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573章谁笑到最后
    马明春出手偷袭李七夜,这让所有人都料所未及,看着已经不见李七夜踪影的湖面,很多人都呆了一下。

    不少人面面相觑,毕竟很多人都想不到,凭马明春这样的身份地位,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他的军权乃是由皇权所授,马明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完完全全是大逆不道。

    如果说,在攻打兵池世家的时候,马明春带领着五大军团突然倒戈相向,那还情有可原,至少还可以说是为了天下苍生福祉,以清君侧。

    但是,现在马明春突然出手偷袭新皇,那就真的是说不过去了,乃是以报私仇,以下犯上,而且是以卑鄙的手段以报私仇,这样的事情,不论怎么样找借口,都是无法洗白马明春的人生污点。

    马明春双目冷厉,一次又一次地巡视着湖面,看李七夜还有没有活下来的机会。可以说,马明春对自己的一击是十分有信心,在他如此恐怖的一击之下,猝然不妨,一下子全力击中,就算是不朽真神,只怕也会一命呜呼。

    尽管是如此,马明春依然一次又一次地巡视着湖面,如果新皇一旦有冒气的机会,他会毫不客气地给他致命一击。

    对于马明春来说,他已经是豁出去了,他与新皇之间不死不休,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就只有一个这样的独苗,却死在新皇的手中,所以不论如何,他都要为自己死去的儿子报仇,那怕是背上骂名,他也非要亲手杀了新皇不可。

    “死了吗?”看到湖面一片平静,有人不由低声地说道。

    大家都摇了摇头,此时所有人都看着湖面,大家都想看一看新皇有没有动静,但是湖面平静无波,落入湖泊中的新皇也没有丝毫动静,似乎是完全的沉入了湖底了。

    在这个时候,兵池含玉也不由紧张地看着湖面,不觉间都握了握粉拳。

    秦剑瑶也一样凝神看着湖面,但她时不时侧首沉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又轻轻地蹙了蹙眉头。

    最紧张的就是柳初晴了,她不由脸色发白,双手紧紧地捏着衣角,秀目紧紧地望着湖面,她都不由轻呼,心里面为李七夜祈祷着。

    看到湖面一片的平静,所有人都不由心里面一沉,难道这真的是让马明春成功了?新皇真的是死在了马明春一击之下了。

    “难道真的是死了?”看到湖面平静无波,新皇依然还没有出现,连大教老祖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觉得新皇是深不可测,在不少人看来,那怕是马明春全力出手,都不是新皇的对手,但是,随着新皇坠入了湖中越来越久,不少人心里面都动摇起来,难道新皇真的是死了?

    在所有人中,最高兴的就是汤鹤翔了,李七夜越长时间没有出现,那就对他越有利,那就意味着是一个好消息。

    当然,汤鹤翔在心里面当然是希望李七夜是死在了马明春的致命一击之下,如此一来,他就除去了心头大患,未来他就有机会登上皇位。

    过了甚久之后,湖泊依然一片平静,没有丝毫的动静,似乎李七夜真的是死在了湖底下了。

    “看来新皇是没有撑过来了,马明春这一击真的是要了他的性命。”过了这么久,依然没有见李七夜出现,有人喃喃地说道。

    “万事还是小心才好,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那怕再强大也是如此。”有老一辈强者不由为之感慨,新皇是多么的强大,但是依然是被马明春偷袭成功,丢失了性命。

    “哼”见湖泊一片平静,汤鹤翔已经确定李七夜已经是死在了湖底下了,他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不到最后一刻,又咋知道谁能笑到最后呢。如此实力,也敢大言不惭。死亡,便是唯一的下场!”

    说到这里,汤鹤翔不由心舒气畅,感觉特别的爽,杀了新皇,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是出了一口恶气,也为他争取得极大的优势。在此之前所受到的嘲笑,所受到的非议,现在看来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新皇已除,前面的道路一片平坦,汤鹤翔心里面不由有几分的得意。

    “笑到最后的只有我。”就在汤鹤翔得意洋洋的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是那么的自在惬意,是那么的风轻云淡。

    “是新皇”听到这悠然的声间,有人大叫一声,不由为之一喜,这声音没有谁了。

    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望湖面望去,但是,湖泊一片平静,根本就没有李七夜的人影。

    “人在哪里?”很多人在湖面连扫了几遍了,但是依然没有见到新皇的影子,大家都奇怪了,新皇的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

    “在那里”在这个时候有人反应过来,往天空望去,忙是一指,大声叫道。

    大家纷纷望去,在这个时候所有人这才看到了李七夜,只见悬浮在天空上的黄金皇座之上,李七夜正懒洋洋地坐在那里,双腿还高高地架在了黄金大椅之上。

    李七夜坐在那里,十分的舒服,十分的惬然,十分的自然,似乎从始至终他一直都坐在那里一样,一动都没有动。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傻了眼,不由呆呆地看着,因为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看到新皇是被马明春一击打入湖底的,但是现在他却懒洋洋地坐在黄金皇座之上,似乎刚才被打落湖底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没有人看到新皇是什么时候坐回黄金皇座的,又或者说,新皇根本就没有动过,他一直都是坐在那里。

    不管是哪一种,都让人毛骨悚然,如果说,新皇真的是被打入了湖底,但没有任何人看到他坐回黄金皇座,甚至连马明春这样的存在都没有发现。

    如是说,新皇一直都坐在黄金皇座之上,那就更加恐怖了,那刚才出手的只不过是他的道身?然而,他的真身一直坐在那里,没有任何人发现的话,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很多道行浅的人还没有想透这里面的奥妙,一下子懵了,他们明明看到新皇是被马明春打入湖底的呀,他是什么时候坐回黄金皇座的?

    “这,这太恐怖了,他的实力超出大家太多了。”有大教老祖窥得其中的一些奥妙,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毛骨悚然,如果新皇要出手,那简直就是杀人无形,可以在无声无息之间便把人的头颅给砍下来。

    “你”马明春作为不朽真神,在这刹那之间,他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好几步。

    要知道,如他这样的存在,在整个九秘道统比他强的人并不多,也就只有五大至尊老祖他们这样的存在了。

    然而,强大如他,新皇一直坐在黄金皇座之上,他都浑然不知,新皇竟然如此轻松地瞒过了他的耳目,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所以,想到这一点,马明春不由心里面一寒,抽了一口冷气,知道今天遇到可怕的敌人了,这只怕是他一生中最可怕的劲敌,这种感觉只有当年他在太清皇面前才有的感觉。

    “你,你,你还没有死”汤鹤翔吓得脸色发白,连退了好几步,在此之前他还不由得意洋洋呢,他还以认新皇这是死定了,没有想到,新皇竟然还是好端端地坐在黄金皇座之上,这让他毛骨悚然。

    看到李七夜安然无恙,柳初晴不由松了一口气,最高兴的人莫属于她了。

    “天下大势已定。”看到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坐在黄金皇座之上,秦剑瑶轻轻地叹息一声,知道大势已定,未来不论是谁,挣扎那也是白费力气而已,不论是怎么样的反抗挣扎,在新皇面前,都将会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我等着你偷袭很久了,只不过,你倒沉得住气,现在才出手偷袭。”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坐在黄金皇座之上,瞄了一眼脸色大变的马明春,风轻云淡地说道:“只不过嘛,你这样的偷袭,那只不过是给我挠痒痒而已。”

    马明春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一尊不朽真神,致命一击,在李七夜口中竟然变成了“挠痒痒”,这样的羞辱让他心里面的愤怒直涌而上。

    “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马明春咬牙切齿,森然地说道:“我就算搭进这条老命,都要拿你的头颅来祭我儿……”

    一尊不朽真神的仇怨是十分可怕的,特别是当马明春咬牙切齿地说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时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都不由为之窒息!

    “不,是你死。”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打断了马明春的话,风轻云淡地说道:“正好,我送你下地狱,让你下去陪陪你儿子,免得他在黄泉路上孤单。”

    “你”马明春脸色难看到极点,不由咬牙切齿,厉叫道:“小畜生,我要喝你的血,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对于马明春来说,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死去的儿子报仇,那怕让他搭上一切他都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