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444章裂天狂虺
    所有人看着这样的一幕,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作为万统界第一强者的龙象武神竟然没有出手救自己的徒弟,这让人看来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追风神妪可是龙象武神的徒弟呀,而且现在还在武庭之中,这可以说是在龙象武神的眼皮底下了,可以说是近在咫尺了。

    但是,龙象武神却没有出手救自己徒弟一命,这实在是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就这样追风神妪被李七夜斩杀了。

    “还有人要来吗?”李七夜站在那里,淡淡地笑着说道。

    “道友,若你来作客,我们朱襄武庭欢迎,但,若是寻事,还是请离开吧。”此时龙象武神的声音响起,徐徐说道:“我徒弟顽劣,今日之事,也是她不知进退,该有一劫。”

    听到龙象武神这样的话,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追风神妪被杀,作为师尊的龙象武神竟然不追究李七夜的责任,这实在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在大家的想象中,李七夜在龙象武神的眼皮底下杀了追风神妪,作为师父的龙象武神应该暴怒如雷一般才对,一定会怒火冲天,为自己死去的徒弟报仇。

    但是,龙象武神却没有暴怒如雷,也没有怒火冲天,反而是平淡中的一句话揭过此事,并没有追究这件事情。

    “我离开也不难。”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一,放了武冰疑,让她跟我走;二,交出沐少晨。我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转身就走。”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天下人都苦笑了一下,砸人城门,屠人禁军,甚至斩杀了人家的徒弟,还理直气壮地说,只要满足他条件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转身离开。

    这样理直气壮而又霸道的话,也唯有第一凶人说得出来了,也唯有第一凶人才能把霸道的事情做得如此理直气壮了。

    “论霸道,也唯有第一凶人耳。”有道统老祖都不由如此惊叹一声,举世之间还有谁敢如此的与龙象武神说话。

    “此乃是我们朱襄武庭的家务事,还望道友莫过多关涉。”龙象武神徐徐地说道。

    “现在就不是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暂且不说武丫头投靠了我,就凭姓沐的与我为敌,那就玩完了。我今天就是要取他的狗命,谁挡我的道,杀无赦!”

    这样的话一出,天下人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在整个万统界,敢跟龙象武神这样说话的,也就唯有第一凶人而已。

    李七夜这样的话,龙象武神没有大怒,一下子沉默了。

    “哈,哈,哈,姓李的,我就在武庭之中,今天本少爷就是要娶武冰凝,你奈得我何。”就在这个时候,沐少晨狂笑一声,他**裸的挑衅毫无保留。

    “啵”的一声响起,在沐少晨话还没有落下的瞬间,虚空破碎,整个武庭的空间都一下子受到了强大无匹的冲击,这就好像整个朱襄武庭的空间都一下子被击得粉碎,所有的坐标都在这刹那之间崩灭。

    就在这刹那之间,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只见武庭之内的一座古殿一下子崩碎,李七夜瞬间站在了这座武庭之中。

    这座古殿本来是居云端,此时沐少晨端坐于一张皇椅之上,他身边站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戴着大帽,遮着脸庞。

    当李七夜击碎空间,崩碎古殿,一下子出现在沐少晨的面前之时,这一下子把沐少晨吓得一大跳,吓得他从宝座中跳了起来。

    “李七夜”看到李七夜近在咫尺,这让沐少晨顿时脸色大变,连后退了好几步。

    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切都凝固了一样,似乎一切在李七夜面前都算不了什么,都只不过是风轻云淡而已。

    沐少晨也被吓得不轻,他躲在朱襄武庭之内,在这片天地之中,可以说是一步一天地,处处都是屏障,外人想进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李七夜瞬间穿透了整个空间,瞬间崩碎了这片天地的防御,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一步是让沐少晨想象不到的,这太强大了。

    “知道吗?上次没杀你,只是不急着杀你而已?”李七夜看着沐少晨,淡淡地笑着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急着杀你吗?只是因为我想让你死在沐家而已。现在我刚好有这个时间,也正好有这个闲情,那就慢慢地把你焚灭。我相信,当沐家的人看着你惨死的样子,一定会很有意思的。”

    “姓李的,你休得狂。”沐少晨深深地唿吸一口气,冷厉地说道:“想杀本少爷,你做梦吧,你今天能活着离开朱襄武庭,那都已经是老天开眼了。”

    “区区朱襄武庭而来,我不也是来去自由。”李七夜无所谓的态度,风轻云淡,说道:“如果我想杀一个人,谁都挡不住,你们家的始祖沐云也一样不行,他敢挡我的道,也一样杀无赦。”

    “你”沐少晨顿时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得哆嗦,不由怒视李七夜。

    “我觉得,你应该打开道门了,不然,那种痛苦,是不好受的。”此时此刻,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当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之时,对他了解的人一定会打了一个冷颤,一定会毛骨悚然,有时候李七夜发怒还不是最可怕的,当他怒怒一笑,那就是最可怕的,当他浓浓一笑的时候,那就意味着有人是死定了,谁都救不了。

    “尊驾,请止步。”就在李七夜上前一步的时候,站在沐少晨身边的那个老人跨前一步,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这个老人一直是大帽盖头,遮住自己的脸庞,但他说话冷如水,宛如把整个人浸泡在冷水中一样,让人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虽然这个人没有惊天的声势,没有镇压人的神威,但当他一开腔的时候,让人心里面诞生一种畏惧,这就好像是羔羊遇到饿虎的时候所诞生的那种恐惧。

    “你就是沐少晨身边的那位不朽吧。”李七夜看了一眼这位挡住去路的老人,也无所谓,十分随意。

    “正是,老夫王世华。”这个老人依然大帽盖头,徐徐地说道:“在帝统界只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不朽而已。”

    “的确不怎么起眼。”李七夜随意地说道:“长存之下,皆是蚁蝼。这就是我对于你们不朽的定义。又不是什么长存不朽,的确是不足为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这位大帽盖头的王世华抬起头来,双目一厉,他的一双眼睛就好像是黑暗中的毒蛇之眼,冷厉阴寒,单是一个眼神就让人不寒而栗。

    “这话,霸道得无法形容了。”就算是道统老祖也不由苦笑了一下,喃喃地说道:“换句话来说,也只有长存不朽才能入第一凶人的法眼,这可是比肩于始祖的不朽呀。难道说,也只有始祖这种级别的存在,才有资格入第一凶人的法眼。”

    “我,我知道他是谁了。”在这个时候,有一位道统的老祖抽了一口冷气,吃惊地说道:“我,我知道这个王世华是谁了。”

    “他,他是谁?”有人立即问道:“是何方神圣?”?“他就是裂天狂虺!当年他在万统界的威名极盛,传言说,当年他曾重伤了一位年轻真帝,在那个时候他的威名之盛不亚于今天的龙象武神,只是后来他登上了帝统界,从此消失无声讯,没有想到他竟然成了沐家的宾客。”这个老祖喃喃地说道。

    被人道破了来,这位王世华双目一凝,但也没有什么表态,依然是大帽盖脸,似乎不愿意以真面目见人一样。

    不过这位老祖说的没错,眼前这位王世华就是当年在万统界威名赫赫的裂天狂虺,他当年威名之盛,也的确正是因为他曾在万统界重伤了一位年轻的真帝。

    只不过,后面的故事是万统界的人所不知道的。当年王世华登上了帝统界之后,那位曾经被他重伤的年轻真帝也登上了帝统界。

    只不过日不比往日,这位年轻的真帝比当年更加强大了,在帝统界这位真帝找王世华报仇,大败王世华,杀得王世华走投无路。

    在被这位真帝追杀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沐家出手为王世华解围,把他揽入了沐家之中,正好救了他一命。

    从此之后,王世华正式投奔入沐家,成为了沐家的一名宾客。

    这一次沐少晨因为某种原因被贬下了万统界,作为万统界出身的王世华比沐家的其他人更熟悉万统界,更何况他这样强大的不朽在万统界也罕有敌手。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世华成为了下万统界保护沐少晨的不二人选。

    对于不朽来说,当然不愿意回归万统界了,毕竟回归万统界,对寿命影响很大,但沐家对他有恩,王世华不得不回到万统界,随于沐少晨身边,以保护沐少晨。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一尊不朽在身边保护,这也让沐少晨嚣张不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