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523章柳初晴
    虽然说九连山是越来越多的九秘道统弟子前来居住悟道,但是远在南方的洪荒山依然是寂静无比,依然是没有人来打扰李七夜,也没有人来洪荒山居住。

    一除了洪荒山实在是太偏僻,离九连山的中心地带实在太遥远之外,二就是洪荒山实在是太不宜居了,没有几个人愿意天天承受着煞气的吹拂,这简直就是吃苦不讨好的事情,除非真的有人天生是受虐狂了。

    不过,九连山也的确是占地广袤,整个九连山脉绵延万里,那怕有十万个九秘道统的弟子前来居住悟道,那整个九连山也依然是地广人稀,依然是让人觉得是空荡荡的。

    当然,没有人来打扰对于李七夜而言,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他也是乐得清静。

    虽然没有人愿意来洪荒山居住,这并不代表没有人来九连山,这一天一大清早,就有人站在李七夜所居住的石殿之外。

    “吱”的一声石门打开,李七夜早早起来,便打坐入定,吞吐煞气,但当打开石门的时候,只见门外已经站着一个人,这个人静静地等待着,似乎她已经在这里等待了甚久了。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女子,是一个少女,只怕任何人看到眼前这个女子的时候,都不由为之眼前一亮。

    眉如远黛,目如晨星,弯弯的睫毛灵动秀气,吹弹可破的脸庞宛如是完美的艺术,不论是俏挺的瑶鼻,还是饱满嫣红的朱唇,又或许是玉颊两侧,都是达到了完美的比例,如此美丽的脸庞,让人观之不厌。

    少女的容貌或许有些娇嫩稚气,但整个身材却是十分的美好,长裙之下包裹不住那傲然挺起的峭峰,也包裹不起那浑圆的臀儿,挺拔的身躯,这让她整副身材散发出了成熟的气息,宛如是一颗已经成熟的草莓,想人想摘下来尝一尝。

    但是,她拥有着天使般儿的脸庞,那七分娇嫩稚气,又让人感觉心里面有着一股清凉之意流淌而过,洗涤掉了心里面的杂念。

    特别是她青丝散披于香肩之下,微风轻轻地吹拂而过的时候,宛如是水雾飘起,让她有了几分出尘清新的韵味。

    这个少女就像是深山幽谷之中的一块翡翠,冰清翠绿,宛如要滴出水来一般,给人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但又让人移不得把目光从其上移开。

    少女站在门口,显得有些紧张,不由轻轻地把玩着衣角,低着螓首,但是她还是很耐心地等待着。

    当李七夜打开门之时,她立即抬起头来,看到李七夜,有些猝然不防,不由后退了几步,有些小紧张,张口欲言,但,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七夜依靠在门扉之上,抱手于胸,脸带笑容,看着这个少女,悠闲地说道:“姑娘,找谁呢?”

    少女打量了李七夜几下,又飞快地向屋内瞄了一眼,发现在这里除了李七夜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

    “你,你,你是新皇吗?不,不,不,你是陛下吗?”少女有些紧张,忙是问道。说到这里,她都不由握了握粉拳,给自己鼓勇气。

    李七夜抱手于胸,笑着说道:“在九秘道统,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被称为新皇。当然,如果还没有皇帝登基的话,那么我想我应该是你口中的新皇。当然了,我个人更喜欢李七夜这个名字,而不是新皇。”

    “那,那就没错了。”听到李七夜便是自己要寻找的人,少女不由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样。

    李七夜打量了少女一番,目光是那么的肆意,并没有因为她是一个姑娘家而收敛,他上上下下把少女打亮一番,宛如是把少女全身上下里外都看透一样。

    被李七夜这样一打量,少女一下子大为紧张,吓得连后退几步,想到新皇在外的名声,她心里面更加紧张,感觉自己好像是被饿狼盯上一样,有点小后悔,但是想到自己的命运,她又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握了握粉鼓,为自己鼓了鼓勇气。

    “你找我什么事情呢?”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笑吟吟地看着少女。

    “我,我叫柳初晴。”少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看了李七夜一眼,不敢与李七夜对视,她轻声地说道。

    “不认识。”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我这个人是很好说话的,特别是美丽动人的女子,我更是乐意跟她唠唠家常,谈谈感情。”

    李七夜这样一说,少女就更加为之紧张了,不由捏了一下衣角,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但想到自己的初衷,又鼓起了勇气,上前一步,抬起头来,直视李七夜的目光。

    但,她终究是没办法与李七夜相比,过了一会儿之后,她又低下了螓首,耳根发烧。

    李七夜显得特别有耐心,抱手于胸,依靠在门扉,脸带笑容,静静地看着她。

    片刻,少女深呼吸一口气,抬起头来,对李七夜认真地说道:“我,我就是临海阁的公主,我,我是来履行约定的。”说到后面,她心里面不由有些紧经和,声音小了不少。

    “哦,我记起来了。”李七夜轻轻地拍了一下额头,恍然大悟,说道:“你就是那个丫头是吧,血统高贵的临海阁千金,我听你们临海阁的老头提过。”

    “是的。”少女柳初晴独自面对李七夜的时候,还是有些小紧张,忙是点了点首,像小鸡啄米一样,那模样有些小可爱。

    “你是来履行婚约吗?”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了。

    当日太清皇强迫五大至尊老祖联姻,临海阁的至尊老祖就是把他们临海阁最有天赋血统最高贵的弟子许配给了当时的李七夜这位太子。

    这个丫头就是眼前的柳初晴,只不过在当时李七夜也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已。

    “是,是的。”柳初晴忙是点了点头,轻声说,说到这里,她飞快地瞄了李七夜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耳根有些发烧,忙是垂下眼帘。

    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将会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也是将会是自己陪伴一辈子的男人,所以想到这里,她更显得紧张了,低着螓首,手指不自觉地挠着衣角。

    “临海阁还能履行当日的婚约,那还真让人意外,有点意思。”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目光一下子变得无比深邃。

    当日太清皇强迫五大至尊签下了婚约,虽然说是有契约,但这一份契约已经是一纸空文了,跟白纸差不了多少,当国灭山河破之后,这一张婚姻契约已经没有了任何约束力了。

    时至今日,这一张婚约已经是可有可无了,甚至可以说,婚约的当事人完全可以不履行这个婚约了,在他们的门派看来,就算是他们不履行婚约,已经成为亡国之君的新皇也无可奈何。

    在当日,最先投机取巧的就是兵池世家了,在当时如果兵池世家直接悔了这一桩婚约,在他们看来新皇也无可奈何。

    只不过,这一桩婚约乃是由兵池世家的至尊老祖所订,作为至尊老祖,当今九秘道统最强大的不朽真神,他们也不能言而无信,给世人留下把柄,也正是因为如此,兵池世家的家主才会投机取巧,把兵池映剑代替兵池含玉嫁了过来。

    作为至尊老祖,不论是兵池世家,还是其他的四强,都不好意思反悔这一桩婚约,就像风神一样,在最初的时候那怕他心里面不愿意,但也不会去反悔这一桩婚约,作为至尊老祖,他也不好去强迫李七夜退婚。

    但是,作为年轻一辈,特别是当事人,她们就没有这样的顾忌了,毕竟这是关系到她们自己一辈子的命运,而且新皇恶名在外,她们又怎么会嫁给这种昏君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了飞花圣女的退姻。

    现在作为临海阁的公主,柳初晴却来履行他们临海阁这一桩婚约,这也的确是十分让人意外的事情。

    “我,我,我临海阁言出必行。”柳初晴有些紧张,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直视李七夜的目光。

    对于这一桩婚约,虽然说他们临海阁的至尊老祖再也没有表态过,事实上,他们临海阁的多数老祖都是反对的,那怕是他们临海阁的掌门人,也都不赞同这样的一桩婚事,也不会去履行这一桩婚约。

    在他们临海阁的上下看来,现在新皇已经是亡国之君了,早就成为丧家之犬了,他能保住一命便是一种恩赐了。

    到了这一地步,还想娶他们临海阁的公主,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柳初晴还是执意履行这一桩婚约,这除了她不能让自己的老祖宗失信于人之外,也不能让他们临海阁失信于天下之外,这也是她应该做的事情。

    虽然是她们老祖宗订下的这一桩婚约,但这是他们临海阁的大事,当订下这一刻起,便决定了她的命运。

    这是临海阁与皇室的约定,不能为之儿戏,否则是失信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