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十九章 做戏
    大厅门口,李菲儿手中端着一壶安神茶正站在那里,虽然她一直贴身服侍逍遥云,可是却从不会在他商讨正事时出现。『雅*文*言*情*首*发』

    刚才见十二堂的人都离开了,就是没有看到玄冥,想必这会儿逍遥云正和玄冥商讨穆玲珑的事情吧!

    正想到这里,就见玄冥走了出来,李菲儿顿时低下头,心中一阵忐忑,“玄风使……”

    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玄冥时,就有些害怕他,或许是因为他总是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冷漠气息吧!

    风雨阁外,逍遥云正一脸悠闲的注视着房内的情况,因为太过担心穆玲珑,所以即便如此乏困都没有休息,只想赶紧看看穆玲珑,却不想梁妙妙竟然会在这里!

    穆玲珑此刻正坐在大厅里喝着清茶,似乎对眼前的梁妙妙视而不见。早晨刚弄了自己一身后,梁妙妙就已经离开了,谁知晚饭过后又来了,看来她一天真是闲得要命。

    “穆玲珑,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梁妙妙再也忍不住性子,一下子抢下穆玲珑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

    “啪!”的一声响起,茶杯瞬间破碎,逍遥云不禁皱了皱眉,他用了两年的茶杯就这么被梁妙妙摔碎了!

    穆玲珑虽懒得应付梁妙妙,却也不能一直对她视而不见,便嘲讽的说道:“请问梁小姐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逍遥云了?”

    此话一出,倒让门外的逍遥云忍不住想笑出来,珑儿勾引他?亏梁妙妙说得出来!他倒是巴不得珑儿勾引他!

    梁妙妙走向穆玲珑,一只手重重的朝桌上一敲,开口说道:“既然你说没有,那你就赶紧搬出去,不要赖在云哥这里!”

    “只要你的云哥愿意,我没有任何意见。”穆玲珑的余光一下扫到正倚靠在门口,幸灾乐祸的看着她们的逍遥云。

    原来他早已经来了,竟然还站在那里看戏!

    只见穆玲珑目光闪烁,忙起身朝门外走去,一边挽住逍遥云的胳膊,一边语气温柔的说道:“云,你怎么才回来?害得我等了你这么久。”

    此话一出,不仅惊了逍遥云,就连溪苏玲兰也尤为吃惊,穆玲珑何时对逍遥云如此温柔过?

    逍遥云虽有些许意外,面容却丝毫未变,笑着揽过穆玲珑,说道:“刚与玄冥有事相商,所以回来晚了,珑儿不要生气,我答应你,以后早点回来便是。”

    穆玲珑没有想到逍遥云会如此配合,便拿出丝巾轻轻为其擦拭脸面,温柔的说道:“累坏了吧?我帮你捶捶背如何?”

    “那就却之不恭了。www.yawen8.com”有如此美事,逍遥云又岂能拒绝?只见他立马坐了下来,任穆玲珑装模做样的给他捶背。

    逍遥云回来了?

    梁妙妙先是吃惊,随后立马火气直冒,忙走到他们身前,用力推开穆玲珑,大声说道:“竟敢当众勾引云哥?太过分了!云哥你也一样,竟然当着我的面和这个女人卿卿我我!”

    穆玲珑借由梁妙妙推出的力道故意撞在身后的柱子上,随即跌倒在地,口中发出痛苦的声音。逍遥云忙过去扶起穆玲珑,关心的问道:“珑儿你怎么样?”

    穆玲珑微微睁开双眼,虚弱的说道:“我没事……”话音刚落,便晕了过去,逍遥云忙抱起她一边朝楼上走去一边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溪苏玲兰应声朝门口走去,梁妙妙也大为不甘的朝门口走去,但随即却又笑了起来,似乎什么好事就要发生一般。

    轻轻地将穆玲珑放在那张宽大的床上,逍遥云开口说道:“人都走了。”

    穆玲珑睁开双眼,坐起身子,只听逍遥云戏虐的说道:“帮了你一个大忙,要怎么谢我?”虽这样问,却丝毫没打算在她这里讨到什么回报。

    只见穆玲珑瞬间抬头吻向逍遥云的唇,她的动作让逍遥云完全的出乎意料,眸光闪过一丝异样,逍遥云很快回吻着穆玲珑,半晌后,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那娇艳欲滴的朱唇,笑着问道:“怎么,想通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穆玲珑妩媚的问道:“珑儿从来不会做让自己后悔之事,云教主这样问,莫非是因为上次茅屋之事,而嫌弃珑儿?”

    “别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是真的发生什么,我也丝毫不会介意!”

    说着,逍遥云立马俯身吻向穆玲珑,因为答应过不会强迫她,所以他每晚都不敢在此留宿,只怕自己一时把持不住,从而做了伤害她的事情,如今是穆玲珑主动邀请他,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都无法拒绝。

    穆玲珑不敢否定逍遥云的判断,自己每次与他亲密接触的时候,身体的本能都不是太过抗拒,相反,一次比一次更加喜欢这种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已经爱上了我?”逍遥云俊朗的脸庞流露出灿烂的笑容,让穆玲珑几乎差点迷失在他怀中,若他们不是仇人,或许,她真的会爱上他也说不定!

    只是眼下……

    逍遥云的吻既温柔又不失霸道,穆玲珑只温柔的回应着,而此同时,那双柔软无骨的双臂瞬间环住逍遥云的腰身,一点点在他的衣服上摸索着什么。

    找了那么久都没有发现冰魂,不得不让穆玲珑把主意打到逍遥云身上!

    温暖的阳光照在房内,让逍遥云慢慢睁开双眼。第一时间便朝身旁看去,果真,没有穆玲珑的身影。

    大厅里,当玲兰把最后一道菜摆在桌上的时候,刚好看到逍遥云正朝楼下走来,俊逸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光彩。

    玲兰立马迎了上去,一脸欢快的样子,问道:“公子,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逍遥云面带笑容,目光望向正在用午餐的穆玲珑,说道:“若再睡下去,岂不是误了与佳人共同用餐的时间?”

    玲兰顿时不满的看了穆玲珑一眼,然后把目光重新投到逍遥云脸上,说道:“公子,我先打水帮你梳洗一下,然后就用餐。”

    逍遥云笑着朝玲兰点点头,然后将目光再次投向穆玲珑。

    然而,当逍遥云坐下来想要同穆玲珑一同用餐时,穆玲珑已经放下碗筷,起身打算离开,却突然被逍遥云一把抓住。

    “怎么了珑儿?”

    穆玲珑没有说话,只自顾走到案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嘴边正要喝。

    “还以为这杯茶是为我倒的。”逍遥云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还挥手示意玲兰将餐桌撤掉。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逍遥云与穆玲珑两人。

    逍遥云笑了一下,问道:“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又不理我了?”

    逍遥云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倒让穆玲珑无比气愤。昨晚她是故意装作那样温柔想要从逍遥云身上找到冰魂,却没想到冰魂没有找到反而还……

    这如何让穆玲珑不生气?

    想到此,穆玲珑重重将茶杯放于桌上。

    逍遥云不明白女人为何如此善变?但也不生气,只拿起穆玲珑喝了一半的茶尝了一口,随即说道:“虽然没有茉莉的淡淡香气,不过还勉强喝得过去。”

    只见穆玲珑面容顿时闪现一丝怒意,说道:“云教主不喜欢就不要勉强,我想除了我这里外,到处都可以喝到教主喜欢的茶!珑儿前两日在寒冰园看到一大片茉莉,相信教主去了那儿定能喝到你所喜欢的花茶!”

    看着穆玲珑此刻脸上浮现的丝丝怒意,逍遥云那玩世不恭的容颜很快逼近她,开口问道:“我可以把你刚才的话理解为……你是在吃冰语的醋吗?”

    穆玲珑有一刻的错愕,是啊,她为什么会生气?只因为他说喜欢喝茉莉清茶吗?只因为她在韩冰语身上闻到过这种味道吗?不!怎么可能?她是要杀逍遥云的,怎么可能会爱上他?

    “哦这是什么?”只看见逍遥云正舒适的倒在软踏上,不经意的从身边拿起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正仔细的捉摸着。

    穆玲珑一个转身坐到逍遥云的腿上,漫不经心地拿过那个白色小瓷瓶,双手勾住逍遥云的脖子,然后轻吻向逍遥云的唇。

    逍遥云顿时感到一阵错愕,似乎没有想到穆玲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但很快便揽过穆玲珑那柔软的腰身,一脸笑意,然后撬开穆玲珑的贝齿,将那柔软的舌探了进去,穆玲珑那玲珑小舌交缠在一起。

    穆玲珑白皙的手正要朝软榻下方伸去,手中的瓷瓶却由于逍遥云突然间的动作而掉落下来。

    穆玲珑本能的看向逍遥云,果真,被他看见了!

    这时,溪苏的声音突然响起:“公子,燕堂主求见。”

    逍遥云抬眼看向穆玲珑,携带一脸玩世不恭的笑说道:“我很快就会回来。”然后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地上的小瓷瓶便离去了。

    穆玲珑只静静的站在原地,只见溪苏走了进来,蹲下身子捡起那个小瓷瓶,然后笑着走向穆玲珑,一边递给穆玲珑,一边说道:“下回一定要注意。”然后转身就要离去。

    “等一下!”穆玲珑第一时间叫住了她。

    溪苏停住脚步,回头问道:“姑娘还有事吗?”

    “你到底是谁?”穆玲珑直视溪苏,从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她不是一般的侍女,此外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无论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她。

    溪苏嘴角划过一丝淡淡的笑,说道:“奴婢不明白姑娘的意思。”

    “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姑娘乃是名剑山庄的大小姐,奴婢只是一名婢女,何以见过姑娘?”

    溪苏的话顿时让穆玲珑无言以对,是啊,她如今的身份是柯无施的义女,怎么可能见过溪苏?

    “倘若姑娘无事,那奴婢这就告退了。”只见溪苏转身便离开了,留下穆玲珑一人甚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