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479章神秘的女人
    此时此刻,在这里只有李七夜和眼前这个女子,甚至可以说天地之间就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这里宛如与外面的世界隔离了一样。

    李七夜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子,那怕眼前这个女子美丽无双,仙女下凡,那么的不可侵犯,但李七夜的目光依然是那么的随意,那么的放肆。

    或者可以说,没有谁能不让李七夜的目光是如此的随意、是如此的放肆了。

    李七夜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子,好像把眼前的女子全身里里外外都看一遍,换作是其他的女子,会感觉自己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宛如是全身**裸一般。

    但这个女子依然是自在由心,完全不受李七夜那放肆的目光所影响。

    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坦然自在地躺在那里,也没有站起身来,依然是懒洋洋地躺着,好像是完全不在乎眼前这个女子存在一样。

    “当太子的感觉如何?”在李七夜懒洋洋躺在那里的时候,这个女子开口了,她的声音十分的空灵,整个声音充满了灵气,宛如她脱离了凡尘一样。

    “爽到爆顶,有一句话怎么来了?我想起来了,爽到爆浆。”李七夜笑着说道:“明白这一种爽感了没有?”

    “如果当太子都爽到爆浆,那当皇帝那岂不是爽得飞上天去?”这个女子一笑,倾绝万世。

    长生真人、阳明散人一笑,那是倾国倾城,可以迷倒众生,但是眼前这个女子一笑,宛如多少第一美女都会黯然失色。

    “这个你就不懂了。”李七夜笑着说道:“皇帝跟太子,那是两回事。多少人当上皇帝,那是经历了一番的努力,经历了多少的撕杀,经历了多少鲜血的洗礼。可以说,你当上皇帝,在某种程度上,你已经经历过了,甚至你已经拥有了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实力了……”

    “……坐在这样的一个位置之上的时候,你所有的不是一种爽到爆浆的感觉,而是一种成就感,或者说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一种大权在握的感觉。”李七夜笑着说道:“但,如果说,你突然一夜之间,成为了大权在握的太子,成为了一个疆国的未来掌权人,那是多么爽到爆的感觉?你不用去努力,不用去想,就一下子天下掉下大权来了,就好像天上掉下馅饼来,这是多么爽的感觉……”

    “……这就是草根的梦想,万古以来,芸芸众生,多少人是想着一夜之间暴富,多少人梦想着一夜之间跻身于强者之林,终究到底,这就是人性中的不劳而获!所以,当你能不劳而获的时候,跟你努力付出而得到,那种感觉更让你爽到?当然是不劳而获更让你爽到爆浆了。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会寻找一夜之间可以让你功力大增的丹药……”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悠然地说道:“突然之间,老天爷用把一个绝世大运把我砸晕了,把我砸成了太子,这种不劳而获的感觉,多么的爽。”

    李七夜悠闲地说着,娓娓道来,这个女子也是侧首倾听,很有耐心听着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

    “你这个人很有意思。”这个女子淡淡一笑,她的淡淡一笑宛如能成为隽永。

    “不过,太子是爽,但,当了皇帝,就不一定了。”这个女子说道:“手握权柄,多少人垂涎三尺。”

    “那等当了皇帝再说吧,说不定太清皇不会死呢,世间有很多事情往往让人意想不到,人生就像一场戏,又有谁能猜得出谁才是演戏的人,谁才是观看的人。”李七夜笑着说道:“再说了,人生短暂,先爽了再说,至于其他的嘛,何必太过于去在乎。”

    “及时行乐。”这个女子含笑,仙子出尘,十分的让人着迷。她含笑看着李七夜,说道:“你是及时行乐的人吗?”

    “至少现在是。”李七夜悠闲地说道:“都说了,人生是一场戏,究竟是谁在演戏呢?又是演给谁看呢?说不定,你我只不过是路过的观众而已,真正演戏的人,还没登台呢。”

    “那你觉得谁才是演戏的人?”这个女子不觉间都受到李七夜影响,也有着那一份的悠然,伸直了美丽修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慵懒之中有着迷绝万世的风姿。

    “谁知道呢。”李七夜随意,说道:“或者是你,或者是我,又或者是太清皇,又或者整个世界的人都在演戏。当然了,只要你心有舞台,人生何处又不是戏呢?”

    “说得也对。”这个女子不由颔首,赞同,说道:“你这戏要演多久呢?”

    “谁知道呢,太子都还没演完,说不定老天爷接着要让我演皇帝呢。”李七夜笑着说道:“人生一戏接一戏,演完了太子,再演皇帝,搞不好,刚演皇帝,又要让我演死人呢。”

    “那你打算怎么演皇帝?”这个女子含笑地说道。

    “那也得太清皇死了,我这也才能演皇帝,太清皇都没事,我演个屁皇帝,只能演太子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如果有外人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那一定会认为李七夜这是疯了,竟然见人就敢说要太清皇死,这简直就是活腻了一样!

    “我说万一,万一你当上了皇帝,该演怎么样的皇帝呢?”这个女子侧着螓首,有几缕青丝垂落,美到无法形容。

    “当然是演暴君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为什么要演暴君?”这个女子也好奇了,她一双秀目宛如世间最美丽的宝石,可以穿透万古一样。

    “爽呀,还有什么比暴君爽。”李七夜笑着说道:“抢人妻,屠八方,广纳妃子,肉林酒池,为所欲为,肆意无所忌惮,多爽的感觉。比爽到爆浆还要好玩多了,爽浆,那也只是飘飘欲仙,脑子一片空白而已,但这种狂肆的感觉,更是另外的一种爽。”

    “手握独尊大权,如果你当暴君,只怕随时随地都有人推翻你。”这个女子说道。

    “推翻就推翻呗,推翻了就不玩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拍拍屁股走人就是。”

    “手握大权,独尊天下,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当一个明君,造福八方,让国祚绵延万世?”这个女子含笑地说道。

    “关我屁事?”李七夜笑着说道:“都说了,天下掉下来的馅饼,谁在乎它以后怎么样呀,先爽了再说!”

    “难道你就不想扎根于此,开花结果,让自己后代在这里繁衍生息?”这个女子悠悠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难道有了后代,就一定要给他们打下万世江山?你见过有万世不灭的传承吗?你见过有亘古永存的国祚吗?”

    这个女子倾首,迷人无比,然后她轻轻摇了摇头。

    “那就是了。”李七夜笑着说道:“给谁败不是败,你就算建立了万古固金汤的国祚,都有一天你的子孙会把它败完,既然你子孙能把你的家业败掉,为什么要留给他们,自己败掉那不是更爽吗?反正败在手里不是败!”

    “再说了,这片江山基业,又不是我打下来的,我爽完了,管他洪水滔天,你说是不是?”李七夜大笑起来,双目带着笑意,看着眼前这个女子。

    虽然此时李七夜目光带着笑意,但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深邃无比,宛如看透了亘古一样,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逃脱他的一双眼睛一样。

    这个女子抬起头来,缓缓地迎上了李七夜的目光,她的目光是那么的坦然,是那么的无畏,她很自在地与李七夜对视。

    李七夜笑了笑,伸手去托住了她那美丽无比的下巴,悠闲地说道:“如果我成为一个明君,美人是要留下来陪我吗?我们繁衍一下子孙后代?”

    眼前的这个女子出尘绝世,可远观,不可近亵,但是李七夜就是那么的放肆,根本就不受丝毫的影响,为所欲为。

    这个女子轻轻侧手,从李七夜手上滑出,不着痕迹,淡淡一笑,无比迷人,说道:“这只怕是有所困难。”

    “对于我来说,一个女人而已,有何困难。”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只要我真的想要,就算是一个天仙,我现在就能把她办了,更何况,你还不是天仙。”

    “这么说来,你对自己是信心十足了?”这个女子看着他,有淡淡的火气,有点挑衅的韵味。

    李七夜躺回了大师椅,悠闲地说道:“我说的是事实而已,何需用信心来表达。”

    这个女子侧首,看着李七夜,似乎要从李七夜身上看出什么来一样。

    而李七夜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也不知道多久,微风轻轻吹拂而来,李七夜好像是从睡梦中醒过来一样,当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侍女依然在身边,有侍女为他扇着风,有侍女为他剥着果皮,也有侍女为他煮茶。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似乎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李七夜笑了笑,也没有大惊小怪,只是淡淡地一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