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1969章释魂林
    “没有什么手段了,那就送你上路吧。”李七夜淡淡一笑,只是随手一指,“啵”的一声,御龙童子瞬间被碾压成了血雾。

    御龙童子自认为聪明,自从李七夜在好望角得到了宝物之后,他一直就想算计李七夜,所以他才会在佛野陷害李七夜。

    在他看来,只要他阴谋实施成功,李七夜就会成为天下人的敌人,到时候就人人喊打,到了那一步之时只怕李七夜也唯有投靠他们,投靠他师尊,而到那时李七夜的宝物都是他囊中之物。

    然而御龙童子自认为了不起的阴谋,在李七夜眼中看来是多么的可笑,在他绝对的力量之下,那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那份量连尘埃都不如。

    此时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对于地上一箱箱的宝物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说道:“谁属于谁的,谁就自己拿回去吧。区区破铜烂铁,还不入我法眼,黄金庙中的宝物随便取一件都比这些破铜烂铁强。”

    这话霸气十足,但此时没有人敢吭一声,就算是在刚才在控诉李七夜的修士强者都不敢吭一声,那怕是阴华丽也为之沉默了。

    大家都明白,这只不过是御龙童子的阴谋诡计而己,达到了李七夜这个层次,地上这一箱箱的宝物,对于他来说那的确是破铜烂铁,就像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样,他随便从黄金庙中抓来一把,都要比这些破铜烂铁强很多很多。

    对于李七夜的话,没有任何人敢吭声,也没有人敢去质疑。

    当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离开之后,在场的人这才纷纷取回属于自己的那份宝物,他们也不敢去多拿别人的宝物,因为李七夜的神威在他们心头是久久盘旋,他们可不敢乱来,一旦被李七夜察觉,他们就必死无疑。

    所以,李七夜刚才随便的一句话,便是金科玉律,没有谁敢去违背。

    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离开,在路过那只佛钟所在之处的时候,李七夜抬头看了一眼天宇。

    就在那片天宇之中,那颗佛钟依然高悬,在这片支离破碎的虚空中有着一位位强者躲着,包括了上神,他们都等待着时机,把这只佛钟摘下来。

    此时李七夜看了一眼,大手伸出,一下子探入了天宇,向这只佛钟摘去。

    “铛——”的一声响起,佛钟被敲响,但此时佛钟竟然不是攻击李七夜,整个佛钟散发出了佛光,宛如是鸣和一样,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欢鸣。

    在钟声之中,佛钟被李七夜摘了下来,轻而易举,就好像是抬头摘了一颗水果那么简单,这让那些躲在大星、陨石之中的强者和上神看得目瞪口呆。

    大家都知道,这只佛钟十分的强悍,十分了得不多,不会逊于任何大帝仙王的道兵,所以很多人都对这只佛钟直流口水,谁都想得到。

    但却一直没成功,连低位上神都失败,现在李七夜只手摘来,轻而易举,这太让人傻了眼了。

    “那个化佛的男人——”换作是其他人摘下佛钟的话,一定会被很多强者围攻,只怕那些守候佛钟的人都会暴起攻击。

    但这些人看到摘下佛钟的人是李七夜的时候,他们只能是叹息一声,只能是自认倒霉了,这几十年甚至是几千年的守候最终也只是等来一场空而己。

    因为刚才的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在这佛野之中李七夜碾杀上神都像碾死一只蚁蝼一样,他们敢去招惹李七夜,那是自寻死路!

    最终所有守候的强者乃至上神都散去了,他们就算再想得到这只佛钟,那也只能是望钟空叹了。

    李七夜取下这只佛钟之后,伸手轻轻一拂,拂去了因果,把佛钟递给了身边的齐临帝女,淡淡地说道:“你与佛有缘,这只佛钟带在身边吧,会让你受益。”

    “这因果——”齐临帝女不由吃惊,说道。虽然说李七夜拂去了因果,但因果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因为因果加在了李七夜身上。

    “我背负的因果不是你能想象的,这区区因果对于我来说不足为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何况我可脱佛胎而去。”

    在这佛野之中,还有什么比佛种的因果更恐怖的,他现在身上都带着佛种,就算这佛钟的因果加持在他身上,比起佛种的因果来,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多谢公子。”齐临帝女回过神来,收下了佛钟,向李七夜深深鞠身,也没的推辞。

    “哈,哈,哈,贤侄女,没想到你也来佛野了。”就在这个时候,天降一个,豪爽大笑地说道。

    从天而降的是一个老者,身材魁梧,一双眼睛很大,像牛铃一样,胡子拉渣,像钢鬃一样,看起来十分的威武,从灰白的头发能看得出来他年纪很大了,但却依然龙生虎猛,绝对是一个猛将。

    “林伯伯——”看到这个老者,齐临帝女也意外,说道:“你也在这里呀。”

    “哈,你这个小丫头这些年没见,竟然长这么大了,改天去你们家喝酒去。”这个老者哈哈大笑,说道。

    “林伯伯怎么也在佛野?”在佛野遇到长辈,让齐临帝女也意外。

    “唉,别说了。”这个老者瞅着李七夜,咂了咂嘴巴,苦笑地说道:“这些年我也是想把这只佛钟弄到手的,我不正是缺一件趁手的兵器嘛,可惜,守了几年都未能拿下,现在这几年是白守了。”

    听到老者这样一说,齐临帝女这才明白,原来他也是躲在天宇中守候佛钟。

    “公子,这位是我的林伯伯,是一尊上神。”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也为李七夜介绍一下。

    “小丫头就别提上神了,我这小神不入这位道兄的法眼。”老者哈哈大笑,向李七夜抱拳笑着说道:“小老释魂林,生于青洲小修士。今于能识道兄,那也是三生有幸。”

    齐临帝女都被老者的幽默逗笑了,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毕竟比起李七夜这样的巨头来,释魂林也算不了什么。

    这个老者叫释魂林,与齐临帝家是世交,与齐临帝女的父亲更是一见如故的酒友,他本身很强大,是一位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而且图腾成部。

    虽然说释魂林是一位三个图腾的上神,在别人眼中也算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过那怕年纪很大、实力很强的他,他在李七夜面前依然是十分谦逊,称李七道为道兄,自称小老。

    因为刚才他是亲眼目睹李七夜化佛的过程,化为金身大佛的李七夜,那简直就是遇神屠神的存在,他这样的三个图腾上神跟十一图腾的御龙上神他们相比起来,那算得了什么。

    御龙上神他们不也是说灭就灭,根本就不足为道。

    所以,释魂林在李七夜面前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托大,称李七夜为道兄。

    李七夜也只是看了释魂林一眼,淡淡点头,以作打招呼。

    别人看来这或者是托大,释魂林却不这样认为,能化作金身大佛的人,有这个资格拥有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态。

    “贤侄女你们此行是去哪里呢?”释魂林笑着说道。

    “远荒——”齐临帝女说道。

    释魂林双眼一亮,笑着说道:“我左右也正好没事,不介意的话我也去远荒走走如何?”

    虽然说释魂林这话是跟齐临帝女说的,但他的双眼还是望着李七夜,因为他知道也只有李七夜能作主。

    齐临帝女当然不敢作主了,她也只好望着李七夜。

    “也行。”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说道,继续前行。

    释魂林立即跟上,像是个小跟班,作为上神的他也没有摆姿态,哈哈笑着说道:“远荒这样的凶地,我这样的一个小角色一进去给它们塞牙缝都不够,今天能跟着道兄进去开开眼界,那实在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释魂林这话说得虽然有些夸张,但远荒也的确是十分的凶险,就算是上神都不敢轻易冒险,曾经有一尊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都在远荒陨落,更别说他这样只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了。

    很快,李七夜他们就回到了万古号,李七夜刚回到船上之时,万古号的船长就已经在门前等待着他了。

    “下去吧。”见到万古号船长的模样,李七夜轻轻摆手,齐临帝女也退下了。

    “仙长,这是万古号上乘客的名册。”当只要李七夜和自己的时候,万古号船长向李七夜深深地鞠身,向李七夜递上名册。

    李七夜接过来翻了翻,淡淡一笑,说道:“看来这些鬼物来了不少人嘛,准备在远荒大干一场嘛。”

    “这只怕是,他们扛了一棺而来,具体里面是什么,小的不敢多加揣测。”万古号船长毕恭毕敬地说道。

    “扛什么来都没用。”李七夜平淡一笑,说道:“远荒的一些东西,焉是他们能染指的!不要以为仗着那点渊源就可以去染指远荒的东西,他们连’死’字都还不知道怎么样写。”

    万古号船长垂手而立,不敢多过问,虽然他本身也很强大,但这已经是超出了他所能过问的范畴了,因为这里面已经是涉及了大帝仙王的领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