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3329章踩烂
    对于铁鞭妖王的愤怒,李七夜孰视无睹,依然是风轻云淡,他只是看了一眼,脚下的战虎,笑了笑,说道:“我最讨厌输不起的人了,今天就踩烂你的脸蛋,以儆效尤!”

    “你敢”战虎不由吓得大叫了一声。

    但是,战虎话还没有说完,听到“喀嚓”的骨碎声响起,李七夜一脚踩下,便把战虎的脸颊骨踩碎!

    “啊”战虎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神玄宗,鲜血染红了泥土,战虎的脸蛋被李七夜一脚踩下去,已经是变了形。

    在这个时候,怒虎峰响起了一声冷哼,如惊雷一样,震慑得不知道多少弟子都魂飞魄散,这是铁鞭妖王狂怒,但,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被李七夜一脚狠狠踩下去,脸颊骨被踩碎,战虎一下子昏死过去。

    对于一位王者霸体的强者来说,这样的痛苦还算是能承受,但是,战虎的自尊心是难以承受,作为神玄宗最杰出的弟子,最强大的天才之一,今天却被一个不入流的弟子当着所有人的面踩碎了脸颊,就算是能治好他的伤势,这也让他颜脸丢尽,羞怒攻心之下,战虎一下子昏死过去。

    昏死过去的战虎被迅速抬走,被抬回怒虎峰救治,李七夜也懒得再去多看他一眼。

    一时之间,整座祖峰都一下子变得寂静起来,大家连呼吸声都轻缓了很多,都不敢大声喘气。

    在此之前,多少人对于李七夜不屑一顾,多少人心里面对于李七夜嗤之以鼻,不管李七夜如何邪门,在他们看来,都是旁门左道而已。

    特别是那些天赋高的弟子,心里面更是有几分矜持,在心里面瞧不起李七夜。

    就算李七夜创下了奇迹,有些人自恃出身好、实力强,所以毫不顾忌地出言嘲笑李七夜、讽刺李七夜。

    但是,在此时此刻,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战虎那“喀嚓”的脸颊粉碎声,依然在他们耳边回荡着,是那么的刺耳,甚至如刺骨冰锥一样,让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在寂静之中,不少弟子相视了一眼,他们双目中都有着几分的惊悸,特别是那些曾嘲笑李七夜的弟子,更是不争气地手掌心冒冷汗。

    在此之前,多少弟子认为,就凭李七夜三凡之资、铁皮强体的实力,不管怎么样嘲笑他、讥讽他,都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风险。

    因为在他们眼中看来,李七夜在前面创下的奇迹,都不是靠自己的道行实力,而是一些邪门歪道的取巧而已。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鲜血淋漓的事实就摆在了面前,连战虎都被踩碎了脸颊,甚至连铁鞭妖王干涉,都无济于事。

    这让在场的所有弟子明白,李七夜就是一个凶人,一个狠角色,他真的狠起来,只怕自己有怎么样的靠山,都不见得能救得了自己。

    所以,有想通这一点的弟子,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背脊是冷汗涔涔,有些弟子也不由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得罪李七夜。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轻轻一撩拔,他头顶上沉浮着的成千上万的兵器都转动起来,像转盘一样,每一个兵器都在李七夜面前晃过。

    这一幕就好像是每一件兵器都在李七夜面前争宠一样,似乎它们都想在李七夜面前停留一段时间,似乎都想被李七夜选中,连道君兵器都不例外。

    这样的一幕,那是多么的离谱,那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对于多少弟子来说,乃至是天才,兵坟中的兵器,求一件而不得,特别是天阶的兵器,那更是求之不得了。

    至于道君兵器,对于无数的弟子来说,想都不敢想,甚至连神玄宗的那些强者都一样求之而不得。

    然而,现在似乎每一件兵器都想被李七夜挑选上一般,这样的差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窒息。

    包括了在场的护法长老们,乃至是那些云端之上的护法。

    “人比人,就是气死人。”连千手菩王这样的存在,都不由苦笑一声,说道:“遥想当年,我年少之时,欲求那件道君兵器,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未能成功,今日,在他手中却犹如玩具一般。”

    在李七夜随手一撩,成千上万的兵器在他面前转动,都想在他面前停留更久时间的时候,所有的弟子,包括长老们,都看得眼馋。

    “兵器倒很多。”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对于这成千上万的兵器,那也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完全不在意。

    “呵,呵,呵。”首席长老呵呵一笑,搓了搓手,说道:“贤侄有喜欢的,就挑一件带上呗,不,多挑几件,多挑几件,喜欢就带走,就带走。”

    说到这里,首席长老都有几分的谄媚,这样的模样,让很多弟子都难于相信,这可是首席长老,他的实力不比千手菩王他们弱。

    当然,此时何止是首席长老,在场的所有长老,乃至是云端之上的平蓑翁他们,都不由一阵紧张。

    像首席长老,他那几分的谄媚,不是说为了讨好李七夜,而是害怕李七夜突然间把所有的兵器都带走。

    “怎么,是不是害怕我把它们全部都带走?”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呵,这个,这个……”首席长老不由干笑了一声,李七夜这话正是说中了他所担心的,事实上,何止是首席长老,就是云端上的平蓑翁他们也不由心里面一紧。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把所有兵器都带走了,那么,兵坟就从此之后作废,从此之后便徒有虚名了。

    最要命的是,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带走所有的兵器,不管是首席长老他们,还是作为宗主的平蓑翁他们,都不能做些什么。

    毕竟,李七夜能带走所有兵器,都是合规合理,完全符合神玄宗的门规,他们这些长辈也是无话可说。

    “要不要,把它们都拿出卖钱呢,比如说,拿去当了。”李七夜悠闲地说道。

    “这……”李七夜这随意的这么一句话,顿时把首席长老他们都噎住了,连平蓑翁他们心里面都不由吓了一跳。

    在场的所有弟子听到这么离谱的话,一下子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懵在了那里。

    但,这完全是可能的事情,毕竟,现在李七夜就可以带走所有的兵器。

    只不过,这样的事情,神玄宗的任何一个人,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把兵坟的所有兵器拿去当了?这样的事情,已经离谱到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了。

    “这个嘛,这个嘛,不是不可以。”最后首席长老干笑,神态十分尴尬,搓了搓手,忙是打圆场,说道:“只不过,这兵坟,乃是神玄宗列祖列宗留下的,是列祖列宗的遗产,有一天它真的成了废墟,我们是愧对列祖列宗,也没办法向后代子孙作个交代……”“……贤侄是不是考虑可以匀一点,给后人留那么一点,毕竟,神玄宗也不能没有了这么一个兵坟,贤侄你说是不是……”在这个时候,首席长老一副凄凄彻彻的模样,向李七夜打起了悲情牌。

    作为首席长老的他,什么时候如此悲凄过呢,但是,现在为了兵坟,为了神玄宗的底蕴,他也不得不为之,只好拉下自己的老脸,向李七夜求情。

    其他的长老,也都只好屏住呼吸,连平蓑翁都不敢吭声,万一李七夜真的要把所有兵器带走,那么神玄宗损失就大了。

    看着凄凄切切的首席长老,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就别给我打悲情牌了,哭得那么凄惨,那忒尴尬的,逗你们玩一下。”

    “贤侄说得甚是,甚是。”首席长老忙是露出笑容。

    “罢了,还给你们吧,免得你们都紧张兮兮,如果我真的带走,只怕你们连饭都吃不下。”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然后随手一招。

    “轰”的一声巨响,只见成千上万的兵器如万鸟归巢一样,瞬间飞入了兵坟之中,当所有兵器归位的时候,祖峰震动了一下,气息浩荡,如长虹贯日。

    片刻之后,才安定下来,只见兵坟之内,依然是剑气刀芒弥漫,兵器气息翻滚不息,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着没有任何变化的兵坟,不知道有多少弟子都觉得恍然一梦,犹如泡影,是那么的不真实。

    甚至有弟子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还在梦中。

    也有很多弟子看着这样的一切,心里面不是滋味,他们曾经最瞧不起李七夜,在他们眼中李七夜就是一个废物,但是,今天他却出尽了风头,随手就能召唤千万兵器,这是多么的让人羡慕嫉妒恨!

    看到所有的兵器归巢,首席长老他们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幸好李七夜愿意归还所有兵器,否则,他们真的会成为神玄宗的罪人,愧对神玄宗的列祖列宗,在黄泉之下,都无法向列祖列宗交待。

    现在李七夜竟然如数归还了所有兵器,让兵坟毫发未损,这也是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