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204章神秘老人
    骄横商行,三仙界最大的商行,虽然说狂庭道统的骄横商行不是最大的一个卖场,但在这里依然可以买得到一切你所想要的东西,那怕现在这骄横商行之中没有现货,只要你付得起钱,骄横商行依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为你拿到一切你所想要的商品。

    这就是骄横商行最大的底蕴,如果说世间有什么东西骄横商行都没得卖,那么在其他的地方或其他的商行你也别想买得到,这样的东西那也就意味着不是用钱能买得到的。

    也正是在以前李七夜向马夫所说的那样,他要买一尊真仙,那么骄横商行没得卖,其他地方也一样没得卖,这也不是能用钱能解决的事情。

    在骄横商行曾经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用钱能解决的事情,那不是事情,只要你有钱就行!

    这话说的是有道理,对于骄横商行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那的确不是事情,只要你能出得起这个钱,那么他们都没得买卖,那就真的不是钱的事情了。

    走入骄横商行,朱思静感觉自己就像是进入了一个浩瀚无比的世界一样,一件件珍宝、一件件仙物,那是看得朱思静眼花缭乱,一时之间她都感觉自己的一双眼睛是看不过来。

    当然,骄横商行什么宝物、什么仙珍、什么你所想要的一切,都有得卖,但是,价格也是吓人无比,至于对于朱思静而言,这里面每一件商品的价值,那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此高昂的价值,那怕是她一辈子都是买不起的,不要说是她,就算是他们整个大剑门都付不起如此昂贵的价格。

    对于骄横商行的很多珍宝兵器,李七夜是没有多少的兴趣,他只是随便看了几眼而己,没有多少去留意。

    李七夜来到了骄横商行之后,第一个要去的就是药铺。而骄横商行的药铺可以说是整个狂庭道统中药材最齐全的铺子了,可以说在这药铺之中可以买到你所想要的一切药材,那怕是极为罕见的仙药,你也有机会买得到,当然前提是你出得起这个价钱。

    李七夜所买的并不是什么仙药神草,他买了很多比较普通的药材,买了一份又一份,而且每一份都是不一样的。

    当然,在李七夜买下这一份又一份的药材之后,不用他说话,妆扮成小厮的王涵立即为他付帐。

    “公子买这么多药材干什么呢?”朱思静为李七夜收拾好这大包小包的药材,不由好奇地说道。

    虽然说李七夜是狂庭道统的复活先祖,但是这些日子里朱思静侍候着李七夜,觉得李七夜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高高在上,很多时候他为人随和,朱思静喜欢侍候着这样的主子。

    “炼药。”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公子要炼的是长生丹?”比起朱思静和杨胜平来,作为皇后的王涵见识更广,看李七夜所买下的药材,她隐隐猜到李七夜要干什么了。

    “是的,正好有空,炼上几炉。”李七夜笑着说道。当然,李七夜并不是想炼什么仙人级别的长生丹,他暂时是想练练手,更重要的是,他想研究一下长生丹,他想从这炼长生丹之中窥得这背后的一些端倪,毕竟,在这一方面他有着丰富无比的经验,这绝对是难有人能与之相匹的。

    “公子欲长生?”王涵都为之好奇,她对于这个复活的先祖,心里面充满着好奇,充满着渴望,充满着向望,她也想知道这样的一个男人究竟是经历过怎么样波澜壮阔的人生。

    “炼来玩玩而己,随手炼就一二。”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呃——”听到这样的话,杨胜平不由一下子被噎住了,虽然说三仙界有着种种的丹药,但是长生丹是代表着丹道的最高成就,甚至连有人成为了真帝之后,也一直苦苦寻求着长生丹的丹道,甚至有真帝不惜砸下重金求购长生丹。

    不知道有多少的炼丹师以炼出好的长生丹为傲,现在李七夜却随口说炼出来玩玩而己,这样的话实在是霸气十足,绝世无双!或许也只有作为狂庭道统的先祖才能说出如此霸气的话来。

    就在他们说话之间,李七夜突然停止了脚步,目光落在了街道的拐角处。

    在骄横商行,除了骄横商行本身自己的店铺之外,也有一些散落的小贩在骄横商行内做一些小买卖,或者有一些修士也会在骄横商行中做一些以物易物的交易,当然,这些交易都能得到骄横商行的考验。

    此时这个街道的拐角处蹲坐着一个人,这一个穿着大棉袱的老人,这个老人戴着厚厚的冬帽,不止是遮住了自己的一双耳朵了,都快把整张脸给遮住了。

    这个老人双手缩入了衣袖之中,好像很冷一样,时不时呵着气。

    这个老人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他面前随便摆着三件东西那就是十分的特别了,这三件东西都是宝光闪闪,让人一看便知道是十分了不起的宝物。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不仅仅是这位老人面前的三件宝物,还有老人面前摆着的一个大纸牌,只见纸牌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上面写着:“只要你能打动我,便送你一件宝物。”

    看着摆在地上宝光闪闪的三件宝物,又看到这纸牌上写着的这一行字,立即吸引了周边的很多人,大家都纷纷地围了过去。

    “打动你就送一件宝物,真的假的?”看到这纸牌上的一行字,一时之间有人不由提出怀疑地说道。

    “真的。”听到这样的质疑,这位老人低着头,应了一声说道,他甚至没有抬头去看其他的人,眼皮垂夯着,好像是有气没力一样。

    “怎么样才能算是打动你呢?”又有旁观的人忍不住问道。

    对于这样的问题,老人没有回答,也没有理会,依然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夯着一双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一时之间,围过来看热闹的人都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打动眼前这位老头。

    “不会是耍我们吧?”有人也忍不住说道:“谁知道怎么样才能打动你呢?”

    但是,老人依然不说话,好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样,老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不再理会其他人的质疑。

    “这真的吗?”有人都忍不住再追问一句,但老人就是不再回答。

    “应该假不了吧,也不可能耍我们,毕竟这里是骄横商行,有骄横商行作保证,那可是金字招牌,如果真的是作假,骄横商行一定会干涉。”有一个老修士说道。

    围过为看热闹的人听到这样的话,也都不由觉得这是个道理,毕竟这是骄横商行,有骄横商行作保证,那是大可以放心。

    在这个时候,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好,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打动眼前这个老人。

    “啪——”的一声响起,就在很多看热闹的修士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打动这个老人好,一个中年汉子模样的小修士是双膝重重地跪在了地上了,大叫道:“爹,我来看你老人家了!”

    这突然一个中年汉子跪下,这让很多人傻了一下,接着,很多人回过神来都不由哄然大笑,说道:“你这倒想得美,就这样捡到一个便宜的老爹。”

    一时之间,围观的很多修士都大笑起来,也都觉得这个中年汉子有意思,当然这个中年汉子老脸也发烫,但是,他只是一个小修士而己,出身于草根,所以他也豁得开,跪都跪了,还有什么可以丢人的,再说了,跪在地上叫上一声“爹”他也没有什么损失,万一成功了,他岂不是捡到一件宝物。

    但是,老人依然是低着头,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爹,孩儿命苦,赐一件宝物如何?”这个中年汉子跪都跪了,反正都豁出去了,所以他给这个老人磕头说道。

    但是老人依然没有反应,依然是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你应该叫上一声爷爷,说不定人家就答应了。”有人开玩笑地说道。

    “对,叫一声爷爷,说不定就成了。”一时之间哄笑声响了起来,很多围观的修士起哄地说道。

    “爷爷——”这个中年汉子也一咬牙,反正都做了,也不怕被人笑,直接磕头说道:“乖孙子给你磕头了。”

    但是老人依然不为所动,依然是垂着头,依然像是睡着了样。

    “哈,哈,哈,看来你想给人当孙子,但人家不认你这个乖孙子。”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这样的一幕,让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朱思静都看得目瞪口呆,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搞怪的事情。

    最后跪在那里的中年汉子也只好是灰溜溜地走了。

    这里是骄横商行,如果这个老人不肯给,也没有人敢去强抢,否则的话,会被骄横商行灭掉。

    见这个中年汉子这样认爹认爷都不行,大家都不由相视了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打动这个老人。

    毕竟这三件宝物就摆在眼前,谁都不愿意错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