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385章零花钱
    始祖真币,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了,不要说是一般的小修士了,就算是多少大教的老祖,穷其一生,都没有见过始祖真币。

    甚至就算是一些道统的老祖了,那怕他们见过始祖真币,说不定也只不过是匆匆一瞥而已,并没有资格拥有始祖真币。

    虽然说凌夕墨手中的始祖真币那也就十几个而已,但这就已经足矣,那怕是十几枚的始祖真币,也比你一大堆的真帝真币要强,除非你能拿得出最顶级的真帝真币了,否则,随随便便的几枚始祖真币,也能把一大堆的真帝级别真币比下去。

    此时凌夕墨手中握着始祖真币,她手掌都哆嗦,她这一辈子也第一次见到始祖真币,也是第一次拿始祖真币,而且此时此刻,始祖真币就在她手中。

    此时此刻,凌夕墨十分清晰感受到始祖真币在自己手掌中所弥漫着的力量,似乎一枚真币就像是一个世界一样,拥有着举世无匹的力量,那怕仅仅是一枚真币,都可以压塌诸天,镇压真神,强大得无与伦比。

    如果这样的真币不是经过了始祖的祭炼,让真气内敛封存的话,以凌夕墨这么弱的道行还真的拿不起这样一枚始祖真币。

    凌夕墨震撼得无与伦比,小心翼翼地把一枚一枚的始祖真币摆放在了前面的岩石上,而且一枚一枚地整齐无比排放着,那怕有一丝的怠慢,都似乎是对始祖真币的不敬。

    凌夕墨一枚枚地排放着始祖真币,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虔诚,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恭敬,好像怕一不小心会把手中的始祖真币打碎一样。

    凌夕墨始此小心恭敬的动作,没有任何人嘲笑她,不要说是凌夕墨这种小修士,就算是大教长老,真的让他们拥有始祖真币,那也一样会小心翼翼,说不定会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碎,毕竟,几枚的始祖真币,就可以让一个人一生受益,可以让你一生富贵。

    试想一下,如此珍贵无双的真币,谁不会小心翼翼呢?谁不会慎谨无比呢。

    当凌夕墨从小小的乾坤袋中掏出十几枚的始祖真币的时候,有心理准备的武冰凝也被吓了一大跳,她以为李七作会砸出大量的真帝级别真币,甚至是十二宫真帝级别的真币,没有想到,出手就是始祖真币,这样的手笔用阔绰已经无法形容它了,只能说是奢侈了。

    看着凌夕墨一枚枚地把始祖真币排放在那里,不知道多少目光聚集在始祖真币之上,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晶光闪烁的始祖真币,不知道多少人为之怦然心动呢。看着这样晶光闪烁的真币,就好像是每一枚真币之中都孕养有亿万星辰,每一枚真币都是一个世界,拥有着无穷的力量。

    “始祖真币。”就是有道统的老祖都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喃喃地说道。

    虽然说,万统界有道统成千上万,但,真正拥有着始祖真币的道统不见得有多少,就算一些道统是拥有着始祖真币了,那都会当作是压宝库的资产,不要说一般弟子,就算一般老祖都没有权力去动用它了。

    毕竟万世以来,许多的道统已经是传承了千百万年,甚至是亿万年之久,就算他们的始祖曾经留下有真币给后人,但在如此漫长的岁月中,只怕这些始祖真币早就花完了。

    更何况,有很多道统随着时代变迁,早就更换了一个又一个王朝,掌握权柄,早就换了一批又一批人了,很多掌执道统的王朝早就不是当年的始祖后人了,这些王朝传承,拥有始祖真币的机会就更少了。

    就像蟠龙道统,就像剑冢一样,他们早就不是始祖传承的后人,他们虽然曾经出过真币,他们也拥有真帝级别的真币拿出来交易,但,让他们拿出始祖真币,那就真的是很困难了。那怕他们道统真的是库存有始祖真币,他们也没有资格动用,最多也就看上一眼,解解眼馋而已。

    看着凌夕墨一枚枚地摆出始祖真币,蟠龙公子和剑尊两个人脸色一下子变黑了,在刚才他们都有几分的炫耀,炫富一下他们的真帝级别真币,甚至是对李七夜有所挑衅。

    现在凌夕墨一枚枚摆出始祖真币,事实上凌夕墨并没有炫耀之心,只是出于虔诚和恭敬而已。

    但,就是这样凌夕墨一枚又一枚地始祖真币摆放好,而且还小心翼翼,每一枚都要对得整整齐齐,每一枚的始祖真币摆放好,都需要一点时间。

    这样的动作在蟠龙公子和剑尊眼中就一下子变成了炫耀了,就变成了在狠狠地抽他们耳光了。在刚才他们都还向李七夜示威,一副挑衅的模样。

    现在倒好了,李七夜随手就扔出了始祖真币,一下子碾压了他们的真帝真币了,所以,当凌夕墨每摆好一枚始祖真币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耳光抽在了他们的脸上,一下子是“啪啪啪”十几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他们的脸上。

    所以,凌夕墨摆弄得始祖真币时间越久,这让蟠龙公子和剑尊脸色就越难看,特别是当这十几枚的始祖真币摆子之后,那就显得特别的刺眼了,蟠龙公子和剑尊两个人都黑着脸,别过脸去,不再去看这十几枚的始祖真币,他们也不好意思再去看。

    看到凌夕墨这样摆弄着始祖真币,武冰凝都不由抿嘴轻笑了,凌夕墨本是无意,她的确不是炫耀,也不是嘲笑蟠龙公子他们,但她的无心之举,在蟠龙公子他们眼中就显得那么的刺眼了,让他们那么的不舒服了。

    至于刚才那些嘲笑李七夜的修士此时已经低下了头,一句话都不敢吭了,随便就扔出了始祖真币,那已经是狠狠抽了他们耳光了。

    “零花钱。”就是一些道统始祖也都不由苦涩地笑了一下,说道:“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了这个零花钱,不,一辈子都赚不了一枚这样的零花钱。”

    大家都被李七夜这样的霸气所镇压得不敢喘气了,他的霸道已经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了。

    多少修士强者一辈子都无法拥有一枚的始祖真币,现在到了李七夜手中,随便扔出十几枚的始祖真币,那还是零花钱。

    如果有谁还敢在李七夜面前炫富,那是活生生地被打脸。

    最后,大家都无话可说了,李七夜随手扔出了始祖真币,那注定就一下子结束了这一场斗富之举,谁还敢跟李七夜比富?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在遥远的海洋之中,只见狂风大作,骇浪滔天,搏击于空,而且一浪高过一浪,宛如是暴风雨要来临一样。

    在如此巨浪搏空之下,浪滔之声不绝于耳,似乎整个海洋都要掀起一样。

    “要来了。”有老祖打开天眼,远眺遥远的海洋之时,不由喃喃地说道。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轰鸣之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当传到这边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了。

    最终,听到“哗啦”的巨浪掀起之声响起,只见巨浪掀起的时候,整个海洋都像毛毯一样被掀开,海底下黑压压的一片,这黑压压的一片如狂潮一样冲涌向了海岸。

    “轰、轰、轰”一阵急剧无比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只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黑压压一片的狂潮一下子席卷海卷给,甚至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席卷了天空。

    “币兽来了。”有老祖远眺,目光能看到千万里之外,看到黑潮席卷的时候,不由大叫一声。

    不少人纷纷打开天眼望去,果真是如此,此时只见无数的币兽都纷纷登岸了,登上海岸之后,有币兽撒脚狂跑,往币兽城这个方向狂奔而来,也有币兽张开了双翅,翔飞于空,向币兽城这边飞驰而来。

    币兽被在是太多了,当所有的币兽狂奔而来的时候,就像是狂潮一样席卷整个天地一样,而且在海洋之下,依然还有源源不断的币兽爬上岸来,似乎是无穷无尽一样。

    没有人知道在海洋之下究竟有多少的币兽,眨眼之间,似乎有亿万的币兽爬上岸来,向币兽城冲去,如此恐怖的兽潮实在是太过于骇人了。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撼动了天地,只听到大地如同擂鼓一样,山河摇晃起来。

    如此恐怖的兽潮席卷而来,撼动了天地,听到“轰、轰、轰”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恐怖无比的兽潮席卷而来的时候那是摧枯拉朽,无物可挡,只见前面道路的所有参天巨树或者森林一下子被践踏得光秃秃的,本是葱葱绿绿的一片,一下子被踏出了一条康庄大道来了。

    而且有巨大的币兽冲撞而来,强硬地撞碎了一座座山峰,只见碎石飞洒,场面十分的壮观,大地摇晃。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气,大家才明白为什么币兽城门前会有一条平坦的笔直通向大海了,这不是修建的,而是被币兽硬生生踩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