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霸 > 第3413章那块石碑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轧、轧、轧”的声音响起,沉重的马车声轧压着石阶,一支皇家卫队出现在了街道上,缓缓驶到了石家的府门。

    这支皇家卫队甚为浩大,几百精卫,十分的强大,精卫所拱护的马车,乃是雕龙画凤,珍宝点缀,宝光腾腾,紫云盖顶,气势恢宏,让人不敢靠近。

    “是天朗国的皇家卫队。”看到这支皇家卫队,石府之前来来往往的许多人都不由停下脚步,驻足观望。

    “天朗国谁来了?”看到这样的皇家卫队,也有不少人低声议论。

    “或许是天朗公主来了。”一时之间,看到皇宫卫队停下来之后,在场的不少人翘首以观。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这支皇家卫队在石府的门前停了下来。

    天朗国,乃是北西皇最强大的疆国,堪称是可以与阴阳禅门齐名,天朗国的皇室老祖,更是有着天纵之才,实力之绝大,十分惊人。

    尽管是如此强大的疆国,但是,在石府之前,天朗国的皇家卫队依然是停了下来,马车上的人走下来。

    从马车上走下来的乃是一个青年,这位青年身穿四爪龙袍,顾盼之间,虎目生威,走行走上石府的台阶之时,乃是龙姿虎步,整个人有着一股慑人气息,久居人上,一看就知道他是出身于尊贵之家。

    “是天朗国的大皇子。”看到这个青年,不少人惊叹一声。

    天朗国的大皇子身份十分尊贵,但是,来到石府,他也不敢放肆,徒步走上石阶,不敢摆出自己皇子的高姿。

    石府的弟子忙是相迎,接待天郎国的太皇子。

    “在下此次来拜见,只想向石府求一颗丹药。”天朗大皇子举止得体,进退有度,初相见,就已经奉上了一份厚礼。

    出手如此大方,的确是符合他作为大皇子的身份,不仅是显得尊贵,也是大方得体,让人不喜欢都难。

    石府的弟子,立即把天朗国的大皇子迎入了府内。

    看到天朗国的大皇子被迎入了石府,不少人也为之惊讶,他们惊讶的不是天朗国大皇子有着这样的待遇,他们惊讶的是,天朗国大皇子所求的是什么丹药呢?

    “难道天朗国大皇子是为皇室老祖求丹吗?”不少人私底下轻声议论,不敢大声,以免招来不小的麻烦。

    “没想到,天朗国的大皇子也来了。”有些修士强者看着天朗国大皇子消失在了石府之内后,就不由惊奇。

    “何止是天朗国大皇子来了,听说,最近的祖城可热闹了,连真龙凤女、周天圣子都来了。”有一位消息灵通的修士低声地说道。

    “真龙凤女,是与玑石圣女、天朗国公主齐名的真龙凤女吗?”周围立即有其他个士忙是问道。

    在这个时候,许多修士先是忽略了“周天圣子”,而是直接问“真龙凤女”。

    毕竟,真龙凤女乃是北西皇三大美女之一,美名远播,人人皆知。

    “世间还有几个真龙凤女。”另外一个修士白了他一眼,像看白痴一样,盯着他。

    “天朗大皇子来了,真龙凤女也来了,周天圣子都来了,祖城这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有人不由好奇,嘀咕。

    但,有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就立即闭上了嘴巴,不言不语。

    对于这些事情,李七夜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笑了一下,然后就走了,继续前行。

    青石回过神来,忙是追上去,他笑着对李七夜说道:“祖城有一个地方,说不定少爷有兴趣。”

    李七夜瞄了他一眼,青石也识相,立即说道:“就是祖碑,乃是我们石祖留下的,不知道少爷感不感兴趣。”

    “看看又何妨。”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青石忙在前面带路。

    青石带着李七夜七转八拐,终于来到了他口中所说的祖碑。

    这是祖城内一个很大的广场,这个广场乃是以岩石所彻,整个广场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没有什么精致的雕刻,整个广场十分的简朴,也显得大气。

    只不过,这个广场早就人气已衰,冷冷清清,石缝之间,已经生长有杂草,显得有些荒凉。

    在今日,此地也是人烟罕至,偌大的广场,不见一个人影,此时也就只有李七夜和青石。

    在广场之上,树立着一个石碑,这个石碑高大,看起来很宏伟。

    就是这么一个高大的石碑,上面铭刻着很多字,有古老的符文,有难懂的篆印,也有奇特的标号……形形色色,各样各样皆有。

    如此的符文刻在这样的石碑之上,石碑又屹立在如此大的广场之中,该是高深莫测,让人肃然起敬才对。

    但是,当你仔细看这石碑上的符文之时,只见这些符文有些像鬼画符,有些像是三岁小孩涂鸦,有的像是蚯蚓爬行……

    种种皆有,所有的符文,总之可以归纳为一个字丑,特别的丑!

    如此丑陋的符文,只怕刚入门的修士都能写出更加的漂亮的来,这样丑的符文,也敢刻在石碑之上,未免会殆笑大方之家。

    当然,如果你知道这些符文是谁留来来的,就不敢出言嘲笑了,甚至是肃然起敬。

    “这是我们石祖亲笔所书。”青石站在石碑之前,十分敬仰,对李七夜说道:“但是,碑上符文,从来没有人能看得懂,没有人知道上面所书为何意。”

    就如青石所说,眼前的符文正是石祖所留,传言说,石祖亲笔所书,石碑乃是由石祖的弟子所树立。

    至于树起石碑是石祖的意思,还是石祖徒弟的意思,后世不得而知。

    但是,有一种传言说,在这石碑上的符文之中,蕴藏着一个秘密,是石祖有意给后世之人去解开的秘密。

    至于这里面的秘密是什么,没有人知道标准的答案,有人说,这里的秘密是一门绝世无双的功法,惊艳万古。

    这门功法,甚至石祖连自己的徒弟都没有传授,他写下来留给后世有缘人!谁若是能参悟得透这门功法,那么,这门功法就归谁。

    也正是因为如此,石祖的徒弟才会把这石碑树立在这里,供后人共赏,天下所有人,都可以观摩。

    也有人说,这符文所藏的秘密,乃是一个宝藏图,石祖并没有把自己一生最珍贵最无双的宝藏传给自己的徒弟,而是藏在了某一个地方,他在这符文中留下了线索,在未来若是有人能从这石碑上的符文参透其中的秘密,这个宝藏就归谁所有。

    也有人说,这石碑的符文中,是藏着一件无上兵器,只要谁能参悟石碑上的符文,就能得到这件最珍贵的兵器。

    不管这石碑上的符文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石碑中的确藏着秘密,这件事情是得到了祖城的肯定,所以,绝对不会有假。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遥远的年代,当这面石碑一树立起来的时候,那是引得八荒无数修士强者蜂涌而至,在那年代,这个宽阔的广场之上,乃是人山人海,成千上万的修士强者、天才人杰都纷纷前来参悟这石碑上的符文。

    这样的盛况,那是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但是,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过去之后,没有任何人从这个符文中参悟出什么来,连丝毫的收获都没有。

    说句不敬的话,这些符文,根本就是鬼画符,根本就是三岁小孩涂鸦,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只不过,这些符文乃是石祖所留,千百万年以来,没有几个人敢这样说而已。

    随着时代推移,没有谁能从这石碑上参悟出什么来,最后这里也慢慢的衰落了,后来,还有石人族的后人坚持前来,他们前来参悟也好,前来拜祭也罢,总之,陆陆续续都会有人来。

    但是,时长月久,最后,连石人族都慢慢不来这里了,因为千百万年之后,没有任何人参悟出什么东西来,所以,大家都不来这里了,使得这里也慢慢被荒废下来。

    “此石碑,藏着天大的秘密,不知道少爷有没有兴趣参悟一下。”青石怂恿李七夜,说道:“以少爷的无双,说不定能成为万古以来第一个能参悟这个石碑的人。”

    李七夜看了青石一眼,淡淡地说道:“是你想知道这个秘密吧。”

    被李七夜一眼看穿,他不由干笑一声,最后只好说道:“这个,我小时候对这个很感兴趣,翻阅了很多古籍,也参考了很多的笔记以及后人的一些建解,就是没有看出什么来,一无所获。”

    青石他自负天赋还可以,而且见识也广博,但是,面对这石碑上的符文之时,也是一窍不通,与前人一样,在这石碑之前,都没有什么收获。

    幸好,千百万年以来,没有任何人能破解这石碑的秘密,不然的话,这让他心里面就不是滋味了。

    毕竟,千百万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人杰观摩过这石碑,但最终都是一无所获。

    李七夜看了看石碑,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什么后人建解,一文不值,狗屁不通。”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