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356章平城公子
    李七夜站在江边,远眺对岸,双目一凝,宛如是目光可以穿透整个彼岸一样。

    “有风暴,没风暴;有风暴,没风暴……”就在李七夜收回目光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嘀咕。

    李七夜侧首一看,只见江岸旁边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站着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穿着一身布衣,浅麻色,背着背着一把铁剑,这把铁剑古旧,有着不少的年代。女孩子脂粉未施,虽然不能说是十分的漂亮,但整个人看起来有着一股秀气,特别是一双秀目中充满着坚毅,一种不放弃的倔强气息从她的一双眼睛透露出来。

    女孩子的秀发随着束在身后,江风吹拂的时候,有几缕凌乱的发丝掠过她的脸庞。

    此时她手抓着一株花朵,一片片的花瓣摘下来,每摘一片花瓣就低声说道:“有风暴,没风暴;有风暴,没风暴……”她这样一片片的摘花瓣,就好像是占卜一样。

    看到她这个模样,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今天绝对有风暴,不用去撞运气,而且是大风暴。”

    这个女孩子本来就是独自站在一个角落,落落的不入群,现在被李七夜一句话惊醒,她立即抬起头来,一看到李七夜,被李七夜一口点破了心思,顿时脸色通红,后退了一步,低声地说道:“我,我,那我等明天再来。”说着都不敢抬头。

    “只怕在短时间内都会有风暴。”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这个女孩子不由抬头看了看江面,有些犹豫,又有些不知所措,但又不甘心的模样。

    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而已,并没有说什么。

    “砰、砰、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脚步声响起,一群人来到了江边,这群人气势凌人,而且有着强挤过来之势,这让江边的人都纷纷要给他们让出路来。

    大家一看,这群人清一色的背着长剑,一看便知道是同出一个门派,为首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娇媚动人,身材凹凸有致,充满着诱惑,而且这个女子穿着一身王朝大袍,一看就知道是非权即贵。

    “是剑冢的人。”看到这一群人,不少人暗暗吃惊,低声地说道:“剑冢道统的人来了,是夏郡主,剑尊的堂妹。”

    “夏梓莹,剑尊的堂妹竟然来了,看来剑尊也会来的。”看到这个女子之后,连老一辈都不由暗暗吃惊。

    这个叫夏郡主的女子到来之后,目光一扫,顿时目光落在了刚才那个数花瓣的女子身上。

    “哟,这不是凌家的千金小姐吗?竟然也来金钱落地了,难得,难得,十分难得。”这个夏郡主立即娇笑地说道。

    这个数花瓣的女子看到剑冢的人本来想离开的,但还没有来得及离开,便被夏郡主一下子逮到了。

    “我,我也只是来看看。”这个女子低了一下头,但她又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直视夏郡主,看得出来,她心里面有惧意,但她依然抬起头来直视夏郡主。

    “凌家的。”听到夏郡主的话,年轻人倒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一些老修士倒暗暗吃惊,看着这个女子。

    “金钱落地,那可是步步都要钱的地方,这里面的花费只怕很大很大。”夏郡主皮笑肉不笑,别有用意地说道。

    “我,我还能承担得起。”这个女子缓缓地说道,尽管是如此,她说这话底气不足。

    “那可不好说了。”夏郡主摇头说道:“你要去哪里呢?说不定我们是同路呢。”

    “我,我只是随便看看而已。”这个女子不由看了一下别的地方,但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毫无疑问,她也是为其他东西而来。

    “不会和我们同一个地方吧。”夏郡主顿时笑靥如花,笑着说道:“不瞒你说,剑尊师兄也就要来了。既然我们都是同一个道统的人,应该同心协力,有什么事情,大家一同去解决。”

    听到剑尊要来,这个女子顿时脸色大变,脸色发白,连退了好几步,她尽量不让自己露出破绽,但依然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而这个女子的神态让夏郡主尽收眼底,她心里面一下子有了底了。

    “既然我们都是同路,那就一同去吧。”夏郡主吩咐身边的弟子,说道:“去把凌姑娘请过来,我们一同上路,到时见了剑尊师兄,也有得交待。”

    夏郡主身边的人立即向这个女子走去,这个女子脸色大变,想转身逃走,但此时已经迟了。

    在场的不少修士都看出这一幕没有那么简单,老一辈的修士更是心知肚明,甚至有老一辈轻轻地叹息一声,低声地说道:“凌家可惜了。”

    尽管是如此,但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毕竟剑冢道统在万统界也是拥有着很强大的实力。

    “不用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手臂伸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淡淡地说道。

    拦住他们去路的正是李七夜,这让夏郡主的人立即停了下来,打量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说道:“小子,识相的滚一边去,这是我们剑冢的事情。”

    “在我还没有动手之前,给我滚吧。”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

    “哟”夏郡主见到李七夜打抱不平,立即娇笑地说道:“原来我们凌家的千金小姐在外勾搭了野男人,难怪敢来金钱落地,找个男人,一分钱都不用花就可以来金钱落地了,如果不行,那就找两个男人……”

    这个女子被夏郡主一嘲笑,顿时脸色涨红,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来。

    “你信不信再嚼舌根,我亲手把你的舌头拔出来。”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淡淡地说道。

    “好大的口气。”这个女子顿时双目一厉,露出了可怕的杀机,冷冷地说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何人,竟然敢在本小姐面前大言不惭……”

    “不需要知道,一个蠢货而已。”李七夜毫不客气,打断了她的话,淡淡地说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就在这个时候,夏郡主身边的强者都顿时一怒,双目露纷纷露出杀机,甚至已经有人长刀出鞘了。

    “打架吗?真的要打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一个青年快步地走了过来。

    这个青年穿着一身青袍,背后背着一大包的麻袋,麻袋很长,里面塞得满满的,也不知道塞的是什么。这个青年长得阳光俊气,脸上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

    “平城公子”一看到这个青年,在场的不少人一下子认出了他的来,有人低声叫道。

    那些本是向李七夜走去的强者一看到这个青年,立即止步,他们纷纷打了一个眼色,全部弟子又退回到了夏郡主的身边。

    “平城公子,三公子之一”听到平城公子,就算没有见过他大名的人都知道眼前这个青年是谁了。

    平城公子,万统界的三公子之一,与回春公子、蟠龙公子齐名,只不过回春公子已经死了,现在三公子只剩下两公子了。

    平城公子,具体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哪一个门派出身,大家只知道他来自于平城,住在平城,所以大家都叫他平城公子。

    现在平城公子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也让不少人在心里面暗暗吃惊,因为有传言说平城公子很少离开过平城,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呆在平城。

    “平城公子,久仰了。”此时夏郡主显得庄端高贵,向平城公子抱拳,看起来是落落大方的模样。

    “原来是夏郡主,久违了。”平城公子笑着说道:“前段时间我见到剑尊,他还跟我买了一把剑呢。夏郡主要打架吗?要不要来一把?”

    剑尊,乃是当今赫赫有名的强者,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也只有平城公子这样的人敢如此直唿。

    “不,我们只是赶路而已。”夏郡主露出美丽的笑容,忙是说道:“下次还请公子来我们剑冢作客。”

    “好吧。”平城公子见夏郡主要离开,也只好有些失望地说道。

    此时夏郡主撒出了一大把的真币,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真币落下“哗啦”一声,江中冒出一艘巨大的木舟来,一下子收了所有的真币。

    “我们走。”夏郡主跳上了木舟,带着所有的人坐着木舟往对岸而去,此时她没有再为难那个女孩子,因为她不想让人知道一些事情。

    “买剑吗?”就在李七夜也打算渡江的时候,平城公子立即凑了过来,满脸笑容,阳光灿烂。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而平城公子十分的热情,立即把背上的麻袋取下来,打开,只见里面装满了一袋密密麻麻的竹剑,这竹剑削得倒十分精细。

    “这可都是好剑,由我亲手削成的,兄弟,要不要来一把,这样的好剑乃是防身利器。”平城公子立即向李七夜推销起自己的竹剑了。

    而在场很多修士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平城公子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不论见到怎么样的大人物,他都会推销自己的竹剑,当然了,也有一些大人物冲着他的名气会向他买上一二把的竹剑。

    事实上,对于很多修士强者而言,这样的竹剑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