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十五章 密室偶遇
    夜色暗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穆玲珑起身下了床,因为睡不着,她一人在院子里坐了一会,等人都睡着了,她才起来,服下小瓷瓶里的解药,穆玲珑很快进入风雨阁正厅,逍遥云不在,这里阴暗无比。『雅*文*言*情*首*发』穆玲珑仔细的打量着周围,冰魂那么重要的东西,不在逍遥云的卧室,也许会藏在这里吧!毕竟这里不会有逍遥云和风云四使以外的人出现,所以把冰魂放在这里比较安全。

    穆玲珑随手拿出一颗火种点燃,顿时周围一片光明,书房这么大,穆玲珑找了许久,却始终不见冰魂的踪影,难道是自己的判断错了?找不到冰魂,母亲的毒就永远也解不了,穆玲珑一阵失望,随即坐在书架前的座椅上,目光却突然看到桌上那只外形精致的琉璃杯,看着竟是说不出的熟悉。

    随手将头上的琉璃发簪拔下来,却发现这只琉璃杯与她的这支琉璃发簪的颜色和纹路一模一样。摆弄一会儿之后,穆玲珑突然起身朝书架走去,一顿翻找之后突然看到几本书的后面是一道暗格,她想也没想的就打开了暗格,只见里面竟有类似机关一样的东西,而上面呈现的凹型竟是与那琉璃杯的形状相同。

    穆玲珑很快将桌上的琉璃杯放了上去,随即听到一阵声响,转脸望去,便看到原本一体的墙壁瞬间分开,里边竟然是个小石室。

    真想不到这里竟然是个机关!

    穆玲珑一阵欣喜忙走了进去,石室的门立马关上,只感到一个重心不稳朝下跌去,穆玲珑很快施展轻功慢慢降落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既宽敞又明亮的地下室,这里四处插着火把,而那火把看上去却是永远也燃不灭。

    石室正前方是一张宽大的紫檀案桌,桌上摆放着两道灵位,在灵位上方的墙上,挂着一男一女两幅画像。女子看上去端庄娴静,美丽贤惠;而那男子居然与逍遥云的样貌完全相同。

    穆玲珑顿时感到一阵吃惊,这里是殷教,莫非这画像上上的两个人就是逍遥云的父母逍遥天与海烟嫣?

    转眼看向灵位,逍遥天的名字度顿时出现在穆玲珑眼中。随之而来的便是无限恨意。

    就是这个人害得父亲惨死,母亲容颜尽毁,每年的八月十五中秋月圆之夜都要忍受万箭穿心之痛!

    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攥起,而余光不经意扫到逍遥天灵位上左下角的几个小字,顿时僵在原地。www.yawen8.com

    怎么可能?逍遥天怎么可能是在二十年前死去的?他怎么可能在父亲死之前就已经死去了?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穆玲珑呼喊出声,却突然感到身后一阵异动,紧接着一道强大的掌风立刻朝她袭来。穆玲珑极力闪躲,那强有力的掌风瞬间击中她身后的墙壁,奇怪的是那么强大的掌风打过去,墙壁居然没有一丝的损坏。

    穆玲珑抬眼朝掌风的来源看去,只见一道黑色身影顿时朝自己袭来,她忙伸开双手凝聚内力与其对打起来。本不想暴漏自己的身份,可是没想到那黑衣人武功如此高深莫测?若光是这样对弈,恐怕她会就此断送在黑衣人手里也说不定。

    见又一道掌风朝她打来,穆玲珑本能的张开双臂腾空而起,在那强大的掌风再次落空时,穆玲珑在空中双手 一挥,顿时七根毒针朝黑衣人直射而去。黑衣人始料未及,险些被毒针射中,在略微错愕之后迅速双手张开,腾空而起。

    二人在空中再次交手,穆玲珑的毒针接二连三的朝黑衣人射去,可都被他瞬间躲过,二人又一路打回到地面上,见黑衣人突然停了手,穆玲珑的七根毒针便停在手指间没有挥出。

    “你是什么人?”

    普天之下能在猝不提防的情况下轻易避开七色玲珑针的人寥寥无几,而眼前的男子居然可以连续避过那么多毒针。

    “我是谁不要紧,不过让我好奇的是,你是什么人?若我没有看错,你刚才所使用的正是麒麟宫的独门暗器七色玲珑针。”

    穆玲珑面色有一丝意外,麒麟宫向来独来独往,不过问武林事,而七色玲珑针更是很少在武林出现,他怎么会知道?

    “我见过你,半月前在殷教大厅外。”

    穆玲珑不经意的看到黑衣人手臂上的图案,很肯定的说道。黑衣人也没有一丝隐瞒。

    “看来你倒挺有眼力,只是我不明白,你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哼,我想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穆玲珑淡漠的说道。“武功如此之高,又这么熟知凌云峰以及风雨阁的地形,轻而易举躲过凌云峰众多守卫,而且知道逍遥云此刻不在凌云峰,定是殷教之人!有如此高深的功力又轻易破解机关进入密室的,除了逍遥云极为器重的风云四使外,我想别无他人。”

    逍遥云此番是带火使邢烈一同离开的,而据她所知此时教中只有风使玄冥一人,他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但逍遥云此次是因为雷使封璧飞鸽传书才会离开,也有可能是封璧故意支走逍遥云和邢烈,所以趁机偷偷潜回凌云峰,再去与逍遥云等人会合。至于常年在外的电使卫颜几乎很少回凌云峰,即使回来也从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凌云峰之人通常还没有见到,人就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所以他潜回凌云峰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如此说来,只有邢烈排除在外。

    男子目光微咪,黑色面巾下的脸浮现一丝淡漠的笑。

    “看来你还挺了解殷教内部中人!”

    他当然知道穆玲珑为了了解殷教内部的事,费了多大的心思,多次趁逍遥云不在只身潜入殷教,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穆玲珑淡漠的说道:“江湖谁人不知风云四使是殷教最为年轻且武功高过五行长老与十二堂主,是逍遥云麾下得力的助手,深得逍遥云的重用与信任。只是没想到这当中竟也有人会背叛他?倘若被逍遥云知道,他该是何反应?”

    男子面容依旧冷漠,听了穆玲珑的话反问道:“是啊,倘若逍遥云知道他最爱的女人接近他却是另有目的,不知会怎么样?”

    “哼,既然我们的目的相同,那何不一同先找到我们要的东西再说,毕竟这里不能逗留太久,等找到东西之后,我们再凭武力争夺如何?”

    “好!”

    男子直视穆玲珑的眼睛,心中不由得佩服她的聪明。

    清早,李菲儿打开房门,拿个小筐朝门外走去,雨后的空气真是好,李菲儿来到花园,掀起淡绿色的裙摆,蹲下身去慢慢挑选花朵,突然见到穆玲珑朝她走过来,忙笑着问道:“珑儿姑娘怎么一早就出来了?还一个人在这里?”

    穆玲珑说道:“闲在房里也没意思,就来这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溪苏玲兰都有事,就没叫她们,对了,菲儿拿着篮子是要做什么?”

    李菲儿笑笑,说道:“菲儿是要采集一些花瓣,公子再过几日就要回来了,菲儿好准备一些花茶给各位公子。”

    “逍遥云要回来?”

    穆玲珑对逍遥云的称呼,李菲儿一点也不奇怪,同样住在风雨阁,李菲儿当然知道穆玲珑不喜欢逍遥云。

    “是啊,菲儿也是偶然间听玄风使说的,说用不了多久,公子就回来了哪!”

    “是吗?”穆玲珑淡淡的回着,然后突然问道:“菲儿,怎么我没有看到你平日里用来泡茶做点心的花?”

    “这里当然没有了,珑儿姑娘一定没有在凌云峰多走动,那些花都种在藤萝小筑里。”

    藤萝小筑?据说那个蛮横无理、刁蛮任性的梁妙妙就住在那里。

    “原来是这样!”穆玲珑点点头,说道:“我还真没进去过藤萝小筑,好吧菲儿,我和你一起去采集花瓣,顺便看看藤萝小筑。”

    “好。”

    李菲儿笑着扶过穆玲珑,二人一路说笑很快来到那座漂亮的拱桥,而拱桥另一头的风景竟如此之美,有如人间仙境般,先不说随处可见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就连满园的花儿也都是美得娇艳,大多都是穆玲珑从未见过的稀有花草。

    “这里好漂亮!”穆玲珑不禁脱口而出,在麒麟宫是看不到这么美丽的景色的。目光投向那许许多多开满紫色花朵的树木,穆玲珑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树?”怎么开这么多美丽的紫色花儿?

    “珑儿姑娘,这就是藤萝花,公子特别喜欢,所以才称这里为藤萝小筑!”

    李菲儿说完笑着蹲下身采摘几朵可以食用的花放在手中的竹篮里。她刚来到这里时也和穆玲珑一样的心情,这里真的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