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606章坑中之物
    在李七夜进入许久之后,依然没有出来,站在巨坑之外的狂牛他们不由有些沉不住气了。

    “会不会出事呀?”这已经不是狂牛第一次问了。

    “应该不会,公子强大到这样的地步,就算走不进去,也能出来呀。你不也去尝试过吗?不也是全身而退嘛?”羽炎生看了狂牛一眼,说道。

    “唉,那一次别说了,如果不是病君一下子压制住我,我那简直就是要暴走了。在当时也幸好我反应及时,一感觉不妙,就逃了出来。”狂牛神态有些尬尴,那是他人生中最狼狈的一次。

    “以我看,公子是能挡得住煞气的,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了那种躁动。”八臂金龙也不由为之担忧,说道:“那是一种攻心,往往与实力无关,最终能不能承受得住,还必须看道心。”

    八臂金龙他们当然是担忧李七夜的安危了,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如果李七夜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他们活着出去的希望就完全泯灭在这里了。

    “公子是年轻了一点,但是,达到了这样的境界,道心只怕比我们强很多,他还是能承受得了。”毒凤神姬不由说道:“就算承受不了,他也能全身而退,不要忘了,你们都能全身而退,公子的强大,又焉是我们所能相比的?”

    “就是怕他硬撑呀,死在这里面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就是硬撑,在里面撑得越久,就越入魔,最后疯了。”八臂金龙不由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没事。”相比起八臂金龙他们的忧心了,病君镇定多了,他也对李七夜信心十足。

    “公子既然敢进来,就有十分的把握。”病君望着巨坑中的煞气,徐徐地说道:“达到他们这样境界的人,就算世道再凶猛,也是大有可去。更何况,没有把握,他会进来吗?那是自寻死路,难道会疯了不成?”

    听到病君这样的话,八臂金龙他们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像李七夜这样强大的存在,如果没有把握,不可能发疯得跑进来,也不会蠢到去做自寻死路的事情,既然他敢进来,那就是有把握。

    “我们静静等着吧,耐心点。”病君看着巨坑,他是他们中最深得住气的人。

    李七夜一路前行,巨坑很大,似乎没有尽头一样。随着前行,脚下有着不少的白骨,毫无疑问,在此之前也曾经有不少被困在洪荒天牢的强者探索过这里,只不过他们最后都死在了这里。

    越是深入,脚下的白骨就越少,毕竟越往里面,煞气就越强大,躁动的怂恿、诱惑就越恐怖,能坚持到这里的人,那都是十分了不得、十分逆天的强者。

    越是深处,煞气越是恐怖,宛如无数神刀刮着人的骨肉一样,让人阵阵发痛,就算强大无比的兵器防御守护,都难以承受如此恐怖的煞气,这煞气似乎随时都可以把一切绞得粉碎一样。

    也只有强大到李七夜这样境界的存在,才能承受着这恐怖无匹的煞气,在这样恐怖无匹的煞气撕绞之下,依然是安步当车一般前行。

    随着越是深入,躁动也是越为强烈,当深入到一定程度之后,甚至已经让人感受到这土地的狂暴了,似乎这里充满了狂暴的戾气,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发一样,似乎在这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咆哮,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愤怒,似乎随时都可以把天地撕得粉碎。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李七夜终于走到了目的地了,这里有一个不大的深坑。

    这个深坑很深,仔细一看,这样的一个深坑乃是被怖恐无比的真火气焚烧出来的,似乎这恐怖的真火要把大地烧穿一样。

    “轰、轰、轰”当靠近深坑的时候,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宛如天摇地晃一样,整个大地都为之摇晃。

    所有的煞气和恐怖无比的躁动,都是从这个深坑之中喷发出来的,似乎这个深坑就是一个愤怒之源一样,在这里面滔滔不绝地喷涌出狂霸无匹的煞气、喷涌出了恐怖无伦的躁动。

    看着这样的深坑,李七夜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在最强大的力量所庇护防御之下,不管是煞气有多么的强大、躁动有多么的恐怖,都难以伤到李七夜丝毫。

    李七夜跳入了深坑,当双脚踏到地面上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具尸体,更准确地说,这是一具白骨。

    从白骨来看,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人,这个人不知道死了多久了,白骨已经是泛黄了。

    但是,让人为之毛骨悚然的是,这恐怖无匹的煞气和躁动正是从这具白骨所喷涌出来的,似乎这个人临死之前依然是那么的愤怒、依然是那么的狂暴、依然是那么不甘,似乎他要冲出这里,要把这天地撕得粉碎。

    但是,那怕这具白骨生前再狂躁、再愤怒,都依然未能从这里逃离出去。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目光落在白骨旁的一条铁链之上,这条铁链呈暗红色,似乎它在千百万年前就被恐怖无匹的真火所焚烧,但是百万年过去了,它依然还是滚烫。

    李七夜顺着这铁链望去,只见这铁链是钉入了地下,似乎它条铁链是直入地下最深处一样,它与大地融为一体一样。

    再看这一条铁链的另一端,则是锁在了这一具白骨身上,直锁入了它的心骨。

    李七夜仔细一看,不由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够猛的手段,这不仅仅是锁住了肉身,也锁住了真命,更可怕的是锁住了道心,被这样的铁链锁住,只怕是永远无法取下来了,除非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可以毁去一切之后重头再来。”

    能用如此逆天手段锁住一个人,那说明出手的人那是极为恐怖,极为逆天,强大到不可思议。

    当然,被锁得人也是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存在,否则的话,就不用如此大费心机去锁住一个人了,一个弱者的话,随便出手就能把他镇压,何需如此大动干戈。

    看到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也明白这个深坑是怎么样来的了。被锁在这里的人,不甘心就这样被锁,他是以恐怖无匹的真火去焚烧这一条铁链,但是,他是用了无数的岁月,都未能把这一条铁链焚烧掉。

    甚至正是因为他恐怖无匹的真火如此日夜焚烧,把大地都焚烧出一个如此恐怖的深坑来了。

    而且,这样的一条铁链是链锁着大地,与大地为一体的,就算想烧穿大地,都无法把插入大地中的另一端给烧出来。

    不知道烧了多少的岁月,但是被锁在这里的人都依然没成功,最后老死在了这里。

    李七作蹲下身子,仔细看着这一条铁链,第一眼看的时候,这一条暗红的铁链并不起眼,但再仔细看的时候,这条铁链似乎是有亿万股法则交织而成,而且这亿万股的法则之中是融炼有世间最为珍贵最为罕见的仙金,可以说每一毫的仙金都是价格无法估量。

    毫无疑问,为了打造这一条铁链,只怕都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

    “铛”李七夜伸手去把铁链握在手中,当李七夜把铁链握在手中的时候,本是锁住白骨的铁链竟然一下子松开了。

    “铛、铛、铛”在这个时候,本是深入大地深处、与大地融为一体的铁链另一端竟然也如同灵蛇一般收缩回来,竟然一下子脱离了大地。

    在这个时候,这一条铁链在李七夜手中收缩,收缩成了一条不大不小的铁链,甚至它能随风飘扬,宛如让人感受不到它的重量一样。

    此时看起来如此普通的铁链,又有谁能想到这竟然曾以把一个恐怖无匹的存在链锁在这里,一直把他锁到至死为止呢。

    “好了不得的手段。”看着手中的铁链,李七夜也不由赞了一声,能打造出这样铁链的人,在三仙界的万古以来,只怕也就只有那么二三人而已。

    李七夜看了看手中的铁链,他也毫不客气地收了起来,占为己有,这样的一件好东西,说不定有朝一日能派上用场。

    最终,李七夜双目一凝,目光一扫,他的目光深邃无匹,宛如穿透了三界万域一样,在李七夜如此深邃的目光之下,似乎一切都无于遁形,一切都暴露在了他的双眼之下。

    李七夜的目光一次又一次的扫荡之后,最后目光停留在了这具白骨的头颅骨之上,最后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看来,了不得,那我只有得罪了。”李七夜笑了笑,大手一张,把大手伸入了头颅之中,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这个头颅犹如幻化了一样。

    在这一刻宛如空间扭曲、时间紊乱,李七夜的大手伸入头颅骨内,似乎一下子探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毕竟这个头颅也不可能容得下李七夜的手臂。

    “啵”的一声,在李七夜的大手探入其中之后,空间不停地波动,整个时空都宛如被严重扭曲一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身形看起来都变了模样,身体都折弯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