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463章以死承诺
    看到裂天狂虺的选择,不少都心里面为之敬佩,可以说裂天狂虺完全可以放手离开,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活着离开这里,但他却选择了留下。

    这一点是十分的难能可贵,不管裂天狂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至少这一点上他是一条汉子,值得人去敬佩。

    对于多少人来说,还有什么比性命更加珍贵的,有多少人为了活下去,愿意放弃一切,但是裂天狂虺却遵守自己的诺言,那怕明知道要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那怕他明知道就算自己留下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但是,裂天狂虺依然留下来,那怕他知道自己留下来,那也只不过是白白死去而已,根本就救不了沐少晨。

    尽管是如此,他依然是留下来了,因为他曾经答应过沐家,一定要保护好沐少晨的安全,所以不论是谁想要沐少晨的性命,那么就必须从他的尸体上走过去。

    对于裂天狂虺而言,在这个时候遵守自己的诺言,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珍贵。

    “好,既然是如此,那我就成全你。”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你出手吧,以免得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裂天狂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取出了兵器,他回头看了沐少晨一眼,徐徐地说道:“少主,老奴先走一步了,保重。”

    “王老”沐少晨一惊,但此时他也无可奈何了,在以前他可以威风八面,可以为所欲为,但现在他是穷途末路了。

    “杀”就在这刹那之间,裂天狂虺怒响一声,手中的兵器金光一闪,宛如金蛇一样窜了出去,在这刹那之间,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裂天狂虺的血气一下子燃烧起来,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中,他手中的兵器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金光,宛如一颗巨大无比的金色太阳升起一样。

    当这样的一件兵器打出的时候,听到了“滋”的一声响起,空间都一下子融化了,宛如天地一下子融化成了金水一样。

    裂天狂虺也知道那怕他打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强大的一击都是无济于事,但是,他还是打出了自己最强的兵器,打出了自己最强的一招,那怕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都是无用功,但他依然是需要挣扎一下,至少他努力去做,用自己的生命去遵守自己的诺言。

    也正是因为如此,裂天狂虺轰出自己最无敌一招之时,瞬间燃烧着自己的血气,燃烧着自己的寿命,让自己的一招威力瞬间飙升了一倍都不止,一下子把整个空间融成了金水。

    这一招威力绝伦,可以说是震慑人心。

    换作是在以前,一尊不朽打出了一招如此狂霸如此凶猛的一招,不知道会多少人惊呼一声,不知道多少人都觉得这一招已经无敌了,已经没有人能接得住了。

    但现在当裂天狂虺打出如此一招无敌之时,所有人反应都平淡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不管裂天狂虺这一招是何等的无敌,何等的霸道,何等的凶猛,这都是无济于事,结果已经是注定了,再无敌的一招,也改变不了结局。

    因为他面对的是第一凶人,当第一凶人出手的瞬间,一切都将会注定。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手握一把金剑,剑光一闪,这一剑太快了,没有人看到李七夜是怎么样出手的,甚至可以说没有人看到李七夜手中的金剑。

    只是过了很久之后,大家才看到金光一闪,至于这金光是从哪里闪出来的,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

    裂天狂虺站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在这个时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片的寂静,似乎时间又回到了原点一样,好像就在裂天狂虺没有出手的那一刻一样。

    “碌”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只见裂天狂虺的头颅从脖子上滚落下来,“啪”的一声落到地上。

    就在这一刻才响起了“噗”的一声,鲜血如同喷泉一样从脖子断口直喷出来,喷洒向天空,洒落在地上。

    而他裂天狂虺滚落在地上的头颅还是一双眼睛睁开,但他已经死亡了,那怕他已死亡了,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啪”的一声响起,他的一双眼睛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倒在地上了。

    李七夜的剑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人无法看清楚,那怕道统老祖也没有真正看清楚李七夜这一剑。

    当裂天狂虺的身体倒在地上的时候,李七夜手中的金剑也消失了。

    金剑,此乃是《止剑》之一,此剑代表着速度,一剑的风情,说多快就有多快,瞬间一剑致命。

    当金剑出手的时候,很多人都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已经是被夺走了性命了。

    可以说,当李七夜金剑在手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金剑一出,就注定着结局了。

    像裂天狂虺,作为一尊不朽,他足够强大了吧,但是,金剑一出手,他也一样是一剑致命,在这一剑之下,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面对的唯有就是死亡。

    甚至可以说,在这一剑之下,很多人连自己是怎么样死的都不知道。

    当然,死在金剑之下,也算是一种幸运,至少死亡就在瞬间而至,瞬间而去,没有丝毫的痛苦,在不知觉中,你已经被收割了生命,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人世间,没有丝毫的痛苦,甚至连恐怖的机会都来不及。

    “王老”看到裂天狂虺倒在地上,沐少晨不由大叫一声。他当然不是为裂天狂虺惜命,而是因为现在裂天狂虺是他唯一的依靠,现在连裂天狂虺都倒下了,可以说他现在是成为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该你了。”李七夜看着骇然失色的沐少晨,淡淡地笑着说道。

    “你,你,你不要乱来,不要乱来。”沐少晨被李七夜吓破了胆,脸色煞白,连连后退,此时他恨不得逃离这里,但是他又逃不掉。

    “放心,不是让你现在就死,我会让你死在沐家的。”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你,你,你想干什么?”沐少晨脸色大变,骇然,他也不是个蠢蛋,他一下子感到不妙了,这吓得他双腿都发软。

    “不干什么,这说明我仁慈,至少能让你死在自己家里,这多多少少也有点温馨,有一点点的温情吧。”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不可能的,我是回不了帝统界,我自己是上不去的,这根本就不可能回去的。”沐少晨不由尖叫一声。

    如果说现在就能回沐家,难道他不想回去吗?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登上帝统界,虽然他有其他手段,但是,一般情况之下,他们沐家是不会接他回去的。

    “这不是没办法。”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你们沐家也不可能眼睁睁地让你死在这万统界,你说是吧,当你真正要死的时候,比如说,真命在焚烧的时候,你说你们老祖宗能让你死在这里吗?他们好歹也在你身上留下了手段。”

    “你,你,你不要乱来,不要乱来。”沐少晨被吓得脸色煞白,在这个时候他知道李七夜要干什么了,尖叫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杀了我,你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在帝统界,我大哥是无敌的真帝,我们沐家是帝统界是最强大的世家,只手遮天。你如果杀了我,只要你一旦登上帝统界,你,你,你就无立足之地……”

    这一下把沐少晨胆子都吓破了,因为最恐怖的事情要降临在他的身上了,他尖叫一声,连连后退。

    “那又怎么样?”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这不也是正好吗?这么好的机会,灭了你沐家怎么样?既然你都要回去了,那正好也给我带个话。”

    “回去之后,记得帮我带过话。”李七夜看着沐少晨,徐徐地说道:“我要上帝统界了,如果你们沐家识相的,就乖乖地做人,不然,我上去就灭了你们沐家。”

    “你,你,你……”沐少晨吓得双腿发软,直接哆嗦,尖叫地说道:“你,你,你这是要向我们沐家宣战。”

    “对,你没说错,我就是向你们沐家宣战。”李七夜温柔一笑,说道:“记住,一定要把我的话带到!我第一凶人向你们沐家宣战。”

    所有人震撼地看着这一幕,在万统界而言,多少道统谈到沐家都不由为之色变,毕竟这是帝统界最强大的世家,帝统界三大巨头之一,不要说是万统界,就是帝统界也没有几个道统能惹得起。

    现在第一凶人就是要向沐家宣战,这是多么霸气的做法。

    “你”一时之间,沐少晨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发抖,在这个时候他知道死亡离自己很近很近了。

    “去吧,该上路的时候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大手只是轻轻一点。

    “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大手轻轻一点,有一点火星落在了沐少晨的身上,瞬间沾住了沐少晨。

    这仅仅是一点点的火星而已,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甚至可以说随便都能把它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