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202章美人侍候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王涵不由沉默起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择辞为好,她明白是李七夜在考验她,也明白李七夜对于她的能力不满。

    “道统传承,应止于相互残杀。”最后王涵只能是轻轻地说道。

    虽然说王涵是想有一番作为,但她绝究不是绝顶之辈,莫说是在整个狂庭道统,就是在他们王府,她也不是最有权势之人,她也是受到有肘掣之时。

    当日皇帝还未道崩之时,他们夫妻两人更撑起大局,对于他们而言,能掌执柄权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一个道统的权柄是多么受人垂涎之事。

    在皇帝还在之时,她则是一片贤内助,是皇帝背后最强有力的支撑,是她凝合了王府的力量全力支持皇帝的各种事务。

    而皇帝面对狂庭道统各方势力,手握权柄,调遣各方诸候。在这些年来他们夫妻虽然并不容易,但也就算是能稳住大局。

    但现在皇帝道崩,毫无疑问受到最大冲击的就是作为皇后的王涵了,她手中的权柄不稳,而且,王府也是希望能有一个更加大有力的人来掌执权柄。

    毕竟王涵终究是一个女流,虽然她的能力很强,实力也很强,但她依然缺乏了那一份开拓的果断杀伐。

    毫无疑问,李七夜此时的一席话正是说中了王涵的不足,她的确是缺乏果断杀伐,一旦权柄在手,想握住手中的权柄,对于王涵来说,那是十分大的挑战。

    “止于相互残杀,那是建立在团结的基础之上,上令下行,这才能止于残杀,否则便是一句空话。若令不行,便先安内,清除道路,这才能施展你的抱负之时,这才能让你大刀阔斧却施行你的政令。”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王涵张口欲言,但最终她只有轻轻地叹息一声,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那么她必先凝合王府的力量,因为王府的力量才是她最大的依仗,没有王府的力量给她作靠山,那是难于施展手脚,更别说是大刀阔斧了。

    问题是,此时王府之内也是人心不稳,以前她能凝合王府的力量,那是因为皇帝还在,这让王府毫无条件支持他们夫妻两个去打开局面,但是现在皇帝道崩,王府之内有老祖更希望让其他的人掌握权柄,这也是王涵现在的危机所在。

    王涵不由沉默,她为李七夜洗完脚之后,便为他揉捏,粉拳轻捶双腿,为李七夜松腿,她那么的温柔,是那么的顺从。

    “你是如何打算的?”看着松腿的王涵,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一向来,对于效忠自己的人,李七夜都从来不会亏待她的,毕竟现在狂庭道统的其他人物,在李七夜眼中那也只不过是路人甲、路人乙而己,而王涵最先效忠于他,若是需要,他也乐意助她一臂之力。

    王涵犹豫了一下,最终她抬起头来,望着李七夜,轻轻地说道:“还请公子指明道路。”

    此时王涵也称李七夜一声“公子”,这也是李七夜的喜好。

    美人在前,眼前的美人是无比的温柔,无比的顺从,那娇艳的风情,撩动人的心弦。当美人蹲于自己身前,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丽,一种旖旎的风情,那如雪脂一般的丰腴,沟壑春光弥漫,宛如是熟透的水蜜桃,让人想咬上一口,那浑圆饱满的香臀,那是妙不可言,让人为之怦然心动。

    此时李七夜伸出手指,轻轻地挑起了王涵那精致而美丽的下巴,朱唇如火,美艳无双,娇嫩的红唇宛如可以咬出蜜汁。

    “你可相信我?”李七夜挑起王涵的下巴,似乎像是调戏,但却没有丝毫的轻佻,是那么的自然惬意,自在由心,完全给人没有一种轻薄之感,没有丝毫的猥琐之感。

    “相信。”王涵毫不犹豫地说道,在她的心里面对李七夜毫无理由的信任,自从在她被李七夜征服的那一刹那间起,她就无条件的信任李七夜,毫无理由地对李七夜充满了信心,别人或许会怀疑李七夜,但她却深信不疑。

    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缓缓地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王涵也没说话,未去询问,她是那么的柔顺,那么的温柔,随后她为李七夜轻揉着双肩,为李七夜松着筋骨。

    美人侍候着,是那么的舒服,是那么的享受,美人指间的力量适到好处,让人十分的放松,如此的美妙,让人喜欢上这种感觉。

    “你的道路也不难走。”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这才徐徐地说道:“先是深思熟虑,然后便是放手而为,这便足矣,天不会塌下来。”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王涵愕了一下,然后细细地品味着李七夜这一句话,体会着李七夜这句话的深意。

    随后,王涵也未再发一言,慢慢地为李七夜揉捏着双肩,李七夜则是闭上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随后李七夜说道:“明日,我出宫一趟,走骄横商行走走。”

    “我随公子前往。”王涵轻轻地说道,声音十分的温柔,宛如春水,让人特别的舒服。

    李七夜也未反对,只是闭着眼睛而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第二天,李七夜起程要离开皇宫,前往骄横商行一趟。李七夜想去骄横商行一趟,除了要买点东西之外,他倒是想从骄横商行中听到一些想要听的消息。

    李七夜起程之时,有杨胜平、朱思静随行,除此之外,作为皇后的王涵也早早到来,她身边也没有一个随从,而且王涵打扮成小厮模样,遮去了真容,让人无法认得出来。

    因为现在大局未定,王涵也不敢在外面随意的抛头露脸,所以她低调地遮蔽了自己的真容。

    “走吧。”对王涵的妆扮,李七夜也不置评,只是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也未坐马车出行,也腾飞而去,而是用步行,他是一步一步地走出皇宫,好像是观赏皇宫的美景一样,一步步走去,宛如闲庭信步,是十分的轻松。

    杨胜平也不明白为什么李七夜要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出去,似乎这是十分浪费时间的事情,但他不敢去过问。

    王涵看着李七夜一步一步走出皇宫,每一步就好像尺子一样丈量着大地,这让王涵心里面一凛,虽然她不能完全看出李七夜此举的奥妙,但也能看得出一点,李七夜这是在丈量着整个皇宫。

    走出了大半个皇宫之后,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堂堂一个道统,也的确是没落了。当年狂庭道统在仙统界之时,何等的不可一世,现在如此庞大的道统,连找一个能登天的真神都难,不要说是不朽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杨胜平和朱思静的反应倒比较平淡,杨胜平对于狂庭道统的底蕴还是了解不多,至于朱思静更是了解得少之又少了。

    而作为皇后的王涵则是不一样,一听到这样的话,她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因为李七夜一语便道破了他们狂庭道统的底蕴,这是多么可怕的实力,似乎在他眼中狂庭道统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一般。

    要知道,他们狂庭道统究间有着多少的高手,也只有他们狂庭道统中有份量的人才知道,至于真神这一层次,特别是登天这一个层次,那就是只有像她这样身份的人清楚了,一般的强者都不知道。

    毕竟到了这个层次的老祖,是外人无法见得到的,最多也仅仅留于猜测,但李七夜只是仅仅丈量了一下皇宫,对于狂庭道统的实力就一清二楚了,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这让王涵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在心里面对于李七夜更是心服口服,对李七夜臣伏得五体投地。

    “大言不惭!”就在李七夜这一席话落下之时,旁边立即一声斥喝响起。

    只见此时一个青年拉着一匹骏马,也正欲打算离开皇宫,这个青年穿着一身蟒袍,双目光芒冷厉,身上散发出的真气十分的旺盛,一看便知道是个高手。

    这个青年也刚好路过,正欲离开皇宫,听到李七夜这样狂妄的话立即斥喝,他冷喝道:“小子,蚁蝼也敢言大树!狂庭道统之强盛,焉是你所揣摩的。”

    “彭家少主——”看到这个青年,杨胜平脸色变了一下,他一下子认出了这位青年的来历。

    至于李七夜,根本就懒得去理会这个青年,径自而去。

    “小子,你叫何名字?”见李七夜不理会自己,如此邈视的态度,让他心里面不爽,冷喝道:“我彭威锦倒要看一看你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但是,此时李七夜已经越走越远了,根本就不去理会他。

    这个青年大怒,想追上去,但杨胜平拦住了这位青年,他说道:“彭少主,请莫误会,这位公子乃是贵客。”

    杨胜平好歹也算是一个人物,他虽然背景低微,但他这样的一尊真豪也不是浪得虚名,该做的事他还是会去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