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3361章血债血偿
    “说到一面之词,我三真教比不上你们神玄宗!”三真教的首席护法刘梦龙双目一厉,森然,说道:“你们神玄宗杀害我弟子,斩杀两位堂主,现在又污他们入侵你们神玄宗疆土,欲夺你们血参。此乃是死无对证,神玄宗这手段,也够狠毒吧,杀人诛心,还有谁能比得过你们神玄宗。”

    首席护法刘梦龙这样的话,让张越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刘梦龙这话也是有几分道理,不论是对于神玄宗来说,还是对于三真教而言,都是如此。

    作为一方的当事人陈尘和舒氏兄弟都被斩杀了,这的确是死无对证,就算现在神玄宗想与三真教对质了,那都十分的困难。

    在这个时候,谁有理,谁无理,这都已经说不清楚,当舒氏兄弟和陈尘被杀之后,这似乎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此事,还未定论,刘道友也莫血口喷人。”张越徐徐地说道:“此事孰是孰非,已经是一目了然,还请刘道友以两派的宗门为重,以大势为重!切莫自误。”

    此时,张越所能说的,也就仅仅是这样的客套话了,两派真的想继续坐下来谈,继续遵守当年的协议,那是需要很大的诚意,那也是需要很大的让步,不论是对于神玄宗还是对于三真教。

    这就如当年两派谈妥休战协议一样,如果当时不是两派战得血流成河,死伤惨重,只怕不见得也坐下来好好谈,双方也不见得会相互让步,毕竟,在血战之后,双方都意识到了血战带来的后果。

    现在休战协议已经几十年之久了,两大派门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忘却,新老交替,这必定会导致这样的情况。

    更何况,若如李七夜所说那一般,三真教或许真的是冲着神玄宗的祖峰而来,那真的是如此,三真教更是需要借题发挥。

    “血口喷人?”首席护法刘梦龙冷笑一声,说道:“论血口喷人,我三真教还比不上你们神玄宗,你们神玄宗杀我弟子,还污我弟子清白!换作是张道兄,你能忍受吗?你弟子被杀,还被人污蔑声名,你会忍下这口气吗……”

    “……为了神玄宗和三真教的大局,你会让你弟子白白死去吗?你甘愿让你的弟子成为牺牲品吗?你甘愿就让你的徒弟就这样无声无息死去!”刘梦龙这样的一席话,听起来咄咄逼人,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刘梦龙这样的话,甚至让神玄宗的一些弟子,都不由面面相觑,作为神玄宗的弟子,当然是同仇敌忾了。

    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弟子,如果真的自己有一天被杀死了,自己是不是也渴望有一个能为自己讨回公道的师父呢?又或者说,以宗门为重,为了宗门的利益,自己就这样白白被杀死,如刘梦龙所说的那样,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

    站在多少弟子自己的角度来说,当然是希望自己被杀的时候,有人能为自己讨回公道。

    “孰是孰非,你我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最后张越沉声地说道:“但是,今日道兄闯我山门,伤我弟子,那必须给我们神玄宗一个交待。”

    “那你们神玄宗杀我弟子,斩我堂主,也一样要给我们三真教一个交待。”刘梦龙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在这件事上,如果你们神玄宗给我们三真教一个交待,我为今日之事道歉,我愿意向你们神玄宗负荆请罪。这就是我的态度,那么,你们神玄宗的态度呢?”

    张越不由目光一凝,作为神玄宗五大峰主之一,很多事他可以作主,但是,真的是关乎神玄宗和三真教的大局,这就不是他一个人能作主的。

    “不知刘道友想要一个怎么样的交待?”最后,张越徐徐地说道:“若是刘道友的要求是合情合理,那么,我一定会转告宗主,由诸老讨论之后,再给刘道友一个合情合理的交待。”

    “血债血还!”刘梦龙冷冷地说道:“杀我弟子者,罪该万死,必须血债血偿!”

    刘梦龙这话一说出来,神玄宗就不少弟子冷哼一声了,许多弟子都不满了,因为杀死陈尘和舒氏兄弟的,正是弓千月。

    这对于神玄宗来说,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弓千月乃是平蓑翁的弟子,乃是神玄宗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也是神玄宗天赋最高的弟子。

    毫无疑问地说,不论出了什么问题,在未来,神玄宗都会力保弓千月,绝对不可能把弓千月交出去,更不会为让弓千月血债血偿。

    “不可能的事情。”对于刘梦龙这样的要求,张越想都未想,一口拒绝,冷冷地说道:“此乃是贵派有错在先,想让我们神玄宗血债血偿,这样的事情,我们神玄宗绝对不会谈判!还请刘道友再思量思量。”

    这已经不需要商量的事情了,如果刘梦龙换作是其他的要求,还能讨论一下,他还能向平蓑翁汇报。

    说要是让弓千月血债血偿,不说平蓑翁不答应,神玄宗的诸位长老护法也一样是不会同意的,弓千月乃是神玄宗的苗子。

    “那是因为凶手是你们神玄宗的天才弓千月吗?”刘梦龙双目一寒,冷冷地说道。

    “不管刘道友如何想,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刘道友真心有诚意谈一谈,那就换一个方式,或许我们神玄宗还会答应。”张越冷冷地说道,态度也坚硬,在血债血还这个问题上,他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

    刘梦龙冷冷盯着张越,最后,冷冷地说道:“也罢,我可以退一步!我只要你们神玄宗交出一个弟子,我向今天的事情道歉,只要你们交出那个叫李七夜的弟子!”

    刘梦龙这话一说,张越不由眉毛跳动了一下,刘梦龙改为这样的要求,都让他有些意外,而且他还指名道姓要李七夜。

    在这刹那之间,张越意识到,在此之前刘梦龙说是要带走弓千月,那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他最终的目的是要带走李七夜。

    至于刘梦龙或者说是三真教为何直冲着李七夜来,张越或多或少还是猜测了一些。

    毕竟,当日是在李七夜的帮助之下,这才让弓千月斩杀了舒氏兄弟,或许,在这从中让三真教看出了一些端倪。

    与此同时,只怕三真教也知道了一些消息,比如说李七夜登上了祖峰,这件事情只怕三真教也打听到了。

    在这一刻,张越一下子意识到,三真教所谓的要讨回公道,所谓的要血债血还,那都是假的。

    三真教真正的目的是冲着祖峰而来的!或许,三真教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祖峰的秘密,而李七夜恰恰是登上过祖峰的人。

    三真教想了解神玄宗的祖峰,那么,李七夜无疑是最好的目标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张越完全明白,在此之前所说的什么为了两派的协议,什么血债血偿,那都只不过是烟幕弹而已,三真教的真正目的是要带走李七夜,是想了解神玄宗的祖峰。

    在这个时候,张越也不由想到了在此之前李七夜曾经所说过的话,三真教是有预谋而来的,从一开始三真教就已经在谋略着神玄宗的祖峰了。

    听到刘梦龙这样的要求,神玄宗的很多弟子都看着刘梦龙,在这个时候,刘梦龙也感觉到了,总觉得神玄宗弟子的目光,好像是看白痴一样,这样的目光让刘梦龙不喜欢。

    如果是在以前,刘梦龙提这样的要求,只怕会有很多弟子是幸灾乐祸,认为是李七夜是自寻的。

    但是,换作是现在,不少弟子看着刘梦龙的时候,就像看白痴一样,是对刘梦龙的一种幸灾乐祸。

    因为在这个时候,神玄宗的所有弟子都知道,刘梦龙那是惹上了他不该惹的人,这是他自寻死路。

    “抱歉。”对于刘梦龙这样的要求,张越一口拒绝了,徐徐地说道:“我们神玄宗不会拿任何弟子作为交易。如果刘道友真的有诚心,或者三真教真的有诚意,与我们好好谈一谈,那么,请三真教拿出真正谈判的态度来,两派休战,乃是互利互惠,并非是谁欠谁。”

    张越这话说得漂亮,先不说神玄宗是不是不拿弟子作为谈判,就凭刘梦龙的要求,张越也是作不了主的。

    现在李七夜是什么样的身份,是什么样的实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还不如说让弓千月血债血偿还更靠谱一些,难度还更低一些。

    现在刘梦龙要带走李七夜,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张道兄,你可是要三思。”刘梦龙冷冷地说道:“这可是关系两派的生死存亡,关乎千百万弟子的生死存亡,难道张道兄就如此草率作出决定?”在这个时候,刘梦龙心里面就更加的怀疑了,他们得到消息,李七夜只不过神玄宗的普通弟子而已,但是,为什么神玄宗会如此的力保李七夜呢?他究竟藏着怎么样的价值?

    所以,在这个时候,刘梦龙心里面有了怀疑,更是想把李七夜带走,带回三真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