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103章大道花
    “是呀,连一叶仙王都在这里授过课。”有帝府的学生看着道壁上的大道花,也是为之叹服。

    在道壁之上第二行的六朵大道花之中有一朵就是写有“一叶”这两个字,这两个字仙气飘逸,这正是一叶仙王亲笔留下的名字。

    在这里授课,大道花绽放,授课的老师可以在自己的大道花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当然也可以不留下自己的名字。

    试想一下,连一叶仙王都曾经在这里授过课,曾经让大道花绽放了十二片花瓣,这是多么惊艳的事情呀。

    一叶仙王,这可是百族之中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同时他也是千百万年以来第八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试想一下,连十二天命的仙王都曾经在天神书院授课讲道,这可以想象天神书院是何等的辉煌,是何等震撼人心的底蕴。

    所以说,当天神学院的学生站在道场之外的时候,不管天赋多么高、不管有多么了不起的学生,他们都骄傲不起来,都必须收敛自己的傲气。

    连一叶仙王都曾经在这里讲道授课,他们算得了什么东西?所以在这里,任何学生都不敢自作狂妄!

    “默老太了不起了,不是仙王,更胜仙王。”也有圣院的学生看着第二行的六朵中的那朵刻有“默千钧”的大道花,十分感慨地说道。

    在第二行的六朵大道花之中,其中四朵是没有写名字,只有两朵是写有名字的,除了一叶仙王之外,另外一朵就是写着“默千钧”这三个字。

    如果你在外面说“默千钧”这个名字,世间或者很多修士没听过这个名字,如果说你提“默老”这个名字,那么就将会让世人肃然起敬了。

    那怕是再了不起的大帝仙王,听到“默老”这个名字,那都是敬意油然而生,就算是一叶仙王这么了不起的十二天命仙王了,遇到默千钧,也会敬意地叫上一声“老师”!

    默千钧,那可是天神学院最资深的老师,他教出来的杰出学生太多了,其中不乏仙王、上神,就像齐临仙帝,都曾经被他教过。

    所以在天神学院曾经有过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你有机会上一课默千钧的课,那么你这一辈子也没有白活了,不枉你在天神学院读过书。

    “唉,学院在很久以前就不安排默老上课了,如果我们能遇到默老上一堂课,那是多么的幸运呀,那简直就是撞了大运。”帝府的学生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试想一下,默千钧授课的成就可以比肩于十二条天命的一叶仙王,这可想而知默千钧讲课是多么奥妙了!

    “那是不可能了,只有偶尔默老心血来潮会讲上一堂课了。”有学长说道:“听说默老上一次讲课那是在五千年之前了,我们这一届只怕是没有机会听到默老讲课了。”

    “第一行的那两朵大道花是谁留下的?”有学弟看着道壁,不由十分好奇地说道。

    第一行只有两朵大道花,而且这两朵大道花是绽放了十三片的花瓣,而且这两朵大道花都没有留下名字。

    要知道,一叶仙王和默千钧也只能是让大道花绽放十二片花瓣而己,在他们之上竟然还有两朵大道花绽放了十三片花瓣,这就意味着在授课成就之上,还有两个人在一叶仙王和默千钧他们之上。

    一叶仙王乃是十二天命的仙王,默千钧乃是天神书院最资深的老师,可以说他们两个人在大道上的领悟与理解应该没有人能再超越他们才对,但是,在他们之上却还有两朵大道花是绽放了十三片的花瓣,这是十分让人为之震撼的事情。

    “这是一个谜,有人说这是天神学院最有趣的一个谜团之一。”有大一届的学长摇头说道:“关于这两朵大道花一直以来都有人猜测,而且引申了好多的传说,各式各样的都有。”

    说到这里,这位学长顿了一下,笑着说道:“比较靠谱的说法是,这两朵大道花乃是天神书院建立之初,由飞仙帝和终南神帝留下来的。”

    对于这样的说法,大家也觉得有道理,毕竟飞仙帝和终南神帝是开启终极之战的人,如果说有谁能在道场上超越一叶仙王,那飞仙帝和终南神帝的确是有着最大的可能。

    “这也不见得。”另外一位有研究的学长摇头说道:“关于这两朵大道花的传说,我翻了天神书院的很多记载,都没有找到具体的说法,多数都是空穴来风。关于这两朵大道花,也不一定是由飞仙帝和终南神帝留下来的……”

    “……结合十三洲的历史,在那个时代百族还是积弱,天、魔、神三族掌执十三洲。虽然说,有传言终南神帝的确是在天神学院授过课,但以我个人见解,更多的是为飞仙帝站台,这也是向天、魔、神的大帝们表了一个姿态。如果说让终南神帝把自己的大道精华传授给百族的普通修士,这个可能性极低极低。”这位学生有理有椐,娓娓道来。

    “如果不是终南神帝,那么又会是谁呢,就假如有一朵是由飞仙帝留下,那么另外一朵呢?”有好奇的学弟忍不住问道。

    “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有一些记载说,在很久以前,关于这两朵的大道花有过一些记载,但后来却被删掉了,具体原因没有人知道!甚至在一些散记之中有过一个大胆的猜测,说这两道大道花既不是飞仙帝也不是终南神帝留下的,是另有其人。”这位学长说道。

    “如果说连飞仙帝都不是,那还有谁呢?”听到这样的说法,有学生都不怎么样相信了,毕竟,这让大家想破脑子,只怕都想不出究竟会有谁能留下这样的大道花。

    “所以说,这是天神书院的谜,十分有趣的谜,从来没有人能解开的谜。”这位学长笑着说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来的学生是越来越多,甚至连天神学院的一些老师都纷纷观望。

    尽管古启航还没有来,但已经有学生已经坐入了道场之中,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他们对古启航是信心十足,古启航必定能给他们带来大的收获,必定能让他们的大道为之轰鸣。

    就在许多学生纷纷聚集于道场之外的时候,古启航还没有来,只见纵天少主、思宗神子、六剑少皇都过来了。

    六剑少皇养伤几天,也活蹦乱跳了。虽然他受的伤很重,但是没有损伤要害,他服了灵丹妙药之后,在床上躺上几天之后,也都没有什么事了。

    “纵天少主他们来了。”看以纵天少主他们来了之后,不少学生纷纷招呼。

    就在所有人打招呼的时候,只见纵天少主登上了讲台,站在讲台之上,看着在座的所有学生。

    “玄极受启航老师重托,今日先为启航老师的授课预预热,也好让大家知道今日启航老师所要讲的是何内容,适不适合大家。”此时纵天少主看着在座的学生,徐徐地说道:“玄极不自量力,在此先为大家讲一讲启航老师的’法衍’道纲,说得浅陋,还望大家指正。”

    纵天少主替古启航预热,这也不出大家的意料,因为在以前纵天少主就为古启航替过课,现在纵天少主替古启航先讲大纲,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妥。

    毕竟,在场的学生听过大纲之后,再决定听不听古启航的课程也不为迟,这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次古启航是准备的十分周全。

    虽然说纵天少主是天神学院的学生,但,在纵天学院没有限制任何人来道台授课,更何况,纵天少主是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不论怎么样说,也算是有资格站在这讲台上授课。

    就在纵天少主开讲之时,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毫不犹豫进入了道场,坐在道场中听纵天少主授课。

    要知道,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乃是圣院、百堂的领袖,现在他们两个人亲自入场为纵天少主捧场,此时在场的不少圣院和百堂的学生都纷纷入场,这些学生都是跟随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混在一起的。

    此时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都进场了,他们这些小弟又怎么能不捧场呢,更何况纵天少主讲课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在百堂已经有很多学生听过纵天少主讲课。

    在纵天少主还没有开讲,也有帝府的学生入场了,纵天少主可是帝府天才学生中的领袖,这些天才学生不论如何也会给纵天少主三分情面。

    在课堂还没有开讲,大家都不知道这一次课堂适不适合自己,而道场上已经有着不少的学生入座了,放眼看去,人头攒动。

    “今日开场,所讲的乃是’法衍’。”纵天少主看着道场中的听讲学生,徐徐地说道:“这堂课程的内容包含了启航老师这些年来对大道摸索的心得,可以说是老师的心血,虽然不敢说是独步天下,但见解之独特,那也是独此一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