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208章珍宝阁
    李七夜离开了那个神秘的老人之后,继续逛着骄横商行,他走走看看,虽然说骄横商行宝行无数,珍宝多到让人难于想象,但是能真正入他法眼的宝物那是寥寥无几。

    最终李七夜行走到了一座古阁之中,这古阁叫珍宝阁,乃是这里的骄横商行中拥有最珍贵宝物的卖场,可以说,这里的宝物动辄便是千万,甚至是天价,但这珍宝阁的宝物的确是顶尖的好东西,甚至有些东西是从仙统界专有的。

    至于朱思静这种没有见过世面的女孩子,走进珍宝阁的时候,完全被眼前这一件件珍宝所震撼了,眼前这一件件的珍宝,随便一件都不是她能买得起的,甚至她想都不敢想的珍宝。

    那怕是杨胜平了,平日里他也一样不敢踏入珍宝阁,虽然说珍宝阁谁都可以进来,但是珍宝阁的任何一件珍宝,那也不是他能买的起的。

    能买得起珍宝阁宝物的人,那都是一门之掌,一方之主,如作为狂庭道统皇后的王涵还能买得起,但在这里有一些天价的宝物,王涵也一样买不起。

    王涵跟随着李七夜进入了珍宝阁,心里面也不由为之感慨,骄横商行的底蕴的确是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骄横商行究竟有多深的底蕴。

    就拿眼前这一座珍宝阁来说,它里面所拥有的宝物不逊色于他们王府,有些宝物甚至连他们王府都没有的。

    要知道,他们王府的宝库不属于她一个人的,是属于整个王府。

    虽然狂庭道统也有独立的宝库,狂庭道统的宝库那就更不是她一个人能作主的了,狂庭道统的宝库每一样宝物赏赐易主都是有着一套繁芜的手续。

    在珍宝阁中的宝物的确是很多,有着独一无二的真器,也有着神奇的道外奇兵,更是有着特别罕见的飞禽走兽。

    在一踏入珍宝阅的时候,只见有着一个巨大的水晶柜,这水晶柜中竟然有一条幼小的金龙在那里游来游去,这条金龙五爪,全身赤金,赤中带火,虽然还很幼小,但却已经是十分的武威,让人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龙息。

    “这是真正的金龙吗?”看到这条幼小的金龙在水晶柜中游来游走,连王涵都为之震撼,那怕她这样的身份,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金龙。

    “赤金龙,算是金龙的旁支。”在珍宝阁的伙计还没有回答之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是真正的金龙,那么它就不用养在渺水之中了,此算是金龙的子嗣,不过远不如金龙珍贵,如果当长大之后,龙血大成之时,有着一定机率成为金龙。”

    “道友好眼力。”听到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话,连珍宝阁的伙计都为之惊讶,因为这种赤金龙很少见,很多人一看之下便误认为是金龙,但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便娓娓道来,如着家珍,实在是了不得。

    李七夜看起来是平凡无比,没有想到竟然有着如此的学识,这太出珍宝阁伙计的意料,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

    李七夜反应平淡,只是看着这珍宝阁的每一件宝物,慢慢地欣赏,从珍宝阁所收藏的宝物来看,骄横商行的确是实力十分深厚,一个可以跨越仙统、帝统、万统的商行,能做到这样的规模,这背后究竟有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任何一个商行,想做强做大,想生意兴隆,那背后绝对是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作为后盾,在修士的世界,如果你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你想做大买卖,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如果你没有强大的武力作为后盾,就算你拥有再多的宝物、拥有着再多的资源,那只不过是为人做嫁衣而己,随时都会被人一洗而空。

    王涵他们随着李七夜欣赏着珍宝阁的一件件宝物,王涵和杨胜平都算是有见识的人,对于珍宝阁中的一件件宝物,多多少少还是能看得出来历,至于朱思静,她见识浅薄了很多,只能是跟着看热闹了,很多宝物她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这不是散云真神的铁剑吗?这是他的真我宝器呀。”在欣赏着珍宝阁的一件件宝物的时候,杨胜平认出了其中一把宝剑,不由吃惊地说道:“散云铁剑,怎么会在这里?”

    “是散云世家的镇家之宝。”王涵一看,也为之意外,因为散云世家也是狂庭道统的一大旁支,他们家族曾经是狂庭道统的栋梁之柱。

    “诸位道友说的没错,这正是散云铁剑,散云世家的镇家之宝,此铁剑乃是以白洗之铁千锤百炼,炼得真铁,最后祭成真我之剑。”珍宝阁的伙计说道:“此剑乃是散云世家的家主寄售于此,不知道诸位道友有无兴趣?”

    真我宝器,乃是以百金炼真铁,真我祭宝器,称之为真器,真器它是最适合真我之力的兵器,它能把真气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真器之外的宝物,被世人称之为道外奇兵。

    听到珍宝阁伙计的话,王涵也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而己,狂庭道统沉浮亿万年,道统之内的宗门世家起起落落这也太正常了,多少宗门世家曾经是狂庭道统的中流砥柱,甚至是掌执着整个狂庭道统的大权,但最终依然会衰落,甚至会灭亡。

    唯一值得人庆幸的是,虽然狂庭道统的许多宗门世家是起起落落,甚至是灭亡,但至少狂庭道统依然还在,只要当年狂祖所留下的道源依然还活着,没有干枯,那么狂庭道统依然屹立于世间,只不过是强弱而己。

    也正是因为如此,多少真帝穷其一生,都要追求着开启道源,只有你成为了始祖,那么你的痕迹、你的道统才能一直绵延传承下去,否则的话,那怕你再强大,再惊艳,再有天赋,但如果你未能开启道源,成为始祖,那么总有一天会湮没于时间长河之中。

    这就好像狂庭道统也曾经出过一尊尊的真帝,但真正能让后人铭记的却寥寥无几。在这样的道统之中,或许很多人连自己祖先的某一位真帝是谁都记不得,但是大家都知道狂庭道统的祖始——狂祖!

    看着这把散云铁剑,杨胜平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里面为之一黯,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试想一下,一个世家,一个门派,把自己的镇家之宝都拿出来卖了,这是达到了怎么样的山穷水尽的地步。

    就好像他们大剑门,也曾经是狂庭道统的中流砥柱,为狂庭道统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但最终还是江河日下,挽不住颓势,在他们大剑门一日没落之时,也曾经把宗门内的不少宝物典卖,换成真币,以希望崛起,但最终都是未能成功。

    在王涵和杨胜平都不由为之感慨的时候,李七夜的目光却落在了一块岩石之上,这岩石看起来更像是一块老砖,好像是从某一座古庙拆下来的,但是它又不像是后天人工雕琢而成,似乎是浑然天成。

    看着这样的一块岩石,李七夜双目为之眯了一下,死死地盯着这块岩石,问道:“这块岩石你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个具体就不知道从何而来了,是一个老家族典卖的,他们说此石来自于仙统界,由他们祖先拥有,里面藏有惊天秘密,只不过他们无法解开而已。这块岩石经我们骄横商行鉴定,它的确是出自于仙统界,但是不是藏有什么惊天秘密,我们就不敢保证了,所以这块岩石只能算是寄售,不算是我们的商品。”珍宝阁的伙计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王涵、杨胜平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从仙统界传下来的东西,那只怕很有可能是一件极为了不得的仙物。

    王涵、杨胜平他们都知道仙统界,也听过仙统界的种种传说,可惜他们都从来没有去过仙统界,不要说是仙统界,他们连帝界都没有去过。

    如果狂庭道统还没有没落,那么他们狂庭道统也是仙统界的一个道统,他们也是仙统界的一员,可惜,这只能是如果而己。

    此时王涵他们都不由盯着眼前这块岩石仔细看,不论他们怎么样仔细去看,也看不出这样的一块岩石里面藏有着什么秘密。

    但是,在这珍宝阁有着那么多的宝物,李七夜都没有多看一眼,然而这一件不起眼的岩石却深深地吸引了李七夜的注意,这说明这块看起来普通的岩石绝对是不凡。

    李七夜盯着这块岩石好一会儿,心里面动了一下,他在这刹那之间心里面有了感悟,对于他这样道心的人来说,很难有这样的感悟,必竟很少东西能触动他,如果有什么东西能触动他,那就的确是惊天之物,或许是与他有缘之物。

    “拿出来看一下。”李七夜吩咐珍宝阁的伙计说道。

    珍宝阁的伙计也没有歧视李七夜,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立即把这块岩石从柜台中取了出来。

    “这块岩石我要了,多少钱,我买了。”就在珍宝阁的伙计要把这块岩石交给李七夜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