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891章剑有灵
    洗罪剑,不用李七夜去手拿,它便缓缓浮现,慢慢地悬于李七夜的身旁,在这个时候,洗罪剑犹如有灵性一样,根本就不需要李七夜去操控。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洗罪剑不再是一把看起来普通的剑,整把洗罪剑吞吐着无穷的光芒,圣神无上,似乎单是它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便可以净化一切黑暗,洗涤着一切的罪恶。

    看着洗罪剑所散发出来的神圣无上的光芒,不论是吴柯,还是张丁煜,在心里面都颤了一下,因为洗罪剑的圣光照耀而来的时候,好像一下子照进了他们的心里面一样,神圣的光明好像一下子冲涮着他们心中的恶念一样,似乎可以瞬间让他们一下子臣伏一样。

    在这刹那之间,吴柯他们都守住了心神,以免被这可怕的光明影响着自己的心智。

    “好剑”守住自己的心神之后,吴柯都忍不住大赞一声,一双眼睛不由死死地盯着眼前这把洗罪剑。

    吴柯是剑道高手,虽然不是最顶尖的高手,但是,他对于剑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所以,当洗罪剑缓缓悬浮的时候,他就一下子知道这把洗罪剑已经通灵了,剑就是神灵。

    要知道,一把剑通灵,那不是容易之事,如果说,一把剑能通灵,剑即是神灵,那就意味着这把剑乃是绝世无双的神剑,一般而言,只有始祖的配剑,而且经历了始祖无数心血大道的蕴养之后,那才有着这样的灵性,否则,那怕是始祖一般的配剑,都没有这样的灵性。

    所以,此时盯着洗罪剑的时候,吴柯双目变得炽热,心里面的贪婪更加灼热,他更加下定决心去夺到这把洗罪剑,如果拥有了这一把洗罪剑,这将会让他如虎添翼,在剑道上有着更加强大的威力。

    ”当然是好剑。”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洗罪剑,乃是始祖所留下的佩剑,此剑,经始祖一生的大道蕴养,光明无上,它可普照众生,可净化黑暗,驱散邪念。此剑一遇恶念,无需催动掌御,可以自行斩杀有邪意恶念的任何生灵。”

    “果真是通灵,不愧是始祖佩剑。”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吴柯双目更炽,贪婪无双,恨不得现在就立即拥有这把佩剑。

    “就是它了,你识相的,就速速贡上来。”张丁煜也不由大叫了一声。

    如此一把祖器,谁人不想拥有?就算不是剑道强者,也一样想拥有一把祖器,一旦拥有了一把祖器,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实力提升了好几个次层。

    在山峰后旁观的一些学生,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也不由暗暗吃惊,有学生觉得不可思议,低声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洗罪院怎么会拥有着这么一把始祖之剑呢?”

    “这就是你不了解洗罪院了。”有年纪比较大的学生轻轻摇头,说道:“虽然说,洗罪剑的声名不怎么样,实力也弱,没出过什么了不起的学生,但是,洗罪院的历史之久,可以与四大院的任何学院相提并论,甚至有人说,它的历史甚至比北院还要久远。它可是始祖亲手所建的学院,能拥有惊人的底蕴也不足不奇,只不过是后人不争气而已,所以没出过什么了不起的学生。”

    “这把洗罪剑,我知道,它是始祖亲手留于洗罪院的。”另一位年纪更大的学生徐徐地说道:“这把洗罪剑乃是洗罪院的镇院之宝,但是,千百万年以来,能拿得起这把剑的人是寥寥无几,更别说是带走它。在当世,我所知道的,唯一拿得起洗罪剑的,便是北院的圣霜真帝。”

    “唯有圣霜真帝拿得起这把洗罪剑。”这让其他的学生不由大吃一惊,不可思议,说道:“也唯有圣霜真帝拿得起这把洗罪剑,那么为何洗罪院这个学生竟然能拿得起它?而且还把它带出了洗罪院,难道他比圣霜真帝更加强大不成?”

    “不,洗罪院一个学生,怎么可能比圣霜真帝要强大呢。”这位年纪大的学生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怕是一种缘,他得到了洗罪剑的认同,所以,他就能拥有洗罪剑,只能说,他是十分寺运。因缘这样的东西,飘渺虚无,谁都说不准。”

    “始祖之剑呀。”尽管是如此之说,这依然是让所有的学生为之羡慕嫉妒,毕竟一把始祖之剑,这不是谁都能拥有的?能拥有这样宝剑的人,一般而言,都是当世最杰出、天赋最高的人。

    看着神态贪婪的吴柯他们,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这把剑,光明普照,驱散黑暗,斩断恶念。你们敢对这把剑说一说你们心无恶念,正气浩然吗?”

    “敢说又怎么样?”吴柯冷哼了一声,不是很相信。

    “那我们就打个赌。”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说,你们敢面对这洗罪剑,而洗罪剑没有斩你们,那就说明你们心里面浩然正气,心无恶念,这就算你们赢。当然,你们心有恶念也没问题,如果你们能挡得住这一剑,那也一样算你们赢。”

    “如果我们赢了呢?”张丁煜迫不及待地大叫了一声。

    “很简单,如果你们赢了,这把剑就是你们的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如果你们输了,那也不关我什么事,毕竟,你们心有恶念,是洗罪剑斩了你们,净化了你们心里面的恶念,这只能说你们是死在了始祖的裁决之下。”

    “此话当真?”听到这话,吴柯都不由双目一亮,他来找李七夜的麻烦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洗罪剑了,并非是真正的为张丁煜找回公道。

    “比珍珠还真。”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赌不赌?如果你们赢了,洗罪剑就是你们的了,这可是一把祖器,相信你们宗门都没有这么一件祖器吧。”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吴柯他们都不由为之一窒息,他们宗门的的确确是没有祖器,如果说,他们能为宗门赢得这么一把祖器,那将会怎么样?想到这里,他们都不敢多去想象,他们一定会得到宗门的重任,甚至成为宗门的宗主或族长。

    在这个时候,吴柯和神兽天戎军的其他成员相视了一眼,最后都重重点头,他大喝一声,说道:“赌,怎么不赌!”

    “好,那我们就开始吧。”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慢着,如果说,那怕我们挡下一剑,也算我们赢是吧。”吴柯再确定一次,说道:“那怕我们所有人联手,挡下一剑,都行是吧。”

    “没错,的确是如此,那怕你们心里面有恶念,但,只要你能挡下洗罪剑的一剑,那都算你们赢。”李七夜笑容十分的浓。

    “好,一言为定。”吴柯他们相视了一眼,郑重地说道:“未挡下这一剑,那就是我们学艺不精。”

    虽然说,洗罪剑是一把祖器,但是,他们就不相信,就凭李七夜这么一个洗罪院的学生,道行如此的浅薄,他能发挥洗罪剑的几成威力呢?只怕一成都发挥不了。

    所以,这让吴柯他们有着很大的信心,只要他们联手,还是有信心挡得这一剑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好,我们组阵。”吴柯他们相视了一眼,大喝一声,紧接着,他们纷纷都跳上了自己的异兽坐骑。

    在眨眼之间,吴柯他们以一个阵势排列,动作极快,干脆利索,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而且,他们一成阵的瞬间,就是杀伐的气息弥漫,让人不由毛骨悚然。

    这让人一看便知道他们是久历沙场的人,那可不是温室里面的花朵,更不是没有上过战场的学生。

    毕竟,吴柯他们在拜入光明圣院之前,都来自于各大门派传承,都曾经经过训历打磨,甚至可以说,他们在成为光明圣院的学生之前,就是他们本身宗门中优秀强大的弟子。

    “铛、铛、铛”在这个时候,吴柯他们所有人,包括了他们胯下的异兽坐骑,都纷纷地披上了铠甲,一片片的金属鳞片拼凑,在眨眼之间,坚硬的铠甲穿在了他们的身上。

    “吼”在这瞬间,他们一声大吼,胯下的异兽坐骑也同时兽吼,只见阵光吞吐,在这刹那之间,他们各司其位,形成了一个大阵。

    “吼”一声咆哮响起,在这个时候,吴柯他们都消失了,出现在李七夜面前的那是一只巨大无比的铁豹。

    这只铁钓真的很巨大,站在李七夜面前的时候,就像一座山峰那样,而且它全身如同用精铁所铸造一样,长长的尾巴就像是铁鞭一样。

    它的牙齿、利爪,都像是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宝剑,可以瞬间把眼前的一切生灵撕得粉碎,可以瞬间撕裂大地。

    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只巨大的铁豹不仅仅散发出了冷厉的杀意,更是有着凶猛残暴的兽息,让人感受到这气息的时候,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特别是这只铁豹的一双眼睛盯着的时候,那种残忍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ps:月初,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