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3334章亲临
    “蓬”的声音响起,大道气息弥漫,整个神玄宗犹如淹没在雾气中,混沌真气汹涌,好像是潮水高涨一样,在眨眼之间,整个神玄宗被混沌真气所淹没。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弟子都感受到,大道鸣响,好像有一股力量左右着整个神玄宗一样,这样的一股力量沟通天地,掌握大道。

    当这样的力量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心头一紧,因为他们感觉大道奥妙都已经被这一条大道所包含,一切的奥妙都被其凝炼。

    在这“蓬”的一声之中,千万符文凝炼,如同一条神桥一样瞬间从南螺峰架起,直探于翠鸟峰上。

    “入圣的力量。”感受到了这样的力量,天地奥妙都被凝炼,在这刹那之间,神玄宗的所有弟子都不由心头为之一震,无数的弟子抽了一口冷气。

    特别是神桥架起之时,许多弟子都忙是大拜,每一个弟子都不敢放肆,都不由屏住了呼吸。

    在神玄宗内,不论是长老护法,还是其他的峰主,都被这样的力量所惊动。

    入圣,也就是大道圣体的简称,可以说,入圣是道君、天尊之下最强大的存在,可以说是离巅峰仅仅只有一步而已。

    在神玄宗,唯一达到了大道圣体的人,也就仅有宗主平蓑翁而已。

    所以,当大道气息弥漫的时候,神玄宗上下都知道是宗主出行了,一时之间,神玄宗上下都纷纷抬头,向南螺峰望去。

    “宗主出行。”神玄宗的许多弟子都不由为之意外,甚至是有些吃惊。

    因为在这些年来,宗主平蓑翁很少露过脸,也很少出现过,他一直呆在南螺峰,足不出户,甚至可以说,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再也没有几个弟子看到平蓑翁了。

    平蓑翁一直未露脸,神玄宗的许多弟子私下也没曾少议论过,有的人说,宗主想登临天尊,所以一直闭关修练;也有弟子认为,宗主是在南螺峰参悟无上神器,所以足不出户;还有一些弟子认为,宗主是年事已高,不问世事……

    也正是因为平蓑翁这些年来足不出户,神玄宗不少人在私底下已经讨论,神玄宗的大统将会是由谁继承。

    “宗主亲临。”看到南螺峰架起了神桥,有长老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也是十分意外,不由吃惊地说道:“看来,不得了,宗主是无比的重视。”

    在神玄宗,不是大事件,绝对不会劳动宗主,特别是这些年,如果宗主亲临,那必定是天大的事情。

    但,有长老知道,这一次宗主亲临,不是为了什么天大的事情,只为了一个弟子李七夜!

    “宗主亲自招收弟子,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一些年长的弟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由大吃一惊。

    他们也明白,宗主是为李七夜而起,这能不让他们吃惊吗?这可是宗主亲自去翠鸟峰招收弟子,这样的待遇,不论是以前的苏旭,还是后来的弓千月,都是没有的。

    在这个时候,神桥之上出现了一个老人,平蓑翁!平蓑翁身上没有神光吞吐,也没有神威凌天,他只是穿着一件布衣的老人而已,平蓑翁手掌的十指修长,虽然他已经是年事已高,脸上已布满了皱眉,但是,他的十指却光滑,看起来很年轻,充满了朝气。

    这修长而充满朝气的十指,犹如是十把长剑一样。

    知道平蓑翁的人都知道,他一手南螺剑法,堪称无敌,也正是因为这一手南螺剑法,奠定了他神玄宗第一高手的地位,所以,看到他修长十指,大家都不由想到了南螺剑法。

    平蓑翁一步迈出,跨过了神桥,抵达了翠鸟峰。

    “宗主”当平蓑翁抵达翠鸟峰之时,翠鸟峰的峰主张越带着诸多护法弟子相迎。

    但,李七夜依然未出现,也未并来迎接平蓑翁,那怕是平蓑翁亲临了,他也不会起身相迎的。

    在翠鸟峰上下,不少弟子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宗主亲临,李七夜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更没有相迎,这样的架子够大的。

    但是,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一个弟子敢吭声,也没有任何一个弟子敢对李七夜有任何蜚议,在宗主平蓑翁没有任何表态之前,任何弟子都不敢胡言乱议,否则,这将会惹祸上身。

    “俗礼免了。”平蓑翁平易近人,向张越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一步迈入李七夜所居住的山峰之中。

    平蓑翁一步跨越而去,张越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张越也是五大峰主之一,但是,在五大峰主之中,他属于最末,也是实力最弱,他区区阴阳星体的实力,在平蓑翁的面前,那就显得太过于弱小了。

    所以,当平蓑翁在自己面前之时,张越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那怕平蓑翁没有大道压人,也没有神威凌天,但,依然让张越在心里面战战兢兢。

    “各回岗位。”张越吩咐一声,神态郑重,平蓑翁亲自翠鸟峰,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门下弟子也感受到张越郑重的气氛,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应了一声,打起精神来,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忠尽职。

    在那屋舍之内,比起张越他们的紧张来,李七夜却显得轻松自在,整个房舍内的气氛也是十分的松轻,那怕是平蓑翁走进来了,依然丝毫都没能影响到屋内的气氛。

    李七夜依然是懒洋洋地躺在了大师椅前,在旁边,有弓千月煮着茶,如同一位丫环一样侍候着李七夜。

    当平蓑翁进来之后,弓千月鞠了鞠身,而李七夜却懒洋洋地躺在那里,仅仅是撩了一下眼皮而已。

    如果有其他的弟子在场看到这样的一幕,一定会认为不可思议,甚至是出声斥喝李七夜的不敬。

    毕竟,平蓑翁乃是神玄宗的宗主,在神玄宗没有谁比他地位更高了,不要说是普通的弟子了,就算是其他峰主,见到平蓑翁,也一样要起身相迎。

    现在李七夜倒好,懒洋洋地躺在太师椅之上,连招呼都没有一个,仅仅是撩了一下眼皮而已,若是在外人看来,这样也未免太过于托大了吧,未免是太嚣张自负了吧。

    李七夜没有起身相迎,平蓑翁也没有生气,走进来之后,他径自落座,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此时,弓千月也为平蓑翁倒上一杯香杯,平蓑翁点头之后,依然是看着李七夜。

    看着懒洋洋地躺在大师椅上的李七夜,平蓑翁不由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他并不是责怪李七夜没有起身相迎,而是因为他看不透李七夜。

    他平蓑翁作为神玄宗的宗主,作为一位大道圣体的强者,在北西皇就算谈不上什么无敌,那也是算得上是一尊大人物,不要说是普通的弟子,就算是任何人见到他,神态都有所波动。

    但,李七夜却没有,丝毫不受影响,他在李七夜的面前,似乎与路人甲路人乙没有任何区别。

    这样的感觉,让平蓑翁不由有些挫败感,他自己谈不上有多少的自负,但是,他好歹也是一位大道圣体的强者,神玄宗的宗主,在李七夜面前,却和路人甲路人乙没有任何区别,这能不让平蓑翁心里面不是滋味吗?

    平蓑翁仔细审视李七夜,越看,他是越看不明白,毫无疑问,李七夜的的确确是一位仅仅拥有铁皮强体的弟子而已,他并没有任何隐藏实力。

    这样的实力,现在就算是平蓑翁亲眼所见了,他都觉得十分的离谱,这样的实力,能登三百阶,能召兵坟,能上祖峰,除了用“奇迹”这两个字之外,他想不到有其他的形容词了。

    虽然这一切都是他亲眼所见,但,平蓑翁依然想不透,这些事情,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做到的,他究竟是有着怎么样的神通?

    或许,如其他长老所说的,只有一个词能解释一切邪门!

    “贤侄”最后平蓑翁开口了,他已经是以最友善的语气和李七夜这样说话了,甚至连铁鞭妖王他们都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不,叫我少爷。”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才稍稍地坐直了身子,淡淡地说道。

    “呃”平蓑翁他都不由噎了一下,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好歹也是神玄宗的宗主呀。

    “少爷”最后平蓑翁尴尬干笑了一声,叫了这么一声,他觉得有点难叫得出口。

    这一声“少爷”叫出口的时候,一下子让他感觉,李七夜不是什么神玄宗的弟子,而是高高在上的主人,他只不过是一个小仆人而已。

    但,这样的一种感觉,却让人无办法抗拒,在李七夜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嗯,好。”李七夜轻轻点头,说道:“说吧,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就快说,有屁也快放。”

    李七夜神态依然自在,依然是懒洋洋的模样,但,此时平蓑翁却已感觉李七夜主宰着里的一切,连他自己也在李七夜的主宰之中,这种感觉十分荒谬,但,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