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263章袭杀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天下再大,我也是来自去路,道统而已,何足为道,欲灭之又有何难?莫说是万统界的道统,就算是仙统界的道统,我欲灭之,又有何难!”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阳明须陀他们这些老祖都无话可说,这样的话说得太嚣张了,站在这万统界,开口说要灭仙统界的道统,这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忤逆之事。

    如果说,这样的话传到了仙统界,真的有某一个大人物要较真的话,无敌之辈降临,那是足可以让任何一个道统传承都为之颤抖的事情。

    所以,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没有人愿意去接腔了,那怕他们对于李七夜这种口出狂言的话语在心里面根本就不认同,根本就认为李七夜是狂妄无知,但他们都不愿意去谈论,毕竟一旦涉及到仙统界,他们都变得谨慎。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的刹那之间,寒芒乍现,一下子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咙,瞬间偷袭了李七夜,欲给李七夜致命一击。

    “砰”的一声响起,这突然乍现的寒芒并未能如愿,未能刺穿李七夜的喉咙,这突然偷袭的一击十分的致命,速度快得无与伦比,而且锋芒极锐,但依然逃不过李七夜的手掌心,李七夜手指瞬间夹住了刺来的寒芒。

    但就在被夹住的刹那之间,这一道寒芒又一下子消失了,似乎是一下子逃脱,没有看到是谁出手,没有人看到这是怎么样的突然袭杀。

    似乎这个躲于暗处的人极为了不得,可以来无影去无踪,特别是在这狂庭道统的地盘上依然能做到这一点,实在是了不起。

    “有点意思。”李七夜笑了一下,静静地站在了那里,等待着对方出手。

    突然有人袭杀李七夜,阳明须陀他们也不由屏住了唿吸,他们当然能希望这躲于暗中的人能袭杀李七夜成功。

    “铛”的一声响起,寒芒再一次乍现,以绝杀之姿瞬间刺向了李七夜背心,这一刻寒芒是在李七夜身后出现,在极速的绝杀之下,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让人心里面毛骨悚然。

    “砰”的一声响起,面对这样的绝杀,李七夜连头都不回,只是曲指一弹而已,便一下子震开了这绝杀的偷袭。

    “给我出来。”李七夜笑了一下,大手向虚空抓去,听到“砰”的一声,虚空宛如水波一样荡漾,瞬间被李七夜击穿,把敌人的藏匿之地瞬间击碎。

    就在李七夜击穿虚空的时候,只听到“嗡”的一声响起,那里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女子,袅娜多姿,但这只是惊鸿一瞥,在出现的瞬间又一下子消失了,不知道是躲在了哪里去了。

    “还真有点意思,非空间法则,也非无上秘术,更非是凭借宝物,所依仗的无非是一株奇草而已。”看着这个影子一下子消失,李七夜也不惊讶,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随口就道破了这背后的玄妙,这顿时门阳明须陀他们这些老祖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知道出手偷袭的是谁,他们也知道出手偷袭的人有怎么样的本事和宝物。

    现在李七夜随意一口就能说出来,这怎么不让他们大吃一惊呢。

    “冰儿,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快回武庭,向诸位老祖汇报情况。”在这个时候被锁住的诸位老祖中,有一位出身于朱襄武庭的老祖立即大叫一声,警告这躲于暗中的人。

    “既然来了,那就休想离开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我李七夜想抓的人,又焉容得她逃走。”

    话一落下,李七夜打开了命宫,“嗡”的一声响起,太初树浮现,“涮”的一声响起,太初树一下子涮了过去,一切都归原,空间也好,时光也罢,就在太初树一刷而过的时候,一切都归于原本。

    就在一切归于原本的时候,那个躲于暗中的人瞬间暴露了,那怕她所倚仗的那株奇草是极为逆天,但在太初树之下,都无处遁形,一下子暴露了行踪,而且在太初树的归原之下,她无处可以遁形,想换个地方躲一躲都不行。

    “走”看到一下子暴露,朱襄武庭的老祖大叫地说道。

    这个暴露了行踪的女子也不由大吃一惊,一直以来没有人能破她的这种遁形,今天竟然被李七夜如此的轻易破了,她也反应极快,就在这惊鸿一瞥之间,她扬身而起,欲远逃而去,欲逃出皇庭。

    “想走,迟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在这极速之间,他大手镇压而下。

    “破”这个女子见大手镇压而来,手中的战戟如惊龙,龙啸于天,战戟吞吐着寒光,欲一戟刺破天穹,刺穿李七夜的大手。

    但此时李七夜乃是道源加身,拥有着狂祖的力量,就算是真帝到来也只有被镇压的份,根本就无法与之对抗。

    “砰”的一声响起,战戟未能刺穿李七夜的大手,刹那之间被李七夜的大掌拍了下来,一下子摔落于地。

    在她还没有爬起来的时候,就“铛、铛、铛”的铁链声音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始祖法则一下子就把她全身锁得紧紧的,让她想动弹都难。

    这个女子也是十分的倔强挣扎着,但无济于事,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除非他们能强大到可以掀翻道源了,否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从始祖法则中挣脱。

    “小丫头蛮倔强的。”锁住了这个女子之后,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只见这个被锁住的女子长得很年轻,而且是十分的漂亮,她的美貌姿色比起王涵、楚青凌来那是只强不弱。

    眼前这个女子一双凤目明亮,宛如是天空的寒星一般,柳眉如剑,显得英气逼人,虽然她并未身穿铠甲,穿着一身紧袍,但却显得她干脆利索,同时也把她那完美的身材完全展现出来。

    蜂腰圆臀,那是一览无余,特别是此时法则捆绑住她的时候,更是把她那一对丰硕挺拔的玉峰凸现出来。

    眼前的女子可谓是美貌倾城、身材动人,但吸引人目光的却不是她美貌或身材,而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气息,这股气息凌厉逼人,特别是她手握战戟的时候,更是一股战意高昂,宛如她就是一尊随时都可以征战沙场的女将战,或者用更适合的词语来形容她女武神!

    看到女子落入李七夜的手中,被锁住的诸位老祖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们唯一的希望都没了,这一次他们的联军队伍,可谓是全军覆没。

    “长得倒蛮漂亮的。”李七夜看了一眼这个被锁住的女子,笑着说道:“我好像正缺一个暖床的丫头。”

    “呸”这个女子也是气势凌人,冷冷地说道:“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倒有几分傲气。”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你要知道,就算是铁打的人,一旦落入我的手中,如果我真的要折磨他的话,那用不了多久,也只有求饶的份。”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不少老祖脸色一变,他们这些老骨头还真的不怕被折磨,但是万一个这么一个小姑娘落入李七夜手中,那一切都不好说了。

    “你们说一说,该怎么样折磨你们才好呢?”李七夜摸了摸下巴,笑吟吟地说道。

    “这位前辈一定是李谦道友所说的先祖。”就在这危难之间,伏牛明祖忙是出面,向李七夜抱拳,显得恭敬。

    在这一场战役之中伏牛明祖是唯一没有出手的人,这一次他算是双方的见证者。

    在李七夜镇压了阳明须陀他们这些老祖之后,伏牛明祖与李谦作了个简短的交流,因为伏牛明祖对狂庭道统有恩,所以关于李七夜的事情,李谦也并没有隐瞒。

    “有事吗?”李七夜笑了笑,看了伏牛明祖一眼,说道。

    “先祖,俗话说得好,冤家易解不易结。”伏牛明祖忙是说道:“刚才我也与李谦道友交流了一番,得知这次风波的罪魁祸首乃是狂血三神,先祖也平定了这一次风波,狂血三神也惨死在先祖手中,扫平了’狂魔血噬’的余孽……”

    “……这一次的风波,也算是到此结束。虽然说诸道统联军攻入皇庭是有所不妥,但此次风波也是因狂血三神而起,其中也有所误会。既然误会已经解开,双方损失皆为惨重。我们大家何惜再继续为狂血三神他们这样的余孽所作的事情付出代价呢?”

    “……若是诸位为了大局着想,为了自己的道统着想,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危,这一次风波,我们干戈化玉帛如何?我们伏牛道统毛遂自荐,愿继续调停这一次冲突。当年诸道统也愿意与狂庭道统达成议协,这一次又何尝不能再继续执行当年的协议呢?”

    伏牛明祖这一话可以说是通情达理,他也是为狂庭道统和诸多道统的和平相处作出了很大的努力。

    听到伏牛明祖这样的话,被锁住的阳明须陀他们不由你看我,我看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