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023章轮回荒祖
    十七位大帝仙王驾临,李七夜含笑看着他们,点头致意,徐徐地说道:“让我们准备吧,该开始的时候了。”

    十七位大帝仙王二话,分为左右两边,站于李七夜两翼,把李七夜拱护于中锋,以让人看不明白的大势镇守在那里。

    此时远荒的黑暗依旧,在黑暗中一尊尊巨头的身影依然在那里徘徊着,虽然这一尊尊巨头还没有真正从地下爬出来,但当他们的身影在黑暗中久久徘徊不散的时候,这就已经说明他们也是垂涎欲滴了,只不过他们有所忌惮,并没有冲杀上来而己。

    “嗡——嗡——嗡——”在这一刻,李七夜催动着那一池仙血,在大势的奥妙之下,仙血吞纳了天地精华,宛如诞生了一个全新的三千世界一样,在这一池的仙血之中蕴养有世间最美妙的生命力,蕴养有最原始最了不得的力量。

    “铛、铛、铛……”此时一道道大帝仙王法则浮现,一尊尊大帝仙王双手搭肩,他们把天命之力直接传递到了李七夜的身上,此时李七夜掌御着最晶莹最璀璨的法则,这法则宛如春蚕吐丝一样,包裹着这一池仙血,以世间最大的玄妙在炼化着这已经诱人无比的仙血。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在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炼化之下,这本是十分诱人无比的仙血更加成熟,宛如是熟透的葡萄,随时都可以摘取。

    在一次又一次的炼化之下,这一池仙血已经变了样了,不再是仙血,整池弥漫着一股无法散去的生机,这股生机磅礴无尽,世间没有什么能遮蔽得住这一股生机,只要它依然还在,不论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它都能透露出来。

    生机无穷盎然,宛如整个远荒都是大地回春一样,在这样的一股生机之下,竟然会驱散黑暗,整个远荒宛如出现了生命力一样。

    在此之前,远荒除了死寂还是死寂,整个远荒是充满死亡的气息,但当这样的一股生机弥漫之时,给整个远荒带来了生命,给整个远荒带来了希望,在这一刻宛如整个远荒不再是那么的死气沉沉,不再是一片的死寂。

    当这样的生机浮现之时,不知道为什么,让所有人都感觉舒畅,有一种拔云见日、扫云阴霾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一种幻象,而是真切的亲身体会。

    “啵——”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远荒这个干涸死寂的大地上之竟然有一颗种子发芽了,虽然这仅仅是一棵种子发芽,那仅仅只是冒出了一片嫩稚无比的绿叶,但这已经足够了。

    这仅仅是一片小小的绿叶而己,这样的绿叶在凡世间不足为奇,这可以说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了。

    但是这样的片片小绿叶在远荒却有着不一样的凡响,它是打破了死亡,它是打破了黑暗,给这个死寂的世界带来了希望,带来了一股绿色的风暴。

    “吼——”当这样的生命力弥漫之时,当这样的一片小小的绿叶出现的时候,黑暗中的一尊尊身影躁动起来。

    他们一双双眼睛通红,死死地盯着那一池的仙血,此时这一池的鲜血已经是化作了最原始最奥妙的生命力了。

    此时不知道这一池的仙血太过于诱惑他们,让他们按捺不住,还是因为这一池的仙血给远荒带来生命力,给死寂的远荒带来了绿色,带来了希望,因此引得他们躁动不安,或者,这两者皆有

    “这东西太逆天了。”就算是没有资格参加这一战的大帝仙王在暗中看着这一幕,也不由为之悚然。

    “这是以大帝的帝血为原材料,再以大帝仙王们的天命力量,辅之海量的资源,这才能炼出如此一池的原始生命原浆呀。这样的一池生命原浆服下去,莫说是凡夫俗子,只怕是大帝仙王都是脱胎换骨呀。这样的东西,又焉不引得黑暗中的巨头垂涎呢。”有仙王盯着这样的一池仙血,也不由怦然心动。

    心动归心动,但没有人敢打这一池仙血的注意,十七位大帝仙王在此,可以说青洲的多数高位大帝仙王都在此了,谁敢硬抢,那就是自寻死路,自寻灭亡。

    “嗷——”就在这一刻,黑暗中有巨头的身影按捺不住,大吼一声,想冲入远荒深处,有抢夺这一池仙血的冲动,但是这样的一个黑暗中巨影却被强大的力量拽住了,不允许他冲过来抢夺。

    “好东西,这样的好东西我也很久很久没吃过了,都快忘记了它的滋味了。”就在所有人被这样的一池仙血所吸引的时候,一个深邃无比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远荒深处的那一座祭台之上已经坐着一个人了,这是一位老者,这位老者穿着一件灰衣,他没有惊天的气息,没有绝世无双的神威,他相貌不算惊奇,不过整个人是精神抖擞,给人一种宝刀未老的感觉。

    当这样的一个灰衣老人出现的时候,整个远荒一下子安静下来,本是十分躁动的黑暗巨头也一下子平静下来,甚至随着灰衣老人的出现,远荒的黑暗慢慢消散而去,一尊尊身影重归于地下,他们都十分的畏惧,十分的忌惮。

    “嗡、嗡、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位老者出现的时候,整个远荒的深处浮现了光芒,缓缓地升起了光膜,在这瞬间整个大势被触发,整个深处的天地被隔离开来。

    远荒外面的人再也看不清楚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只能是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是人影绰绰而己,只有越强大的人才能越看清楚一点。

    真正能看清楚的也只有那些隐于暗中未能参加这一战的大帝仙王了,只有他们这一境界的存在才能透过那一层光膜观望了。

    “如此大势,举世之间,除了我,我还想不出谁能布得出来。”灰衣老人看着这样的光膜升起的时候,他笑了笑,说道:“不过,我真想杀出去,只怕世间没有什么东西能困得住我。”

    “万事都有可能。”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不信邪,我也不信邪,所以,那我们就试一试。”

    这位灰衣老人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双目闪动着睿智的光芒,他含笑地说道:“我知道你,也听过你的传奇。你跟我年轻时还真像,很像我,有一颗不倔的心。”

    “不,你高看你自己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没有一颗不倔之心,当你跨过那一条界线之时,你已经沦陷了,你配不上拥有一颗不倔之心。”

    面对这位灰衣老人,就算是大帝仙王心里面也都发毛,但李七夜却依然风轻云淡,依然能谈笑风声。

    “万事不要说得那么绝对,蹲下,不一代表代跪下,或者是为了蓄力的一跃而己。”灰衣老人也不生气,含笑地说道。

    “蹲下的方式有很多。”李七夜淡淡地笑着摇头说道:“但,你这样蹲下,永远都不可能一跃。当你这样蹲下之时,那只不过是苍天之下苟且而己,只不过是黑暗中的影子而己。”

    “或者你说得有道理。”灰衣老人笑着说道:“谁是谁非,已经没有必要去讨论了,你不在乎我看法,我也不在乎你的看法,更何况是世人呢,你说是吧。”

    “说的也是。”李七夜认真点头,笑着说道:“不管如何,今日我们总有一个要躺在这里的。”

    “轮回荒祖。”说到这里,李七夜叫出了灰衣老人的称号,含笑地说道:“我李七夜今日要斩你了。”

    “轮回荒祖呀。”有大帝仙王听到这个称号,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怵然,头皮发麻,虽然早就有大帝仙王隐隐猜到了,但得到证实之后,那怕是强大如大帝仙王,也一样头皮发麻。

    轮回荒祖,在远荒这个纪元,他曾经是一个又一个时代收割着亿万生灵的性命,对于他来说,在这个纪元中的一个个时代的亿万生命,那只不过是他口中的食物而己,那只不过是他的养份而己,那只不过是壮大他实力的原料而己。

    在远荒的纪元中,一个个时代的亿万生灵知道他存在的人寥寥无几,当知道他这样的存在之时,这就意味着这个时代要结束了,末日来临了。

    在这个纪元之中,曾经有无数的先贤高歌猛进、正气凛天,他们曾经对抗过轮回荒祖,但是到了最后,这些先贤不是被轮回荒祖斩杀,就是最终臣伏于他,成为了他的爪牙,为害于这个纪元,化身为黑暗中的巨头。

    可以说,轮回荒祖,是远荒这个纪元的一切痛苦的起源,一切生悲剧的起源,他收割无数的生命,那只不过是为了他自己而己。

    “我知道。”轮回荒祖并不意外,也没有火气,含笑地说道:“万古以来,要斩我的人太多了,但终不是被我宏大的计划所臣伏,就是成为我脚下的枯骨。你觉得你会属于哪一种呢?臣伏于我,还是成为我脚下的枯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