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逆天邪神 > 第890章 另一颗天毒珠(上)
    离开太古玄舟,云澈和苏苓儿在绝云崖边,互相依坐了一夜,诉说着自己这些年,或者说这一生的经历。

    面对脚下黑漆漆的深渊,他们却没有半点心悸的感觉。两个人都曾跳下绝云崖,命运也都因此而天翻地覆。明明是沧云大陆人人谈之色变的“死神的墓地”,却非但没有吞噬他们的生命,反将他们本已断裂的命运重新完整连接在了一起。

    后来,苏苓儿在云澈怀中安稳的睡去,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

    “云澈哥哥,到了那个叫幻妖界的地方后,就真的再也不能回来了吗?”苏苓儿脉脉看着他问道,但言语间并没有太多的不舍。

    “至少,短时间内应该是不可能回来了,太古玄舟的力量只足以从幻妖界往返沧云大陆一次,不过,苓儿将来想回来的话,我会努力想办法的。”云澈认真的道。

    苏苓儿却是轻笑着摇头:“有你,有爹爹,无论在哪里都好。”

    她一边说着,从衣间拿起了一枚缠绕着黄色光芒的玄晶,从气息上判断,玄晶之中应该是隐藏着一个特殊的玄阵。

    马上,云澈便一下子猜到,那定然就是苏横山交给她的“至宝钥匙”,就是因为这枚“至宝钥匙”,引来无数贪婪的眼睛,太苏门中内斗不休,最后,还招来了七星神府,最终导致了太苏门的溃散。

    将玄晶抓在手中,苏苓儿用力将它丢向了绝云深渊。

    看着它在橙黄色的弧线下落入无尽的深渊世界,也永远带着所谓的宗门至宝一起埋葬,再也不会招来贪婪和灾祸,苏苓儿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心疼不舍,而是短暂彷徨和凄然……随之,露出轻松的淡笑。

    “云澈哥哥,我想先回一趟太苏门,那里,有几件我娘留下的遗物,我舍不得。”

    “好,”云澈当然一万个答应:“我们回太古玄舟,用太古玄舟,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从这里回到太苏门。”

    苏苓儿却是摇头,嫣然巧笑:“不要!我要云哥哥抱着我飞回去。以前,都是我抱你,现在,我要你全部补回来。”

    “……好!”云澈的心绪被搅动,眼眶微微温热。是啊,曾经,都是她抱着他……浑身是血的他,而他连对她的温馨拥抱都没有几次,除了习惯性的享受她无微不至、心痛含泪的照料,就是不知怜惜的在她身上发泄兽欲。

    收起太古玄舟,云澈手臂环起苏苓儿的柔腰腾空而起,在她的空灵如梦的欢笑声中踏风而去。

    云澈的速度很慢,用了近一个时辰,才飞出琅嬛山脉的范围,回到了扶苏国国境,在飞出琅嬛山脉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了数波,总计三十多个七星神府弟子的气息。

    很显然,他们是在尽可能的找寻是谁杀了他们的人。毕竟,七星神府的长老被人残杀,这在整个沧云大陆都是惊破天的大事。

    若是化作以前,他余恨未消之下,会让所有前来的神府弟子死在琅嬛山脉,让七星神府更加暴跳如雷,但现在,他却是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遥望着扶苏国的版图,云澈的眸光逐渐有些飘忽。

    “云澈哥哥,你在想心事吗?”一直倾听着风声和云澈心跳的苏苓儿关切的问道。

    “我在想……师父他现在会在哪里?我要不要去找到他。”云澈幽幽吐了一口气:“沧云大陆的这个时间,师父一定还安在,但不一样的是,他身边从来没有过我,也没有过天毒珠。”

    “只是……”云澈自嘲的笑了一笑:“他抚养我长大,倾力传授我医术,教我仁善济世。而我在他‘仙去’之后,杀的人比救的人要多几千几万倍,我还有什么脸再去见他。”

    “不会的,”苏苓儿轻声安慰道:“师父那样的奇人,又怎么会分辨不清云澈哥哥是好人还是恶人呢。他当年那么疼爱你,如果可以再次见到,就算不相识,他也一定会和以前一样喜欢你的。因为我的云澈哥哥,就是有这样大的魅力。”

    “哈哈哈……”苏苓儿带着痴迷的话语,让云澈笑了起来。只是,他心中依然犹豫不定究竟要不要去寻找师父。他渴望再见到他,却也怕再见到他,更怕自己的出现会打扰他的安生。

    如今的沧云大陆没有天毒珠的存在,师父也不会再因怀璧而遭遇灾厄,而是一生受世人敬重。而他一路走来,无论到那里,哪里就有可能染满鲜血,他怕自己的出现,会影响师父这一世的安生。

    出了琅嬛山脉,两人一路向北,飞向扶苏国的方向。短短百里之后,云澈的眉头忽然一动……因为前方不远处,忽然传来了大量强度高到异常的玄力气息。

    四十多个君玄境界的气息!!

    其中最强的三个,赫然都达到了君玄境九级!

    君玄境气息之外,还有多达两百多个霸玄境的气息。

    在蓝极星的三片大陆,天玄大陆玄道综合实力最强,幻妖界弱于天玄大陆,而以云澈对沧云大陆的了解,沧云大陆的玄道实力要在相当程度上弱于幻妖界。

    沧云大陆最强的三大宗门——折天教、七星神府、飞仙剑派,每一个的实力大致和幻妖界实力中游的守护家族差不多。

    君玄境九级,基本就是沧云大陆当世最最巅峰的力量。至于君玄境十级,天玄大陆和幻妖界都有现世存在,但在沧云大陆,貌似只有在记载中出现过。

    因而,四十多个君玄境的气息……这是一个在沧云大陆夸张到极点的数字。

    而三个君玄境九级,简直就是等于同天玄大陆四圣主齐聚。

    而且这些气息明显的分成三股,每一股的综合实力大致相近。

    而能摆出这样的阵势,在沧云大陆再也没有第二个可能。

    折天教!七星神府!飞仙剑派!

    这三个沧云大陆最最顶尖的宗门居然齐聚在扶苏国,而且出动了极为夸张的阵容……很可能连三大宗主都来了,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小小的扶苏国,又有什么值得这三大霸主宗门如此大动干戈?

    “云澈哥哥,怎么了?前面出什么事了吗?”看着云澈的眉头微微蹙起,苏苓儿好奇的问道。

    云澈眼眸回转,笑着道:“前面好像有一帮人在搞事情,我在想,我们是绕开他们呢?还是就这么从他们的头顶上飞过去呢?”

    苏苓儿被他奇怪的问题逗得笑了起来。

    若云澈是独自一人,绝对会上去一探究竟,但现在怀抱苏苓儿,当然是以苏苓儿为天。他并没有怎么犹豫,飞行的方向便大幅度偏移,飞行高速也降了下来。

    离这波夸张的气息所在越来越近,云澈索性以流光雷隐将自己和苏苓儿的气息都隐了下来,他可不想再因什么外人的事惊吓到他的苓儿。

    不过,在经过之时,他还是在好奇心驱使下,释放灵觉探听了一番那边的动静。

    “左教主,你果然还是来了。”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带着浑厚无比的玄力,赫然是三个九级帝君之一。

    “呵呵呵,”被称作“左教主”的人长笑一声,不无讽刺的道:“那是自然,听闻这种祸世的东西出现,本教自有义务将其除之。倒是木宗主,你也是专程来为世除害的么?”

    “那是自然,不过好像很‘不巧’的和左教主撞到同一件事上了。左教主为了亲手除去这祸患,不惜强行提早出关,白白折了一次可能突破的天赐良机,还真是舍己为天下啊。”

    “木宗主”言语似乎是夸赞,但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听出每一个字都是在嘲讽。

    “嘿嘿,彼此彼此。说起来……”“左教主”似是把话头转向了另外一人:“段府主,听问前些时间贵府一个长老和数十名弟子被人残杀,段府主忽然来到这扶苏小国,不会是为了亲手查办此事吧?”

    “呵呵,”被称作“段府主”的人淡笑一声:“我神府长老被人在外面杀死,这种事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出现过,这可不单单是一位长老和数十弟子的性命问题,而是我神府的千年大辱,本府主当然要亲自过问此事!倒是恰巧遇到木宗主和左教主也都亲自出山,还真是巧,真是稀奇啊。”

    “谁说不是呢,哈哈哈哈……”

    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而每一个人的笑中,都分明带着阴寒。

    他们的气息、言语,以及互相的称呼,让云澈马上确认了他们的身份。

    折天教教主左寒朔!

    七星神府总府主段黑沙!

    飞仙剑派的总宗主木郢禅!

    居然真的是这三个人亲临。

    而且显然是为了同一个目的!

    为了这同一个目的,他们是谁都没有落下,生生的碰撞在了一起。

    倒是不知道他们如此大费周章的究竟是要做什么。

    云澈带着苏苓儿的很快掠过三大宗门的区域,并离的越来越远,云澈所能听到的声音也随着距离而弱了下去。

    就在云澈准备收回灵觉时,听到他们其中一人说道:“很好……既然我们的目的都相同,是不是应该先一起把那个‘祸患’逼出来,然后再决定由谁着手。”

    “木宗主所言甚是。”段黑沙欣然应允,然后声音忽然冷下,发出一声带着沉重威压的低吼:“云谷,既然你已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就不要再敬酒不吃吃罚酒,马上把天毒珠交出来!”

    云澈已飞出很远的身体如遭电击,猛地停滞了下来。

    ————————————

    【手动黑人问号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