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188章三影同行
    虚空飘渺,似乎这是一个寂无的世界,不论是谁在这里都似乎会变得沉寂,似乎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生命的世界,如果没有足够坚强的道心,飘泊在这样的世界,会让人疯掉。

    李七夜包裹在巨茧之中,在虚空中飘泊,无声无息,似乎此时此刻他也宛如是一尊死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声息,没有任何的动静,他在巨茧中飘泊着,就好像是天宇中的一声岩石,冰冷无声,连时间都未曾在此留下痕迹。

    虚空无穷无尽,在这里也没有日月星河,没有日起月落,似乎这里什么都没有,连时光都没有,所以李七夜飘泊在这样的虚空之中,没有人知道是飘泊了多久,或许是一千年,或许是一万年,或许那也只不过是瞬间而己,又或许,他已经是飘泊了千百万年。

    在这样空无寞冷的时光之中,时间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似乎在这里一切都会变得亘古不变一样,百万年前是如此,今天是如此,未来也将是如此。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飘泊的李七夜终于飘泊到了所谓的彼岸了。

    只见前面是仙光吞吐,那怕是再遥远,站在这虚空之中,依然是能看得到,似乎那里充满了活力,似乎那里是充满了生机,那里似乎是一个热闹无比的世界,那里似乎是一个繁华无比的俗世,在那里,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热闹,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向往,让人为之追求。

    李七夜慢慢地飘泊,离那仙光是越来越近了,眼看他就要接近了这个世界。

    最终,接近这仙光之时,飘泊的李七夜停了下来,巨茧就沉浮在那里,似乎它已经抵达了目的地了,等待着李七夜苏醒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缓缓地醒了过来,他纷纷地睁开了双目,虽然在天诛海洋之中和虚空之中不知道飘泊了多久,但他就好像只是睡了一觉而己,当然,李七夜也清楚时光在流逝着,因为他体内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铮、铮、铮……”一阵金属之声响起,此时交织盘覆在李七夜身上的万道法则缓缓舒张,一一退去,李七夜从万道法则的巨茧之中坐了起来,他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清醒过来。

    此时李七夜低头一看,只见披在身上的人皮已经是千疮白孔,已经是被天诛打烂,烂到已经是不能再穿了。

    要知道,这一身人皮坚不可破,现在竟然被天诛打得支离破碎,就像是一件烂到不能再烂的衣服一样穿在李七夜身上,这可想而知天诛海洋中的天诛是多么的恐怖。

    李七夜取下了这一身破烂的人皮,幸好的是下面的太初原命安然无恙,这让李七夜松了一口气,太初原命就是太初原命,一旦它交织成如战甲,穿在身上,那简直就是无物可破。

    如果不是太初原命,只怕李七夜也难于坚持到现在。毕竟,万道法则和人皮都无法完全地庇护李七夜,万道法则和人皮也是削弱了天诛的威力而己。

    李七夜笑了一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论如何,他总算是熬过了最坚难的槛坎了,只要过了天诛海洋,一切都好办了。

    此时李七夜站了起来,转身往前望去,只见前面仙光弥漫,一缕缕的仙光竖立在虚空之中,每一缕的仙光有亿万丈之长,当这样的一缕缕仙光悬竖在那里,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仙气弥漫的世界,只要穿过眼前的世界,似乎就可以抵达仙人所居住的地方一般。

    看着一缕缕仙光悬竖在那里,李七夜缓缓往前走去,走得不慢,但也不快,一步步走去,宛如是一步一世界一样。

    当李七夜一步一步往前走去的时候,每经过一缕的仙光,仙光的光芒就闪动了一下,似乎好像是在扫描李七夜一样,当仙光跳跃之时,似乎像是在试探着李七夜。

    对于仙光的反应,李七夜孰视无睹,只是静静地一步一步地往前行走,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了一样。

    李七夜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当他穿过了这悬竖着一缕缕仙光的虚空之时,前面乃是仙焰浮动,似乎这是一个色彩斑澜的世界。

    此时此刻在这仙焰斑澜的世界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身影静静地站在了那里,似乎他已经化作了亘古,似乎在天地开辟之时他就已经站在了那里。

    这个身影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他的面目,但他的身上却跳跃着仙焰,这淡淡的仙焰如火,这火光很淡,但似乎可以烧穿世间的一切,似乎一点点的星火都可以烧死大帝仙王一样,似乎这是无上的仙王,而这个身影似乎就是仙人的身影。

    当这个身影站在那里的时候,李七夜也静静地站在那里,与这个身影对视着,相视之下,似乎都要看透彼此,似乎要洞察彼此背后的一切玄机。

    看着眼前这个身影,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因为这个身影李七夜并不陌身,当时在天书院的书斋之时,在矮峰之前,李七夜以人皮参悟之时,就曾经出现过这个身影。

    李七夜与这个身影相视,时间宛如停止了一样,彼此似乎是看穿了亘古。这只是身影而己,并非是真人在此,但仅仅这样的一尊身影站在那里,就似乎让人无法跨越一样。

    当这个身影站在那里,只要他不让路,似乎没有任何人可以过去一样,举世之间没有人能跨越他,似乎他就像是不可战胜一样。

    彼此相视了很久,最终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这应该算是坦诚相见吧。”在彼此相视之时,似乎彼此都看到了双方背后的一切,似乎彼此的根脚,彼此的奥妙,都在这相视之间坦然相待一般。

    这个身影没有说任何话,他只是转身而走,似乎是要离开这里,又似乎是在前面带路一般,总之,他缓缓而行,脚下走出了一条大道,大道仙气弥漫,仙光闪烁,似乎这是一条通往仙界的道路。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踏上这样的一条大道,缓缓前行,并不怪,也并不慢,始终与前面的身影保持着足够的距离。

    彼此一前一后,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在这个时候竟然浮现了另外两个身影,这两个身影与前面的身影同行,一左一右相伴,似乎他们三人已经达成了无上的默契一般。

    后面出现的两个身影,依然是十分的亘古,似乎他们与中间这个身影是同生一个时代一样,似乎他们都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左右相伴的两个身影,左边的身影有着说不出来的律韵,似乎他的每一个节拍都是充满着律韵,但问题是,不是他迎合着天地的节拍,或者说是大道的节奏,而是天地大道在迎合着他的节拍,似乎他才是天地间一切节拍的起源。

    右边的那个身影生机盎然,那怕只是一个身影,那怕你看不清他的模样,但他在前面行走的时候,他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行走在那里,好像是一个真正的一个活人伴随着你前行一样,更重要的是,你闻到他身上散发出一种让人心神愉悦的药香味,正是有着这样的药香味,让你感觉就好像体内会生长出一枚仙药来。

    三个身影在前面行走着,李七夜也跟着前行,彼此都没有声音,彼此都没有说话,李七夜只是顺着脚下的大道前行而己。

    在这前行之时,李七夜不急不躁,一切都是那么的闲定,一切都那么的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你想急躁都没有用,因为这三个身影走在前面的时候,你根本就是超越不了他们,当他们走在最前面,任何人都休想跨越,那怕你是自己时代、自己纪元最无敌的存在,甚至是一个纪元的主宰,你想跨越他们三个人,只怕是你是无法做到的事情。

    李七夜踏着脚下的大道,十分坦然、十分自在、十分惬意地跟着前面的三个身影一路前行。

    说来也奇怪,前面的三个身影,他们始终都没有跟李七夜说一句话,他们也没有出手攻击李七夜或者在阻拦李七夜。

    他们只是带着李七夜前行,似乎是为李七夜带路,又似乎是在试探李七夜,似乎李七夜行走在他们脚下的大道上,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走着,走着,前面的三个身影越来越淡,越来越黯,最终前面的三个身影慢慢消失不见了,似乎他们只能带到李七夜到此为止,当三个身影消失之后,似乎他们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刚才所经历的一切,那只不过是一种幻觉而己。

    在这个时候,前面光亮大作,只见前面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在那里有着一个世界一样,只见前面三千丈红尘,无比的喧嚣,无比的热闹。

    在这恍然之间,五颜六色光芒之时你看到了一个古城,有走卒为生活而忙碌,有小贩在吆喝着,有姑娘在卖唱……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皆有,十分的玄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