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1811章登临
    夜临仙王,十一命宫,十一天命,虽然说她离巅峰仙王只有一步之遥,但在十三洲而言,对于许多世人而言,十一命宫、十一天命这样的成就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巅峰仙王了。

    比起青木神帝、混元天帝、世帝……等等他们这些十二命宫、十二天命的真正巅峰仙帝来,夜临仙帝的确是差了一点。

    但是,要知道,万古以来,真正拥有过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也只不过是九人而己,而能活到现在的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也只不过是只有四位而己。

    而且这四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他们基本上是不再出世,世人再也见不到他们。因为这四位拥有十二条天命依然还活着的大帝仙王,他们已经无法规避天诛了,他们真身一旦出世,他们招来天诛的机率是大到无限大。

    所以,十二命宫、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不出世,在某种意义上说拥有十一天命宫的大帝仙王是能行走于世间最强大的大帝仙王。

    也正是因为如此,夜临仙王这位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大帝仙王让齐临帝家的地位在青洲一下子提升了一个档次。

    要知道,青洲最强的帝统仙门也就是战王世家,而战王世家的始祖战王天帝他也只不过时拥有十一命宫十条天命而己。

    试想一下,夜临仙王拥有了十一命宫十一天命,她比战王天帝还要强大。

    作为十一命宫十条天命的战王天帝他可是曾经战功赫赫,威慑九天十地,甚至曾有一段岁月号令天下。

    十一命宫十条天命的战王天帝尚是如此,拥有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夜临仙王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毫不夸张地说,在十三洲的历史长河之中,除了巅峰的十二命宫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之外,夜临仙王诸帝众神之中都是排得上名号的存在。

    在夜临仙王掌执齐临帝家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在青洲之中,不论是一门五帝的战王世家还是一门四仙王、一门四帝的索天教、龙城都乖乖地夹着尾巴做人。

    作为青洲最强大的帝统仙门,不管战王世家、索天教又或者龙城他们还有几位大帝仙王活着,但在夜临仙王的时代,是龙都必须给她盘着,是虎也都必须给她趴着!

    毫不夸张地说,在夜临仙王横扫十三洲之时,除了巅峰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举世之间,再也难有大帝仙王能与之抗衡了。

    虽然夜临仙王已经是音讯全无,但是她的余威依然笼罩着齐临帝家,她的余韵依然回荡于齐临帝家之中。

    当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抵达之时,远眺齐临帝家,看着那弥漫不散的仙王帝威,他不由轻轻昵暔地说道:“夜临仙王——”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太多的往事不堪去回首,第六次终极征战,就算李七夜没有去经历,没有去为她们送行,李七夜都不愿意去多回首,这样的一次终战让他心里面沉甸甸的,在这一次征战之中有着一张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在这一次征战中有着太多他放不下的人了。

    “齐临帝家——”当远远看到齐临帝家的时候,贺尘不由兴奋无比,他做梦都想有一天能进入齐临帝家,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也只能是做梦而己。

    今天齐临帝家就近在咫尺,这能不让贺尘兴奋吗?

    齐临帝家,它的确是建在了齐临城之内,但它又脱离了齐临城,因为整个齐临帝家是高耸入天。

    齐临城是十分的广袤,就在齐临城的中央,有一个平原突地而起,万丈之高,直入天宇,就像是神峰一样。

    试想一下,一个千里之广的平原拔地而起,笔直地插入云霄,这是多么壮观、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整个齐临帝家就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神峰一样直插入了云霄,而且笔直陡峭,整个齐临帝家就好像是一个平原被人以无上的手段从地面上拔起来一样,再加上鬼斧神工,把它的四面八方削得整整齐齐。

    所以远远望去,整个齐临帝家是笼罩在烟雨云雾之中,高耸入云的它就好像是天上国度一样,让人看了都不由肃然起敬。

    因为整个齐临帝家是拔地而起,有万丈之高,所以齐临帝家的四面绝壁之上有布瀑奔腾而下,如同化作真龙一样,十分的震撼人心,也是十分的壮观。

    如果想上齐临帝家,要么是飞上去,要么是攀上天桥。在天上的齐临帝家四面八方都垂下了一条条的天桥,每一条天桥都直架于天空之上,当人踏上天桥通往齐临帝家的时候,行走在云雾之中,给人一种是通往天上国度的错觉。

    在齐临帝家的每一条天桥之前,都有齐临帝家的强者把守,可以说没有得到齐临帝家的邀请,任何修士强者都不能轻易登临齐临帝家。

    当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出现的时候,立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齐临境内,以李七夜今天的名气想不引人瞩目都难。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钉杀天凰太子、捏死李天豪、沈金龙,这让第一凶人这个称号是声名大噪,一口气与三个强大的传承为敌,这样的人也的确是够凶悍,够凶猛的,这样的人难怪会自称为第一凶人。

    “第一凶人李七夜来了。”看到李七夜出现在齐临帝家之外的时候,有人大叫了一声说道。

    看着李七夜闲庭信步到来,在周围的许多修士强者都纷纷给李七夜投去目光。

    那怕是无数人投来目光,李七夜也依然是从容不迫,闲庭信步,倒是铁树翁他们心里面发毛,特别是铁树翁可以说是战战兢兢,心里面暗暗祈祷,希望千万别发生什么大事。

    “他真的敢来齐临帝家呀,南阳世家和遮日门都扬言要取他的狗命,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亲自驾临齐临帝家,他竟然敢来赴会,单凭这样的魄力胆识都已经远超于年轻一辈的无数人。”看到李七夜真的来齐临帝家了,就算是见过无数风浪的老一辈掌门、皇主都不由吃惊,同时也是佩服。

    换作其他的年轻一辈修士,要他们去同时面对齐临帝家、南阳上神、千君上神这样的无敌存在,只怕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早就是逃之夭夭了。现在第一凶人李七夜却敢赴会,这的确是胆识无双。

    “一个刚入道的修士,也只有几百斗的混沌之气而己,竟然敢与遮日门、南阳世家为敌,敢面对南阳上神、千君上神,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有第一次见到李七夜的修士强者看到李七夜的情况,感觉不可思议。

    一开始有人听到第一凶人敢与遮日门、南阳世家为敌,他们还以为是哪一位大教疆国刚出道的绝世天才,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刚刚修练的小修士而己。

    他们再看李七夜身边的人,在他们看来像铁树翁他们这样的道行在大教疆国之内都是不入流的角色。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又敢叫嚣南阳上神、千君上神呢,这让不明白里面玄机的修士强者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嘿,你就不知道了,虽然他是道行浅,但背后的靠山只怕是吓死人,听说他背后有上神庇护,所以他才是有持无恐,所以说这年头修练强弱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个好的出身,只要你有一个好出身,那就足可以让你张扬跋扈。”有修士不由阴阳怪气地说道,说出这样的话可以说是酸味十足。

    “原来是这样,上神庇护,这来头够大的。”第一次见到李七夜的修士强者听到这样的话之时,也顿时明白过来。

    当李七夜带着沈珊晓他们来到齐临帝家之外的天桥之前的时候,把守在天桥之前的修士强者立即神态凝重起来。

    看着齐临帝家近在眼前,贺尘兴奋得脸颊都发红,他都有些难于相信齐临帝家就离自己如此的近,至于铁树翁他双腿都发软,他知道一旦踏入齐临帝家,他们有可能不能活着离开,但铁树翁还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既然都来了,那就咬牙都要走下去。

    “不知尊驾有何贵干?”在天桥之前,齐临帝家的修士强者沉声地问道。

    “李七夜,让你们的帝女来相迎吧。”李七夜平淡地吩咐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守在天桥之前的齐临帝家弟子都不由愕了一下,这话够嚣张,够霸道的,一开口就要他们的帝女亲自相迎,这架子足够大。

    尽管齐临帝家的弟子愕了一下,但他们也不敢怠慢,立即派弟子前往通报。

    “让齐临帝女相迎,这架子够大吧。”没有去过观神峰的修士强者听到这样的话,都有些不服气,因为他们都是齐临境的修士强者,在他们看来,齐临帝女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她在许多年轻一辈的修士心目中是神女一般的存在。

    现在听到李七夜要让他们心目中的神女亲自相迎,这立即就让不少年轻的修士强者不服气了。

    “哼,太嚣张了,完全不把我们齐临帝家放在眼中,他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竟然敢口出狂言,要让帝女迎接,他算什么东西!”有齐临境的年轻修士心里面不服气,一下子对李七夜没有了好感,不爽地说道。?“就是嘛,就算他背后有上神庇护又怎么样,齐临帝家还有仙王庇护呢,有了上神庇护就真的把自己当作是天之骄子了吗?”对于李七夜不爽的远不止一二个年轻修士,有年轻修士一下子就为齐临帝女打抱不平了。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之间,齐临帝家立即有十几个年轻人从天而降,眨眼之间就落入于天桥之前。

    眨眼而至的十几个青年为首的是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他气宇轩昂,给人一种贵气凌人的感觉。

    “这位一定是李道友吧——”这位青年一见到李七夜,立即露出笑容,笑着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