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3330章登祖峰
    “不选一二件吗?”当李七夜把所有的兵器都放回去之后,首席长老都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过意不去,忙是说道。

    “是呀,趁手的兵器,就拿几件。”旁边一位长老也忙是附和地说道:“就算是用不上,留着做个留念什么的,也是可以的。”

    一些长老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李七夜召出了兵坟的所有兵器,现在他一件都不拿,全部都归还给兵坟,似乎让人觉得是他们神玄宗做得不够厚道,毕竟,就算李七夜带走所有的兵器,那也是没有任何问题。

    “不如把道君兵器留着,说不定有一天能用上呢。”另外一位长老也点头同意。

    此时,就算是李七夜从兵坟里面带走三五件兵器,不论是对于平蓑翁他们来说,还是对于各位长老来说,那都是能接受的事情,这也是应该的事情。

    毕竟,李七夜把所有的兵器都归还兵坟,那的的确确是仁义尽至了。

    在场的多少弟子看着这样的一幕,都是羡慕得不得了,对于他们来说,不要说是道君兵器了,就算是一件天阶下品的兵器,那都已经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了。

    若是他们能得到这么一件兵器,那不知道是多么的兴奋。

    现在所有的兵器对于李七夜来说,都是唾手可得,甚至连长老们都纷纷希望李七夜留几件好的兵器用用。

    要知道,在神玄宗,想得到宗主赏赐如此强大的兵器,那是需要立下了赫赫的功绩,那才有这样的机会。

    现在神玄宗的诸位长老们,都渴望着李七夜带走道君兵器呢。

    这样的待遇,对比起自己来,反差就是太大了,可以说,此时不知道有多少弟子看到这样的一幕,心里面有着说不尽的羡慕嫉妒。

    对于诸位长老如此的好意,李七夜那也仅仅是看了一眼兵坟而已,淡淡地说道:“一堆破铜烂铁而已,没兴趣。”

    “呃”首席长老他们都一下子噎住了,不要说是在场的所有弟子,就算云端上的平蓑翁他们,此时此刻,也不由苦涩一笑,他们也不由有些无奈。

    首席长老他们都相视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兵坟之中的兵器成千上万,不说其他的普通兵器,像天尊奇宝,道君兵器,这样的一件兵器,不论是搁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门派传承,那都谈得上是一件重宝,甚至是镇教之宝。

    对于这样的宝物,莫说是普通的弟子,就算许多强者都是求之不得,现在这么多的宝物,甚至连道君兵器,到了李七夜口中,那都成了破铜烂铁,这让首席长老他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我连这样的破铜烂铁都没有。”有长老都忍不住嘀咕一声。

    这话道出实情,在神玄宗,也不是每一个长老都能拥有道君兵器的,不要说是长老,就是放眼整个神玄宗,能拥有道君兵器的人,那也是极少数的存在。

    现在李七夜视整个兵坟的兵器,为破铜烂铁,这也让长老们都不由苦涩一笑。

    若是放在以前,在场的很多人都会认为李七夜只不过是口出狂言而言,狂妄无知,但,现在却不一样,当李七夜再一次说这是破铜烂铁的时候,再也没有弟子敢吭一声,连长老护法们,也都苦笑了一下,心里面不是滋味。

    兵坟之中的道君兵器,李七夜唾手可得,但,他却连一件都没有取,他这的的确确是视兵坟之中的所有兵器为破铜烂铁,连道君兵器都是如此,这已经不是仅仅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了。

    如此的事实摆在面前,这对于多少长老护法来说,心里面是多么的不是滋味呢,他们连破铜烂铁都没有,为什么同样是人,差距就这么大呢,要命的是,李七夜还是神玄宗的一个普通弟子呢。

    “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懒得去看兵坟之中的兵器,抬头,目光落在祖峰之上。

    “贤侄这是……”首席长老也注意到了李七夜的目光投在了祖峰之上,他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

    “对,就是那里。”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云端之上,淡淡地笑着说道:“可知道,你们老祖宗在上面留了什么吗?”

    李七夜这话不仅只是对在场的首席长老他们说的,也是对平蓑翁他们说的。

    李七夜这话落下,不仅仅是首席长老他们发,就是承山岳王他们都一下子目光投向了祖峰之上,平蓑翁更是目光跳动了一下。

    “这个嘛,不是很清楚。”首席长老干笑了一声,搓了搓手,他也不由望着祖峰之上。

    首席长老这的确是实话,他的的确确不知道祖峰之上有什么东西。

    事实上,不仅仅是首席长老,就算整个神玄宗,也没有人知道祖峰之上究竟是什么东西。

    此时,护法长老,五大峰主,他们都是目光投向了祖峰之上,他们心里面也一样是好奇,他们也很想知道祖峰之上,究竟有什么。

    因为一直以来,祖峰都是被封印的,被强大无比的力量镇压着,传说,自从神玄宗的祖师玄武开始,祖峰就一直被封印,后世弟子几乎没有人登上过祖峰。

    传言说,在神玄宗千百万年以来,除了祖师玄武之外,南螺道君是唯一一个登上祖峰的人,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人登上去过。

    就算是南螺道君,登上祖峰之后,再也没去谈过这件事情,也未向自己的弟子提及祖峰之上究竟有什么东西。

    祖峰之上,究竟封印着什么,这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这个谜底是什么。

    不过,此时,在那南螺峰,平蓑翁望着神峰,目光深邃,在他深邃的目光之中,又有着深深的担忧。

    事实上,在当世来说,如果有谁对神玄宗最为了解,知道最多,那一定是非平蓑翁莫属。

    也正是因为平蓑翁知道一些东西,所以,此时他才露出了一些忧心的神态。

    有些事情,平蓑翁并不希望发生,但是,他却不是很肯定,毕竟,要来的事情,他也改变不了。

    “也罢,我上去看看就是。”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贤侄要登祖峰?”首席长老被吓了一跳,虽然他心里面早就有这样的预感了,但是,当李七夜说出口的时候,他心里面还是吓一跳。

    “登祖峰,除南螺祖师之外,再也没有人登上去过了……”有一位长老忍不住说道,但是,他话一说完,就嘎然而止。

    若是换作是别人,这事还能以常理去衡量,但是,李七夜却没办法去用常理衡量,登三百台阶,随手一招,整个兵坟的兵器都被召唤……这都是别人无法实现的事情,都是如奇迹一般的存在,但,李七夜都轻而易举地实现了。

    现在,就算是别人登不上祖峰,只怕这对于李七夜来说,也一样是充满着可能的事情。

    “登祖峰……”在场的许多弟子听到之后,也都面面相觑,他们都不由望着李七夜,毕竟,除南螺道君之外,再也没有能登上祖峰了。

    若是搁在以前,一定是有许多弟子嘲笑李七夜,一定认为李七夜不自量力,但是,此时,没有哪个弟子敢轻言议论。

    就在所有的长老护法以及所有弟子都还在惊疑之时,李七夜伸了伸懒腰,已经向峰顶走去了。

    “小心点,若是有危险,退下便可。”见李七夜独自一人向峰顶而去,首席长老不由叮嘱一声。

    事实上,其他人也帮助不了李七夜什么,就算有人想随李七夜同行,一同登上祖峰,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上面的镇压力量太过于强大了,不要说是他们,就算是作为神玄宗第一高手的平蓑翁都扛不住如此强大的镇压力量。

    “真的能行吗?”看着李七夜往峰顶而去,有妖族弟子还是忍不住质疑,嘀咕说道:“听说贸然前行,镇压的力量能瞬间把人碾成血雾。”

    “若真的是被碾成血雾,那也是他自找的,活该。”与李七作有仇的弟子冷笑一声,他是巴不得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闭嘴”就在这些妖族弟子低声议论之声,云峰之声响起了一声冷喝,这一声冷喝,充满了无上的威严。

    这样的一声冷喝,虽然不是十分大声,但,却如惊雷一样在所有人耳朵中炸开了,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被吓得脸色煞白,那些低声议论的弟子更是被慑去魂魄一样,被无上的威严一下子震慑,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这些弟子被吓得战战兢兢,忙是低下头,不敢再吭声,连抬起头来的勇气都没有。

    “宗主”听到这一声冷喝,神玄宗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被吓破胆,都战战兢兢,不敢再吭声。

    平蓑翁,神玄宗的第一高手,神玄宗的宗主,虽然平时他很少露脸,但是,他在神玄宗依然是拥有着无上的权威。

    今日,平蓑翁一声充满了无上威严的冷喝,顿时慑住了所有弟子的心神,吓得他们战战兢兢,不敢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