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044章接引
    索天战王带着索天教的仙王离开,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也将启程了。

    “齐临帝家以圣师马首是瞻,只要圣师需要齐临帝家的地方,一纸召来。”齐临仙王临别时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

    李七夜默默点了点头,齐临帝家的效忠又不仅仅是今日,当年夜临仙王也曾说过如此的话,可惜今日已经物是人非了。

    “启功就此别过圣师,他日再为圣师效犬马之劳。”李七夜送别神龙山的两位仙王,话别之时飞龙仙王也就此别过御着飞龙远去。

    诸位大帝仙王一一告别,晚霞仙子临别之时,认真地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圣师有暇,请到晚霞洞府小叙,晚霞煮以待。”

    “仙子辛苦了。”李七夜点头,轻轻地说道:“他日必定拜访仙子,以仙子论道赏月。”

    晚霞仙子看了李七夜一会儿,最后轻轻点头,抱拳离去了。

    “我们也该离去了,任重道远,未来还需要圣师主持大局。”最终蚕龙仙帝也带着龙城的大帝仙王离开了。

    “诸帝携手,我相信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李七夜笑着蚕龙仙帝说道。

    “举世之间,能与大帝仙王共济一堂者,也唯圣师耳。”蚕龙仙帝徐徐地说道。

    “或许吧。”李七夜轻轻点头,最后临别时李七夜告知蚕龙仙帝,说道:“飞仙教已灭于我手。”

    “我明白。”蚕龙仙帝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说道:“阿修罗误飞仙,当人贤成道,这是大势己定,人贤也知道这一天会来临,只是他心有所不舍而己。”

    对于飞仙教被灭之事,蚕龙仙帝也未多去谈及,因为人贤仙帝来了第十界之后,他们这样的存在都已经明白飞仙教的命运了。

    “步战也就此告别。”诸帝一一离去,最后步战仙帝也告辞而去。

    “此一战,辛苦了,未来你也肩负重任。”李七夜笑着对步战仙帝说道。

    “圣师言重了,当年在九界之时圣师几次援驰相助,如此大恩,步战还未能相报。”步战仙帝笑着说道:“至于肩上所负,那也是我等应该做的,这一条道路上并非是我一个人付出而己,先贤付出的比我们更多。’

    步战仙帝也洒脱,向李七夜抱拳,最终飘然而去,他独自一个而来,独自一人而去。似乎他是这个世界的独行者,在这世间他独来独往,没有人能知道他的踪迹。

    在九界上来的仙帝,不少又在十三洲之中建立了门派传承,比如说蚕龙仙帝就是一个例子,也有一些仙帝是独来独往,步战仙帝就是其中一个。

    但步战仙帝甚至少其他的仙帝联系或往来,他的行踪飘渺,算是比较神秘的仙帝了。

    诸位大帝仙王一一辞别而去,最终只留下了冥渡仙帝了。

    李七夜与冥渡仙帝慢步于这片天地之间,最终冥渡仙帝说道:“老师,酆都城可安好。”

    “安好。”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也清楚,举世灰飞烟灭,那地方也不见得会被毁灭。”

    “也是。”冥渡仙帝轻轻点头,慢慢前行,望着远处,说道:“偶尔之时,我是梦回酆都,似乎又在那里摆渡。”

    冥渡仙帝就是出身于酆都城,本来他是不能离开酆都城的,最终是李七夜向祖流的主人求情,放冥渡仙帝离开,最终冥渡仙帝成为了一代仙帝。

    冥渡仙帝他出身于酆都城,这就意味着他与众不同,因为他不属于任何种族,既不是人族,也不是鬼族,只不过在幽圣界,鬼族把冥渡仙帝纳入他们鬼族的仙帝之中。

    “有所思,必有所梦。”李七夜也漫步前行,徐徐地说道:“总会有一些东西会在心中挥之不去,没有谁能真正做到斩断一切。”

    “是呀。”冥渡仙帝轻轻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大道摆渡,何处不是摆渡呢,只是心有飘泊,十界终究是十界,九界也终究是九界。”

    “的确,九界太多值得人去思念的地方。”李七夜笑了笑,说道:“道路漫漫,走到你今日这一步,也唯有继续前行了。渡阴阳,引生死,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轮回呢。”

    “众生万千,何以能渡尽。”冥渡仙帝不由感慨地说道。

    “这就是每一个人不同的选择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就如圣人,众生亿万,又何时能普渡完众生呢,不论是哪一条道路,都是漫长无尽,我不也是如此。”

    冥渡仙帝轻轻点头,说道:“每次心有所虑,老师都为我指点迷津,这一路走来,是老师成就了我。”

    当年李七夜为冥渡仙帝求情的时候,曾经承诺过不传授冥渡仙帝任何功法,任何绝学,但李七夜还是指点过他,只不过这些指点都不涉及任何修练,只是为他指引道路前行而己。

    “你能有这样的道心,才能走出这样的一条道路,引阴阳,渡生死,说不定有一天我也需要你接引之时。”李七夜笑了笑,目光望得很遥远。

    “举世之间,何有老师熬不过的槛呢?”冥渡仙帝轻轻地摇头说道:“老师远虑,所筹谋慎密,无需我来接引。”

    “世间的事说不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未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一战到最后,我有我的信心,但大道有大道的艰难,否则的话诸贤也不会失败。我只是作最坏的打算而己,或者那么一天真的会到来。”

    冥渡仙帝听到这样的一席话,他不由沉默着,最终徐徐地说道:“若这一天到来,我必会接引老师,为老师引渡。”

    “我知道。”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只要我们的世界还在,你们都会为此而努力,这也是我一直最放心的地方。”说到这里,他眺望着,轻轻地叹息一声。

    “老师为最终一战而忧吗?”看着李七夜,冥渡仙帝问道。

    “或许吧。”李七夜最终收回目光,徐徐地说道:“胜负我也看透了,生死我也看够了。只是在尽头,我心中还茫然,毕竟还没有人能走出来。”

    “老师曾经说过,在人世间,只要有天地良心存在,一切都有希望。”冥渡仙帝徐徐地说道。

    “是呀,人世间,莫过于人心。”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但,人心,却让世界难于承载。不然,世间又何谓轮回,一个个的纪元从诞生到毁灭,种族交替,大世沉浮,千态万姿,只是最终依然逃不过人世间的那颗人心而己。”

    “老师还是放不下。”冥渡仙帝徐徐地说道。

    “或者吧。”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望着远处,说道:“虽然说,我为这世间种下了一颗种子,为了那么一天到来经营了很久很久。只是,我只是把它种下而己,未来开怎么样的花,结怎么样的果,我也不知道。”

    冥渡仙帝看着李七夜,也无从说起,他们这一层次的存在有着他们这一层次的卓见。

    “人世间,终究间逃不过我们的那一颗人心。”李七作轻轻地说道:“光明永存,黑暗不灭,总会有着它的道理。它们并非是凭空冒出来的,也并非是无端出现,归根结底,还是一颗人心。”

    说到这里,李七夜望得很遥远,徐徐地说道:“就如圣人和轮回荒祖,圣人不会无端成为光明,轮回荒祖也不会突然成为黑暗起源,这一切都是有着它的因果。圣人守护光明,轮回荒祖起源黑暗,终究是在于人心……”?“……就如在那光明中仰望黑暗,又如在黑暗中仰望光明,这里面或者是出于本能,又或者是畏于死,但归根结底,还是那一颗人心。万古沉浮,人心依在,但却不是谁都能去坚守,一切都在变,人心也在变。”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老师心有所忧。”冥渡仙帝说道。

    “或者有所忧吧。”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如果说,我对自己有信心,对于未来有信心,但对于人心,我就不确定了。种下一颗种子,开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果,这不一定是种子所能完全左右的。”

    “我相信老师。”冥渡仙帝认真地说道:“老师千百年的经营,必定是谋略无双。既然老师种下了如此的种子,所开的花,所结的果,必定如老师所想要的。”

    “或者会吧。”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未战到最后,这一切都是未知,不到最后,又有谁会知道会开怎么样的花,结怎么样的果呢。我所做,也足够了,我能执着的,也足够了,未来还是交给众生,因为人心不在于我,而是在于众生。”

    “老师说的也是。”冥渡仙帝轻轻点头,说道:“生也好,死也罢,最终所能留下的莫过于人心。”

    “所以说,我们无法普渡众生,圣人无法让每一个人都做好人,轮回荒祖也无法让每一个人成为黑暗,那怕我们站得再高,那怕我们再强大,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最后李七夜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所能做的,只是给这世间一个指引,给这世间一个希望,仅此而己。”

    国庆节到了,祝大家节日快乐。

    1-7号是双倍月票,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