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886章暂时的别离
    “殿下”这支铁骑直奔于武冰凝面前,跪倒在地,齐唿了一声。

    看到这支铁骑,武冰凝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武将军,你等为何会在这里?”

    “禀殿下,我等是前来迎殿下回朝。”为首的将军忙是对武冰凝恭敬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武冰凝不由脸色一沉,她随李七夜来到了火源之地后,她的确是给自己的朱襄武庭传回了消息,她只是告诉道统内的老祖自己已经安全离开狂庭道统了,她没有想到朱襄武庭的军团这么快就赶来了。

    武冰凝深深地唿吸了一口气,稳住了自己的心神,徐徐地说道:“武将军,我该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不需要武将军劳心。”

    这位伏拜于地的将军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冰儿,外面险恶,暂且先回朝休息。”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只见有弟子抬着一张软轿上前来,只见这软轿中坐着这一个老人,这是一个老祖级别的真神,他脸色苍白,气色十分差,但一双眼睛依然是光芒四射。

    “老祖”看到这位老祖,武冰凝不由吃惊,眼前这位老祖正是曾经参加攻打狂庭道统联军的老祖。

    “听你平安归来,我也特地来接你。”这位老祖看到武冰凝安然无恙,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当日虽然在狂庭道统中活着回来了,但受到极重的伤,事实上不止是他受伤,其他所有的老祖都在李七夜手中受了重伤,他们这些老祖回来之后都忙着闭关养伤,以免留下后遗症。

    但听到武冰凝回来了,这位受伤的老祖依然是亲自出关,前来迎接武冰凝,毕竟他们这些老祖能活着离开狂庭道统,武冰凝有着很大的功劳,所以这位老祖带伤也要亲自来迎接武冰凝。

    武冰凝脸色变了一下,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她深深地唿吸了一口气,最后徐徐地说道:“惊动老祖,让老祖为我奔波,冰凝心中有愧,只是我暂且有事,他日再回道统。”

    “这只怕不妥。”老祖一听武冰凝这话,忙是说道:“道统一天不能没你,你还是随我速速回去吧,以免得节外生枝。”

    老祖的话让武冰凝一下子沉默起来,她打心里面就不想回朱襄武庭,一回去就是有着挥之不去的烦恼。

    “怎么,想来抢人吗?”就在武冰凝沉默的时候,站在她身后的李七夜站了出来,悠闲地说道:“如果想抢人,那也先问我同不同意。”

    朱襄武庭的其他弟子当然不认识李七夜了,但是朱襄武庭的这位老祖可是认识李七夜,当日差点就是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

    “是你”这位老祖一看到李七夜,顿时都被吓了一大跳,本是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立即如临大敌,大手一挥。

    “铛、铛、铛”就在这刹那之间,朱襄武庭的所有弟子都是刀剑出鞘,瞬间进入了备战状态,一下子把李七夜团团围住,这不得不承认朱襄武庭的弟子的确是训练有素,反应极快,不愧是一流道统的弟子。

    “要来打一场吗?”李七夜看着团团围住的朱襄武庭高手,淡淡地笑着说道:“我随时都可以奉陪。”

    在这个时候,朱襄武庭的老祖也不由脸色发白,他可是见过李七夜的强霸,也见过李七夜凶狠的手段,只要李七夜一发狠,杀起人来那绝对是不眨眼。

    最终,这位老祖深深地唿吸了一口气,大手一挥,让门下弟子退下,他知道普通的弟子、一般的强者,根本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再多的人上去也是送死。

    “尊驾,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们朱襄武庭只是想接我们的弟子回去而已,我相信尊驾也是遵守诺言的人。”最终这位老祖深深地唿吸了一口气,徐徐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这位老祖也明白在此时此刻要与李七夜动武,只怕是无法解决问题的,真的动起手来,他们也没有胜算。

    “这样的事情,我倒不阻拦。”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如果她想回去,随时都可以回去,但如果她不回去,谁想强勉她,那就先问我同不同意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这位老祖语塞,他一下子是骑虎难下,他只好看着武冰凝。

    如果在这个时候他们硬是要从李七夜手中抢人的话,那么一场血战那是免不了的了。

    “我回去。”最后,武冰凝深深地唿吸了一口气,郑重地对老祖说道:“我随老祖回道统便是!”

    听到武冰凝这样的话,这位老祖这才松了一口气,他高悬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丫头,如果你不想回去,就无需回去,只要我在,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你做任何事情。”李七夜轻轻地揉了揉武冰凝的秀发。

    “我知道。”武冰凝坦然地迎上李七夜的目光,郑重地点头,说道:“逃避不是办法,我会去解决它的。”

    对于武冰凝来说,该来的终究是要来,她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她索性回朱襄武庭,要解决这件事情。

    “也好,那就去吧。”李七夜揉了揉她的秀发,说道:“我们很快会想见的,只要你需要的时候,我无处不在。”说着,他一指点在了武冰凝的眉心处。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武冰凝眉心波光荡漾,散发出光芒。这是李七夜留在武冰凝身上的烙印,只要武冰凝有需要或有危险之时,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是无处不在!

    武冰凝深深地看着李七夜一眼,此时此刻她忍不住紧紧地握着李七夜的大手,心里面有着万分的不舍,她不由把李七夜那粗糙的大手握得紧紧的,她也不知道此一别,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我走了。”最后武冰凝一咬牙,转身就走,走入了朱襄武庭的军团之中。

    “驾”最后武冰凝跃上了战马,头也不回,策马离开,军团的许多弟子立即随他奔驰而去。

    见武冰凝策马而去,朱襄武庭的老祖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回过神来,向李七夜抱了抱拳,徐徐地说道:“我们曾与尊驾有着种种误会,今日也算是清释前嫌,他日尊驾有暇,迎欢尊驾来我们朱襄武庭小酌。”

    当然,这位老祖所说的那只不过是客套的场面话而已。

    “我倒希望有一天去你们朱襄武庭,不过到时候你们应该祈祷我是去小酌一番的,如果我是去大开杀戒的话,我相信你们朱襄武庭是没有人能挡得住我的步伐!”李七夜淡淡一笑。

    这话顿时让这位老祖脸色一变,对于这么凶勐霸道的话,他都反驳不了,面对这样的凶人,他都搁不下狠话来,因为在这样凶人的面前,怎么样的狠话都显得那么的软弱无力。

    “我这个人也不一定喜欢打打杀杀。”李七夜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的老祖,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只想告诉你,你们家的丫头现在是由我李七夜罩着,你们朱襄武庭狗屁的事情我懒得去理会,但,今天这丫头是随你回去的,给我记住一句话,丫头从我身边好好离开,我就要她好好的回来,如果有什么损伤或委屈,不要怪我没提醒你,我一怒,便是天地泣、神鬼嚎!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如此**裸的威胁,让这位老祖身边的不少弟子强者都脸色大变,都忍不住怒视李七夜,他们朱襄武庭什么时候被人威胁过,当然这些弟子强者也不知道李七夜的可怕。

    面对这样的威胁,这位老祖也没有生气,他深深地唿吸一口气,徐徐地说道:“尊驾的话我们会记住的。”

    “那就给我滚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否则谁都休想离开这里。”李七夜负手而立,气势凌人。

    这位老祖也不敢吭声,最后唯有向李七夜鞠了鞠首,在众弟子抬着之下,飞驰地离开了。

    当所有人离开之后,李七夜的目光投得很远,看到遥远的地方,最终轻轻地叹息了一口气。

    当然,对于他来说,武冰凝的那点烦恼是算不了什么,只要他一出手,便是可以荡平一切,所谓的烦恼那也是迎刃而解。

    只不过这就要看武冰凝愿不愿意用武力来解决,就要看她愿不愿意与自己宗门的长辈闹翻了。

    最终,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往长生谷而去。

    李七夜此去长生谷,那是有着他的目的,并非像武冰凝开玩笑所说的那样,是冲着长生谷美丽的女弟子而去的。

    此去长生谷,那是因为长生谷有他所需之物。长生谷,当年药仙敢取之为“长生”两字,这里面不仅仅是因为药仙所炼出来的长生丹是举世无双,更重要的是在长生谷的“长生”两字背后还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在背后有着更深奥的玄机。

    李七夜此去就是冲着长生谷“长生”两字这背后的玄机而去的,这才是他真正所图谋的东西,否则的话,单凭长生谷的长生丹,这还让他看不上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