,全都是关于她的搜索。

    网上那些热切的表白,龙牧野也看在了眼里。

    他,不高兴了!

    当然不是不高兴她能有这样的成就,而是不高兴,他的女人,被别人觊觎了!

    而且还不是一个,而是一大群!

    以她现在的粉丝增长数量来看,他每天要多将近一百万个情敌。

    龙牧野表示很忧伤啊。

    以前他吃男人的醋,后来还吃自己的醋,现在好了,他怕是掉到醋海里了。

    ***

    许轻轻火了。

    这不是一个假设,而是事实。

    完全是一个现象级的爆红,罗宾这边的电话都被打到被迫关机。

    各种资源,各种最顶级的广告代言,各种采访和杂志邀约等等,数不胜数,他完全忙不过来。

    而许轻轻自己忙完这个段落之后,要稍作休息,就进入新剧组了。

    不管外面喧嚣成什么样子,似乎都和她没关系,她还是每天安心在家运动或者看看电影和剧本等等。

    要说一定有什么影响的话,就是她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随意的出门了。

    得带墨镜口罩和帽子,还要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才行。

    更多的时候,她干脆不出门了,反正她也挺宅的。

    现在纠结在她心里的是,这一周,龙牧野都没回来。

    后来龙牧野有给她打电话过,说他要出差一周的,所以许轻轻也没去打扰他。

    当然是不是真的出差她就不知道了,但是她很想他。

    其实龙牧野并没有出差,他一直在关注着许轻轻的一切,包括她一夜爆红的新闻等等。

    看到自己情敌马上就破了千万,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特别男粉们自发的叫她老婆,他就更加的不爽了。

    他都还没机会叫一声老婆呢!这些人凭什么叫!

    龙牧野是越想越生气,最后愤愤不平的想,看来得把许轻轻私有化才行,最好是那种对外宣示主权的那种。

    憋了一周后,龙牧野回去了。

    许轻轻见到他,和小别胜新婚一样,黏他黏得不行。

    男人的分别之苦这会儿得到安抚了,心里稍稍平衡了一些,便借机问道,“我现在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正式强调,许轻轻还有点诧异,心里微

    微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想要阻止他说出口。

    可结果到底还是他快一些,他说道,“我要娶你。”

    “你说……什么?”许轻轻有些反应不过来。

    龙牧野再一次很认真的说道,“许轻轻,我要娶你。”

    “你……是刚刚喝了点红酒,醉了么?”许轻轻心里慌乱得不行。

    龙牧野微微蹙了蹙眉,然后很认真的摇头,“不,我没醉,我很认真在跟你说,我要娶你。”

    “我……我还没做好准备。”许轻轻松开了他,甚至从他怀里挣扎着起身了。

    这种挣扎和抗拒,对龙牧野来说是一种伤害。

    她也知道这样不好,但她的身体本能反应就是这样。

    “你要准备什么?你只需要嫁给我就行,其他的都交给我。”龙牧野依旧霸道。

    也不怪季冬老在背后数落三爷不懂女人,就像他此刻一样,只固执的认为她始终是要嫁给自己的,早一点嫁给自己和晚一点嫁给自己又有什么不同。

    但许轻轻抗拒的并不是他,所以两人没有沟通到一个点上去。

    “总之我不想结婚。”

    这一晚,两人闹了首次不愉快。

    龙牧野甚至首次主动去了客卧,许轻轻在主卧辗转反侧着,心里非常的复杂。

    她自己知道问题在哪里,不在龙牧野身上,而是在于自己。

    她对婚姻,从来就没有安全感,她甚至早就决定过这辈子都不结婚的。

    如果非要用一个专业用词来说的话,她是个恐婚族。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是因为她曾经亲眼见证过婚姻是什么模样。

    关于过去,许轻轻一直不愿提及,龙牧野也未曾问过。

    而恐婚的原因,就是来源于这段过去。

    她知道自己的拒绝,对他的伤害很大,可她根本 不知该怎么说起,便只能沉默。

    这是她的性格使然。

    另一边,龙牧野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他被拒绝了,很难受,毕竟是打击自尊的事。

    本来以为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接纳了自己,两人日后要结婚的事情,也是水到渠成。

    只不过他提前了而已,就算她会被惊吓到,也不至于那样冷漠的拒绝。

    她当时拒绝的眼神,龙牧野都还清楚的记得,所以他更加难受了。

    前半夜在浮躁难受,后半夜又开始自我反省了。

    难道是自己哪方面做得不够好,才让她不愿意嫁给自己?

    龙夜爵甚至极端的想,如果掏心掏肺能让她接纳自己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去做。

    第二天,两人依旧是结冰状态。

    没有了往日的腻歪,没有甜言蜜语,甚至他们之间都相互不说话。

    龙牧野是不想说,想等她先开口。

    可许轻轻这里是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用沉默来代替回答。

    龙牧野忍受不了那种极端的沉默,便出门了。

    临走的时候吧,还是淡漠的说了一句,“我出去了。”

    许轻轻也挺冷淡的回了一句,“嗯。”

    连个拥抱都没有了。

    龙牧野心情极端下降,弄得其他人都人心惶惶的。

    季冬凑巧在这个时候去外地处理风行会的事情了,龙牧野连个想询问请教的人都没有。

    他也无心工作,脑子里想的都是许轻轻,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最后折腾来折腾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借酒消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