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370章我要杀人,谁能挡得住
    此时大家都望着樊贵兴,大家都想知道他该如何做,毕竟,李七夜的凶猛与霸道大家也都见识过了,他就是一个睥睨天下的人。

    “阁下,够了”此时樊贵兴沉声地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赶尽杀绝!”

    “你是什么东西?”对于樊贵兴的开腔,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依然是不紧不慢地向周志坤赶去。

    樊贵兴不由脸色一变,他自从跟随着自己的主人来到了万统界,可以说是高高在上,万统界谁不给他三分情面,谁敢拂他的面子?

    不要说是万统界,就是在帝统界的时候,凭着他是沐家亲信这样的身份,都不知道有多少道统的大人物都会给他三分情面,要知道,他们沐家可是帝统界的三大巨头之一,谁敢拂他们沐家的情面。

    在这万统界,不要说是大教长老这么不入流的人物,就算是道统老祖,那怕是登天真神,都要给他樊贵兴情面,虽然他只是普通真神,还没有登天,但这些登天真神级别的老祖,都要叫他一声樊道兄。

    现在倒好,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晚辈竟然敢如此咄咄逼人,在当着天下人的面说出这样的一句话,那简直就是抽他一个耳光。

    “我乃是沐家子弟,为沐家效忠几千年。”樊贵兴冷冷地说道:“我乃曾侍候过沐家老祖宗,曾伴读过家主……”

    樊贵兴如此冷冷的话,那再明白不过了,他已经表明他的身份够尊贵了,那怕他在沐家只是一个老奴,但侍候过好几代人,忠心耿耿,沐家也是给了他很尊贵的地位。

    在万统界,任何人听到樊贵兴这样的话都会为之一凛,他可不是周志坤这种狐假虎威的人所能相比的,他在沐家是实实在在的拥有着尊贵地位的人,他在沐家家主面前是说得上话的人。

    “沐家是什么东西。”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依然很随意,拎着竹剑,不急不慢地赶着周志坤。

    周志坤被吓坏了,一边逃脱,一边回头去看李七夜,他恨不得离开这个恶魔远远的,越远越好。

    “沐家是什么东西”,听到这样的话,樊贵兴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一时之间不由双目喷出怒火来。

    在场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就算有很多人在心里面不爽沐少主,但没有人敢公开说“沐家是什么东西”,这可是帝统界三大巨头之一,如果说一旦沐家震怒,那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甚至有可能会为自己道统带来灭顶之灾。

    “小辈,凭你这话,就足够诛你九族!”樊贵兴沉声地说道。

    “哦,是吗?”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沐家如果识相点,就给我滚远一点,否则敢与我为敌,我灭你们沐家!”

    “这,这,这是狂到无边”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所有人都瞠目结舌,都说不出话来。

    当着天下人的面,敢说灭沐家,这简直就是疯了,就算是真帝,也不敢说灭沐家,毕竟沐家作为帝统界的三大巨头之一,底蕴是深不可测。

    “无知小儿,灭沐家?就凭你?”樊贵兴狂笑一声,森然地说道:“小辈,你死定了,而且沐家必诛你九族。”

    “这话,我听腻了。”李七夜笑了笑,挖了挖耳朵,悠闲地说道:“以前叫嚣着灭我九族的人,后来都被我灭了他们九族。”

    此时,所有人都不由屏着呼着,看着李七夜,大家都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疯狂了,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但,不管他疯不疯狂,单凭他敢挑衅沐家的这一份勇气,都让人为之钦佩,在万统界,谁敢出声去挑衅沐家。

    “樊老”逃跑的周志坤看着自己离樊贵兴是越来越近了,他狂喜不己,远远就大叫了一声,大叫道:“樊老,救我”?樊贵兴目光一凝,“嗤”的一声,一物掷出,钉在了李七夜前面不远之处。

    不管如何,周志坤投靠了他,为他跑腿,在这个时候樊贵兴还是需要把他救下来的。

    樊贵兴掷出钉在李七夜面前地上的是一面旗帜,这面小旗上绣有“沐”字,古老霸气,一看便知道此旗出于非一般人之手。

    “沐家的令旗”看到这面旗帜,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凛,特别是道统的老祖,知道这面旗帜意味着什么。

    这面旗帜代表着沐家的权威,一旦见到这面令旗,不论是谁都必须退让,否则就是与沐家为敌,这是十分严重的事情。

    要知道,这样的一面令旗也不是谁都能有的,像樊贵兴那是侍候了沐家好几代人,才得到了这样的一面令旗,它的珍贵程度非同小可,而且也是权威极高。

    见旗如见令,这面令旗一出,那就是天大的事情,只怕没有几个人不给情面,否则就真的是与沐家为敌。

    “止步,否则便是沐家的敌人,杀无赦。”见李七夜走来,樊贵兴冷冷地说道。

    看到樊贵兴出手了,而且自己离樊贵兴越来越近了,周志坤也狂喜不已,毕竟沐家令旗非同小可,谁都不敢违逆。

    见自己能得救了,周志坤狂喜说道:“多谢樊老的救命之恩”

    然而,“恩”字还没有说完,还在口中的时候,周志坤就“呃”的一声响起,嘴巴张得大大的,口中的那个“恩”字怎么都吐不出来。

    此时他的喉咙是鲜血缓缓流下了,一剑瞬间从背颈穿透,一下子刺穿他的脖子,在喉咙出现了一个血洞。

    一剑致命,没有人看清楚这一剑是怎么样来的,不要说是想救他了,就算樊贵兴想救他,但都没有这一剑快,这一剑太快了,快到无法形容。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轻轻地吹去了剑尖的那一滴鲜血,淡淡地说道:“算了,剥皮太麻烦了,一剑送你归西吧。”

    看着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了,所有人都不由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当着樊贵兴的面,把周志坤杀了,这简直就是狠狠打樊贵兴的耳光。

    就在所有人都发呆的时候,李七夜随意地一脚就把沐家令旗踩在了脚下了,说道:“这是什么破旗,也值得扬威辉武。”

    这样的一幕,让大家都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这不仅仅是抽了樊贵兴耳光,这简直就是狠狠地打沐家的耳光,简直就是蔑视沐家,把沐家的权威狠狠地踩在了脚下。

    “太霸道了”就算是大教老祖都不由发懵,喃喃地说道。

    在万统界,谁敢把沐家的令旗踩在脚下,谁敢践踏沐家的权威?这简直就是不想活了,这可是灭族的大罪。

    此时樊贵兴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的令旗掷出,不要说是万统界,就算是在帝统界,也没有人敢乱来,毕竟这是代表着他们沐家的权威。

    现在李七夜却毫不在意,把他们沐家的令旗随意的踩在了脚下,狠狠地践踏他们沐家的权威。

    此时李七夜缓缓地向樊贵兴走去,依然是不紧不慢。

    “你,你想干什么?”在这刹那之间,樊贵兴心里面发毛,在这一刻他彻底明白自己踢到铁板上了,他真的是惹上了硬茬儿了,世间真的是有不怕他们沐家的人,真的有不把他们沐家放在眼中的人。

    “你说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既然你都说要灭我九族了,那我就先送你归西了。”

    “你,你可不要乱来。”樊贵兴脸色大变,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你可要为你自己任性的行为负责,到时候可不是仅仅你会遭殃,只怕你的宗门、你的道统都会招来灭顶之灾。”

    “那又如何?”李七夜十分随意,说道:“那我就先灭了你们沐家。”

    “你”樊贵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换作别人真的会考虑一下自己与沐家为敌的后果,但眼前这个李七夜就是一个疯子,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后不后果的。

    对眼前这样的疯子,所有恫吓的话都无济于事,沐家的权威在他身上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你说,我一剑之下,你自己能逃多远?”李七夜的手指轻轻地拂了一下。

    “不会是玩真的吧?”看到李七夜竟然要对樊贵兴出手,这吓得很多人都头皮发麻,一时之间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

    “这样的疯子,难道他们的宗门就没有人出来阻止一下吗?”有人头皮发麻地说道:“这,这,这,如果与沐家为敌,搞不好会天崩地裂。”

    “太疯狂了,竟然是玩真的,敢杀沐家的老仆。”道统的老祖也是头皮发麻,如果真的是把沐家的老仆杀了,那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那简直就是捅破天的事情。

    就如樊贵兴所说的那样,搞不好会为自己宗门带来灭顶之灾。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樊贵兴要逃了,空间波动了一下,他身形一闪,瞬间往天际而去。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樊贵兴也怕了,因为他遇到了一个疯子,他根本就不把一切放在心上,这个疯子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