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359章暴风雨
    “哗啦、哗啦、哗啦……”的一次次江水声响起,香象驮着李七夜和凌夕墨以极速前行。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香象超过了许多最先出发的金鱼、海龟乃至巨舟。

    没有多少时间,只见前面有一艘巨舟飞速前行,它的速度之快宛如离弦之箭,也是把其他的金鱼、海龟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是夏郡主他们。”看到前面这艘巨舟,坐在身后的凌夕墨不由低声地说道。

    在心底里面,凌夕墨还是有些怕夏郡主他们。虽然说现在林夏王朝已经是彻底掌握了剑冢了,而他们凌家也彻底的没落了,但林夏王朝依然时不时会有人来为难他们凌家,或者找他们凌家人的麻烦。

    毕竟,凌家乃是剑圣的后代,乃是剑冢的正统,就算林夏王朝已经彻底地掌握了剑冢的权柄,但他们依然不放心。

    但是林夏王朝又不敢把凌家赶尽杀绝,原因很简单,剑圣创下的道统不只有剑冢这么一个。

    一开始剑圣是成为了一尊万统的始祖,但在后来他登峰造极,成就了仙统的始祖,在仙统界创下了第二个道统。

    也正是因为如此,试想一下,如果说林夏王朝杀了凌家的后人,一旦消息传到了仙统界,说不定仙统界会有人为凌家报仇,到时候就算是一百万个林夏王朝也不够仙统界的人来灭掉。

    更重要的是,还有传说认剑圣还没有死,依然存活于世,也正是因为如此,就算给林夏王朝一百万个胆也不敢说把凌家赶尽杀绝。

    至于凌家已经没落,这是大家都无话可说的事情,那是因为凌家它自己不争气。

    香象的速度极快,在眨眼之间就追上了巨舟,巨舟上的夏郡主他们也一下子看到了李七夜和凌夕墨了。

    看到李七夜和凌夕墨两个人竟然骑着香象,这顿时让夏郡主就冷哼一声了,她乃是剑冢的郡主,那也只不过是乘巨舟而已。

    现在凌家的那个贱人竟然与一个无名小子共乘香象,这怎么不让她心里面特别的不爽呢??“哟,这不是凌家的妹子嘛,怎么了,又勾搭上一个有钱的男人了吗?”夏郡主满脸笑容,说道:“这年头呀,只要放得开,就是好。人穷一点,丑一点,那都没关系,只要裙子一松,什么都有了,也大把男人可以勾搭。”

    “哈,没错,就是这样。”与夏郡主同舟的不少剑冢弟子哄然大笑。

    被夏郡主他们如此嘲笑,如此的羞辱,这顿时让凌夕墨脸色涨红,羞怒无比,她有些哆嗦地指着夏郡主他们,说道:“你,你们胡说八道什么,我,我跟李公子没有什么事情。”

    “当然没有什么事情了。”夏郡主立即娇笑起来,眼如桃花,笑着说道:“对于有些女人来说,上上床,那算得了什么事情呢,那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你,你,你……”凌夕墨指着夏郡主,哆嗦了小半天,说不出话来,她都快被气得哭了,她力薄道行浅,又能奈得了夏郡主他们何。

    “哗啦”的一声巨响,此时香象扬起了大蹄,狠狠在砸了下去,立即掀起了巨浪,一下子把巨舟冲击得摇晃不止。

    “小心”巨舟上的夏郡主他们顿时脸色一变,大叫一声,紧紧地抓住船舷。

    “小子,你要干什么。”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夏郡主立即怒喝一声,愤怒地瞪着李七夜。

    这正是李七夜驱使香象砸下大蹄的,差点把他们的巨舟都掀翻了。

    “只是一个警告而已。”李七夜风轻云淡,说道:“再胡说八道,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放肆”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巨舟上不少剑冢上的弟子都怒喝一声,纷纷怒视李七夜,甚至已经有人拔剑了。

    “小子,你可知道本郡主是何人?我乃是剑冢的郡主,剑尊便是我师兄,你敢与我为敌,只怕你家的长辈都庇护不了你……”夏郡主厉喝一声,狐假虎威。

    “哗啦”的一声水响,香象再一次大蹄砸下,巨浪冲卷而去,瞬间把巨舟欣起,吓得夏郡主他们尖叫连连,脸色发白。

    “你,你,你好大胆”这个时候夏郡主被吓得脸色发白,至于剑冢的弟子不敢再开腔,也被吓得不轻了。

    “噼啪、噼啪、噼啪……”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闪电降下,天空一下子乌云密布,形成了漩涡。

    “小心,风暴来了,抓紧了。”这突然密布的乌云,让大家感觉不妙,前面有修士强者大叫一声。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暴风雨说来就来,瞬间大浪滔天,狂风大作,一下子是惊涛骇浪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不”就在这个时候,前面有乘金鱼的修士强者根本抱不住自己的金鱼,一下子被高高掀起,落在江水之中的时候,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这可不是普通的江水,一旦落入江中,就再也回不来了。

    “小心了,坐稳了。”有道行强的人,坐在自己海龟之上,宛如与海龟合成一体般,任由大浪掀翻,也没办法把他们掀飞。

    “抓稳,不要松手。”此时夏郡主他们也大叫一声,见暴风雨冲击而来,夏郡主他们大叫一声,一个浪头打来,把他们巨舟掀起,但巨舟依然是平稳。

    “小子,上岸之后,一定会与你清算。”在大浪打来的时候,夏郡主依然忍不住向李七夜叫嚣一声,她咽不下这一口气。

    “滚”李七夜只看了她一眼,香象一下子高高的踏起,直踩在了浪头之上,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巨浪再一起掀起,直接把巨舟掀得高高飞起,一下子被掀得远远的,瞬间被掀入了浪滔之中,一下子不见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如果他们的巨舟都颠覆的话,他们就是必死无疑了。

    李七夜突然下狠手,把身后的凌夕墨也吓了一大跳。

    “我的妈呀,这小子够狠的。”这一带骑着金鱼、海龟的修士强者见李七夜毫不留情地让香象把夏郡主他们的巨舟掀飞,这把他们都吓得一大跳。

    一时之间些骑金鱼、骑海龟的修士都离李七夜远远的,他们可不想被李七夜的香象一蹄掀翻落入江中。

    李七夜也懒得理会众人,撒蹄狂奔,在这个时候香象的优势一下子表现出来了,那怕此时狂风暴雨席卷而来,香象也是稳如泰山,乘风破浪,以极快的速度向对岸狂奔而去,一点都不受狂风暴雨的影响。

    这也难怪骑香象所要的真币远远比骑金鱼、海龟乃至是巨舟都要贵,它在大江之中履如平地,那怕是狂风暴雨都通畅前行。

    一开始,看到狂风暴雨来袭,这也把凌夕墨吓得一大跳,不由紧张起来,紧紧地握地拉着李七夜,直到见香象乘风踏浪前行,根本不怕暴风雨,这才让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香象一路狂奔,乘风破当,冲过了暴风雨,最终是踏上了对岸。

    “哗啦”的一声响起,香象身体一抖,李七夜和凌夕墨被抖落,香象又一下子潜入了江水之中,眨眼之间消失了。

    双腿落地之后,凌夕墨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双腿依然不争气地打了个哆嗦。

    “好了,到岸了。”李七夜拍了拍身上的水珠。

    凌夕墨回过神来,不由为之感激,如果不是李七夜带她过江的话,她自己骑着金鱼过江,只怕早就像一些修士那样已经是葬身江底了。

    “谢谢。”凌夕墨不由道谢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往前而去。

    凌夕墨站在岸边,一时间不由为之迷茫,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好,虽然她翻过家族的很多典籍,在途中也有人指点过她,她只知道要渡江,具体的位置她也不知道在哪里。

    凌夕墨回过头来,看了大江一眼,她想到夏郡主他们不知道有没有死,她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心里面为之一寒,如果夏郡主他们没死的话,绝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她向前望去,只见李七夜的身影在夕阳下越拉越长,她也不知道从哪里鼓起来的勇气,向李七夜追去,突然之间,她觉得跟着李七夜或许还安全一点。

    李七夜走得也不是特别的快,凌夕墨好不容易才追上他,跟在了他的身后。

    李七夜当然也知道凌夕墨追上来了,他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凌夕墨。

    凌夕墨不由低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毕竟她和李七夜非亲非故,不要说让李七夜帮她,换作别人,只怕跟都不会给她跟。

    好一会儿,凌夕墨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低声说道:“我,我,我不知道去哪里找那个地方,听说,听说我们始祖去过。有很多人说,那个地方要渡江。我,我,我不知道还有多远。”

    她一路走来,花了很长的时间,但却还没有搞清楚这个地方真正的位置。

    “跟着我吧。”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吩咐说道:“到时候看能不能去瞅一下。”

    听到李七夜的话,凌夕墨顿时为之一喜,忙是鞠身说道:“谢谢你……”

    李七夜转身就走,淡淡地说道:“我可不怎么样等人,你可要吃得了苦。”说着继续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