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十四章 自作多情
    下了楼,逍遥云随意的坐在案桌前,拿起桌上的琉璃杯把玩起来。www.yawen8.com因为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一直没有在风雨阁留宿过。

    “都这么晚了,公子怎么还没有回去休息?”李菲儿有些疑惑,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现惊讶之色。

    逍遥云慵懒的靠在身后那宽大的座椅上,一双魅惑人心的双眸正看着李菲儿,慵懒的说道:“那这么晚了菲儿怎么没有休息?难道是一日见不到我,便想我了?”

    逍遥云的话顿时让李菲儿羞红了脸,只见她面容娇羞的低头说道:“公子,若公子没有别的事,那菲儿就先下去了。”

    说着便要转身离去,只见逍遥云突然抓住她的手,说道:“谁说我没有事?”

    面对逍遥云此刻的容颜,李菲儿只感到自己心跳加速,可还是轻轻地问道:“公子……公子还有什么事需要……需要菲儿去做……”

    话音刚落,就见逍遥云一个用力将李菲儿拉入怀中,李菲儿的心几乎要跳出来般,面容更是红的发烫,极致的紧张让她此刻不知所措,只看见逍遥云的唇在渐渐地靠近她,李菲儿的眼睛睁得老大,突然听到逍遥云开口问道:“你不是说过愿为我做任何事吗?”

    李菲儿缓慢的轻点下头,她是这样说过,可是却没想到逍遥云竟会这样对她。只见逍遥云那强烈的吻顿时铺天盖地的袭来,那般强烈的**让逍遥云瞬间失去理智,李菲儿渐渐地闭上了眼,她虽未经人事,可是却清楚的明白逍遥云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李菲儿突然听到头顶上方传来逍遥云那略带歉意的声音:“对不起,刚才险些方寸大乱,菲儿,你没事吧?”

    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李菲儿顿时睁大眼睛看向逍遥云,刚才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做梦一般,那么的不真实,难道是自己的幻觉?

    看到李菲儿这般模样,逍遥云嘴角划过一丝浅笑,她看上去完全像个孩子般单纯,好在他没有将她的纯真泯灭。『雅*文*言*情*首*发』

    “公……公子……刚才……”李菲儿还在怀疑刚才的那一幕到底有没有发生,只见逍遥云脸上的笑意加深,说道:“看来醉的不是我而是菲儿你。”说着,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里。

    房间里只剩下李菲儿还在思考着刚才的事,逍遥云是因为喝多了酒把她当成别人了?后来发觉是自己弄错了所以才离开的吧?

    踏入寒冰园,刚好韩冰语正在屏风后沐浴,逍遥云做了一个手势,两名侍女很快离开,还不忘关紧房门。

    逍遥云悄悄向屏风后走去,只听温柔的声音响起:“水仙,衣服怎么还没有拿过来?”韩冰语见无人回话,起身朝身后看去,见逍遥云正在那里像欣赏一幅美丽的风景般看着她,脸上立马浮现两片红晕,连忙羞愧的低下了头。

    而韩冰语此番摸样,更让逍遥云那还没发泄的**瞬间袭来,他忙过去一把拦腰抱起韩冰语,朝内室走去。

    次日,穆玲珑正在沐浴,就见逍遥云走了进来,穆玲珑没有惊慌,继续往身上撒着花瓣水,逍遥云笑着说道:“莫非这两日福星降临在本教主身上,怎么无论我去哪里,都能看见美人沐浴哪?”

    穆玲珑没有理她,自顾擦拭着那白皙且又修长的芊芊玉臂。

    逍遥云依旧露出一副玩世不恭之色,走向穆玲珑,说道:“怎么我突然间进来,你却没有一丝惊慌?更没有拿衣物遮挡自己的身体?难道,你是故意给我看,想要引诱我的吗?”

    穆玲珑早见识过逍遥云那厚颜无耻的摸样,漫不经心地扫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我的身体云教主您不是早就已经看过了吗?珑儿何须遮掩?至于云教主说的引诱,那珑儿更是不会如此,因为像云教主这样的人,珑儿还需要引诱吗?”

    言下之意就是说逍遥云风流成性,根本就不需要别人引诱。

    逍遥云不怒反笑,“既然如此,那我也无需故作正人君子,如珑儿你所愿如何?”

    逍遥云的唇近的离穆玲珑的唇只不到二寸,穆玲珑稍微一动就会碰到,她故作镇静的看着逍遥云,“云教主在这里,相信溪苏玲兰也不会进来,那珑儿只有劳烦云教主将珑儿的衣物拿过来了。”

    逍遥云脸上笑容呈现,说道:“好,我终于明白,你为何没有叫溪苏和玲兰服侍你沐浴?原来,你是想让我亲自侍候你。”

    说着,逍遥云一脸坏笑的为穆玲珑拿过衣物,穆玲珑接过来,笑着说道:“珑儿谢过云教主。”

    虽然逍遥云已经在她来到凌云峰那日就已经见过她的身体,可这样当着逍遥云的面一件件穿上衣服,穆玲珑还是做不到,正想着该如何时,只听见门外一磁性的男人声音响起。

    “教主。”

    “什么事?”逍遥云脸上那玩世不恭之色瞬间消失不见,如不是有要事,知道穆玲珑现在在他这里,燕晋不会贸然来此。

    穆玲珑趁机接过逍遥云手中的衣物,将那件淡粉色的外衫瞬间披在身上,遮挡住自己**的身体。

    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封雷使飞鸽传书,有急事要面见教主。”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逍遥云回答。

    “是。”燕晋迅速离开。

    穆玲珑离开浴桶,正欲朝床边走去,逍遥云转身间一下撞到还没有站稳的穆玲珑,眼看着要朝地面摔去,逍遥云瞬间伸出右手及时揽在穆玲珑腰间,一脸坏笑的看向穆玲珑,说道:“原来你如此喜欢在快要落地之时,让我救于你。不过下次还是要小心,因为我不一定每次都能救到你的。”

    只见逍遥云的目光落在穆玲珑那薄纱半遮半掩的衣领处,戏虐的说道:“原来你这么想引诱我?”

    穆玲珑气愤的挣脱逍遥云的怀抱,逍遥云见此不禁笑意更深,知道穆玲珑明明是害怕,却总是表现的什么都不在乎。

    “不过可惜,我今日还有事,如若不然,我是怎么也不会让美人失望的。”说着,逍遥云携带一脸笑意快速离去。

    穆玲珑正打算穿好衣服,却不小心瞧见镜中的自己,衣衫半掩,湿润的发丝全然垂落在身前,面容因为刚才一度紧张而有一丝潮红,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妓女般。

    心底突然升起一阵气愤,每次都想着与逍遥云保持距离,却总是避免不了与他肌肤之亲,在他面前总是如此狼狈,害她颜面尽失!

    刚出门口,燕晋立马将一张纸条交给逍遥云,逍遥云打开后只看了一眼,便迅速离开了。

    来到凌云峰已经多日,穆玲珑依然没有任何行动,因为收到封璧的飞鸽传书,逍遥云突然带着邢烈离开了凌云峰,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逍遥云走后,梁妙妙当然不会安分的呆在妙斋,逍遥云刚走就来打扰她,穆玲珑也懒得理她,结果梁妙妙也就没有心思再来了。

    穆玲珑对着镜子看着那雪白的脖颈,原本那一道丑陋的疤痕,早已消失不见,因为怕被人起疑,所以她从来没有用过穆十七给她的药,但却没有想到,这玄冥的药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功效,才不过十天而已,那么丑陋的疤痕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那里根本就没受过伤般光滑细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