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218章狐假虎威
    看到去而复返的彭威锦,在场的不少人都有点佩服他,就在刚刚他还被杨胜平狠狠地掌嘴,没有想到他不仅没有吸引教训,但短短的时间之内又搬来了救兵,而且还活蹦乱跳。

    看到彭威锦此时依然是盛气凌人,这都还让人为之佩服,这不知道是无知,还是够狂傲,被人如此狠揍了之后,还能有着如此气势,都让人不得不承认彭威锦还真的是有一颗强壮的心脏,换作其他的人,被人当场掌嘴,只怕早在心里面有了阴影,见到李七夜他们早就躲得远远的。

    “小子,今天你死定了!”这一次彭威锦搬来了救兵之后,气势凌人,更加的嚣张,好像他已经望了刚才被杨胜平掌嘴的事情了。

    “少保,这小子就是王府的走狗,快杀了他。”此时彭威锦趾高气扬地说道。

    此时在场的人都望向彭威锦身边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穿着一身锦人,整个人有着说不出来的贵气,一看他就知道他是生于贵胄世家,他长得很英俊,更吸引人的不是他英俊的容貌,而是他身上的贵气,这个轻年身上散发出来的贵气让人不由在心里面为之敬畏,不敢怠慢。

    “陈家少主,京师少保,陈舒伟!”看到这个贵不可言的年轻人,有门派的长老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低声地说道。

    上部的陈家,贵不可言,上部作为狂庭道统的四大势力之一,而陈家则是上部的主心骨,是上部的栋梁。

    上部有着很多强人,但多数的强人都是出身于陈家,更何况陈家也曾经出过真帝!

    眼前这位年轻人便是陈家的少主,也是狂庭道统的京师少保,他掌握着皇庭的不少兵马,实力十分的强悍。

    陈舒伟,京师少保,他的实力和出身丝毫不逊色于银狐徐智杰,他们两个人都是小境真皇的强者。

    而且,作为京师少保的陈舒伟与银狐徐智杰一样,他们两个人都是下一代皇帝的人选,他们两个人都是有资格竟争皇位的。

    所以当看到京师少保陈舒伟的时候,不少人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在场的不少世家弟子、门派长老都纷纷站起来,以向这位京师少保致敬。

    “威锦,休得嚷闹,不得无礼。”就在彭威锦指着李七夜叫嚣的时候,陈舒伟徐徐地说道。

    彭威锦是心不甘情不愿,但也只好恨恨地站在了一旁,双目怨毒无比地盯着李七夜和杨胜平,他此时一点都不怕李七夜他们,不管李七夜他们有怎么样的靠山,他都不怕!因为他的靠山一样强大,甚至可以说是比王府只强不弱!

    “徐兄也在此呀,实在是巧了。”陈舒伟看到银狐徐智杰也在场,不由露出笑容,笑着说道。

    银狐徐智杰含笑,淡淡地说道:“的确是巧,不过这古镇也就那么大,能在这里凑个巧也是常情。”

    银狐徐智杰本来被李七夜的一句话呛住,下不了台阶,现在被彭威锦如此一闹,反而是缓解了他的尴尬,让他下了台阶。

    陈舒伟向徐智杰打过招呼之后,向李七夜一抱拳,说道:“小弟陈舒伟,久闻李兄大名,李兄在皇庭的时候,小弟未能尽地主之谊,实在是抱歉,还请李兄见谅。”

    突然之间,陈舒伟向李七夜示好,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意外,这是让在场的许多世家弟子、门派长老是想象不到的事情。

    陈舒伟突然向李七夜示好,事实上他的用心与银狐徐智杰是一样的,他也从王府中打听到了一些消息,皇后王涵被王府的元老弹劾,甚至将会被废黜,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李七夜,听说皇后王涵特别的器重李七夜,甚至要在王府之中力保李七夜。

    对于这样的消息,陈舒伟也是特别的好奇,一个外人,为何皇后王涵如此的器重,这个叫李七夜的人究竟是有怎么样的魅力或者是他究竟有什么本事,又或者他手中握着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所以,不论什么原因,陈舒伟都想把李七夜招揽到自己这一边,不论李七夜是自愿也好,把他活捉也罢,他都必须把李七夜弄到手!

    毕竟,皇后王涵不是什么简单的人,驾崩的皇帝当年不也是一个外姓小子,但王涵依然是嫁给了他,把她推上皇位!可以说,王涵是一个有能力有智慧的女子,她能器重一个无名小子,必定是有着天大的原因!

    对于陈舒伟的客套话,李七夜理都懒得理会,依然喝着洒,吃着小炒,朱思静在旁边侍候着,一边斟酒,一边夹菜放入李七夜口中。

    看到李七夜如此的架势,在场的门派长老、世家弟子都不由面面相觑,在京师少保陈舒伟、银狐徐智杰面前,这个小子依然是高高在上,而且在婢女的侍候下,喝着美酒,吃着小炒,而且连菜都要婢女夹到嘴边来喂。

    如此的架势,实在不是一般的嚣张,甚至视陈舒伟和徐智杰无物,这样霸道狂妄的行径,只怕在整个狂庭道统之中没有任何一个年轻一辈能做得出来。

    如果有哪一个年轻一辈敢在陈舒伟和徐智杰面前摆出如此大的架子,只怕以后在狂庭道统是不用混了。

    “这未免太过于嚣张了吧。”有世家弟子都不由嘀咕说道:“这也太不给人情面了,就算揣架子,也不能这样离谱呀。”

    此时在场的不少世家子弟都觉得眼前这个小子太过于狂妄了,迟早要出事。

    李七夜理都不理自己,这让陈舒伟神态有些尴尬,他干笑了一声,说道:“在皇庭未能一尽地主之谊,在这缺牙山,小弟正打了几道野味,有丹膳开胃,请李兄移趾,到营地尝一尝如何?”

    银狐徐智杰想抢走李七夜,而京师少保陈舒伟又何尝不是想抢走李七夜呢!

    “不要扰了我的雅兴!”此时李七夜这才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徐徐地说道:“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这话我不再说第二遍,滚吧!”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这在场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大家心里面都发毛,大家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大家心里面都发怵,这个小子一开始先是把银狐徐智杰给得罪了,现在连京师少保陈舒伟也给得罪了,一下子就把狂庭道统的两个巨头都得罪了,这简直就是不想在狂庭道统混了。

    这小子如此的无法无天,狂妄霸道,先后得罪了银狐徐智杰、京师少保陈舒伟,他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真有那样的实力,的确是目中无人!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陈舒伟脸色有些难看,他作为京师少保,可以说是重权在握,平日里多少人是看他的脸色行事。

    今日他只不过是想先礼后兵而已,以免给人落得个口实,然而李七夜却一点情面都不给,直接让他们滚,这样的态度让陈舒伟在心里面也不由冒起了怒火,毕竟他陈舒伟也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被一个无名小辈如此斥喝,他也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至于银狐徐智杰,他则是站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因为在刚才他也一样是吃了一个闭门羹,现在他索性站在一旁看热闹,他倒要看一看陈舒伟该如何收场。

    彭威锦虽然是草包了一点,但也算是懂得观颜察色,此时一见陈舒伟脸色变得难看,顿时知道机会来了。

    “无知小畜生,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知识抬举的东西!少保,且让我替你教训教训他!”彭威锦立即站了出来,厉喝一声。

    此时彭威锦大喝,手中短戈“嗡”的一声吞吐着寒光,锐利无比,向李七夜喉咙刺去。

    当然,彭威锦更多的是装腔作势的份儿,他知道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但是这没关系,陈舒伟就在他的身边,只要李七夜敢出手,陈舒伟便会出手收拾他,这也正好给了陈舒伟出手斩杀李七夜的借口。

    “砰——”的一声,彭威锦的短戈还没有刺到李七夜的喉咙,就被李七夜只手折断,在李七夜的手中,这短戈就像树枝那么的脆弱,不堪一折。

    “呃——”在这刹那之间,彭威锦已经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大手瞬间卡住了彭威锦的脖子。

    李七夜看着彭威锦,淡淡地说道:“你还真的不知长进,一次又一次掌嘴,还不长记性,这是你自寻死路,莫怪我手辣!”

    “少,少保,救我!”被李七夜只手卡着脖子,彭威锦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吓得尖叫一声。

    “休得行凶!”陈舒伟就是等这个机会,不论是用礼还是用武,他都要把李七夜弄到手,请来也好,活捉也罢,他绝对不地让李七夜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所以,一见彭威锦落入了李七夜手中,他立即大喝一声,出手相救,大手如山岳,向李七夜面前横去。

    “喀嚓”的一声响起,但陈舒伟还来不及救下彭威锦,李七夜五指一扭,就硬生生地把彭威锦的脖子扭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