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3206章当年的一战
    药仙在独居于云中的一座山峰之上,当药仙回来之后,座下的童子立即出为相迎,为他们起火煮柴。

    与此同时,药仙吩咐弟子,请来了几位老友,片刻之后,有三位始祖驾临,天地云彩涌动。

    这样的一幕,这片天地的所有子民都知道他们的始祖同时出动了,他们也好奇,为何几位始祖会同时而动呢。

    三位始祖齐临,始祖气息弥漫,地涌金泉,莲花妙生,犹如一派仙境。

    “这三位道友,与我同居于这片天地,这片天地能经营成盛世,皆是这三位道友的功劳。”药仙为李七夜介绍这三位始祖,笑着说道:“我是长年在久,从来很少留守在这里,可以说,对于这里贡献是寥寥无几。”

    “药兄又在自谦了,若是没有药兄的灵药,又焉有今日。”这三位始祖中的其中一位始始祖笑着摇头。

    “这三位道友,分别是:阳明道友、净阳道友、伏牛道友。三位道友,与我趣味相投,共筑这片天地已经不知道多少岁月了。”在药仙介绍这三位始祖的时候,药仙不由为之感慨地说道。

    这三位始祖,分别是阳明始祖、净阳始祖、伏牛始祖。

    可以说,这三位始祖在万统界曾是赫赫有名,神威无双,他们都曾在万统界留下了自己举世无双的道统。

    阳明始祖,就是王阳明,他创建了阳明教这个道统,同时,曾在光明圣院就读者,是光明圣院的学生,后来自创《明心经》,成为了始祖。

    王阳明,看起来像是一个中年汉子,羽扇纶巾,气质文雅,如果他收敛始祖气息,让人难于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始祖,反而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军师,或者是某个私塾的老师。

    净阳始祖,他穿着一身羽衣,身后浮现骄阳异象,他整个人犹如是初升的太阳,驱散早晨的霾气,整个犹如阳光普照,刚阳之后十分的高盛。

    净阳始祖,也曾万统界创建了净阳道统,也曾是万统界强大的道统。

    而伏牛始祖则是牛首人身,鼻吞日月,犹如无上神牛,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似乎他一张口,就可以把天地吞噬一样。

    他身体高大魁梧,他不论是往哪里一站,都似乎可以扛起整个天空一样,十分有气概。

    伏牛始祖,他也曾在万统界创建了伏牛道统,只可惜,后来伏牛道统后继无人,整个伏牛道统衰落,整个道统最后成为了荒野。

    幸好的是,后来道解真帝得到了《伏牛经》,传承了伏牛始祖的道统,最终又把伏牛道统激活,重建了整个伏牛道统。

    介绍完了三位始祖之后,药仙又向他们三个人介绍李七夜,说道:“这位是……”

    “不用药兄介绍,我们也知道是谁。”伏牛始祖笑着打断了药仙的话,笑着说道:“今日不渡海,谁人不知先生。”说着,向李七夜行大礼。

    王阳明、净阳始祖也都纷纷向李七夜行大礼,说道:“见过先生,先生驾临,蓬荜生辉,实是我们的大幸。”

    虽然说,三位始祖都是威名赫赫之辈,一生曾建立了了不起的功绩,但是,在李七夜面前,他们也矮了一辈,向李七夜执大礼,神态恭敬。

    李七夜也是十分坦然地受了三位始祖的大礼。

    诸位始祖随着李七夜落座,童子忙是捧上香茗,李七夜也是客随主便,慢悠悠地喝着香茗。

    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一下药仙他们四个人,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我在不渡海的时候,听过一些始祖说过,你们曾参加过当年的大战。”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药仙他们四个人捧着茶杯的手僵了一下,然后他们四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你们能活下来,也是不容易。”最后,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

    最后药仙他们都相视了一眼,交了一个眼色,最后,是王阳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叹息一声,说道:“当年的事情,过了很久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不渡海的不少道友也知道,我们当年的确是去参加了那一场大战。”

    “我们也是为数不多全身而退的人吧。”伏牛始祖也接上了这么一句话,说道:“或者说,当时,我们走得更早一些,所以,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看法吧。”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一些道友来问过,我们也曾是坦然相告。”净阳始祖笑着说道,神态十分坦然。

    尽管是如此,王阳明他们说出了自己的话之后,神态之间,依然有些怅然,有些无奈,又有些扼腕。

    “当年,琴女帝诸位先贤征召天下。”药仙轻轻地说道:“在当时我懂得医术,就怂恿上三位道友,加入了这个队伍,去为这个世界做点事情,也算是为未来的三仙界尽绵薄之力。”

    “我们跟了一位道兄。”伏牛始祖接下药仙的话,说道:“这位道兄,在我们始祖之中,实力是最强大的人之一,他道行深不可测,足智多谋,所以,我们四个人都在他麾下效力,加入了战场。”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王阳明认真地说道:“这位道兄做出了一些选择,所以,这,这导致我们比较早结束了这一场纠争。”

    “他投入了黑暗。”李七夜笑了一下,王阳明他们有些难于启齿,但,他一口道破,他也知道这里面的一些东西。

    李七夜的话顿时让药仙他们四个人相视了一眼,他们神态不由十分尴尬,脸色也是挂着苦涩的笑容。

    王阳明他们有着这样的神态,那也是足可以想象的,他们所效忠的人,最终却投入了黑暗,作为始祖,这是让他们十分的难堪。

    “是的,先生说得没错。”王阳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道:“当年这位道兄做出了选择,虽然我们不知道他是受到什么样的刺激,但是,这样的选择实在是太突然了。他是一位十分了不起的人,可以说,不论是在道行上,还是他的一生功绩上,世间都少有人能与之相比,他曾对三仙界有着了不起的付出。”

    “我知道。”李七夜笑了笑,当然知道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位“道兄”是谁了,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十大始祖之一,的确是实力强大,在三仙界也有着了不起的建树,论胸襟,也的确是非凡俗之辈所能相比。”

    王阳明他们四个人也不由苦涩地笑了一下,尽管是如此,他们四个人也没有说这位始祖的坏话,也没有去诋毁这位始祖,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在当年,药仙他们也的确是十分尊敬这位始祖。

    “当年大战,我们血战八方,的确是不容易,我们曾是苦苦相熬,肝胆相照。”伏牛始祖长长地叹息一声,回忆当年的一幕幕,心里面十分不是滋味。

    最后,伏牛始祖不由苦笑地一笑,说道:“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至少,琴女帝不也是一直坚守到最后吗?”

    说到这里,伏牛始祖也有些昵喃,看得出来,他们也曾与这位始祖感情极深,毕竟,他们曾经是一同出生入死,血战八方。

    “我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做出这样的选择。”王阳明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也不愿意再与他呆在一起,也更不愿意与他一同投入黑暗。这位道兄虽然投入黑暗,但,他也未为难我们,也未强行拉我们与他一同坠入黑暗,最后大家不欢而散,分道扬镳。”

    说到这里,王阳明也不由失落地轻轻叹息一声。

    “这就是我们早早退出这一场战役的原因,也有一些道友对我们有过一些误会。”药仙苦涩地笑了一下。

    “这些年,我们都已经不再外出,也未曾与诸位道友有所往来。”净阳始祖笑着说道。

    他们当年退出了这一场战役之后,就心灰意冷地回到了自己的天地,他们四位始祖之中,除了药仙还往外面跑,寻找各种仙药之外,王阳明他们都已经心灰意冷了,没有再出去过,也不愿意与其他的道友往来。

    虽然说,他们都是始祖,都曾是十分的强大,道心也是十分坚定。

    但是,犹如十大始祖这样的存在,最终都堕落了,这就让他们心里面更加的慎谨了,让他们更加远离外界,与外面保持着距离,他们也担心发生一些事情,特别是担心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现在他们的天地。

    所以,他们都不由心灰意冷,归隐于自己天地,不再出现,同时,他们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天地,也是有守护这里的意思,以免得有什么灾难降临。

    “幸好,当年一战,也算是结束了。”王阳明有些无奈,说道:“虽然并不是那么的好,终究还是落幕了,也算是达到了当年一开始的战略目的,至少把黑暗压制住了,并没有让它在不渡海肆虐,使得他们销声匿迹很长的时间。”

    谈及当年一战,不论是谁,只要是参加过这一战的始祖,心里面都不愿意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