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二十八章 电使卫颜
    远处的草丛里,邢烈正细心的看着这边,观察这里的一举一动。www.yawen8.com自青龙回来之后,银河就带着一些人离开冥楼,至今为止已有三日,他一直都没有回来。那也就代表他没有找到教主。如此说来,教主定是被好心人所救,此刻,卫颜该与燕晋会合了吧?燕晋定当把一切都告知卫颜了,以卫颜的聪明才智,找教主该不是难事。

    刚才冥楼尊主竟然亲自抱着一名女子,从身型上看那名女子有一丝的熟悉,可却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还有眼前这马车里的人究竟是谁?为何他在这里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气息?想到这里,邢烈突然站起身,打算离开这里。

    而此同时,面前突然出现的飞鹰以及身后众多黑衣男子,邢烈不禁倒吸一口气。在冥楼的地盘遇到这么多对手,他还有打下去的必要吗?还是乖乖同他们下去为好,这样也好看看这个冥楼的尊主到底是谁?

    夜色渐渐暗了下去,燕晋和卫颜正坐在树桩上,听完燕晋交代的一切,卫颜并没有说话,只在想着什么。

    空气中透着一丝寂静,然而一阵急切的脚步声瞬间划破了寂静,二人很快起身,朝声音处看去,见来人是陈堂主,燕晋忙说道:“电使,这位就是黑云堂的陈堂主。”

    陈堂主闻言立马拱手道:“属下见过电使,电使,属下刚刚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小村庄。”见卫颜不语,陈堂主继续说道:“属下还无意间发现,冥楼的银河在不久前刚带人进去搜寻过。”

    卫颜听后没有插话,只等陈堂主将话说完。

    “属下见此忙叫其余人都退后十里,独自隐藏在村外的一处草丛里,免得被人发现,属下方才得知教主不在村子里。”

    燕晋接话道,“这附近方圆百里属下都派人找过了,仅除了陈堂主说的那个隐蔽的小村子,教主不在那里又该在哪里?”

    卫颜冷漠的扫了燕晋与陈堂主一眼。“你们怎么知道教主不在那里?”

    卫颜的话让燕晋立马为之一怔,但也只是一瞬间。而身旁的陈堂主倒是一头雾水的问道:“电使,属下可是亲眼所见银河带着冥楼的人匆忙离开了村子,要是教主在村子里,那银河带着那么多人,又怎么会找不到教主?银河可是冥楼尊主最器重的人,无论武功还是智谋,都是常人所不及。”

    卫颜那冷漠的目光瞬间落在陈堂主脸上,“那依陈堂主看,那银河的武功和智谋比之教主如何?”

    卫颜的话不禁让陈堂主和燕晋都为之一震,卫颜很快收回落在二人身上的目光,冷冷说道:“这里交给我,你们这就都带着各自的手下回凌云峰吧!”教主出了事,玄冥判教,邢烈又自行去冥楼送死,想必这会儿殷教已经乱成一团了吧!

    “那邢火使……”燕晋忍不住有些担忧,邢烈去冥楼附近打探消息,这么多天没有回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他既然去了就该知道后果!”卫颜冷冷的说。www.yawen8.com

    “可是……”

    “这不是你们该关心的,你们只管尽快赶回殷教就好!”卫颜冷漠的语气让燕晋闭了口。陈堂主想要说什么,却见燕晋立马抢先说道:“属下等这就告退!”

    还没等燕晋他们离开,卫颜便已经迅速离去,然而在越过燕晋身边时,他们的手轻轻地碰撞一下,燕晋的脸不禁有一丝错愕,但也只是一瞬间,便已恢复过来。

    而此时卫颜已经走远了,对于这微妙的动作陈堂主并未发觉,只轻捋一下下巴上茂密的胡须,走近燕晋一脸不解的问道:“燕堂主,听电使刚才的话教主也许就在那个小村子里,可是他为什么要我们回去?他一个人若是要碰见冥楼中的人该如何应付?”即便他武艺高强,可毕竟银河身边有那么多高手。

    燕晋紧紧地攥住右手,一脸和煦的说道:“电使武功高强,又足智多谋,相信他一定能找到教主,要是我们跟着去,反而会是累赘。”

    听燕晋如此说,陈堂主不禁点了点头。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那燕堂主,我们这就赶回殷教吧。”

    “好。”燕晋干脆的应着,看着陈堂主大步流星的离去,方才摊开右手,一个很小的纸条立马展现在他眼前,他忙迅速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四个醒目的大字,“小心玄冥!”

    燕晋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见不远处的陈堂主大声喊道:“燕堂主你怎么还不走?”

    “哦,我这就来!”说着,燕晋紧紧地将那张纸条攥在手中,很快便从手中落下零碎的小纸片。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村外的树林里突然传来一阵浅浅的萧声。伴随着那悦耳动听的萧声,一道身影顿时窜出房外,朝村外行去,动作灵敏的停在了那人的身后,嘴角顿时划过一丝好看的弧度,一脸笑意的看着树下吹奏玉箫的背影,不禁赞扬道:“这样肆无忌惮的吹着萧,可见冥楼的人都已经回去复命了!”

    那悠扬的萧声顿时停止,俊逸的身影随意的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背后腰带处,脸上那淡漠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取之而来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很快便转过身朝来人看去。

    逍遥云立马将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开口说道:“两年了,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里相见!”

    卫颜脸上的笑意更浓,“是啊。”两年前离开凌云峰,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里见面。

    “是烈通知你的?”

    “嗯。”若不是听闻逍遥云出事,或许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武林中人都知道电使卫颜一直在外替逍遥云调查一些重要事情,而具体是什么竟连殷教内部中人都不清楚。他们只知道凡是有关于武林中的重要消息都是由电使卫颜直接告知逍遥云的,却不知道卫颜此番离开殷教两年没回来的原因竟是在秘密调查冥楼尊主!

    一直以来冥楼是殷教最大的敌人,武林中人只知道冥楼尊主年轻有为,精明睿智,武功更是出神入化,除此之外还精通天下千百种草药,甚至远远高于毒王圣手穆十七。而这样的一个厉害角色却从不在武林中出现,因此没人见过他的样子,也没人知道他的姓名。

    这无疑不挑起了冷面流星卫颜的兴趣,更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管是为了殷教还是他自己,他都一定要查到冥楼尊主不为人知的一面。难度越大卫颜就越有挑战性,只是却不想这冥楼尊主竟然与外界毫无瓜葛,就连冥楼中人也都各个脸戴面具没人识得他们的样子。所以卫颜用了两年的时间才将冥楼的一切调查的一丝不漏。

    而这两年里除了调查冥楼尊主以外还有很多事,其中最为主要的就是调查风使玄冥。

    虽然一直以来玄冥都没有任何让人起疑的地方,可是就因为他无论各方面都太过优秀,几乎是没有任何缺陷,而这样的人物武林中竟然无人知晓,所以他不得不对玄冥产生怀疑。也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这风使玄冥就是冥楼的尊主。

    卫颜突然一脸认真地说道:“教主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他的?”

    逍遥云脸上的笑逐渐减淡,回道:“去名剑山庄参加柯无施的寿宴时,我无意间看到一个脸戴面具的男子,虽然从来就没有见过他,但却有一种熟悉感,回来的时候,我和烈就遇到了冥楼的人!”

    当时他只是怀疑,所以一直在等卫颜把答案带回来,却不想玄冥竟然提前动了手。而这邢烈偏偏那么固执的不相信玄冥会伤害他们,所以为了让邢烈相信,他只有以身犯险引玄冥出面了,只是却没想到竟因此害了封璧。

    逍遥云脸上的笑瞬间消失,取之而来的是一脸难过的表情,随之开口说道:“还是我疏忽了,所以才会害了老封……”

    “教主也不必太自责。”卫颜劝解道:“听燕堂主说,封璧到死都在责怪是自己没用才会被小人暗算,害得教主落下悬崖……”

    卫颜的语气中有着莫大的忧伤,倘若他早一点回来,也许封璧就不会死,教主也不会掉下悬崖。

    而卫颜的话让逍遥云不由得有些震惊,忙问道:“老封他……死了?”

    当时只知道他被冥楼中人挑断手脚筋,又遭人暗害,却不想,他真的死了!想到此,逍遥云不自觉的闭上了眼,心中的悲伤油然而起,然而在他睁开眼睛时,脸上的忧伤立马消失不见,眸中不时透着一丝狠戾,“玄冥,我一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你!”

    一早,穆玲珑便醒了过来,虽然喝了药,可身体还是疼得要命,强忍住身上的疼痛,穆玲珑只身下了床,只看见一位蓝衣打扮的侍女走了进来,见她下了床,只淡淡的说道:“姑娘有伤在身就不要下床了。”

    “我没事。”穆玲珑的余光无意间扫过侍女,突然有一丝的错愕,忙朝侍女上下打量一番,不可置信的说道:“溪苏?”怎么可能?她不是死了吗?

    女子忙说道:“姑娘,奴婢不叫溪苏,奴婢名叫魔芋,是尊主吩咐奴婢照顾姑娘的。”

    穆玲珑注视着她,虽说一口一个姑娘的叫着,可语气却是不卑不亢,无论是身形还是个头都与溪苏相同,甚至连脸上那少许的淡漠都是完全一样,天下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正午,穆玲珑一人在园中走着,这里虽豪华庄重,可却不比凌云峰那样风景秀丽,鸟语花香。

    随意找个亭子坐下了,穆玲珑不禁朝水中看了一眼,没有那含苞绽放的莲花,没有那红艳漂亮的锦鲤,只有一株她从未见过的花,虽没有完全的绽放,可那鲜红的花苞却是十分的耀眼,就好像快要滴出血来一般。

    穆玲珑有些好奇,走过去正欲伸手触摸,就听见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不要碰!”

    顺着声音看去,穆玲珑只看见魔芋朝这边走了过来,不禁扫了一眼水中那血红的花苞,冷漠的说道:“这不是普通的花,它是血魄,毒性比之一般的毒药都要强烈数十倍,你若不小心碰了它,那后果只有死路一条。”

    穆玲珑不禁朝水中的血红花苞看了一眼,想不到这花竟会有如此毒性,难怪水里连一条鱼一株荷花也看不到,想必即使有也都被这血魄毒死了吧!

    “谢谢你。”穆玲珑淡淡的说道。

    “你只要记住,在冥楼看到任何一种花都不要碰,以免为此丢了性命。”说着魔芋便快步离去。

    穆玲珑突然叫住了她,说道:“你知道毒王圣手在哪里吗?”

    魔芋停住脚步,没有回头,只说道:“尊主只吩咐奴婢照顾姑娘的衣食起居,除此之外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另外奴婢还要告诉姑娘,这冥楼不比别处,姑娘若到处乱走,不小心碰到什么有毒的东西,那就不好说了。”说完,魔芋便消失了踪影。

    穆玲珑坐在亭子里,这冥楼中人还真是奇怪,各个都像那千年寒冰一般,真不知他们平日里都怎么生活的?也不知十七现在怎么样了?那人有没有为他解了毒?不过看这冥楼遍地都是有毒的植物,想必那人的医术甚高吧!