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913章要砍树
    此时有些人也是傻傻地看着李七夜的洗罪剑,听起来似乎又好像没错一样。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杀人,杀人的的确是洗罪剑,这样的一件事,听起来又好像和李七夜没有关系一样。

    但是,如果想要怪罪于洗罪剑的话,又有不少人心里面发毛,试想一下,以洗罪剑那一言不合便杀人的风格,任何人都要小心点,谁敢去动洗罪剑,那就得掂量一下自己了。

    洗罪剑,可是始祖的佩剑,更可怕的是,这把剑已经通神了,威力之大,只怕是很难想象,这不是谁都有实力去对抗这样的一把始祖之剑的。

    此时,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盯着李七夜的目光冰冷,在目光中闪动着杀意,毫无疑问,对于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而言,他们已经是动了杀心了,毕竟,当着天下人的面,一言不合,便杀了他们的徒弟,这是让他们难于咽得下这口气,而且,这没有一个说法的话,让他们的帝威何在?

    “这小子,迟早难逃一死。”下面有学生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冷笑一声,谁都看得出来,此时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的确是动了杀意,两位真帝若真的是出手的话,只怕李七夜必死无疑。

    所以,看到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露出杀意之时,树下的许多学生是幸灾乐祸,当然,有人心里面也暗暗盘算着,如果趁乱能浑水摸鱼把洗罪剑占有己有,那就最好不过了。

    树下的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不由心惊肉跳,他们都不由为李七夜捏了一把冷汗,他们一颗心都已经跳到了嗓子下了。

    这可是两位真帝呀,在他们眼中看来,真帝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只手掌就可以屠灭他们洗罪院的存在,现在李七夜一口气就招惹了两位真帝,这是何等的危险,只怕谁都救不了他了。

    在两位真帝的滔天帝威之下,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心惊肉跳,都不由为李七夜暗暗地捏了一把汗。?“算了,不上去,这么高远,爬着也累,换一个方法吧。”对于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的杀意,李七夜孰视无睹,耸了耸肩,转身就走,往树下走去。

    李七夜突然改变了主意,树下的所有学生都相视了一眼,有学生嘲笑地说道:“没错吧,的确是被说对了,他就是找个借口下台阶而已。”

    “哼,耍点小聪明而已,卑鄙无耻。”有学生对李七夜不屑一顾。

    另有学生嘲笑地说道:“卑鄙无耻?你也不看一下他是什么出身?洗罪院的学生,出身于洗罪城的人,能好到哪里去?嘿,罪犯恶人的后代,连光明都是放弃的人,卑鄙那只不过是他的日常而言,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荣誉可言。”

    对于这样嘲笑的话,这让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心里面不由愤怒,但是,又无可奈何,因为所有人都对洗罪城抱着如此的偏见。

    “哈,你不是说要采摘几个至尊果尝尝吗?”有学生大声嘲笑地说道:“怎么,现在想找个借口溜下来了。”

    “没看到上不去吗?”李七夜悠然地说道。

    “哟,这借口真的不错哟,看来你早就是想到这种借口了吗?”这位学生不屑地说道:“没那个本事,就别吹牛,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不成?不就是得到了一把祖器吗?哼,你真以为自己是无敌真帝,真以为自己是天赋无上?不就是走了狗屎运,机缘好,得到了一把神器,哼。”

    尽管这个学生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但是,话中还是能听得出酸溜溜的嫉妒。

    “哦,我就是走了狗屎运,拾了一把祖器。”李七夜悠悠地说道:“那你捡把祖器给我看看呀,你连拾把祖器的狗屎运都没有,看一看你自己,多么的瘪三!”

    “你”这位学生顿时被李七夜气得脸色涨红,一时之间接不上话来。这还真的是被李七夜气死了,没办法,谁让李七夜手中偏偏有一把洗罪剑呢。

    “哼,别说那么多没用的,有本事,就采摘几颗至尊果来!”另一个学生冷笑,说道:“不要以为有一把洗罪剑就是万能,有本事就采摘几个至尊果让大家瞧瞧。”

    “就是,别净吹牛,一点本事都没有,如果没有那个本事,就快点滚蛋吧,别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其他学生纷纷开口,有人冷笑不止。

    “没看到我正换一个方法吗?”李七夜笑了一下,一点都不着急,此时他已经走下了至尊树了。

    “换个方法?”有学生看了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说道:“你不会说过几天或者过几年再来采摘吗?”

    “不,我觉得,爬到树梢上,太麻烦了,太浪费时间了。”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我觉得嘛,我还是把至尊树砍下来,扛回家去。”

    听到李七夜这话,所有人都愕了一下,一下子,很多人都大脑短路了一下。

    “哈、哈、哈……”紧接着,一阵哈哈哈的大笑响了起来,放肆的大笑如同洪水一样扑面而来,任何人都能感受到这是对李七夜的不屑一顾。

    “哈,哈,哈,你是傻了吗?”一位学生不屑地看着李七夜,就像看着一个白痴一个,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无上真帝还是至尊始祖?竟然敢大言不惭,砍倒至尊树?你是做白日梦吗?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没有人能砍下至尊树!”

    “无知小儿,你知道至尊树是什么样的存在吗?”其他学生都洪笑不止,说道:“就算给你砍一辈子,都不可能砍下至尊树。”

    “哦,是吗?”李七夜一副愕然的模样,说道:“世间还有我李七夜砍不下来的树?不可能吗?我手中的可是洗罪剑。”

    “师弟,至尊树也是始祖种下的,它不比洗罪剑差。”在旁的赵秋实忙是低声提醒李七夜,暗暗地拉了一下李七夜的衣袖,低声说道:“我们快走吧。”

    “哦,原来是始祖种下的呀。”李七夜一副恍然的模样,依然不在意,说道:“没关系,我手中的洗罪剑锋利着呢,我相信,三五下,就能把至尊树砍下来。”

    “哼,无知小儿,不要以为自己得到了一把始祖之剑就无所不能,至尊树,乃是无上神树,承亘古光明,焉是你能砍伐的。”有一个学生对李七夜充满了不屑,冷笑地说道:“如果你都能砍下至尊树,太阳从西边出来,我叫你一声老祖宗。”

    “井底之蛙而已,真的以为一把洗罪剑就无所不能。”其他学生纷纷地冷笑。

    “看来,大家都不相信。”李七夜很无奈,拍了拍洗罪剑,说道:“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如果连一棵树都砍不下来,你还是剑吗?剑,当该是伐木了,区区一株至尊树,这算得了什么,你好歹也是远荒圣人的佩剑,曾经屠杀八方,血洗万域,连一株树都砍不倒,还叫个屁剑呀。”

    “铛”的一声,似乎洗罪剑在抗议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声剑鸣,似乎表示自己能砍下这棵至尊剑。

    “你看,我洗罪剑都表示了,是能砍倒这株至尊树。”李七夜一笑,拍了拍洗罪剑,眉开眼笑的模样。

    听到洗罪剑一声剑鸣,不少学生心里面都发毛,一时之间,有不少学生都相觑了一眼。

    虽然说,大家不把李七夜这样的废物放在眼中,但是,洗罪剑可不是一样,它可是始祖的佩剑,威力无匹,就算它不能砍倒至尊树,但是,一剑出,也会让人惊悚。

    “哼,不自量力。”有学生不服气,冷笑地说道:“如果你能砍到洗罪剑,我们都叫你一声祖宗!”

    “唉哟,我一下子多了那么多孙子了,那就不好了吧,折寿,折寿。”李七夜摇头。

    这位学生一下子被气得脸色涨红,冷冷地说道:“有本事就砍呀,别净吹牛皮,刚才吹牛皮说要摘几颗至尊果,现在又吹牛皮说要砍至尊树,你除了会吹牛皮,还会干什么?”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相信,我是不是该试一下呢?”李七夜无奈何,走到至尊树旁,“铛”的一声响起,拔出了洗罪剑。

    在李七夜拔出洗罪剑的时候,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其他的学生,包括了石刻真帝、金蟒真帝,都冷冷地看着李七夜,更准确地说,他们盯着李七夜手中的洗罪剑。

    特别是刻石真帝,目光深邃,因为他尝试过去抓洗罪剑,知道这把剑有多么强大。

    事实上,李七夜杀了他们的弟子,他们还没有动手,他们在心里面还是琢磨不透这把已经通神的洗罪剑,还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强大。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都相视了一眼,对于他们来说,似乎,被杀死的门徒弟子,并不是那么重要一样,重要的是李七夜手中的这把洗罪剑。

    始祖佩剑,这的确是让人心动,那怕是真帝,只怕也不例外。

    ps:双12,请大家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领红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