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599章天牢强者
    “砰”的一声,李七夜从天而降,掉入了洪荒天牢之中,双脚落地,溅起黄沙。

    站稳之后,李七夜环目张望,只见目光所及,一片的焦黄,处处皆是黄沙。

    仔细看了看脚下的黄沙,这里的黄沙与外面沙漠的黄沙并不一样,这里的黄沙都是焦黄色的,似乎这里的所有黄沙都曾经被烈火焚烧过一样,或者说是扔着锅中被烈火猛炒了一番,每一粒黄沙都是焦黄焦黄的。

    而且每一粒黄沙除了焦黄之外,都有结晶的现象,也就是说,黄沙的外表部分乃是成为了晶体,内部依然还是沙粒。

    如果认货的人,看到所有的黄沙都是如此,那一定会抽了一口冷气,甚至是毛骨悚然。

    能达到这样效果的那就只有一个极高温焚烧而成。

    而且这不是一般的烈火所能焚烧成这样的效果,也曾经有无敌之辈出手,焚烧大地,能把大地烧成一片焦土,或者烧成结瓷,但,他们所焚烧的大地都会融化掉,不论是沙石还是泥土,都会融成一块,甚至是结瓷。

    但是,这里面的焚烧却是适到好处,烈火焚烧过之后,不论是地面还是地下的黄沙,都被焚烧得一模一样,甚至是每一粒黄沙达到了结晶的地步。

    也就是说,每一粒黄沙都受到了均匀无比的焚烧,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不仅仅是极为无敌的实力,更可怕的是把真火掌握得妙到巅毫,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只怕始祖都不一定能做到,就算是能做到,那必须都是细火慢煨,需要很多的时间。

    然而,眼前的满天黄沙,似乎是一手炒成,这可想而知,当时所发生的一切,是多么的恐怖,那是无与伦比的真火所造就的。

    再往天空望去,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那怕你再强大,那怕你是打开天眼烛照,都无法看透这灰蒙蒙的天空,似乎整个天空都被封锁了一样,这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牢笼,任何只被丢进了这里,就永久都休想出去了。

    看着这满天黄沙的牢笼,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这里的空气入口炽热,一口空气呼有胸腔之中,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就好像喉咙被烫了一下。

    李七夜细细品味这炽热的空气,从这炽热的空气之中捕捉到了一丝毫的泥土味,这一丝毫的泥土味中有那么一点点的湿润,这样一丝毫的东西在这么炽热的空气之中是很难品味出来的,基本上是忽略不计。

    “果真是在这里。”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看来老头还真会卖关子,给了我这样的一个难题,这是要让我收集齐所有吗?”

    笑了笑,李七夜看了看方向,认准方向之后,便踏步前行。

    脚下的黄沙,有着一股炽热的感觉,行走在这样的满在黄沙之中,口腔呼吸着那股炽热的空气,让人特别的难受,更让感觉到难受的乃是那一份压抑,在这份压抑之下,让人感觉自己永生永世都被镇锁在这牢笼之中,时间一长,会让人发疯。

    李七夜一路前行,在途中不仅仅是黄沙满天,在黄沙之下还埋有许多的白骨,这被埋于黄沙之中的白骨,形形色色皆有。

    有的白骨乃是巨大无比,一根手指骨都有十丈之长,可以想象它生前是多么巨大的生灵了,也有一些小小的骨骸,但这些小小的骨骸都学着金属光泽,这就意味着这些骨骸生前是强大恐怖的生灵,那怕死了这么多,骨骸依然还有神性。

    仔细看这些白骨,就会发现,一些乃是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生灵了,骨骸都已经朽化掉了,也有的也仅仅是死了一二个时代而已。

    毫无疑问,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有生灵被投入这里,而且这些甚至是比九秘道统被创建的时间还要久远。

    要知道,洪荒天牢并非是由九秘始祖所创,更不是他亲手炼化出来的。有传言说,洪荒天牢乃是九秘始祖在他的师尊抱朴手中得之,所以他把它嵌入了九秘道统之中。

    也有人说,洪荒天牢乃是九秘始祖从远古的死地得之,他拽了过来,在祭炼道统的时候,把它融入道统之中。

    总之,在九秘道统之前,洪荒天牢便已经存在了,至少洪荒天牢最开始的主人是谁,它究竟是什么来历,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路走下来,李七夜所走下去,途中遇到了不少白骨,这可以推测,在九秘道统的时代,九秘道统也曾经投下了许多囚犯进来,而且这些被投进来的囚犯都是十分强大的存在,但这些人全部都死在了这里。

    在后来九秘道统才慢慢地再没有继续往洪荒天牢投入囚犯,直到太清皇时代,这又继续往洪荒天牢里面投入囚犯。

    事实上,除了九秘道统的时代之外,依然有很多白骨是在九秘道统之前的,这就意味着在九秘道统之前,也有很多囚犯或者生灵被投下来,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生灵或囚犯被投入到这里,这仅仅是因为这是一个天牢吗?答案就不得而知了。

    李七夜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之,在这片死寂的天地之中宛如感受不到时间的流淌一样。

    “嘿,嘿,嘿,有活口来了。”就在李七夜不知道走了多久的时候,一个阴笑声响起,紧接着,一个人影从沙丘之下冒了出来。

    从沙丘下冒出来的竟然是一个老人,这个老人手生八臂,虽然看起来这个老人神态有些苍老,甚至给人一种血气已衰的感觉,但是他八只手臂却是坚实有力,更为强大的是,他八只手臂都是闪动着金光,八只手臂像是用纯金铸造的一样。

    与此同时,他八只手臂上所贲起的筋肉看起来像是一条又一条金龙盘绕在他的手臂之上一样,看起来十分的壮观。

    “哗啦”的一声响起,这个老者刚刚冒出来,旁边的一个沙丘就一下子黄沙飞溅,一个巨大的牛头钻了出来。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黄沙之中跳了出来,他落地的时候宛如像一座山峰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样,四周的黄沙都沙沙作响。

    这是一个身材十分魁梧的牛头人,这个牛头人身上长满了又长又粗的牛毛,他一甩身体的时候,只见所有的牛毛都会一下子甩了起来,好像是瀑布一样。

    牛头人头顶上有两只又粗又长的大角,这对牛角又黑又亮,宛如被打磨过一样,牛头人手握着一把石斧,似乎充满了暴力一样。

    牛头人腰下披着粗布,这粗布围着下身,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换过了,也有些破旧了。

    “嘿,嘿,嘿,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已经是几万年没有吃过肉了。”这个牛头人握着石斧,牛眼一睁,特别的大,厚厚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直流口水,说道:“小伙子看来皮细肉嫩的,一定好吃。”

    “老身也觉得好吃。”在这刹那之间,另一个人影出现,那是一个老妪,老妪已生白发,面有皱纹,但可以看得出来她年轻时是一个美人儿,虽然在这黄沙满天的天地间困了无数日月了,她身上的衣裳依然是一尘不染,依然是干净整洁。

    这个老妪的一双眼睛特别明亮,盯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这么的细皮嫩肉,我觉得烤着吃不错,肥油直冒,烧得金黄金黄的,又嫩又脆,满口肉香。”

    “嘿,我觉得煮着吃更好。”那个八只手臂如金龙的老者双目发亮,徐徐地说道:“一锅满满的浓汤,清香解饥,完美。”

    “好了,狂牛、八臂金龙、毒凤神姬,你们三个也别吓着年轻人了,人家也刚刚到。”在这个时候,一个文雅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羽士飘然而至。

    这个羽士是在他们中最年轻的一个,这个羽士看起来中年模样,身披着红袍,手摇着赤红的羽扇,看起来像是一团火云一样。

    当这个羽士走近的时候,瞬间气温上升,让人感觉更加的炽热,似乎火炉就在身边烤着大家一样。

    “嘿,羽炎生,你这个杀人从不眨眼的恶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是不是困在这鬼地方太久了,所以杀心也被磨平了。”那个牛头人,也就是狂牛,他嘿嘿地一笑,他说话如洪钟,十分的嘹亮,甚至可以说他说话就像是打雷一样。

    “非也。”这个羽士,也就是羽炎生,摇头,说道:“这么一个死寂的地方,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新人,这是多么有乐趣的事情,我们正想知道一下外面世界的情况呢。”

    听到这话,其他的三个人顿时相视了一眼,他们都不由双目一亮,都不由同时点了点头。

    说得也是,他们被困在这里太久了,对于外面的世界已经是一无所知,现在外面突然来了一个新人,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给他们带来了外面的消息。

    “羽炎生说得没错。”那个老妪,也就是毒凤神姬,徐徐地说道:“我倒想知道太清皇这老东西有没有死在我们面前。”

    ps:今天是《帝霸》限量版t恤抽奖最后一天,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