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1922章秦百里
    “开——”一声沉喝惊万域,宛如神灵大喝,一喝可以压塌诸天,众生顿首。

    就在枫奕等死的那一瞬间,一个紫影出现在了枫奕的身边,随着他的一声沉喝,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大手一张,“轰”的一声巨响,大手轰出,演化三千世界,当这三千世界横推而出瞬间,挡住了冲击而来的洪流。

    “走——”就在挡住闪电洪流瞬间,紫影带着枫奕跨越空间,瞬间跳脱了闪电洪流的范围,带着枫奕逃出生天。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紫影带着枫奕逃出瞬间,闪电洪流冲碎了三千世界,疯狂地向李七夜冲击而去。

    “轰、轰、轰……”此时此刻所有的闪电洪流都汇成了一股,成了世间最恐怖的闪电洪流,在这刹那之间,宛如天灾一样冲击向李七夜,这闪电洪流冲涮而来,可以毁灭掉大千世界,可以瞬间把所有的都摧毁。

    在这样的闪电洪流冲击之下,整个雷区都摇晃起来,好像这恐怖无比的闪电洪流要把雷区摧毁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连万古号都停了下来,不敢继续前进,以免得被这闪电洪流冲击到,就算他们万古号的防御再强大,一旦被这闪电洪流冲击到,只怕是后果都不堪设想。

    “来得好——”面对闪电洪流冲击而来,李七夜气定神闲,笑着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命宫大开,迎接冲击而来的闪电洪流。

    “轰、轰、轰……”轰鸣之声响彻了整片天宇,所有的闪电洪流冲击向李七夜的时候,命宫疯狂吞噬,把所有冲击而来的闪电洪流都吞噬入命宫之中。

    在李七夜的命宫之中,生命之柱上的古虚真文在演化不止,它好像是化作了一个浩瀚无垠的世界,把所有的闪电洪流都导入了这个世界之中,慢慢地把这疯狂的闪电洪流炼化。

    “轰、轰、轰……”随着闪电洪流冲入李七夜的命宫时间越来越长,雷区中的闪电是越来越少,最后衰竭到了只有一缕缕的小闪电。

    最终李七夜的古虚真文吞噬了雷区的所有闪电,此时在雷区之中难得一见闪电的踪影,只能听到“噼啪”的微弱闪电之声,偶尔间只有一缕小小的电弧在雷区中掠过。

    在短短时间之内,李七夜把雷区的闪电吞噬得一干二净,本是像风暴海洋的雷区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这安静得可怕,让人感到如同死域一样。

    所有人看到李七夜吞噬了整个雷区的闪电,这让很多人心里面都发毛,眼前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以雷电为食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食电兽呢。

    “那是——”当很多人从李七夜吞噬了所有雷电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枫奕已经被人救回了万古号了。

    救回枫奕的是一个男子,这个男子看起来比枫奕大不了多少,他穿着一身紫衣,宛如是从烟霞之中走出来一样。

    这个男子相貌古朴,本来相貌是没办法用古朴来形容,但他的相貌就是那么的特别,你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你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古朴。

    似乎他是从古远的时代走出来的一样,整个人带着岁月的气息,烟霞笼罩,那种相貌给人有一种古仙的感觉。

    这样的一个男子站在那里,宛如一座巍峨的烟霞山,久经风霜,依然是傲然而立,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打磨他的相貌一样。

    “秦百里——”看以这个男子,有人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惊呼一声。

    “秦百里!”就算是不认识眼前男子的人,也听过秦百里的大名,一听到“秦百里”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应该叫秦教主。”有人低声地说道。

    秦百里,这个名字在青洲是十分的响亮,甚至可以说在以前秦百里这个名字比金戈还要响亮。

    秦百里曾是这个时代青洲最头角峥嵘的天才,他出身于索天教,并且是迅速崛起,甚至曾经有人认为他是青洲百族中最有机会成为大帝仙王的人。

    可惜,后来金戈崛起,他的惊艳超过了秦百里,后来秦百里与金戈之间免不了一战,在这一战之中,先出道的秦百里却败给了金戈。

    一夜之间让金戈名动天下,声势之盛一下子盖过了秦百里,从那一战之后,秦百里就很少出现过,有人说他是受到了打击,也有人说他是闭关修练。

    尽管说秦百里败给了金戈,但并不会因此而坠他的威名,毕竟他一路走来,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役,他的实力是得到许多人承认的,这并非是浪得虚名。

    “这已经是封神了吗?”此时就算是拥有八千万斗混沌之气的强者都看不透秦百里的造化,一眼望去,秦百里深不过测,宛如深渊一般,似乎他已经是跳脱了道天境界。

    秦百里并没有承载天命,并没有成为大帝仙王,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秦百里已经封神了。

    现在秦百里不止是实力深不可测,同时他现在已经是索天教的教主,掌握着索天教的大权。像他如此年纪便能掌握索天教的生杀大权,这就意味着他深受索天教的诸位老祖器重和信任,他拥有着足够扛起索天教的实力。

    要知道,索天教可是一门四仙王的传承,门派之中卧虎藏龙,在这样的门派中秦百里就能以如此年纪担当大任,可想而知秦百里是多么的得到索天教的老祖肯定。

    “秦百里终于出世了,难道他是要挑战金戈吗?”看到了秦百里,有人不由暗暗吃惊地说道。

    当年败给了金戈之后,秦百里就很少露脸,现在秦百里出来了,这就不免让很多人为之猜测。

    “师尊——”看到自己的师父,枫奕不由羞愧地低下了头颅,说道:“是徒弟无能,丢尽师尊颜脸。”

    秦百里皱了一下眉头,轻斥道:“冒失行事,此是有损门风,丢脸事小!”

    “弟子知罪。”枫奕不由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

    枫奕在青洲也是一个大人物,他在秦百里面前像是一个小孩般。

    “劣徒无知,擅作主张,惊扰公主,还请公主恕罪。”此时秦百里向齐临帝女请罪地说道。

    “道兄客气了,区区小事,不足挂怀。”齐临帝女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秦百里愧然,说道:“惭愧,是我教导无方,请殿下见笑了。”

    此时李七夜回来了,秦百里一抱拳,说道:“尊驾一定是大名远扬的李道友吧。”

    “正是。”李七夜看了看秦百里,点头说道。

    秦百里不由轻轻叹息一声,看着枫奕,说道:“你乃是擅自作主,削你十年造化,以向李道友请罪,也是以肃门墙。”说毕,他一指落下,削了枫奕十年的道行。

    “弟子知罪。”枫奕接受自己师父的惩罚,没有任何的抗拒,心甘情愿。

    “劣徒鲁莽,行事轻慢,实为冒犯,今日削他十年造化,以向李道友和殿下请罪。”秦百里向李七夜和齐临帝女抱了抱拳,轻叹一声说道。

    秦百里此举让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凛,秦百里行事果真是严厉,也是公正严明,让人为之折服。

    换作是其他的帝统仙门的掌门教主,只怕早就护犊了,不管自己的门徒是对是错,自己门徒被欺负了,先扳回颜脸再说,是对是错对于很多帝统仙门来说并不重要。

    “道兄言重了。”齐临帝女轻轻地叹息一声,但也不去干涉。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看了看枫奕,说道:“此子未来大有可为,能收这样的一个徒弟,也算是一场造化。”

    “道友过奖了。”秦百里再次抱拳,依然是风度过人,徐徐地说道:“暂且告辞,他日有机会必定与道友、殿下赏月品茗,以论大道。”

    秦百里带着枫奕离开之后,让很多人不由有些失望,当秦百里出现之后,大家还以为秦百里会为自己徒弟出头,与李七夜打上一场,没有想到秦百里却是风度过人,削了枫奕十年造化,向李七夜陪罪,这样的胸襟实在是让人佩服。

    在秦百里出现之后,刚才还是义薄云天的御龙童子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在刚不久,他还豪气冲天,一副气吞山河的模样,那气势是邈视帝统仙门,但是秦百里露脸之后,他直接躲了起来。

    “道行倒不浅。”秦百里离开之后,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秦百里还的确是有着不一般的气度,换作其他帝统仙门,只怕是不愿意这样认怂,因为在他们这样的帝统仙门看来,向一个无名小辈认罪,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比砍了他们的头颅还难受,他们宁愿与对方死磕,也不会认错。

    毕竟,在他们帝统仙门看来,他们帝统仙门没怕过谁,就算有人敢与他们帝统仙门死磕,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往往都是他们笑到最后。

    枫奕是秦百里最喜爱的徒弟,也是十分器重,枫奕在李七夜手中吃了亏,秦百里却没有讨回场面,而是削了枫奕的十年造化,这样的胸襟也的确了不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