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七章 风雨阁
    风雨阁,宽敞奢华,内分上下两层,楼上,是逍遥云休息的地方,楼下正厅也就是议事厅,逍遥云通常会和风云四使在这里谈些事情,或是喝茶下棋。www.yawen8.com而除此之外,正厅左右两边还分别有多个偏厅,以供风雨阁的侍女居住。

    眼下,逍遥云正与玄冥下棋对弈,双方不分伯仲。一旁的邢烈突然间正色道;“教主,你说在柯无施寿宴上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是谁?”

    逍遥云没有抬眼,只将一颗白子落下,然后说道:“邢火使那么聪明的人,还需要问我吗?”

    邢烈立马走到逍遥云身边,大惊失色的问道:“难不成他就是风神银河?”

    逍遥云没有说话,只将目光投向玄冥,随即问道:“你怎么看?”

    玄冥只面无表情的望着棋局,最终落下一黑子,然后说道:“对于风神银河的事情,武林中很少有人知晓,据我所知,他年纪与我们似乎相差无几,但却是满头银发!”

    “二十多岁却满头银发?”

    邢烈显然有些意外,但却丝毫没有否定玄冥的意思。只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当时我虽然没有太注意那个神秘人,但还是看清他的头发不是白色的,那就代表他并不是风神银河!”

    可是刚看到神秘人,紧接着冥楼七兽就出现,由此可见那神秘人定然与冥楼脱不了干系!可以随意调配冥楼七兽的人除了风神银河外,只能是一个人!

    想到这里,邢烈顿时睁大瞳孔看着逍遥云和玄冥,大声说道:“难道他就是冥楼的尊主?”

    逍遥云与玄冥对视一眼,随即笑了笑,这时李菲儿突然端着茶水与点心走了进来。

    “菲儿见过公子、玄风使、邢火使。”

    李菲儿微微俯身,轻轻地说着,这时在逍遥云身后的一名侍女顿时走了过去,接下李菲儿手中的托盘,然后走到案桌前,一一放下,但却没有为其倒茶,因为之前她已经准备好茶水了。

    淡淡的茶香很快扑鼻而来,逍遥云不禁笑着说道:“自从在分舵喝过菲儿沏的茶后,这几日还真是有些想念!玲兰,把茶水换了,以后菲儿就留在风雨阁了,你没事也同她学学沏茶做糕点的手艺。”

    玲兰顿时不悦的扫了李菲儿一眼,然后及其不悦的回应逍遥云,又为逍遥云等人换上李菲儿所沏的茶水。www.yawen8.com

    逍遥云品了一口茶,然后看向李菲儿,说道:“菲儿,同玄冥赶了几天的路,想必你一定很累吧?玲兰,你先帮菲打扫出来一个房间,然后带她下去休息!”

    “是,公子!”

    玲兰脸色不悦的看向李菲儿,然后说道:“走吧!”语气极为不友善,即便在逍遥云面前,丝毫没有一点收敛。

    二人离去后,邢烈略有不解的看向逍遥云,说道:“教主,一段时间没见,这玲兰的脾气有些见长啊!”

    逍遥云看邢烈一眼,只笑不语。然后突然看向玄冥,说道:“没想到你带着菲儿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竟然能这么快就赶了回来!而最让人意外的是菲儿居然还有精力来做这些!”

    与玄冥日夜不停地赶路,她看上去居然没有一丝疲倦之色!逍遥云忍不住有些好奇。

    正在这时,邢烈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教主,我终于知道玲兰为何会发脾气了!”

    “你知道?”

    “对!因为你把李菲儿带了回来,她以为教主喜新厌旧,所以才发脾气的!”

    说到这里,邢烈又重新坐回椅子上,随手拿起一块点心吃起来。还一边吃一边说道:“不过也难怪玲兰会生气,教主,先不说梁姑娘和冰语姑娘,就是这风雨阁除了她以外还有溪苏,这回又带回来一个李菲儿,而且,两天前在名剑山庄,教主似乎对柯无施那义女也是万分的感兴趣。换做是我的话,也会生气的。”

    由于边吃边说,语句难免有些含糊不清,不过逍遥云还是明白了邢烈的意思。言下之意就是说他生性风流见一个爱一个,所以招惹玲兰生气!

    不过他倒是好奇,这玲兰和溪苏什么时候也成了他的女人?

    两年前,逍遥云在天山附近救了一名女子,然后便带了回来。女子名叫韩冰语,具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除此之外,还秀外慧中,精通医术。

    韩冰语喜欢淡雅的蓝色,她的衣服、发饰、房间的纱帐、以及两名侍女的衣衫,全部都是蓝色。

    园内,韩冰语正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不时有美丽的蝴蝶在她身边翩翩起舞。两名侍女伴在她的身旁,突然停住脚步,欣赏眼前这一幕美丽的场景。

    “好美啊!”

    “是啊,真的好美!”

    两名侍女不禁脱口而出,突然间她们看到韩冰语被石头绊倒,不禁一阵担心。

    而在此时,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挽在韩冰语的腰间,让她化险为夷。

    他们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相互看着对方,刹那间,仿佛一切都已成静止……

    “啊太好了,是教主救了冰语姑娘。”

    侍女们立马松了口气。

    “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逍遥云回来的消息,显然韩冰语是不知情的。

    “如果我不出现在这里,那眼前这位如花似玉、美丽动人的女子岂不要遭殃了?如果你摔伤了,那我会很心痛的。”

    逍遥云在侍女面前这样讲,韩冰语感到有些难为情,但与此同时,她是开心的。

    “云,回房给你弹首曲子好吗?”

    “好,很久没有听到你弹的曲子了。”

    韩冰语抚琴歌唱,逍遥云坐在桌旁品茶,他的目光一直在韩冰语脸上,看得她无法专心。

    “云,你为什么……一直这样看着我?难道是我弹得曲子不好听吗?”韩冰语疑惑。

    “你弹得曲子很好听,不过眼下,我的心却不在这里。”逍遥云看着她。

    “不在这里,那在哪里?”韩冰语问他。

    “这里!”

    逍遥云一下将对面女子拥入怀中。对于逍遥云的举动,韩冰语显然有些慌乱,一双迷人的眼眸望向逍遥云,薄唇微张,颇为性感。

    风雨阁的一处偏殿中,李菲儿正细心地收拾着房间,虽然逍遥云让玲兰帮她收拾一下房间,好让李菲儿尽早歇息,但李菲儿秀外慧中又善解人意,当然不会劳驾玲兰,更何况即便她不收拾,相信玲兰也不会动手的!

    玲兰有些厌烦的看着不断忙碌的李菲儿,说道:“不要以为公子救了你你就有什么非分之想!你要知道,在这凌云峰,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是被公子救回来的!你,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玲兰姑娘误会了,公子救了菲儿,菲儿自当做牛做马报答公子大恩,怎么敢有非分之想?”

    “哼,知道就好!早点睡吧,明日一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你别看这风雨阁的侍女多,要做的事情也是特别多的!”

    “好,我知道了,菲儿刚来很多事情都不懂,还请玲兰姑娘多多指教!”

    李菲儿温柔地笑着,玲兰不悦的扫了她一眼,然后便摔门离开了!

    次日一早,逍遥云便在和煦的阳光下从寒冰园回到了风雨阁,一进来,便闻到淡淡的茶香味道。

    随意的坐了下来,拿起茶杯悠闲地喝了起来。还不时笑望着一旁的李菲儿,问道:“怎么样?在这里住得可还习惯?”

    李菲儿点点头,回道:“这里一切都很好,菲儿多谢公子收留,大恩大德菲儿无以为报!”

    确实是很好,好得她似乎有些接受不了,一个侍女,竟然可以住那么大的房间,穿那么漂亮的衣服,就连吃的饭菜也都是她以前只能在老爷夫人桌上出现的!

    只见逍遥云握着手中的茶杯,肆意的望着李菲儿,“无以为报?”

    “嗯。”

    李菲儿微微点头。

    “既然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逍遥云脸上顿时呈现一丝玩世不恭,李菲儿则是满脸的震惊。而一旁的玲兰却是说不出的气愤。

    “公……公子……”

    李菲儿顿时脸色发烫,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