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224章缺牙山
    在客栈之外,不知道多少人屏住呼吸,都等着楚青凌出手,大家可以想象,当楚青凌出手的时候,只怕是拆了天地,只怕是整座客栈都会轰成齑粉。

    当很多人都在客栈之外等待的时候,都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大家都想看一看楚青凌是怎么样暴揍李七夜这个狂妄之徒。

    甚至连京师少保陈舒伟都面带冷笑,他已经是与李七夜结了大仇了,就算是他不能亲手宰了这个狂妄之徒,看着他被楚青凌狠揍,那也是让人心里面舒坦。

    至于银狐徐智杰,他则是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态,惹到楚青凌的人,都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只不过他倒是有些可惜,未能从李七夜口中挖到更有用的东西,不然的话,能借此来击破王府,在皇位之争上抢先一步。

    但是,当所有都在客栈之外等候之时,客栈寂静无比,客栈里面悄然无声,没有任何动静,并没有像大家想象中的那般狂风暴雨来临,更没有大家想象中那样楚青凌发飙,瞬间崩碎了整个客栈,甚至把李七夜这个狂妄之徒轰到天上,也没有大家想象中的楚青凌把李七夜打得满地找牙。

    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没有人知道客栈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按道理来说,楚青凌绝对是能横扫整个狂庭道统的人,至少在年轻一辈是如此,而李七夜这样一个默默无名的小辈,大家可不认为他是楚青凌的对手。

    但,客栈依然是寂静无声,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更不要说是轰天崩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吱”的一声响起,只见客栈的大门打开,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往里面望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都想看一看客栈之中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此时从客栈之中走出一个人来,这正是楚青凌,她神态无恙,此时她气息内敛,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她依然冰冷如霜雪,宛如是寒梅傲雪,从她的神态之中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从楚青凌的神态来看,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好像她也只是在客栈之中稍稍停留而己。

    一时之间客栈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由看着楚青凌,大家都不知道客栈之中竟究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青凌出来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看了众人一眼,随之飘然而去,没有作丝毫的停留。

    看着楚青凌飘然而去,一时之间客栈之外的人都不由面面相觑,为什么大怒发飙的楚青凌竟然会熄灭怒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此时客栈之中走出了三个人,这正是李七夜,杨胜平和朱思静随于他的身后。

    此时只见李七夜神态自然轻松,惬意自在,宛如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他们三个人走出客栈之后,也未作停留,乘着马车离开了,往缺牙山奔去。

    看着马车远去的背影,客栈之外的许多人这才回过神来,不少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门派长老都无法揣测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楚青凌乃是狂庭道统的兵马大元帅,手中权势滔天,她背后更是有着一位位的老祖支持,可以说在狂庭道统没有几个人敢与楚青凌为敌。

    再加上楚青凌自身的实力,她可以说是所向无敌,至少在狂庭道统是如此。

    现在楚青凌竟然是熄去了怒火,并没有为难李七夜,这样的事情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算是徐智杰、陈舒伟他们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是惹怒了楚青凌,就算能保住性命,只怕也会被楚青打得很惨。

    然而,现在李七夜却安然无恙,惹得楚青凌怒火冲天的他,不止是丝毫没有受伤,连楚青凌都怒火熄灭,当作没发生任何事一样飘然而去。

    大家心里面充满了好奇,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用什么样的手段让楚青凌熄灭怒火,大家都不知道这个默默无名的李七夜究竟是有什么样的魅力。

    看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止是李七夜全身而退,而且连楚青凌都怒火熄灭,这让京师少保陈舒伟和银狐徐智杰都不由为之脸色一变。

    陈舒伟和徐智杰都是处于狂庭道统权力中心的人,他们更了解楚青凌的底蕴,可以说在狂庭道统很难找得出让楚青凌和他们楚营忌惮的人,就算是有,那也是重磅级的老祖,这样的老祖在狂庭道统也就那么几个,当然李七夜绝对不在其中。

    但是,现在李七夜却能平安无事,楚青凌也熄灭了怒火,这就意味着楚青凌奈何不了李七夜,不管李七夜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总之,楚青凌并没有向李七夜出手,这也说明了一件事情,李七夜有着让楚青凌所忌惮的东西或手段。

    如果楚青凌并不忌惮的话,只怕李七夜早就被楚青凌揍得满地找牙了,他那张平凡的脸早就被揍成猪头了。

    先是有皇后王涵力挺李七夜,现在又有楚青凌忌惮李七夜,这背后究竟有着怎么样的原因,有着怎么样的秘密呢?

    这一刻,陈舒伟和徐智杰这两个相互竟争、相互敌视的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刹那之间,他们两个人心里面都有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把李七夜拉到自己这一边。

    不论是有利诱也好,不论是用武力也罢,都一定要把李七夜弄过来,李七夜手中肯定掌握有十分惊人的底蕴!

    同时,陈舒伟和徐智杰心里面也同样有着一样的打算,如果李七夜不能为己所有,好么就毁掉他,不论用什么样的手段,都要让他从这个世间消失,因为李七夜不能为他们所用,对于他们来说,那就危险了。

    如果李七夜不能为他们所有,那就意味着他极有可能站在王府这一边,站在王涵这一般,如此一来,李七夜就将会成为他们通往皇位道路上的最大障碍,如果真的如此,他们绝对要先扫除李七夜这个障碍。

    所以,就在同一刹那之间,陈舒伟和徐智杰两个人心里面都是杀机一闪而过。

    缺牙山,这不是一座山,这是一条巨大的山脉,整条山脉宛如巨龙一样盘踞在大地之上。在这样的一条山脉中,山峦起伏,有巨岳直入云霄,远远望去,白雪皑皑,如同是一座巨大的雪山一样,也有深壑巨大无比,似乎可以容纳一个世界一样,深不见底……

    在很多时候,缺牙山是很少人来,狂庭道统也曾经封山过好几次,背后原因不得而知。

    不过有传言说,在狂祖创建狂庭道统的时候,缺牙山就是一条沉浮于万统界的大脉,有着深奥的造化,后来狂祖创建狂庭道统的时候,把整条缺牙山的山脉拖拽到了狂庭道统之上,成为了狂庭道统广袤疆土的一部分。

    杨胜平在李七夜的指点之下,赶着马车往缺牙山最深处奔去,当抵达目的地之时,只见这里一座座山峰高耸,这一座座高耸的山峰竟然并排而立。

    远远看去,这并排而立的一座座山峰看起来像是一排整齐无比的牙齿,唯一不足的是,这一排整齐的牙齿中间缺了一个,似乎这一排整齐的牙齿中间的那一颗牙齿被崩掉了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杨胜平和朱思静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因为他们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看到眼前这一排中间崩了一颗牙齿的山峰之后,他们才真正明白为什么这里会被叫名为缺牙山了,这实在是太过于形象了。

    李七夜让杨胜平驾着马车缓缓从这排山峰的那个缺口驶入,当马车停在了这一排如牙齿般山峰缺口处,只见前面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沟壑,它既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深谷,也像是被人挖穿矿井,呈漏斗型状,上宽下窄。

    “这,这是被挖出来的吗?”看到眼前这个巨大无比的山谷,杨胜平都不由喃喃地说道。虽然眼前这个巨大无比的深谷没有挖掘的痕迹,但是怎么样看都让人感觉这里曾经是被人挖开的一个矿场。

    “这里可是曾经一座宝地,狂祖还没有创建狂庭道统的时候,就曾经被众多的无敌之辈挖掘过,只不过后来没落了,狂祖创建狂庭道统的时候,把整条山脉硬拽过来,让它成为了狂庭道统千万里疆土的一部分而已。”在杨胜平和朱思静都为眼前的一幕吃惊之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里面有宝藏吗?”朱思静不由好奇地问道,如此巨大的深谷,这可想而知当年是挖掘得多深,她都怀疑地深谷是不是深不见底。

    “不好说,或许比宝藏更值钱的东西。”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就像所谓的血参,那怕是千万年的血参,与它相比,那只怕都不值得一提。”

    听到这样的话,让杨胜平和朱思静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对于他们来说,千万年的血参,那已经是无价之宝了,这样的东西,只怕当今的狂庭道统都拿不出来,但这样的血参竟然党政军不值得一提,那么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东西?

    双倍月票,请大家投一下,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