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2981章姑娘,嫁吗
    白金宁看着李七夜,她不由说道:“文才第一!”说真的,她真的看不出李七夜哪里文才第一了。

    “比兰书才圣如何?”白金宁再打量了李七夜一眼,随口问道。

    “绰绰有余。”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你吹牛不打草稿”白金宁一下子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瞪着李七夜。

    刚才她那一句话也只不过是随口而问,也没有指望李七夜回答,就算李七夜回答了,也会认为李七夜自认不如。

    兰书才圣,何许人也,当今无敌始祖,比肩金光上师,绝世无双,不论是怎么样的才子,在他面前都必定是黯然失色。

    李七夜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绰绰有余”来,一下子让白金宁都傻眼了。

    在白金宁看来,就算再会吹牛皮的人,那也不会吹牛皮说自己比起兰书才圣来,那是绰绰有余,这已经不是吹牛皮,那早就是把牛皮吹破了,而且,这样的牛皮也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然而,李七夜说“绰绰有余”,说得是那么轻描淡写,说得是那么的风轻云淡,到了他的口中,好像兰书才圣只不过是某一位才子而已。

    一时之间,白金宁都傻了眼,瞅着李七夜,都有点被李七夜唬住了,都不知道李七夜这话是真是假。

    就在白金宁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看着李七夜的时候,“啪”的一个轻微声响起,李七夜竟然是曲指弹了一下她的瑶鼻。

    “你干什么”白金宁吓了一大跳,立即后退了一步,摆出了攻击姿态,立即斥喝李七夜,威风凛凛的模样。

    “没人跟你说吗?”李七夜悠然地看了白金宁一眼,逍遥自在,说道:“你的一双眼睛,蛮好看的,有神而出采。”

    白金宁一下子都有些发懵,都不由多瞅了李七夜一眼,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李七夜这是神经大条,还是自来熟,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要知道他们还是陌生人,他竟然用手指去弹她的瑶鼻,好像他们已经很熟悉了一样,好像关系已经很亲昵了一样。

    “你有病呀!”白金宁看到李七夜逍遥自在的模样,打心里面来气,明明是他占了自己的便宜,还一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你有药?”李七夜悠然地看了白金宁一眼。

    这话顿时把白金宁给气结了,她不由一眼狠狠地横向李七夜,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佩剑,如果今日她不是出任务的话,她说不定会教训一下这个占自己便宜的家伙。

    但是,对于她的动作,李七夜孰视无睹,依然是逍遥自在。

    白金宁深呼吸一口气,消了心中的怒气,冷冷地瞥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你可知道兰书才圣是何许人也,他乃是无敌始祖……”

    “知道。”在白金宁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李七夜便悠然自在,说道:“不就是始祖嘛,又不是比刀弄舞,不用你特地提醒。论文才,我是甩他十条八条街,如果他是才圣的话,那我就是才仙了。”

    白金宁都傻眼,她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狂妄自大的人,如此自恋嚣张的人,以前她还真的没有遇过。

    一时之间,她都不由再多瞅了李七夜几眼,说道:“还真看不出来,你的一副长相,还真的和你不衬。”

    白金宁说这话,并没有嘲笑的意思,反而是说实话。

    在她看来,李七夜长相平平嘛,完全是平凡无奇,长相是属于路人甲路人乙的模样,一开口,那就是吓死人,简直就是一鸣惊人,口气奇大无比,完全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这嚣张的模样,和他平平的长相完全是不相衬。

    “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话说得就是我。”

    “你不吹牛不会死呀。”白金宁都被李七夜这样嚣张的模样气得牙痒痒的,这个时候,在她看来,李七夜就是一副欠揍的模样,谁看了都想狠狠的揍他一顿。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笑笑,轻轻摇头,说道:“世人皆蠢才,我说说实话,却偏认我为吹牛,无奈,无奈。”

    白金宁顿时头额冒黑线,她本来是脾气比较好的人,但是,现在被李七夜激得有暴走的冲动,恨不得就揍李七夜一顿。

    特别李七夜那轻飘飘看过来的眼神,更是让她暴走,因为李七夜这样的眼神,就好像“关爱智障”的眼神一样。

    “你说我吗?”当白金宁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差不多是从她的牙缝中迸出来,此时她就算是没有咬牙切齿,那也差不多了。

    这个小子竟然敢如此的看不起她,她就想暴揍他一顿,所以,她不由摩拳擦掌起来。

    李七夜只是瞥了一眼摩拳擦掌的白金宁,悠闲前行,说道:“深呼吸,缓一下心里面的怒气,这点小事情都能让你火冒三丈,你还成什么大事。连这点刺激都受不了,你能成为一名大将吗?有将帅之才吗?不会一辈子就是一个小兵吧。”

    在这个时候,在白金宁看来,李七夜这副模样,是面目可憎,说多让人讨厌就让人讨厌。

    但是,偏偏他这话还真有道理,虽然李七夜完全是一副欠揍的模样,一副很嚣张的模样,他也没有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她总不能就凭李七夜这么几句嚣张的话,就暴揍李七夜一顿吧。

    如果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不仅对她自己不好,对整个天堑军团的声誉也不好。

    白金宁无可奈何,像打蔫的茄子,只好垂下双拳,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一下心里面的怒气。

    “不过嘛,我倒想娶一个像你这样的媳妇儿。”就在白金宁好不容易平息心里面的怒火之时,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为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有些调戏自己的话,白金宁立即凶巴巴地说道,但,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她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知道,这个人狗嘴一定吐不出象牙来。

    “古人云,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李七夜摇头晃脑地说道:“但是,我这个人呢,文才第一,举世无双,凭我的文才,什么粗暴野蛮的女兵,我都能把她降得服服贴贴的,所以嘛,我考虑考虑,要不要娶你这样的一个女兵。”说着,摸了摸下巴,打量了一下白金宁,一副考虑模样。

    白金宁顿时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得吐血,一下子就进入了暴走状态了。

    李七夜这话,哪里是调戏她,那是嘲笑她粗鲁野蛮,虽然她白金宁不是什么绝世美女,但是她对自己容貌还是有点信心的,她绝对不是那种三大五粗的女兵,更不是什么村妇之类的悍妇。

    “你再说一遍试试!”此时,话从白金宁的口中迸出来,好已经紧紧地握住拳头了。

    “算了。”就在白金宁要暴走的时候,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我这么有才华的人,世间有谁能配得上我呢,不娶,不娶。”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差点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在刚才李七夜还嘲笑她粗暴野蛮呢,现在他又换了一副嘴脸,那事自负嚣张的模样,看得就让人想上前去踩他几脚,不狠狠地把他踹在地上,心里面很难解恨。

    “你叫什么名字!”白金宁说出这话来,那都不由咬牙切齿。

    “李七夜。”李七夜悠然地说道,回头望了白金宁一眼,露齿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虽然他长得不怎么样,但,一口牙齿还是很好的,整齐白亮。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李七夜回头露出白牙,说道:“相信我,你再和我纠缠下去,一定会被我迷住的,而且被迷得神魂颠倒!”

    白金宁在这个时候,头额直冒黑线,她都不知道怒到抓狂好,还是怒到一口老血喷出来好,这是她一生中遇到最自恋最无耻最厚脸皮的人。

    “滚”最终,白金宁忍不住自己的脾气爆发了,如果不立即让李七夜滚,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忍不住狠狠揍他的。

    “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李七夜耸了耸肩,说道:“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为什么叫我滚。”

    白金宁气得哆嗦,最后大喝一声:“驾”驾御着战车就走了。

    李七夜不滚,她走总算行了吧。

    “丫头,急着走干什么?”在白金宁怒气而去的时候,李七夜悠悠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说道:“不好好调查一下我了吗?说不定我会图谋不轨。”

    “滚”白金宁大喝一声,头都不回,驾着战车滚滚而去。

    在这个时候,她都不想再理会李七夜了,此时,在她看来,李七夜并不是什么恶人,就是一个自恋加嚣张的王八蛋而已。

    所以,白金宁懒得再去理会他了,她是怕自己继续呆下去,一时忍不住,就会狠狠地揍他一顿。

    “可惜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说道:“刚才我还考虑娶你做小媳妇呢,你这是错过了成为九天帝后的机会,这可是人人敬仰的帝后呀。”

    这话传入了白金宁耳中,呛得她差点从战车上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