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1896章找茬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宾客都看着李七夜,有不少人低声议论起来。

    “他就是第一凶人呀,听说是他杀了天凰太子。”有修士强者忍不住低声地说道。

    “嘘——”这修士身边的朋友立即嘘了一声,示意自己的同伴不要说话,低声地说道:“小声点,千万别被听到了,这事闹得很大。”

    这话不止是让他的同伴心里面一凛,旁边的不少宾客在心里面也为之一凛,不少人偷偷地瞄了此时双目杀机腾腾的天凰皇主一眼。

    第一凶人杀了天凰皇主的儿子,只怕天凰皇主是誓死不休,更让人发怵的是天凰皇主的女儿天凰公主可是金戈的未婚妻,这只怕会引来战王世家对第一凶人的疯狂报复。

    李七夜端坐于角落之中,好像是没有听到天凰皇主的话一样,轻轻地啜着美酒,细嚼着龙肝凤肺,悠闲自在,从始至终也都没有多看东宫正和天凰皇主一眼。

    李七夜不想在踏星上神寿辰之上发生冲突,也不想让鲜血染红这场寿宴,所以他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李七夜不找别人的麻烦,那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不管你是大帝仙王还是九界仙帝,只要李七夜能安份守己,不惹是生非,那就已经是一种福祉,一种恩赐了。

    可惜,天凰皇主他们不明白这个道理,世间有很多人也不明白这个道理。

    李七夜的沉默却被人看作了示弱,见李七夜沉默着不说话,让一些宾客都以为李七夜是怕了天凰皇主了。

    “小畜生,你以为不吭声就能躲得了吗?”此时天凰皇主杀气大盛,一步向李七夜这边走去,不为他死去的儿子报仇,他誓不为人!

    天凰皇主的话让李七夜挑了一下眉头,但依然不说话,安静地坐在那里,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不要说是坐在这角落不吭声,就算你躲进老鼠洞本皇也要把你揪出来。”此时天凰皇主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气了,向李七夜这边冲过去。

    “陛下——”此时彭逸忙是挡住了天凰皇主的去路,忙是说道:“请陛下息怒,若是陛下有什么恩怨仇恨,请在寿宴之后再清算也不迟,我相信李兄也不是一个逃避的人。恩怨迟早都是需要清算的,陛下又何必急于一时呢。李兄,你说是吧?”

    此时彭逸当然不会希望在他们老祖宗的寿宴之上发生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了,这样不止是破坏他们寿宴的喜庆,这也是让他们彭家颜脸荡然无存。

    在他们老祖宗这么重要的日子里,竟然让人打打杀杀,这简直就是砸他们彭家的场子,如果他们彭家控制不住场面,这让他们彭家在域外天城如何立足!

    在彭逸拦住天凰皇主的时候,东宫正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彭兄,这并非是陛下不给彭家情面。彭兄也应该知道,姓李的乃是陛下的杀子仇人,此仇不共戴天……”

    “……彭兄却让姓李的坐在这高堂之上,待之如贵宾。难道说彭兄你们彭家是有意与陛下为敌,又或者是彭兄本就是与姓李的是蛇鼠一窝。”

    此时东宫正是在煽风点火,在火上加油,他就是有意要砸了彭家的寿宴,谁叫彭家的踏星上神杀了他们的老祖宗宫城上神,此仇也一样是不共戴天!

    东宫正这样的话让彭逸皱了一下眉头,他明知道东宫正和天凰皇主前来贺寿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但来者是客,他也不能把他们赶出去。

    “东宫兄,此事莫胡乱猜测。”彭逸说道:“今日乃是我们老祖宗的大寿,不论是谁来,我们彭家都欢迎,我们彭家焉有拒绝天下人为我老祖宗贺寿之理!”

    “彭贤侄,我也无意与你们彭家为敌,但此獠杀我儿,此仇必报不可,不让他血溅五步,本皇誓不为人!”此时天凰皇主神态冰冷,语气咄咄逼人,双目露出可怕的杀机!

    天凰皇主和东宫正前来贺寿本来就不怀什么好意,试想一下,当年踏星上神参加了狙击金戈的行动,在这一战之中踏星上神斩杀了宫城上神!

    天凰皇主是金戈的老丈人,而东宫正是宫城上神的子孙,如果他们能真心诚意地来为踏星上神贺寿,那才是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面对天凰皇主咄咄逼人的神态,彭逸都有些压不住场面,像东宫正这样的同辈,彭逸还能压得住,但是像天凰皇主这样的皇主根本就不会给他这个年轻家主情面。

    “咳——”就在此时,坐于上首的彭越咳嗽一声,他苍老的声音响起,缓缓地说道:“皇主,丧子之痛,老朽能理解。但今日乃是我们老祖宗大寿,来我彭府者皆为宾客,还望皇主就是揭过这一日,等大寿结束之后,再快意恩仇也不迟。”

    彭越一开口,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看着天凰皇主,特别是那些来自于百族帝统仙门的弟子,大家都觉得在这大寿之日,天凰皇主和东宫正来为踏星上神,这并不是什么好意。

    一个道天境界的强者,拥有八千万斗的混沌之气,他的话绝对是有份量的。

    “彭老祖,本皇主想给你这个情面,本皇也并不愿砸了上神的寿诞,但是此仇难忍!”此时天凰皇主咄咄逼人说道。

    “如此说来,皇主这是要砸我们彭家的大宴了?”彭越也皱了一下眉头,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

    一时之间,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后大家都望着彭越和天凰皇主。

    天凰皇主也是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事实上天凰皇主的天赋只能算是中人之资,在他这样的年纪想达到道天境界是比较困难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在天凰国的皇室之中,以天凰皇主的资质实力,也难于出任皇主之位。

    但是没办法,谁叫天凰皇主有一个争气的女儿,他这个争气的女儿不但是天赋极高,造化惊人,为他们家这一脉打下了基础,更重要的是他的女儿嫁给了金戈,这样的联姻能给他们天凰国带来前所未有的优势,这大大地提高他们天凰国在青洲的地位。

    如此一来,天凰皇主出任皇主之位,那就是水到渠成,变得理所当然。

    当上皇主之后,天凰皇主得到皇室之内的老祖相助,又服用了大量的丹药,最终让他突破了瓶颈,拥有五千万斗混沌之气的他终于勉强踏入了道天境界,成为了道天强者!

    “这不能怪本皇。”此时天凰皇主徐徐地说道:“只能说你们彭家不该招来这种人,这将会给你们彭家招来大祸!”

    “那可是。”东宫正也紧接着天凰皇主的话,阴阴地一笑,说道:“彭兄,你作为家主,万事可都要三思呀,一步走错,那就是全盘皆输,这将会为你们彭家带来灭门之灾!”

    “东宫兄,你这话什么意思?”彭逸顿时脸色一沉,看这架势他也知道今天是无法幸免了,就算没有李七夜这一茬事,只怕东宫正和天凰皇主都会借题发挥,他们并不是真正来贺寿。

    “没有什么意思。”东宫正阴阴一笑,说道:“我只是好意相劝而己,毕竟今日不比往昔,现在是时代不一样了,很多大教疆国已经是如旭日一般蒸蒸日上,也有不少的门派世家已经是日薄西山!若是一不小心,这将会江山易主!”

    东宫正这话一说出来,这让彭逸脸色大变,东宫正这话已经是很明显了,弦外之意是明指他们彭家已经是没落了。

    东宫正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不少宾客都相视了一眼,大家也明白东宫正和天凰皇主并非是真正为贺寿而来。

    “是吗?”此时彭越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缓缓地说道:“我们彭家倒要看一看谁人能使我们彭家江山易主!”

    此时彭越的声音是掷地有声!作为老祖,他也是久经风浪,现在敌人已经欺到头上来了,他们彭家也容不得敌人在自己头上撒野,那怕放手一搏,他们彭家也必须维护他们家族的尊严!

    彭越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的宾客都抽了一口冷气,彭越这话已经算是狠话了,他把这话砸出来,谁再闹事,就是与他们彭家为敌。

    “彭老祖,你们彭家的江山我可不管。”此时天凰皇主冷冷地说道:“但,今日谁敢阻挡我报仇,便是与我天凰国为敌!不管是谁,敢与我们天凰国为敌,我们天凰国必定是誓死不休!”

    彭越说出了狠话,此时天凰皇主也一样是说出了狠话,双方都是寸步不让。

    “如此说来,天凰皇主是执意要砸我们彭家的场子了。”彭越也双目一厉,不怒而威,气势压人。

    “彭老祖,我们大家不玩这一套。”天凰皇主也无惧于彭越的压人气势,冷冷地说道:“你虽然是拥有八千万斗混沌之气的强者,但,本座也无惧于你。如果你们彭家识相的,就别挡本皇的路,谁敢挡本皇报仇,杀无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