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912章一剑屠之
    对于这些嘲笑,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伸了个懒腰,然后说道:“好吧,去采摘几颗,尝尝鲜也好。”说着,便踩着树干,往树梢上而去。

    “哼,好大的口气。”所有人听到李七夜的话都不爽,有学生不屑地说道:“以为自己谁,至高无上不成?竟然还敢说采摘几颗尝尝鲜,能采摘到一颗,那都是算你祖坟冒青烟了。”

    这难让在场的学生心里面爽吗?至尊果,这是怎么样的存在?多少人是可遇不可求,那怕是强大如不朽真神,都想采摘到一颗至尊果,那怕是拥有着一颗至尊果,那也是已经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了。

    毕竟,能采摘下一颗至尊果来,这不仅仅是一颗至尊果能大幅地增强自己的功力,更重要的是,能采摘下一口至尊果来,那是实力的象征,那是天赋的象征,也是地位的象征。

    试想一下,到现在为止,也就三目神童、金蒲真帝、灵心真帝他们这样绝世的真帝、长存才能采摘到至尊果。

    如果说,自己都能采摘到一颗至尊果的话,那是多么惊艳的事情,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就算自己的实力无法与三目神童他们相比,但,在这一件事上,也可以与三目神童他们相媲美了,这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了。

    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个洗罪院的学生,竟然说是采摘几颗来尝尝,这话说得未免太嚣张了吧,就算是三目神童他们也不敢说如此嚣张狂妄的话来,这又怎么不让人对李七夜不爽呢?

    见李七夜继续往高处的树梢走去,有坐在树杈上的学生就打趣地说道了:“看,我旁边不就有成熟的至尊果吗?这里的至尊果更容易采摘,你要不要采摘几颗?”

    “要摘,当然是采摘最好的了,树梢最上面的,那才配得上我。”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哟,还蛮有志向的。”这让坐在树杈上的同学大笑,说道:“想登树梢,只怕你是没这个实力,最顶端的树梢,乃是天宇深处,大道压制,没有真帝实力,休想上去。”

    “这有何难。”李七夜淡淡一笑,继续往上而行。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待一会儿,他就知道有多难了,到时候,看他如何下台阶。”有不少学生冷笑,不屑。

    有另一个学生就说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你没看到吗?上面乃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的门徒弟子所守着吗?到时候,他肯定上不去,如此一来,他就有借口了,不是他采摘不到至尊果,而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不上让上去,如此一来,他是多么漂亮的下台阶?”

    “原来是如此,还是学长聪明。”听到这位学生的话之后,所有人都恍然,有学生不屑地说道:“原来是在耍这种小聪明。”

    在众目睽睽之下,当李七夜登到高处之后,守在那里的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们就一下子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冷冷地说道:“速回,此路不通!”

    毫无疑问,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这些门徒弟子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们对于李七夜当然是不待见了,对李七夜当然是没有好感了,所以,对待李七夜的态度也十分的恶劣,直接赶人。

    “我是上去采摘至尊果的。”此时李七夜脸上露出很无辜的笑容,那笑容看起来是六畜无害的模样。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笑容,其他人倒没觉得怎么样,但是,杜文蕊就是摇了摇头了,因为他也总算明白,当李七夜露出这样的笑容之时,那就意味着有人是死定了。

    当然,杜文蕊也不会去阻拦,有些人是要自寻死路,这是谁都救不了的事情。

    “滚”另一个弟子更加不客气,冷冷地斥喝道。

    至于刻石真帝、金蒲真帝,他们高高地坐在树梢上悟道,根本就未去理会一下,毫无疑问,对于自己门徒弟子的做法,是得到他们的默许。

    “至尊树又不是你家种的,凭什么就不让别人采摘。”李七夜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

    “凭这个”有弟子是“铛”的一声,拔剑,剑光寒气逼人,冷冷地说道:“不想死,就滚,别在这里碍事,打扰我们的陛下参禅悟道。”

    在这个时候,树下刚才那个学生冷笑地说道:“看到吧,现在他就有借口了,所以,他就有下台阶,从至尊树下来,不用采摘至尊果,也能保住颜脸。”

    “这种雕虫小技,的确是瞒不过学长。”很多学生纷纷不屑地看着李七夜,神态间充满了鄙视。

    “为什么刚才灵心真帝就可以上去,我就不可以,凭什么?”李七夜一副委屈,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你算什么东西?”有金蟒真帝的弟子不屑地说道:“凭你也敢与灵心真帝相提并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灵心真帝相提并论,快滚下来吧,别丢人现眼了。”下面也有不少学生纷纷起哄。

    “哼,你真有本事,何需上树梢去采摘,其他树杈上一样有成熟的至尊果,采摘一颗给我们看看眼界就是了。”很多学生在树下嘲笑地说道。

    “喂,你们的门徒学生如此的蛮横无理,你们作为真帝,是不是应该好好地管束一下自己的门徒弟子,这样还有天理吗?”此时,李七夜大声地对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叫嚷。

    但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根本就不理会,他们依然端坐在那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李七夜的话一样。

    “滚”见到李七夜打扰到自己师尊参悟大道,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立即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机,冷森森地说道:“再不下去,就斩你!”

    “哦,这是你们自寻死路。”李七夜这一下笑容就更浓了。

    “嘿,好好教训一下他也好,让他知道天高地厚。”见到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的门徒弟子露出杀机,树下的学生也幸灾乐祸。

    “唉,现在被人拦了路,你说,该怎么办才好?”李七夜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说道:“这么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的话,你这把始祖之剑,那都是没有什么用处了,人家不都是说吗?一把始祖的佩剑,可以横天扫地,所向披靡吗?这样的小事都搞不定的话,我还要你这样的破铜烂铁干什么?”说着,拍了拍洗罪剑。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洗罪剑出鞘,圣光浩瀚。

    “小心”洗罪剑出鞘那瞬间,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的门徒弟子大惊,瞬间祭出了自己的宝物、兵器。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些弟子都瞬间轰出了最强大的防御,兵器出鞘,以最强大的姿态斩向了李七夜。

    “嗤、嗤、嗤……”但是,他们刚动手,便是鲜血溅射,一个个头颅高高地飞起,鲜血直喷而起。

    紧接着,听到“砰、砰、砰”的一阵坠落声传来,只见这些门徒弟子的尸首全部从树上摔落,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鲜血倾泻而下,天空好像是下起了血雨,浠浠沥沥的血雨染红了至尊树,不少树叶被鲜血洒染,鲜血从树叶尖滴落,也有鲜血在树干上缓缓流淌着。

    突然发生这样的一幕,一下子把所的吓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大家都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言不合,便斩了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的所有弟子,最可怕是,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都还在这里。

    试想一下,在两位真帝面前,直接斩杀了他们的弟子,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一时之间,树下的所有学生,嘴巴都张得大大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一言不合便杀人,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心里面毛骨悚然,这样的洗罪剑,还是一把洗去罪恶的剑吗?这简直就是一把凶剑。

    “唉,我只是说说而已,用得着杀人吗?”洗罪剑归鞘的时候,李七夜十分无奈的模样,唉声叹气。

    “哼”就在这个时候,冷哼声响起,如同惊雷一样炸开,把在场的所有学生吓得一大跳。

    在这刹那之间,帝威轰天,如同狂风暴雨一样,所有学生望去,此时只见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他们双目瞬间吞吐着可怕无比的寒光,一下子盯住了李七夜。

    “这小子,死定了。”看到被两位真帝盯着,树下有学生幸灾乐祸。

    此时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目光中都露出了杀机,在他们面前,斩杀了他们的弟子,那简直就是狠狠地扇他们的耳光,这让他们真帝的威严何存?

    “这不能怪我?”在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冷厉目光注视之下,李七夜摊了摊手,说道:“我刚才跟你们说了,是你们没管好自己的弟子,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了?是他们先要杀我的,我也只不过是自卫而已。”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再说了,人也不是我杀的,要怪,就怪这把剑吧,是它在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