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3246章大世七法
    小村的石道,一直绵延到了小村尽头,那里有一个不小的校场,校场乃是用麻石铺成,虽然是十分的粗糙,但却十分的用心思,每一块石头都很大,而且都很结实,看得出来,当时铺造这个校场的人是很用心。

    校场上生长了一些野草,旁边散乱放了一些农具,看得出来,平日里这上校场是用来晾晒一些农作物的。

    此时,校场之中坐着有三五十个孩子,虽然坐姿队伍有点散乱,但是,看得出来每一个孩子都是很认真的。

    这都是刘村里面的孩子,小的只有五六岁光景,大的也就是十岁出头,他们都在认真地吞气吐息。

    看着每一个孩子那认真稚气的脸庞,这会让你有点想象不到,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而已。

    在校场上,教导学生的正是刘付友,刘付友目光十分凌厉,时不时在这些孩子身上扫过,发现有修练错误的孩子,就立即纠集。

    刘付友也是村里面唯一修练过的人,所以他在村里面唯一可以传授孩子的修士,他在村里面有着很高的权威。

    “努力,用不了多久,宗门就会来考察,到时候如果你们被刷下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到时后,听怕你们就要继续留在村里种田!如果你们想像仙人一样飞上天空,想去看看外面的大世界,就给我努力!”当有孩子晃神的时候,刘付友就立即大声地喝道。

    刘付友的声音如打雷一样,所以也有人叫他刘雷龙。

    听到刘付友这如打雷一样的声音,有走神的孩子立即清醒过来,一听到宗门考察,听到能像仙人那样能在天空上飞,那些孩子就立即双目不由为之一亮,露出了希冀的光芒。

    回过神来之后,这些孩子又都纷纷地聚精汇神,努力去吐息纳气,努力去修练起来。

    毕竟,这是他们唯一走出刘村的机会,如果他们现在不修练出一点成绩来,万一宗门来考察,他们就会被刷下来,从此之后,只怕他们就只能像他们父母一样在村里面种田了。

    在站石径远处,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幕,目光从这些孩子的身上一一掠过,最后又把目光落在了刘雷龙的身上。

    看了看之后,李七夜笑了笑而已,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身,便随处走走。

    刘村是一个并不大的村庄,李七夜没有走多久便走完了,尽管是如此,李七夜很享受这样的韵律,听着山林之中时不时传来的鸟叫声,目光所及,能看到那些村民在田里劳作,吆鸡喝狗。

    虽然这些村民过得劳苦,日子也平淡,但却没有那种千百万年户负。

    就在这么一个小村庄之中,一个凡人,什么天地存亡,什么黑暗恐怖,什么一战到最后……这都抛之脑后,一切都是那么的遥远。

    此时,他李七夜他只是一个凡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而已,所以此时他惬意自在地享受着这很短暂的凡人时光,让一切都抛之脑后。

    李七夜漫步而行,走得很慢,或许这是他这辈子走得最慢的时刻,偶尔之间,他也会站在路旁,看着溪水在流淌着,而且能看得十分入神。

    对于李七夜来说,什么波澜壮阔的风景没有看过?什么绝世无双的美景他没有看过?但是,此时看着这么一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溪,他一样能看得津津有味。

    最后,李七夜来到村口,在村口立着一块石碑,这块石碑不知道树立了多少年头了,石碑已经长有青笞,在石碑上刻有文字。

    李七夜走近一看,只见石碑上刻得乃是一门心法,整篇心法铭在这里,洋洋洒洒,几百字之多。

    刻在石碑上的心法,每一行一字,旁边还有一一的注解。

    看了一会儿之后,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过,看到这门心法,心里面那种熟悉感又涌了上来。

    “你看得懂这‘万物心法’吗?”就在李七夜欲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这正是刘雷龙,他还没有走近,很远就能听到他的声音,真的犹如打雷一样。

    李七夜转过身来,笑了笑,说道:“万物心法”

    刘雷龙不由看了李七夜一眼,最后点了点头,说道:“对,它就是世间最普通的七大心法之一,又叫大世七法之一,也有人把这七法称之为摩仙七法。”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石碑之上。

    这块石碑乃是他们刘村第一位修士竖立在这里的。

    当然,把这么一篇“万物心法”竖在村口,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大世七法乃是八荒中传播最广的心法,这七大心法中的任何一篇心法,甚至连任何一个路边书摊都能买得到。

    所以,大世七法并不是什么秘不可传的功法口诀,人人都能得之。

    刘村第一个走出来的修士,他回来之后,便在自己村庄路口树了这么一块石碑,刻上大世七法之一的万物心法,这就是希望自己村里面的后人有机会踏上修道这一条路。

    如果有一天没有人指点了,但是,通过这一门最普通的心法,也能踏上这一条修道之路。

    大世七法这是世间传播最广的心法,但是,当今世上很多大教宗门的弟子都不修练大世七法了,他们都有自己的入门功法或者最为强大的道君心法。

    “摩仙七法?”李七夜不由问道。

    刘雷龙从石碑上收回了目光,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摩仙七法,指的就是此七法乃是由摩仙道君传播出来的,甚至有人说,此七大心法乃是由摩仙所创,所以有人称之为摩仙七法。”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自然,不语。

    不过,说完了这一席话,刘雷龙也不由愕了一下,因为他一向都寡言少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去解说这一切。

    李七夜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沿着村里面的小径慢慢地前行。

    刘雷龙也不由迈开步子,跟了上去,当他跟了上去的时候,他自己都呆了一下,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动作,跟在李七夜身后,跟上李七夜的步伐,似乎这一切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李七夜没有说什么,刘雷龙也变得很自然地跟在后面,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发生了,并没有什么不适当的地方,所以刘雷龙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了。

    “留在村里面,你甘心吗?”在走了好一段路的时候,李七夜十分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刘雷龙跟上的脚步不由僵了一下,李七夜这句话就好像闪电一样一下子击中了他的心房,让他收里面收缩了一下,让他猝然不妨。

    回过神来,刘雷龙又不由自觉地跟上了李七夜的脚步了,他愕了愕之后,有些惊疑未定地看着李七夜,说道:“你修练过吗?”“修练?”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悠悠地说道:“修练过,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以前的东西,都已经忘记了,不记得了。”

    “很久以前?”刘雷龙听这样的话,就将信将疑了,不由多打量了李七夜几眼,李七夜看起来那也只不过是二十出头而已,他很久以前,能久多少?他自己都不知道比李七夜大多少。

    “忘记了?”刘雷龙都不由挑了一下眉头,对于这样的话,都有点不是很相信了:“怎么会忘记?”

    这也不怪刘雷龙不是很相信李七夜的话,对于一个修士来说,自己修练过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忘记呢?再说了,李七夜这么年轻,又不是什么老糊涂,更加不可能忘记自己所修练过的功法了。

    “大道相忘,何必去记。”李七夜很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刘雷龙呆了一下,这话如闪电一样掠过了天空,好像一下子触动了他心里面的什么东西,这让他顿了一下,不由站在了那里,回不过神来。

    这话很深奥,刘雷龙一时半刻都体会不过来,这就让他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几眼了,在他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年轻人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凡人,肉身凡胎,根本就不是什么高人,怎么能说出如此深奥的话。

    如果说,李七夜是从什么典故中摘录下来的这句话,但,这又不像是李七夜去摘抄别人的话,这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是那么的自然,是那么随意,犹如行云流水。

    回过神来之后,刘雷龙忙是跟了上去。

    而此时李七夜依然是站在小溪旁边,看着溪水在流淌,看着溪中的小鱼在嬉戏。在水里面,有小鱼在随波追逐,三五成群。

    这是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的景象了,这样的情景,每天都能看得到,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但是,此时此刻,李七夜却看得津津有味,似乎世间没有什么比这更美丽一样。

    就是刘雷龙站在旁边,也看不明白,他觉得李七夜为什么看着这么普通的景象会看得如此津津有味呢?

    在广州开会,今天还是一更,7号恢复两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